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第二十五課 - 猶大王希西家在位(五)- 面對亞述王西拿基立的入侵(二)

(南國:希西家 Hezekiah 715-687/686BC)

經文:王下十八:13 - 十九:37,代下三十二:1 - 23

主旨:在701BC 西拿基立南下圍困拉吉的時候,希西家以罰額來換取耶路撒冷的平安后,西拿基立就退兵﹔在688BC/686BC,西拿基立第二次南下占領了拉吉,孤立了耶路撒冷,希西家尋求先知以賽亞的幫助,一夜之間,耶和華的使者殺了亞述軍十八萬五千人,西拿基立返回尼尼微后,被兒子所殺,以撒哈頓接續他作王。
 

1。王下十八:17 - 37  “17亞述王從拉吉差遣他珥探(Tartan)、拉伯撒利(Rabsaris)和拉伯沙基(Rab-shakeh)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里去。他們上到耶路撒冷,就站在上池的水溝旁 (the conduit of the upper pool),在漂布地的大路上(the highway of the fuller's field)。18他們呼叫王的時候,就有希勒家 (Hilkiah)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Eliakim),并書記舍伯那(Shebna)和亞薩(Asaph)的兒子史官約亞(Joah),出來見他們。19拉伯沙基 (Rab-shakeh)說:‘你們去告訴希西家說:亞述大王如此說:你所倚靠的有什么可仗賴的呢?20你說有打仗的計謀和能力,我看不過是虛話!你到底倚靠誰才背叛我呢?21看哪!你所倚靠的埃及,是那壓傷的葦杖。人若靠這杖,就必刺透他的手。埃及王法老向一切倚靠他的人也是這樣。22你們若對我說:我們倚靠耶和華我們的 上帝。希西家豈不是將上帝的邱壇和祭壇廢去,且對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耶路撒冷這壇前敬拜嗎?23現在你把當頭給我主亞述王,我給你二千匹馬,看你這一面騎馬的人夠不夠。24若不然,怎能打敗我主臣仆中最小的軍長呢?你竟倚靠埃及的戰車馬兵嗎?25現在我上來攻擊毀滅這地,豈沒有耶和華的意思嗎?耶和華吩咐我說:你上去攻擊毀滅這地吧!」’26希勒家 (Hilkiah)的兒子以利亞敬(Eliakim)和舍伯那(Shebna)并約亞(Joah),對拉伯沙基(Rab-shakeh)說:‘求你用亞蘭言語(the Syrian language)和仆人說話,因為我們懂得﹔不要用猶大言語和我們說話,達到城上百姓的耳中。’27拉伯沙基(Rab-shakeh)說:‘我主差遣我來,豈是單對你和你的主說這些話嗎?不也是對這些坐在城上、要與你們一同吃自己糞、喝自己尿的人說嗎?’28于是拉伯沙基 (Rab-shakeh)站著,用猶大言語大聲喊著說:‘你們當聽亞述大王的話!29王如此說:你們不要被希西家欺哄了,因他不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30也不要聽希西家使你們倚靠耶和華,說耶和華必要拯救我們,這城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31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亞述王如此說:你們要與我和好,出來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葡萄樹和無花果樹的果子,喝自己井里的水。32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就是有五谷和新酒之地,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有橄欖樹和蜂蜜之地,好使你們存活,不至于死。希西家勸導你們,說耶和華必拯救我們。你們不要聽他的話。33列國的神,有哪一個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34哈馬 (Hamath)、亞珥拔(Arpad)的神在哪里呢?西法瓦音(Sepharvaim)、希拿(Hena)、以瓦(Ivah)的神在哪里呢?他們曾救撒瑪利亞 (Samaria)脫離我的手嗎?35這些國的神有誰曾救自己的國脫離我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嗎?’36百姓靜默不言,并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37當下,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并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都撕裂衣服,來到希西家那里,將拉伯沙基的話告訴了他。

代下三十二:1 - 19  “這虔誠的事以后,亞述王西拿基立來侵入猶大,圍困一切堅固城,想要攻破占據。2希西家見西拿基立(Sennacherib)來定意要攻打耶路撒冷,3就與首領和勇士商議塞住城外的泉源,他們就都幫助他。4于是有許多人聚集,塞了一切泉源,并通流國中的小河,說:‘亞述王來,為何讓他得著許多水呢?’5希西家力圖自強,就修筑所有拆毀的城牆,高與城樓相齊,在城外又筑一城,堅固大衛城的米羅(Millo),制造了許多軍器、盾牌。6設立軍長管理百姓,將他們招聚在城門的寬闊處,用話勉勵他們說:7‘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因亞述王和跟隨他的大軍恐懼驚慌,因為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8與他們同在的是肉臂,與我們同在的是耶和華我們的上帝!他必幫助我們,為我們爭戰。’百姓就靠猶大王希西家的話,安然無懼了。9此后,亞述王西拿基立和他的全軍攻打拉吉,就差遣臣仆到耶路撒冷見猶大王希西家和一切在耶路撒冷的猶大人說:10‘亞述王西拿基立如此說:你們倚靠什么還在耶路撒冷受困呢?11希西家對你們說:耶和華我們的上帝必救我們脫離亞述王的手。這不是誘惑你們,使你們受飢渴而死嗎?12這希西家豈不是廢去耶和華的邱壇和祭壇,吩咐猶大與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一個壇前敬拜,在其上燒香嗎?13我與我列祖向列邦所行的,你們豈不知道嗎?列邦的神何嘗能救自己的國脫離我手呢?14我列祖所滅的國,那些神中誰能救自己的民脫離我手呢?難道你們的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嗎?15所以你們不要叫希西家這樣欺哄誘惑你們,也不要信他!因為沒有一國一邦的神能救自己的民脫離我手和我列祖的手,何況你們的神,更不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16西拿基立的臣仆還有別的話毀謗耶和華上帝和他仆人希西家。17西拿基立也寫信毀謗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說:‘列邦的神既不能救他的民脫離我手,希西家的神也不能救他的民脫離我手了。’18亞述王的臣仆用猶大言語向耶路撒冷城上的民大聲呼叫,要驚嚇他們、擾亂他們,以便取城。19他們論耶路撒冷的上帝,如同論世上人手所造的神一樣。”

(注:解釋王下十八至十九章,學者分成兩派:一派如李保羅博士,認為整段經文發生在 701BC,西拿基立前來攻打猶大的經過。另一派則認為王下十八:13-16 發生在701BC,是西拿基立第一次南下圍困拉吉﹔至于王下十八:17-十九:36,發生在688/686BC,是西拿基立第二次南下,占領拉吉和圍困耶路撒冷 。我采用后者的說法,請看下文的講解)

上一課查考這段經文的時候,我們知道, 在西拿基立的大軍還沒攻打拉吉(Lachish)之前,希西家早已為耶路撒冷做好全面的防衛 。但從上一課,我們也知道,當拉吉陷落,耶路撒冷面臨敵人大軍威脅的時候,他也驚慌起來,決定向亞述王求饒,愿意接受任何罰額來換取耶路撒冷的平安(王下十八:14-16)。亞述王西拿基立就這樣滿足了嗎?不。現在我們看到他 再度南下攻打猶大,在開戰之前,先派人來見希西家,外表看來似乎要“坐下來議和”,實際上要給希西家一個下馬威。
 

西拿基立的代表:“從拉吉差遣他珥探(Tartan)、拉伯撒利(Rabsaris)和拉伯沙基(Rab-shakeh)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里去。”  --  有三個,拉伯沙基(Rab-shakeh)是發言人。

希西家的代表:“他們呼叫王的時候,就有希勒家 (Hilkiah)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Eliakim),并書記舍伯那(Shebna)和亞薩(Asaph)的兒子史官約亞(Joah),出來見他們。”  --  也是三個,都是文官。

相會地點:“他們上到耶路撒冷,就站在上池的水溝旁 (the conduit of the upper pool),在漂布地的大路上(the highway of the fuller's field)。”  --  在賽七:1-3 “烏西雅(Uzziah)的孫子、約坦(Jotham)的兒子猶大王亞哈斯(Ahaz 735/734 or 731/730-715BC)在位的時候,亞蘭王利汛(Rezin)和利瑪利(Remaliah)的兒子以色列王比加(Pekah)上來攻打耶路撒冷,卻不能攻取。有人告訴大衛家說:‘亞蘭(Syria)與以法蓮(Ephraim)已經同盟。’王的心和百姓的心就都跳動,好象林中的樹被風吹動一樣。耶和華對以賽亞(Isaiah)說:‘你和你的兒子施亞雅述(Shear-jashub)出去,到上池的水溝頭(the conduit of the upper pool),在漂布地的大路上(the highway of the fuller's field)去迎接亞哈斯。。。’”可見“上池”是當時的人非常熟悉的地方,它是用來儲藏靠近耶路撒冷之基訓泉(Gihon Spring)的儲水池。有“上池”就有“下池”,賽二十二:9 “你們看見大衛城的破口很多,便聚積下池的水。。”百姓是在 上池的水溝里洗衣服。這是在耶路撒冷的城牆上,聲音可達之處(王下十八:26)。

會議記錄:

A。元帥拉伯沙基首先發言,他用極盡侮辱的話向猶大人挑舋。

“拉伯沙基 (Rab-shakeh)說:‘你們去告訴希西家說:亞述大王如此說:你所倚靠的有什么可仗賴的呢?你說有打仗的計謀和能力,我看不過是虛話!你到底倚靠誰才背叛我呢?看哪!你所倚靠的埃及,是那壓傷的葦杖。人若靠這杖,就必刺透他的手。埃及王法老向一切倚靠他的人也是這樣。你們若對我說:我們倚靠耶和華我們的上帝。希西家豈不是將上帝的邱壇和祭壇廢去,且對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耶路撒冷這壇前敬拜嗎?現在你把當頭給我主亞述王,我給你二千匹馬,看你這一面騎馬的人夠不夠。若不然,怎能打敗我主臣仆中最小的軍長呢?你竟倚靠埃及的戰車馬兵嗎?現在我上來攻擊毀滅這地,豈沒有耶和華的意思嗎?耶和華吩咐我說:你上去攻擊毀滅這地吧!」’”

這段經文應該不解自明,不過我還是要解釋他所提到的“你所倚靠的埃及,是那壓傷的葦杖。人若靠這杖,就必刺透他的手。埃及王法老向一切倚靠他的人也是這樣。”希西家有倚靠埃及嗎?有。當時埃及的法老是誰?我在《列王記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第二課 - 埃及》說:

(埃及)第二十一王朝被利比亞人雇佣兵推翻后,又相繼建立了第二十二、二十三王朝。第二十四王朝是三角洲西部舍易斯(Saite or Sais)地方統治者的政權,與二十三王朝同時存在,并且與二十二王朝晚期的國王有一段同時統治埃及的時期(好亂!)。努比亞人乘埃及衰落之機入侵,建立了第二十五王朝。從第二十一至二十五王朝,埃及國家四分五裂,權力分散的衰落時期,被稱為第三中間期。(完)

希西家在位的時候,埃及正處于努比亞人統治下的第二十五王朝(約主前728-663年),法老是 Taharqa,王下十九:8-10 說的古實王特哈加(Tirhakah king of Ethiopia):“拉伯沙基回去,正遇見亞述王攻打立拿,原來他早聽見亞述王拔營離開拉吉。亞述王聽見人論古實王特哈加(Tirhakah king of Ethiopia,約690-664BC)說:‘他出來要與你爭戰。’于是,亞述王又打發使者去見希西家,吩咐他們說:‘你們對猶大王希西家如此說:不要聽你所倚靠的神欺哄你。。”我在上一課說:

705BC 撒珥根二世逝世后,703BC 比羅達巴拉但就乘機與亞蘭(Aramaeans)和以欄(Elamites)聯手再度與亞述王西拿基立爭戰。(比羅達巴拉但就是王下二十:12-13 提到的第一位巴比倫王。“。。比羅達巴拉但聽見希西家病而痊愈,就送書信和禮物給希西家,希西家把他寶庫的金子、銀子、香料、貴重的膏油和他武庫的一切軍器,并他所有的財寶,都給使者們看。”他的目的是想與希西家聯手對抗亞述王西拿基立。這件到訪的事發生在 701BC,雖然記載在第二十章,卻與記載在王下十八至十九章,西拿基立侵攻耶路撒冷的事件同時發生。)希西家在位后,就乘這時機背叛亞述(王下十八:7),成功擺脫不再作亞述的附庸國。 (完)

希西家之所以敢背叛亞述王,除了有比羅達巴拉但的協助,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他有埃及王在背后撐腰。 有何証明?看下圖。左圖是考古學家發掘的一枚屬于希西家的印璽(bulla)所留下的泥印,其上可以清楚看到一只代表他的兩翼甲虫推著一粒糞便,和“屬于猶大王亞哈斯的兒子希西家”的一行字。(參考 BAR 27:04, Jul/Aug 2001,King Hezekiah’s Seal Revisited ,By Meir Lubetski)。為什么是兩翼甲虫呢?在古埃及,甲虫代表太陽神,被人崇拜﹔在一些護身符上(如右圖)常刻有兩翼甲虫。賽十八:1 先知就以甲虫“翅膀刷刷響聲之地”象征埃及(“唉!古實河外翅膀刷刷響聲之地。。”)希西家的印璽上以兩翼甲虫作為帝王的代表,表示猶大和埃及有極親密的關系。不單希西家,連他的孩子瑪拿西和孫子亞們三代人都與埃及保持這種關系。在他們的印璽(bulla)所留下的泥印上一樣有兩翼甲虫的圖形。

屬于希西家的印璽(bulla)所留下的泥印,其上可以清楚看到一只代表他的兩翼甲虫推著一粒糞便,和“屬于猶大王亞哈斯的兒子希西家”的一行字。
Phoenician or Egyptian? The seal of Hezekiah, king of Judah from c. 727 to 698 B.C.E., left its mark in this bulla─a small lump of wet clay used to secure a document. It is very small, measuring only about .4 inches in diameter and a little less than .08 inches in thickness. It reads, according to Meir Lubetski, author of the accompanying article, (see “King Hezekiah’s Seal Revisited”), “Judah, Belonging to Hezekiah, son of Ahaz, King!” Hezekiah and Ahaz are the only kings of Judah whose seal impressions have been recovered. At center a two-winged beetle, or scarab, pushes a tiny ball of dung. Why did Hezekiah pick a scarab to represent himself? Two years ago in BAR, Frank Moore Cross argued that the Egyptian-style imagery came to Judah by way of Phoenicia. Lubetski believes instead that the imagery came directly from Egypt and that Hezekiah used this beetle in an effort to align himself with the pharaoh.
古埃及人的護身符上刻有兩翼甲虫
Divine beetle. Revered throughout Egyptian history, scarabs decorated amulets, jewelry and seals since the Old Kingdom (2686-2181 B.C.E.). Examples include this gold anklet from the XXIst dynasty (1069-945 B.C.E.). Scarabs were associated in Egypt with the sun god and with creation because they were believed to push their balls of dung─from which young were thought to emerge without need of a mother─from east to west, as the sun moves.

現在大家應該明白,西拿基立率軍南下,他先攻占沿岸的腓尼基城鎮和非利士地,目的是要切斷埃及援助巴勒斯坦的供應線,這樣他就可以放心調頭指向耶路撒冷附近的設防城拉吉(Lachish),等拉吉淪陷后,耶路撒冷就完全被孤立,任由他宰割。

B。猶大代表回應:“希勒家 (Hilkiah)的兒子以利亞敬(Eliakim)和舍伯那(Shebna)并約亞(Joah),對拉伯沙基(Rab-shakeh)說:‘求你用亞蘭言語(the Syrian language)和仆人說話,因為我們懂得﹔不要用猶大言語和我們說話,達到城上百姓的耳中。’”  --  亞蘭語與希伯來語都是屬于西北閃族語系的語言,兩者所采用字母完全相同,語法也有相似。在巴比倫時代,亞蘭語是美索波大米亞(Mesopotamia)一帶最通行得用語。起初作為商業用語(lingua franca),后來才逐漸為很多國家(如波斯)所使用。舊約聖經中的《以斯拉記》和《但以理書》,有部分是用亞蘭文寫的。從王上十八:26 的說法,可見亞蘭語早在希西家時代已經開始在官方場合使用,不過對一般百姓來說還是很生疏,要在主前七世紀才成為國際語言。這時期的亞蘭語在今日被稱為古典亞蘭語(Classical Aramaic)。

C。元帥拉伯沙基再次挑舋:

“拉伯沙基(Rab-shakeh)說:‘我主差遣我來,豈是單對你和你的主說這些話嗎?不也是對這些坐在城上、要與你們一同吃自己糞、喝自己尿的人說嗎?’于是拉伯沙基 (Rab-shakeh)站著,用猶大言語大聲喊著說:‘你們當聽亞述大王的話!王如此說:你們不要被希西家欺哄了,因他不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也不要聽希西家使你們倚靠耶和華,說耶和華必要拯救我們,這城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亞述王如此說:你們要與我和好,出來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葡萄樹和無花果樹的果子,喝自己井里的水。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就是有五谷和新酒之地,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有橄欖樹和蜂蜜之地,好使你們存活,不至于死。希西家勸導你們,說耶和華必拯救我們。你們不要聽他的話。列國的神,有哪一個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哈馬 (Hamath)、亞珥拔(Arpad)的神在哪里呢?西法瓦音(Sepharvaim)、希拿(Hena)、以瓦(Ivah)的神在哪里呢?他們曾救撒瑪利亞 (Samaria)脫離我的手嗎?這些國的神有誰曾救自己的國脫離我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嗎?’

現在拉伯沙基用猶大言語對耶路撒冷城牆上的百姓高喊,企圖動搖民心,“要驚嚇他們、擾亂他們,以便取城。”(代下三十二:18)哈馬 (Hamath)、亞珥拔(Arpad)、西法瓦音(Sepharvaim)、希拿(Hena)、以瓦(Ivah)、撒瑪利亞 (Samaria)都是亞述王所征服的地方。哈馬在大馬色的北面﹔亞珥拔是北亞蘭的城鎮﹔西法瓦音、希拿和以瓦的位置不詳,但應該都是亞蘭的城鎮。

D。猶大代表從“會議地點”退下向希西家匯報,城牆上的百姓也靜默不語:“百姓靜默不言,并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當下,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并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都撕裂衣服,來到希西家那里,將拉伯沙基的話告訴了他。”

亞述是當時的霸主,因財雄勢大,說話當然強權氣粗,就好像大家近年來看到的經濟大國“巴比倫”在國際舞台上清楚展現的姿態。(第十八課

2。王下十九:1 - 13  “1希西家王聽見,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進了耶和華的殿。2使家宰以利亞敬(Eliakim)和書記舍伯那(Shebna)并祭司中的長老都披上麻布,去見亞摩斯 (Amoz)的兒子先知以賽亞(Isaiah),3對他說:‘希西家如此說:今日是急難、責罰、凌辱的日子,就如婦人將要生產嬰孩,卻沒有力量生產。4或者耶和華你的 上帝聽見拉伯沙基(Rab-shakeh)的一切話,就是他主人亞述王打發他來辱罵永生上帝的話,耶和華你的上帝聽見這話,就發斥責。故此,求你為余剩的民揚聲禱告。’5希西家王的臣仆就去見以賽亞。6以賽亞對他們說:‘要這樣對你們的主人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聽見亞述王的仆人褻瀆我的話,不要懼怕。7我必驚動(注:原文作"使靈進入")他的心,他要聽見風聲,就歸回本地。我必使他在那里倒在刀下。’8拉伯沙基回去,正遇見亞述王攻打立拿 (Libnah),原來他早聽見亞述王拔營離開拉吉(Lachish)。9亞述王聽見人論古實王特哈加(Tirhakah king of Ethiopia)說:‘他出來要與你爭戰。’于是,亞述王又打發使者去見希西家,吩咐他們說:10‘你們對猶大王希西家如此說:不要聽你所倚靠的神欺哄你,說耶路撒冷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11你總聽說亞述諸王向列國所行的乃是盡行滅絕,難道你還能得救嗎?12我列祖所毀滅的,就是歌散 (Gozan)、哈蘭(Haran)、利色(Rezeph)和屬提拉撒(Thelasar)的伊甸人(Eden),這些國的神何曾拯救這些國呢?13哈馬(Hamath)的王、亞珥拔 (Arpad)的王、西法瓦音城(Sepharvaim)的王、希拿(Hena)和以瓦(Ivah)的王都在哪里呢?”

“希西家王聽見,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進了耶和華的殿。使家宰以利亞敬(Eliakim)和書記舍伯那(Shebna)并祭司中的長老都披上麻布,去見亞摩斯 (Amoz)的兒子先知以賽亞(Isaiah)。。” --  那位帶領猶大中興,宗教生活改革,敬畏上帝的希西家,在敵人大軍壓境,被敵方代表極盡侮辱之下,好像如夢初醒,知道不能靠埃及,“不能靠車,不能靠馬,只能靠耶和華我們上帝的名。”(詩二十:7)所以他悲悲哀哀,又謙卑地,進入耶和華的殿,尋求上帝的幫助。先知以賽亞的名第一次在《列王紀》上出現。但這不是他被召的 時候。在賽一:1 說:“當烏西雅(Uzziah 776/775-736/735BC,750BC后 not active)、約坦(Jotham 750-735/730BC)、亞哈斯(Ahaz 735/734 or 731/730-715BC)、希西家(Hezekiah 715-687/686BC)作猶大王的時候,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得默示,論到猶大和耶路撒冷。”學者認為以賽亞事奉的年期約為 740-681BC,他大概是在烏西雅駕崩之前被召(賽六:1)﹔希西家叫人去見他的時候(如果是701BC) ,后者應該有七十多歲吧。

“。。對他說:‘希西家如此說:今日是急難、責罰、凌辱的日子,就如婦人將要生產嬰孩,卻沒有力量生產。或者耶和華你的上帝聽見拉伯沙基(Rab-shakeh)的一切話,就是他主人亞述王打發他來辱罵永生上帝的話,耶和華你的上帝聽見這話,就發斥責。故此,求你為余剩的民揚聲禱告。’希西家王的臣仆就去見以賽亞。以賽亞對他們說:‘要這樣對你們的主人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聽見亞述王的仆人褻瀆我的話,不要懼怕。我必驚動(注:原文作"使靈進入")他的心,他要聽見風聲,就歸回本地。我必使他在那里倒在刀下。’”  --  希西家不是因為自己或國家被極盡侮辱來求以賽亞,他是因為拉伯沙基辱罵上帝的名,求以賽亞尋求上帝出手干涉,懲罰亞述。以賽亞預言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聽見亞述王的仆人褻瀆我的話,不要懼怕。我必驚動他的心,他要聽見風聲,就歸回本地。我必使他在那里倒在刀下。”預言分為兩個部分:一、亞述王退兵﹔二、回亞述后,他要死在那里。

預言的第一部分立刻得到應驗: (第二部分要在西拿基立第二次圍困耶路撒冷,退兵回去亞述后才得應驗,請看下文)

拉伯沙基回去,正遇見亞述王攻打立拿 (Libnah),原來他早聽見亞述王拔營離開拉吉(Lachish)。亞述王聽見人論古實王特哈加(Tirhakah king of Ethiopia)說:‘他出來要與你爭戰。’”  --  立拿(Libnah)在哪里?請看圖。它在耶路撒冷西南約30公里,拉吉北方的一個城鎮。西拿基立因聽見埃及王(當時的努比亞人Nubia,希伯來文古實 Cush)特哈加(Tirhakah king of Ethiopia,約690-664BC)率軍前來援助希西家,在拉吉的西拿基立因為拉伯沙基已經去了耶路撒冷,把兵力分散,所以從拉吉撤退至立拿,也命令拉伯沙基趕緊撤軍和他在立拿會合。

問題來了。從埃及的記錄,古實王 Cush)特哈加要在690BC才作王,那么拉伯沙基的兵臨耶路撒冷城下就不可能發生在701BC。所以有學者認為西拿基立對拉吉的戰役共有兩次:

第一次是在701BC。西拿基立率軍圍困拉吉的時候,耶路撒冷面臨敵人大軍威脅的時候,希西家也驚慌起來,決定向亞述王求饒,愿意接受任何罰額來換取耶路撒冷的平安(王下十八:14-16),然后西拿基立就退兵。

第二次是在688BC,或686BC。這是根據最新的埃及資料(BAR 25:06, Nov/Dec 1999,Jerusalem Under Siege -- Did Sennacherib attack twice?By William H. Shea),古實王 Cush)特哈加宣稱他打贏了一個不知名的敵人,年期肯定是在 690和 685BC 之間。學者認為是亞述王西拿基立的第二次南下圍攻拉吉和耶路撒冷,記錄在王下十八和十九章)

從泰勒棱柱(The Taylor Prism and Sennacherib Prism 691BC,看上一課) 的記載,則是另一回事。Prof Alan Millard 《聖經考古大發現》(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所撰寫的一篇有關泰勒棱柱的文章里說:

“。。另一座非利士人的城市以革倫(Ekron)也開始反抗。在此之前,城中的一些市民捆綁了忠于亞述的國王,把他交給耶路撒冷的猶大王希西家。這些反抗者請求埃及的援助,但亞述軍隊贏得了伊利提基(Eltekeh)戰役,以革倫淪陷。西拿基立處死了反抗者的首領,將支持者下在監獄,卻將其余的人釋放,并讓曾經監禁在耶路撒冷的國王官復原職。 。。 雖然西拿基立的銘文一件接一件地描述了這些事件,但是以革倫國王被釋放這件事,可能只會發生在戰役進入最后階段之后。。”(完)

有學者如李保羅博士在《列王紀》(天道聖經注釋,2004年)說,西拿基立從拉吉撤退至立拿,是因為以革倫(Ekron)也背叛亞述,尋求埃及的援助。西拿基立跟拉伯沙基會合后, 他就進軍攻打以革倫,在以革倫附近的伊利提基(Eltekeh) 與埃及大軍(古實王特哈加)相遇。西拿基立打敗埃及軍之后,就轉去攻取以革倫。大概就在西拿基立前去攻打以革倫之際,西拿基立再派使者到耶路撒冷來向希西家恐嚇(王下十九:9-13)。

“于是,亞述王又打發使者去見希西家,吩咐他們說:‘你們對猶大王希西家如此說:不要聽你所倚靠的神欺哄你,說耶路撒冷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你總聽說亞述諸王向列國所行的乃是盡行滅絕,難道你還能得救嗎?我列祖所毀滅的,就是歌散 (Gozan)、哈蘭(Haran)、利色(Rezeph)和屬提拉撒(Thelasar)的伊甸人(Eden),這些國的神何曾拯救這些國呢?哈馬(Hamath)的王、亞珥拔 (Arpad)的王、西法瓦音城(Sepharvaim)的王、希拿(Hena)和以瓦(Ivah)的王都在哪里呢?”  --  這是耶路撒冷的第二次被圍困,發生在 688BC/686BC。使者再次出言辱罵永生的上帝。

3。王下十九:14 - 19  “14希西家從使者手里接過書信來,看完了,就上耶和華的殿,將書信在耶和華面前展開。15希西家向耶和華禱告說:‘坐在二基路伯上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啊,你是天下萬國的 上帝!你曾創造天地。16耶和華啊,求你側耳而聽!耶和華啊,求你睜眼而看!要聽西拿基立打發使者來辱罵永生上帝的話。17耶和華啊!亞述諸王果然使列國和列國之地變為荒涼,18將列國的神象都扔在火里,因為它本不是神,乃是人手所造的,是木頭石頭的,所以滅絕它。19耶和華我們的 上帝啊,現在求你救我們脫離亞述王的手,使天下萬國都知道惟獨你耶和華是上帝!’”

在第二次圍攻耶路撒冷的時候(發生在 688BC/686BC),西拿基立是派使者帶信給希西家。希西家看了信后,就上耶和華的殿,將書信在耶和華面前展開,然后才呼叫耶和華出手干預這件事,“求你救我們脫離亞述王的手,使天下萬國都知道惟獨你耶和華是上帝!”


4。王下十九:20 - 34  “亞摩斯(Amoz)的兒子以賽亞(Isaiah)就打發人去見希西家(Hezekiah)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你既然求我攻擊亞述王西拿基立(Sennacherib),我已聽見了。21耶和華論他這樣說:錫安(Zion)的處女藐視你、嗤笑你﹔耶路撒冷的女子向你搖頭。22你辱罵誰?褻瀆誰?揚起聲來,高舉眼目攻擊誰呢?乃是攻擊以色列的聖者!23你借你的使者辱罵主,并說:我率領許多戰車上山頂,到黎巴嫩(Lebanon)極深之處﹔我要砍伐其中高大的香柏樹和佳美的松樹﹔我必上極高之處,進入肥田的樹林。24我已經在外邦挖井喝水﹔我必用腳掌踏干埃及的一切河。25耶和華說:我早先所做的、古時所立的,就是現在借你使堅固城荒廢,變為亂堆,這事你豈沒有聽見嗎?26所以其中的居民力量甚小,驚惶羞愧。他們像野草,像青菜,如房頂上的草,又如未長成而枯干的禾稼。27你坐下,你出去,你進來,你向我發烈怒,我都知道。28因你向我發烈怒,又因你狂傲的話達到我耳中,我就要用鉤子鉤上你的鼻子,把嚼環放在你口里,使你從你來的路轉回去。29以色列人哪,我賜你們一個証據:你們今年要吃自生的,明年也要吃自長的﹔至于后年,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30猶大家所逃脫余剩的,仍要往下扎根,向上結果。31必有余剩的民,從耶路撒冷而出﹔必有逃脫的人,從錫安山而來。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32所以耶和華論亞述王如此說:他必不得來到這城,也不在這里射箭,不得拿盾牌到城前,也不筑壘攻城。33他從哪條路來,必從那條路回去,必不得來到這城。這是耶和華說的。34因我為自己的緣故,又為我仆人大衛的緣故,必保護拯救這城。”

這是上帝給先知以賽亞的默示,以對話的方式記錄下來:

耶和華回應希西家的禱告:

“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你既然求我攻擊亞述王西拿基立(Sennacherib),我已聽見了。

耶和華怒責西拿基立的狂傲:

耶和華論他這樣說:錫安(Zion)的處女藐視你、嗤笑你﹔耶路撒冷的女子向你搖頭。你辱罵誰?褻瀆誰?揚起聲來,高舉眼目攻擊誰呢?乃是攻擊以色列的聖者!你借你的使者辱罵主,并說:我率領許多戰車上山頂,到黎巴嫩(Lebanon)極深之處﹔我要砍伐其中高大的香柏樹和佳美的松樹﹔我必上極高之處,進入肥田的樹林。我已經在外邦挖井喝水﹔我必用腳掌踏干埃及的一切河。」”

“耶和華說:我早先所做的、古時所立的,就是現在借你使堅固城荒廢,變為亂堆,這事你豈沒有聽見嗎?所以其中的居民力量甚小,驚惶羞愧。他們像野草,像青菜,如房頂上的草,又如未長成而枯干的禾稼。你坐下,你出去,你進來,你向我發烈怒,我都知道。因你向我發烈怒,又因你狂傲的話達到我耳中,我就要用鉤子鉤上你的鼻子,把嚼環放在你口里,使你從你來的路轉回去。」”

耶和華給希西家的應許:

以色列人哪,我賜你們一個証據:你們今年要吃自生的,明年也要吃自長的﹔至于后年,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猶大家所逃脫余剩的,仍要往下扎根,向上結果。必有余剩的民,從耶路撒冷而出﹔必有逃脫的人,從錫安山而來。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以賽亞再次預言亞述王從耶路撒冷敗退:

“所以耶和華論亞述王如此說:他必不得來到這城,也不在這里射箭,不得拿盾牌到城前,也不筑壘攻城。他從哪條路來,必從那條路回去,必不得來到這城。這是耶和華說的。因我為自己的緣故,又為我仆人大衛的緣故,必保護拯救這城。”


5。王下十九:32 - 37  “35當夜,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起來一看,都是死尸了。36亞述王西拿基立就拔營回去,住在尼尼微(Nineveh)。37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Nisroch)廟里叩拜,他兒子亞得米勒(Adrammelech)和沙利色(Sharezer)用刀殺了他,就逃到亞拉臘地(Armenia)。他兒子以撒哈頓(Esar-haddon)接續他作王。”

代下三十二:20 - 23  “20希西家王和亞摩斯(Amoz)的兒子先知以賽亞因此禱告,向天呼求。21耶和華就差遣一個使者進入亞述王營中,把所有大能的勇士和官長、將帥盡都滅了。亞述王滿面含羞地回到本國,進了他神的廟中,有他親生的兒子在那里用刀殺了他。22這樣,耶和華救希西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脫離亞述王西拿基立的手,也脫離一切仇敵的手,又賜他們四境平安。23有許多人到耶路撒冷,將供物獻與耶和華,又將寶物送給猶大王希西家。此后,希西家在列邦人的眼中看為尊大。”

“當夜,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起來一看,都是死尸了。亞述王西拿基立就拔營回去,住在尼尼微(Nineveh)。”  --  以賽亞預言西拿基立的敗退,“他從哪條路來,必從那條路回去,必不得來到這城”,果然應驗了,而且是出人意外的方式敗退。有學者猜想這是一場嚴重的淋巴腺鼠疫所造成的災難。在泰勒棱柱(The Taylor Prism and Sennacherib Prism 691BC,看上一課)上,當然不會有這樣的記錄,因為近東國家都不將挫折和失敗編錄在紀年表上。

“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Nisroch)廟里叩拜,他兒子亞得米勒(Adrammelech)和沙利色(Sharezer)用刀殺了他,就逃到亞拉臘地(Armenia)。他兒子以撒哈頓(Esar-haddon)接續他作王。”  --  在王下十九:7 以賽亞預言的第二部分也應驗了。西拿基立(Sennacherib,705-681BC)回返尼尼微后,在681BC 被兒子所弒,由以撒哈頓(Esarhaddon,681每669 BC)接續他作王。

“這樣,耶和華救希西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脫離亞述王西拿基立的手,也脫離一切仇敵的手,又賜他們四境平安。有許多人到耶路撒冷,將供物獻與耶和華,又將寶物送給猶大王希西家。此后,希西家在列邦人的眼中看為尊大。”   --  亞述軍隊撤離耶路撒冷(688BC或686BC),猶太人認為國家蒙拯救是出于耶和華的幫助,故大家都歡天喜地地獻祭于耶和華,也將寶物送給希西家。希西家(Hezekiah 715-687/686BC)在列邦人的眼中看為尊大,但他也不久于人世。我們下一課再繼續查考。


默想:

在先知以賽亞所傳講的信息中,我們看到他不贊成猶大王與外邦聯盟對抗外敵,他要王信靠耶和華,因為耶和華是一個守約和信實的上帝,不會忘記他和以色列先祖所立的約,“為他仆人大衛的緣故,必保護拯救這城(耶路撒冷)”,從敵人的手中拯救猶大。譬如:

一、希西家的父親亞哈斯(Ahaz 735/734 or 731/730-715BC)作猶大王時,因拒絕接受大馬色的邀請,不參加對抗亞述的聯盟。結果,亞哈斯遭受以色列王比加與亞蘭王利汛脅迫(王下十六:5-9)。上帝特別差遣先知以賽亞對亞哈斯說話,這是記錄在《以賽亞書》第七章,上帝保証兩王合謀對付他的計划必然告吹,也吩咐他不得向亞述或埃及求助。但 亞哈斯沒有聽先知的話,仍然向亞述王提革拉毗尼色三世(Tilgath-pilneser III)求助退敵。過后他目睹以色列被亞述所滅(722/721BC),但卻無動于衷,仍然犯罪作惡,可說怙惡不悛。

二、賽十九章、賽三十章 1-7節、三十一章 1-3節,上帝一再吩咐猶大不要與埃及聯盟,因為“埃及人不過是人,并不是上帝﹔他們的馬不過是血肉,并不是靈。”(賽三十一:3)又說:“埃及的幫助是徒然無益的,所以我稱它為‘坐而不動的拉哈伯。’”(賽三十:7)但希西家卻偏偏與埃及聯盟,對抗亞述。

不是所有的王能忍受先知的直言不諱。來到瑪拿西(Manasseh 687/686-642BC)時代,猶太人傳統說以賽亞是被邪惡的瑪拿西鋸死的。

今天教會需要的正是像先知以賽亞這樣的傳道人。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