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第二十四課 - 猶大王希西家在位(四)- 面對亞述王西拿基立的入侵(一)

(南國:希西家 Hezekiah 715-687/686BC)

經文:王下十八:13 - 十九:37,代下三十二:1 - 23

主旨: 因希西家背叛亞述,西拿基立率軍南下,攻占了沿岸的腓尼基城鎮和非利士地,切斷了埃及援助巴勒斯坦的供應線后,西拿基就調頭指向耶路撒冷附近的設防城拉吉(Lachish),把耶路撒冷孤立起來。
 

1。上一課提到希西家聚集以色列和猶大眾人來到耶路撒冷守逾越節和無酵節,驛卒把王的命令“傳遍了以法蓮(Ephraim)、瑪拿西(Manasseh),直到西布倫(Zebulun)。那里的人卻戲笑他們,譏誚他們。然而亞設(Asher)、瑪拿西(Manasseh)、西布倫(Zebulun)中也有人自卑,來到耶路撒冷。”(代下三十:10-11)在王下十七:24-41 (第十九課),我們也提到北國以色列滅亡后,亞述王撒珥根二世(Sargon II 722-705BC) 從巴比倫等地遷移人來,安置在撒瑪利亞的城邑,代替被擄的以色列人。這些人在所住的城里各為自己制造神像,安置在撒瑪利亞人所造有邱壇的殿中,他們一方面懼怕耶和華,又事奉自己的神,從何邦遷移,就隨何邦的風俗。 聖經說這些人從那時開始,“。。直到如今仍照先前的風俗去行,不專心敬畏耶和華,不全守自己的規矩典章,也不遵守耶和華吩咐雅各后裔的律法誡命。。。如此這些民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他們的偶象。他們子子孫孫也都照樣行,效法他們的祖宗,直到今日。”(王下十七:34,41)學者稱這些人為撒瑪利亞人,也就是約四:9 耶穌在撒瑪利亞的一座城,名叫敘加,在井旁和那位撒瑪利亞的婦人對話時,婦人說:“你既是猶太人,怎么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問題是:王下十七章的撒瑪利亞人就是新約時代的撒瑪利亞人的祖先嗎?我在第十九課說:

。。。那個井邊打水的撒瑪利亞婦人對主說:“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約四:20)她指的山是基利心山 (Gerizim,位于示劍的西南,撒瑪利亞東南約12公里)。李保羅博士在他的《列王紀》注釋書(天道書樓出版,2004年)說不是。李保羅博士說:“這里的撒瑪利亞人信奉的是他們自己的異教假神,他們稍后就衰微了。稍后(大概不早于主前四世紀希臘時期),在撒瑪利亞境內的示劍 (Shechem)有宗教復興,可能是為抗衡亞歷山大大帝所推行的希臘化生活而起的。他們摒棄異教信仰,歸回摩西五經,專注于耶和華神。他們只接納他們在主前二世紀所修訂的五經,相信摩西會再來復興他們。他們宣稱亞伯拉罕是在基利心山迎接麥基洗得﹔亞伯拉罕也是基利心山獻以撒,于是選址基利心山自建聖殿進行敬拜 (在335BC)。約瑟夫(Josephus) 和考古發現都支持該基利心山聖殿是自希臘時期的。這就是新約時期的撒瑪利亞人,他們跟猶大人起了無可避免的沖突。在主前128/129年,哈斯摩王朝的許爾堪一世(John Hyrcanus I)短暫中興,要收復失地,就攻陷示劍,焚燒了他們在基利心山的聖殿。自此就如約四:9所說的:‘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不相來往。’”(完)

從這次在耶路撒冷的守逾越節,那些來自以法蓮(Ephraim)、瑪拿西(Manasseh),直到西布倫(Zebulun)余留下來的以色列各支派的人的熱烈參與與回應,李保羅博士的說法是可以接受的。我在《聖經考古評論》雙月刊也曾讀到這樣的說法(The Samaritans
A Jewish offshoot or a pagan cult?By Reinhard Pummer,BR 7:05, Oct 1991),作者 Reinhard Pummer 教授是專門研究有關撒瑪利亞人宗教和文化的學者。

2。王下十八:13 - 16  “13希西家王(Hezekiah 715-687/686BC)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Sennacherib king of Assyria,705-681BC))上來攻擊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取。14猶大王希西家差人往拉吉(Lachish)去見亞述王說:‘我有罪了!求你離開我,凡你罰我的,我必承當。’于是,亞述王罰猶大王希西家銀子三百他連得(talents),金子三十他連得(talents)。15希西家就把耶和華殿里和王宮府庫里所有的銀子都給了他。16那時,猶大王希西家將耶和華殿門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來,給了亞述王。”

“希西家王(Hezekiah 715-687/686BC)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Sennacherib king of Assyria,705-681BC))上來攻擊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取。”  --  請看圖。這是哪一年?應該是 701BC(請參考《列王記上(二)第四課 - 讀《列王記》須知(四)- 以色列周邊列國(三) - 亞述帝國(二)》)。西拿基立是在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命喪沙場后,在 705BC 登上王位。之前比羅達巴拉但(Berodach-baladan or Merodach-baladan,721-710BC,703BC)趁著亞述內部動亂,在巴比倫奪取王權。720BC,撒珥根二世率軍進入巴比倫平亂,但被擊敗,十年后才把比羅達巴拉但趕逐,城破之日,燒殺齊來,血流成河,尸積如山,神廟宮殿化為灰燼。705BC 撒珥根二世逝世后,703BC 比羅達巴拉但就乘機與亞蘭(Aramaeans)和以欄(Elamites)聯手再度與亞述王西拿基立爭戰。(比羅達巴拉但就是王下二十:12-13 提到的第一位巴比倫王。“。。比羅達巴拉但聽見希西家病而痊愈,就送書信和禮物給希西家,希西家把他寶庫的金子、銀子、香料、貴重的膏油和他武庫的一切軍器,并他所有的財寶,都給使者們看。”他的目的是想與希西家聯手對抗亞述王西拿基立。這件到訪的事發生在 701BC,雖然記載在第二十章,卻與記載在王下十八至十九章,西拿基立侵攻耶路撒冷的事件同時發生。)希西家在位后,就乘這時機背叛亞述(王下十八:7),成功擺脫不再作亞述的附庸國。701BC,西拿基立帶軍南下,攻打西頓、亞耳拔、亞捫、摩押、以東、亞實突、亞實基倫、以革倫和約帕等地,還說他攻打希西家,攻下四十六座駐防城,“把他關在耶路撒冷的王城里,他就像籠中之鳥一樣。”但沒有征服耶路撒冷,就像《列王紀》所記錄的。整場戰役被刻在西拿基立的泰勒棱柱(The Taylor Prism and Sennacherib Prism 691BC,看下圖) 。西拿基立的泰勒陵柱為希伯來歷史提供了最廣泛的例証,因為它是從敵方的觀點來講述的。我把 Prof Alan Millard 《聖經考古大發現》(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所撰寫的一篇有關泰勒棱柱的文章抄錄在這里供大家參考:


泰勒棱柱(The Taylor Prism and Sennacherib Prism 691BC)


。。。倫敦大英博物館的櫥窗里,立著一個中空的棕色棱柱,每一面上都整齊地排列著一行接一行的楔形文字。這個看起來單調乏味的陶器,高度几乎達到了37.5厘米,是眾多記載公元前705  --  公元前681年統治亞述的西拿基立王成功政績的銘文之一。1830年,英國駐巴格達政治代表泰勒上校(Colonel Taylor)在尼尼微得到了這個樣品﹔1855年,它進入大英博物館,被人們通稱為“泰勒棱柱”。

亞述的國王會將這樣的記載埋藏在他們所建造或整修的寺廟、宮殿和城門地基下。他們希望后繼者會在適當的時候發現和閱讀,并且認識到他們曾經是何等偉大的人物。用這種方式,人們就會記住像西拿基立這樣的國王。這也解釋了“泰勒棱柱”上的銘文為何使用那種非常狂妄自負的語氣﹔它們所講述的就是國王的勇敢、他所贏得的勝利、他所處死的仇敵以及他帶回家的戰利品。

乍一看,這些國王似乎非常喧囂、恃強凌弱,就像帝國主義者一樣,但更加謹慎的研究表明他們并非如此。他們常常為自己發動戰爭辯護,聲言他們爭戰是因為他們的民族之神吩咐要如此行,同時他們爭戰也常常是為了鎮壓背叛的臣民及其國王。這就是“泰勒棱柱”所描述的西拿基立發動所有戰爭的理由。

西拿基立攻擊過的國王包括巴比倫王米羅達巴拉但(Merodach-Baladan)。經過最初的爭戰之后,米羅達巴拉但接受了允許亞述人在巴比倫出入的條款。但當西拿基立作王時,他與東部的亞述結盟,還設法贏得了其他亞述臣民  --  包括遠至西部的猶大王希西家  --  的支持。

《聖經》中的《列王記上、下》講述了希西家以殊榮接待米羅達巴拉但使者的情形。他們的來訪可能是希西家背叛亞述的原因之一。因為希西家的背叛,所以西拿基立在處理了巴比倫的麻煩之后,就往西行進。

這位亞述王講述了他在公元前701年沿著地中海海岸前行的情形,他一路上殺兵斬將,當地各王都在他面前俯首稱臣。最后,他抵達了非利士人的地方,也就是以色列和猶大的西南部。

有一個亞實基倫(Ashkelon)的國王拒絕投降,于是西拿基立廢了他,并將其全家都帶到亞述。另一個曾經統治亞實基倫的男人在亞述的保護下被立為王。

另一座非利士人的城市以革倫(Ekron)也開始反抗。在此之前,城中的一些市民捆綁了忠于亞述的國王,把他交給耶路撒冷的猶大王希西家。這些反抗者請求埃及的援助,但亞述軍隊贏得了伊利提基(Eltekeh)戰役,以革倫淪陷。西拿基立處死了反抗者的首領,將支持者下在監獄,卻將其余的人釋放,并讓曾經監禁在耶路撒冷的國王官復原職。

雖然西拿基立的銘文一件接一件地描述了這些事件,但是以革倫國王被釋放這件事,可能只會發生在戰役進入最后階段之后。

還有一個反抗的國王就是猶大王希西家。顯然,他是起義的領袖,仍然在他的首府耶路撒冷堅持抵抗。西拿基立占領了猶大全地,包圍了耶路撒冷。他的記載中講述了這個故事(參下文《就像籠中之鳥》)。

這里有几點值得注意。雖然西拿基立的部隊包圍了耶路撒冷,以至于無人能夠從城里進出,但是沒有記錄表明他們對耶路撒冷發起過任何進攻,就像他們對那“46個有堅固城牆的城鎮”或者其他反叛城市一樣。西拿基立聲言希西家屈服于他,向他大大進貢,但是他沒有提及他的士兵進入耶路撒冷或他親自與希西家交鋒的情況。

最醒目的事實在最后,希西家差遣他的使者將所有貢物送給了住在尼尼微的西拿基立。這些貢物并不是亞述軍隊按照通常方式在得勝之后帶回家的。

《舊約》也告訴了我們這一插曲。《列王記下》第18章以及《以賽亞書》第36和37章兩次詳細地講述了這個故事(《歷代志下》第32章也有簡明的概述)。閱讀《聖經》上的敘述和西拿基立的敘述,就會發現它們之間有許多差異,但是兩者都清楚地講述了同一事件。

兩者之間存在著差異,這并不足為奇,因為這些敘述來自相互對立的雙方。此外,兩者都不一定按照事情發生的實際順序來敘述。

根據希伯來作者的敘述,西拿基立恐嚇耶路撒冷,試圖說服其中的居民打開城門,并且試圖威脅希西家投降,但是沒有得逞。耶路撒冷仍然完好無損,因為希西家透過先知以賽亞從神那里得到了保証,這激勵他繼續抵抗,而且他沒有被征服!

一句有名的經文敘述了希伯來歷史學家的解釋:“當夜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起來,一看,都是死尸了。亞述王西拿基立就拔營回去,住在尼尼微。”(《列王記下》十九:35,36)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們無法知道,但是對于這一場使亞述人發起戰役半途而廢的大災難的敘述,我們沒有充足理由懷疑。西拿基立不會記載大災難讓后繼者閱讀,這完全可以理解,因為會使他名譽掃地。

亞述軍隊的勢力突然直線下降,導致了快速撤軍,這一點能夠解釋西拿基立為什么沒有聲言他奪取了耶路撒冷,以及他為什么在尼尼微接受了希西家透過使者所表達的投降。

另外還有一個事實表明了西拿基立沒有攻取耶路撒冷。他的尼尼微宮殿里,有一個房間是用有雕刻的厚石板所裝飾。上面的圖案顯示了在猶大的戰役。當時,他們所關心的是攻取一座城市,但這座城市不是耶路撒冷,而是南部的要塞拉吉。如果亞述人攻取了耶路撒冷,宮殿的牆壁上就應該有關于這一勝利的特寫,但是沒有,反而拉吉成了突出的部分。

西拿基立的“泰勒棱柱”以及與之相似的石碑,為希伯來歷史提供了最廣泛的例証,因為它是從敵方的觀點來講述的。它與《聖經》上的敘述很相似,這對于幫助理解《聖經》非常有價值。

就像籠中之鳥

 

(這是在“泰勒棱柱”上西拿基立留給在之后的國王閱讀的報告譯文,其中論述了他進攻猶大的情形:)

“至于希西家,這個不愿向我俯首稱臣的猶大人,我包圍和攻取了他的46座有堅固城牆的城鎮及其周圍無數的小村庄。我先是在其四圍筑起土坡,布下圍攻裝置和地雷,然后差遣步兵發起進攻。他們爬上城牆,突破防線,將這些地方攻取。我從這些地方帶出200,150個各階層的男女,以及許多的馬匹、騾子、驢子、駱駝、牛和綿羊,這些我都算作戰利品。至于希西家本人,我把他關在耶路撒冷的王城里,他就像籠中之鳥一樣。我派兵晝夜看守他們,讓任何人都無法從城里進出。凡是我從他手中掠奪的城鎮,我都從他的領土除掉,賜給亞實突(Ashdod)王彌特尼(Mitini)、以革倫王帕狄(Padi)和迦薩王西-貝爾(Sil-Bel),就這樣,我縮小了他的國度范圍。在他們以前的年度貢物上增加了一種與我作王的身份相宜的貢品,把它強加給了他們。對我君主之榮耀的懼怕使得希西家神不守舍。他帶來的堅固王城耶路撒冷的勇士和精兵不再為他爭戰。他送到我的王城尼尼微的貢物包括30他連得金子、800他連得銀子、優質銻、紅色的巨石、象牙床、象牙扶手椅、大象皮、長牙、烏木、黃楊木、各種各樣的珍寶,還有他的女兒、他宮殿里的婦女和歌唱的男男女女。他差遣他的使者來進貢和向我致敬。”
 

我再說一遍:701BC,因巴比倫的比羅達巴拉但(Berodach-baladan or Merodach-baladan,,721-710BC,703BC)的造訪希西家,想聯手對付亞述,亞述王西拿基立率軍南下,先攻占沿岸的腓尼基城鎮,在繼續南下指向非利士地,約但河東的摩押和以東也表示臣服。非利士地的亞實基倫、迦薩、以革倫相繼落在亞述軍的手中,也切斷了埃及援助巴勒斯坦的供應線。然后,西拿基立才調頭指向耶路撒冷附近的設防城拉吉(Lachish),和沿路“46個有堅固城牆的城鎮”,把耶路撒冷孤立起來。這就是今天查考的這段經文的背景。

拉吉(Lachish)在哪里?看圖。它位于希伯倫之西約24公里,別是巴之北約36公里,因控制了從沿海平原通往希伯倫和耶路撒冷的通道,所以自古以來就是一個重要的軍事據點。在這里的考古資料非常丰富,考古學家 David Ussishkin of Tel Aviv University 從 1973 到 1994在這里挖掘,從以下圖片可見一般: (資料取自《Why Lachish Matters》-- By Philip J. King,BAR 31:04, Jul/Aug 2005) 在巴比倫滅猶大之前(586BC),《耶利米書》也曾提到拉吉(Lachish),在耶三十四:6-7 “于是,先知耶利米在耶路撒冷將這一切話告訴猶大王西底家(Zedekiah 597-586BC)。那時,巴比倫王的軍隊正攻打耶路撒冷,又攻打猶大所剩下的城邑,就是拉吉(Lachish)和亞西加(Azekah)。原來猶大的堅固城只剩下這兩座。”

 
拉吉(位于耶路撒冷西南25哩的土丘上),面積達18畝
The second most important city in Judah (after Jerusalem), Lachish occupies 18 acres atop a dominating mound in the foothills of the Judean highlands. The photo above is taken from the southwest, the city’s most vulnerable area. It was there that Sennacherib’s forces built a ramp from which to attack the city wall and where the inhabitants built a counter ramp from which to mount a defense.
The second most important city in Judah (after Jerusalem), Lachish occupies 18 acres atop a dominating mound in the foothills of the Judean highlands. Sennacherib’s forces built a ramp from which to attack the city wall and where the inhabitants built a counter ramp from which to mount a defense. The ramp is marked on the plan, which also highlights other important features at the site.

 
主前 701年,亞述王西拿基立(Sennacherib)攻取拉吉的實況
(在尼尼微皇宮中的牆壁上一副石刻浮雕壁畫)
A thundering battering ram threatens to topple a guard tower during the Assyrian assault on Lachish in 701 B.C.E. The city’s inhabitants mount a furious defense, hurling firebrands (burning pieces of wood) in hopes of setting the battering ram on fire (a large “spoon,” shown at left, douses any flames that might erupt on the battering ram). The outcome of the attack is depicted at lower right: The Judahites of Lachish are marched off to exile. This battle scene appears as part of a grand series of reliefs commissioned by Sennacherib, the Assyrian ruler, for his palace at Nineveh. Lachish was extensively excavated by Tel Aviv University archaeologist David Ussishkin。
 
拉吉設防城最弱的西南角城門入口
城牆有兩重,外牆后4公尺,內牆厚6公尺,兩者相隔15公尺。
This reconstruction of the Lachish gateway, the largest and most impressive in ancient Israel, represents its
appearance just before Sennacherib’s conquest in 701 B.C. Rebuilt and destroyed, along with the city, twice in the next 600 years, the gates of
all three cities occupied the same southwest corner of the tell, with the blocks of the new rising on the remnants of the old.

The tower at center is probably the one pictured in the Nineveh relief. Walking in the steps of the ancient city’s inhabitants, the modern
visitor approaches the preserved site on the original road, proceeding from the lower right to the center. The restorers hope to complete their
work on the gate complex in four more years.
 
拉吉書信集(LachishLetters) 之一
The ostracon (inscribed potsherd) provides poignant testimony to the last days of Lachish. In perhaps his most famous discovery, James Starkey uncovered 21 inscribed sherds, known now as the Lachish Letters, 18 of them in a guardroom of the city gate. Excavator Ussishkin, following Olga Tufnell, believes the sherds are copies of letters sent from Lachish to Jerusalem. The letters date to the reign of Judah’s last king, Zedekiah, and record Judah’s increasingly desperate situation in the face of the Babylonian army led by Nebuchadnezzar. In Lachish Letter IV (shown here), a soldier writes to his commander, “We are watching for the beacons of Lachish ... we cannot see [the beacons from] Azekah.” Jeremiah 34:7 records that Lachish and Azekah were the last Judahite strongholds to fall to the Babylonians. Nebuchadnezzar razed Lachish and Jerusalem in 586 B.C.E. Judah’s second most important city never regained its former importance.

There is a reference in Ostracon III to “the prophet” (unnamed); Jeremiah comes to mind because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letters resemble the tragic times of the Biblical prophet, who warned King Zedekiah (西底家)of Nebuchadnezzar’s imminent destruction of Jerusalem. Azekah (11 miles northwest of Lachish) and Lachish are mentioned in the letter as cities that held out during the assault, recalling the Biblical passage, “Then the prophet Jerermiah spoke all these words to Zedekiah, last king of Judah, in Jerusalem, when the army of the king of Babylon was fighting against Jerusalem and against all the cities of Judah that were left, Lachish and Azekah; for these were the only fortified cities of Judah that remained” (Jeremiah 34:6-7). Nebuchadnezzar(尼布甲尼撒) destroyed Jerusalem and Lachish in 586 B.C.E. and exiled most of Judah’s inhabitants.

在尼尼微皇宮中的牆壁上一副石刻浮雕壁畫
西拿基立坐在王位上審視從拉吉獲得的戰利品
“Sennacherib, king of the world, king of Assyria, sat upon the nîmedu-throne and passed in review the booty from Lachish.” So reads the cuneiform inscription on this wall relief from the Assyrian palace at Nineveh. Excavators at Lachish have determined that the Assyrian camp, where Sennacherib bivouacked during the siege of Lachish and Jerusalem, was located on a hillock only 1,800 meters from the tell’s southwest corner (the current location of Moshav Lachish, a farming community). The king may have even been able to watch the Lachish battles from the camp’s makeshift throne room, shown in this carving. (In the relief, Sennacherib’s face and wrists have been deliberately gouged out─perhaps during the riots in Nineveh following his murder in 681 B.C.)

 

“猶大王希西家差人往拉吉(Lachish)去見亞述王說:‘我有罪了!求你離開我,凡你罰我的,我必承當。’于是,亞述王罰猶大王希西家銀子三百他連得(talents),金子三十他連得(talents)。希西家就把耶和華殿里和王宮府庫里所有的銀子都給了他。那時,猶大王希西家將耶和華殿門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來,給了亞述王。”  --  西拿基立大軍攻取了拉吉后,他就以拉吉作為作戰總部,把矛頭指向耶路撒冷。面對如此龐大的敵軍,如排山倒海地直沖過來,希西家知道孤軍難以和亞述大軍對抗,決定向亞述王求饒,愿意接受任何罰額來換取耶路撒冷的平安。“亞述王罰猶大王希西家銀子三百他連得(talents,一他連得約三十公斤),金子三十他連得(talents)。”罰額與泰勒棱柱上的“30他連得金子、800他連得銀子。。”頗有出入。那時,猶大王希西家將耶和華殿門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來,給了亞述王,因為宗教改革后為聖殿所積存的奉獻還不足以應付。(跟所羅門王時代相比,王上十:14 “所羅門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連得。”可見當時猶大的國庫是多么的貧乏。)

 

3。王下十八:17 - 37  “17亞述王從拉吉差遣他珥探(Tartan)、拉伯撒利(Rabsaris)和拉伯沙基(Rab-shakeh)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里去。他們上到耶路撒冷,就站在上池的水溝旁 (the conduit of the upper pool),在漂布地的大路上(the highway of the fuller's field)。18他們呼叫王的時候,就有希勒家 (Hilkiah)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Eliakim),并書記舍伯那(Shebna)和亞薩(Asaph)的兒子史官約亞(Joah),出來見他們。19拉伯沙基 (Rab-shakeh)說:‘你們去告訴希西家說:亞述大王如此說:你所倚靠的有什么可仗賴的呢?20你說有打仗的計謀和能力,我看不過是虛話!你到底倚靠誰才背叛我呢?21看哪!你所倚靠的埃及,是那壓傷的葦杖。人若靠這杖,就必刺透他的手。埃及王法老向一切倚靠他的人也是這樣。22你們若對我說:我們倚靠耶和華我們的 上帝。希西家豈不是將上帝的邱壇和祭壇廢去,且對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耶路撒冷這壇前敬拜嗎?23現在你把當頭給我主亞述王,我給你二千匹馬,看你這一面騎馬的人夠不夠。24若不然,怎能打敗我主臣仆中最小的軍長呢?你竟倚靠埃及的戰車馬兵嗎?25現在我上來攻擊毀滅這地,豈沒有耶和華的意思嗎?耶和華吩咐我說:你上去攻擊毀滅這地吧!」’26希勒家 (Hilkiah)的兒子以利亞敬(Eliakim)和舍伯那(Shebna)并約亞(Joah),對拉伯沙基(Rab-shakeh)說:‘求你用亞蘭言語(the Syrian language)和仆人說話,因為我們懂得﹔不要用猶大言語和我們說話,達到城上百姓的耳中。’27拉伯沙基(Rab-shakeh)說:‘我主差遣我來,豈是單對你和你的主說這些話嗎?不也是對這些坐在城上、要與你們一同吃自己糞、喝自己尿的人說嗎?’28于是拉伯沙基 (Rab-shakeh)站著,用猶大言語大聲喊著說:‘你們當聽亞述大王的話!29王如此說:你們不要被希西家欺哄了,因他不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30也不要聽希西家使你們倚靠耶和華,說耶和華必要拯救我們,這城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31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亞述王如此說:你們要與我和好,出來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葡萄樹和無花果樹的果子,喝自己井里的水。32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就是有五谷和新酒之地,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有橄欖樹和蜂蜜之地,好使你們存活,不至于死。希西家勸導你們,說耶和華必拯救我們。你們不要聽他的話。33列國的神,有哪一個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34哈馬 (Hamath)、亞珥拔(Arpad)的神在哪里呢?西法瓦音(Sepharvaim)、希拿(Hena)、以瓦(Ivah)的神在哪里呢?他們曾救撒瑪利亞 (Samaria)脫離我的手嗎?35這些國的神有誰曾救自己的國脫離我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嗎?’36百姓靜默不言,并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37當下,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并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都撕裂衣服,來到希西家那里,將拉伯沙基的話告訴了他。

代下三十二:1 - 19  “這虔誠的事以后,亞述王西拿基立來侵入猶大,圍困一切堅固城,想要攻破占據。2希西家見西拿基立(Sennacherib)來定意要攻打耶路撒冷,3就與首領和勇士商議塞住城外的泉源,他們就都幫助他。4于是有許多人聚集,塞了一切泉源,并通流國中的小河,說:‘亞述王來,為何讓他得著許多水呢?’5希西家力圖自強,就修筑所有拆毀的城牆,高與城樓相齊,在城外又筑一城,堅固大衛城的米羅(Millo),制造了許多軍器、盾牌。6設立軍長管理百姓,將他們招聚在城門的寬闊處,用話勉勵他們說:7‘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因亞述王和跟隨他的大軍恐懼驚慌,因為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8與他們同在的是肉臂,與我們同在的是耶和華我們的上帝!他必幫助我們,為我們爭戰。’百姓就靠猶大王希西家的話,安然無懼了。9此后,亞述王西拿基立和他的全軍攻打拉吉,就差遣臣仆到耶路撒冷見猶大王希西家和一切在耶路撒冷的猶大人說:10‘亞述王西拿基立如此說:你們倚靠什么還在耶路撒冷受困呢?11希西家對你們說:耶和華我們的上帝必救我們脫離亞述王的手。這不是誘惑你們,使你們受飢渴而死嗎?12這希西家豈不是廢去耶和華的邱壇和祭壇,吩咐猶大與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一個壇前敬拜,在其上燒香嗎?13我與我列祖向列邦所行的,你們豈不知道嗎?列邦的神何嘗能救自己的國脫離我手呢?14我列祖所滅的國,那些神中誰能救自己的民脫離我手呢?難道你們的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嗎?15所以你們不要叫希西家這樣欺哄誘惑你們,也不要信他!因為沒有一國一邦的神能救自己的民脫離我手和我列祖的手,何況你們的神,更不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16西拿基立的臣仆還有別的話毀謗耶和華上帝和他仆人希西家。17西拿基立也寫信毀謗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說:‘列邦的神既不能救他的民脫離我手,希西家的神也不能救他的民脫離我手了。’18亞述王的臣仆用猶大言語向耶路撒冷城上的民大聲呼叫,要驚嚇他們、擾亂他們,以便取城。19他們論耶路撒冷的上帝,如同論世上人手所造的神一樣。”

《歷代志》給我們更多的背景資料。

在西拿基立的大軍還沒攻打拉吉之前,希西家早已為耶路撒冷做好全面的防衛:

軍事防衛:“希西家力圖自強,就修筑所有拆毀的城牆,高與城樓相齊,在城外又筑一城,堅固大衛城的米羅(Millo),制造了許多軍器、盾牌。”(米羅,參考《撒母耳記下》第八課

民眾防衛和心理防衛:“設立軍長管理百姓,將他們招聚在城門的寬闊處,用話勉勵他們說:‘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因亞述王和跟隨他的大軍恐懼驚慌,因為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與他們同在的是肉臂,與我們同在的是耶和華我們的上帝!他必幫助我們,為我們爭戰。’百姓就靠猶大王希西家的話,安然無懼了。”

經濟防衛:“就與首領和勇士商議塞住城外的泉源,他們就都幫助他。于是有許多人聚集,塞了一切泉源,并通流國中的小河,說:‘亞述王來,為何讓他得著許多水呢?’”代下三十二:30 說:“這希西家也塞住基訓(Gihon)的上源,引水直下,流在大衛城的西邊。。”王下二十:20說:“希西家其余的事和他的勇力,他怎樣挖池、挖溝、引水入城,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這里的“引水直下”指的就是著名的“希西家隧道”或“希西家水道”(Hezekiah's Tunnel)。我把 Prof Alan Millard 《聖經考古大發現》(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所撰寫的一篇有關“希西家隧道”的文章抄錄在這里供大家參考:(看下圖)

。。。耶路撒冷婦女已經在城市南部的水池里洗了很多年衣服。池里的水從一條隧道流進來﹔孩子們常在池子里戲水,有些男孩還喜歡往里走一截進入黑暗的通道。

1880年的一天,一個男孩手里拿著火把,走到了比往常更深之處。透過閃爍的火光,他注意到里面的岩壁上有一些文字,于是他出來向人描述了自己的發現。

以前無人見過這種銘文,很快,有人對其進行了仔細研究。水沿著隧道牆壁流下時,石灰沉積物將牆上的文字覆蓋住,但當人把沉積物清除后,六行希伯來文字清楚地顯現出來。

這些文字描述了兩隊人在岩石上鑿隧道的情形。他們分別從兩端開始工作,最后在地下很深的地方會合。文字還說到其中一隊聽見了另外一隊劈岩石的聲音,于是他們知道了該往哪個方面行進。

這條隧道從城市東邊汲淪谷(Kidron)的一個泉眼一直通到這個水池,對此人們已了解很久。1838年,一位勘探巴勒斯坦的著名美國探險家愛德華•魯濱遜第一次對其進行精確的調查。他証明這條隧道的水是從處女泉(Virgin's Fountain )流到這個水池,而不是有些人所認為的從另一個方向流來。

魯濱遜同他的朋友一起成功地穿過了全程隧道。有些地萬,其高度達4.5-6米,而其他地方非常低,甚至探險家們只能全身平仰在地上,靠著雙肘慢慢地爬過去。從那時開始,隧道底部的淤泥開始被清除,穿過隧道也就不像以前那么艱難。

魯濱遜原本以為隧道的長度大約是366米,而且差不多是直線形的,因此當他測出其長度達到534米時非常吃驚。原因很清楚:隧道是彎曲的,呈S形﹔在中間部位還有一個雙彎頭  --  這顯然是兩隊挖隧道的人馬會合的地方。如果他們彼此沒有聽見對 方鋤鎬的聲音,那么示意圖就應該顯明他們很可能根本就沒有碰過面!

隧道如此彎曲的原因不確定。盡管古代的工程師沒有指南針,但是他們能夠通過兩端的觀測來保持直線條。很可能,他們是順著一條地下河和岩石的斷層來開展部分工作的。

這條隧道被鑿出來的目的,是要將水從城市的一個地方引到另一個地方,這顯而易見。在魯濱遜進行調查將近50年之后,那個當地男孩發現了這些銘文,它們指出了鑿隧道的時間以及當時鑿隧道的原因。

其上的銘文是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前所流行古希伯來文字的良好樣本。自隧道被發現以來,學者們一直將它與猶大王希西家聯系在一起,也就是公元前70O年之前。最近几年發現的其他希伯來文獻,也顯明這些文字屬于此年代。其中一個文獻中是希西家的一個官員的圖章在粘土上留下印痕。這個官員就是“希西家的仆人希勒家的兒子耶禾西拉”。(《列王記下》第18章提到了希勒家。)

學者將這一隧道與希西家聯系在一起,是因為《舊約》里記載了希西家在耶路撒冷修造水庫和挖溝之事。《列王記下》二十:20記載道:“希西家其余的事和他的勇力,他怎樣挖池、挖溝、引水入城,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

《歷代志下》三十二:3-4說:“就與首領和勇士商議,塞住城外的泉源,他們就都幫助他。于是有許多人聚集,塞了一切泉源,并通流國中的小河。說:‘亞述王來,為何讓他得著許多水呢?'”

然后第30節又補充說:“這希西家也塞住基訓的上源,引水直下,流在大衛城的西邊。希西家所行的事,盡都亨通。”

今天,水池是露天的,而且座落在耶路撒冷的土耳其城牆(Turkish wall)之外。當希西家的手下挖水池時,水池可能是露天的  --  可以通過在邊上所鑿的石階下到水池,也可能完全是地下的。當時,它位于城牆里面,因為耶路撒冷最古老的部分建造在處女泉之上,處女泉就是《舊約》里為耶路撒冷市民供水的基訓大湖(Gihon Spring)。

1890年,一個希望通過出售這些銘文致富的希臘人將其連同岩石砍下來,導致了銘文的破損。當時統治耶路撒冷的土耳其政府當局將其沒收,如今它成為伊斯坦布爾古物博物館的展覽品。

這個水池名叫西羅亞水池(the Pool of Siloam),但是我們不確定它是否就是《約翰福音》第9章中所提到的那個耶穌讓瞎子去洗的池子,那個池子可能更靠近南部一些。(完)


 
希西家隧道(Hezekiah Tunnel) 1880 年,一個小男孩在西羅亞水池入口約20尺的石牆上發現了 碑文,經過鑒別后,証實是寫于主前八世紀的文字。碑文共有六行,是以古典希伯來文書寫的,記載發掘工作完畢時的情況:

“隧道經已完全鑿通了。鑿隧道的方法如下:他們努力地挖掘地穴,互相對著對方推進,在尚有約三肘便鑿通時,便能聽到對方叫喚的聲音,因為在石頭的右邊有一條罅隙。在石工鑿通隧道的那一天,大家彼此相見,斧對斧不斷地挖掘,從水源到水池的距離一千二百肘,石工頭上的石頭亦高達一百肘。”


  

為了反對敵人的圍攻和保護耶路撒冷,希西家讓人在城牆里面的堅固岩石上鑿了一條隧道,以便從基訓大湖引水過來。之后,基訓大湖被塞住。

這一課太長了。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代下三十二:6-8  “設立軍長管理百姓,將他們招聚在城門的寬闊處,用話勉勵他們說:‘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因亞述王和跟隨他的大軍恐懼驚慌,因為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與他們同在的是肉臂,與我們同在的是耶和華我們的上帝!他必幫助我們,為我們爭戰。’百姓就靠猶大王希西家的話,安然無懼了。”

雖少不寡


希西家看到亞述王企圖要攻打耶路撒冷,他立刻進城防衛城池。雖然竭盡所能,但他知道那還不夠。因此他將百姓聚集起來,面對他們的艱難情況,他安慰他們說:“你們當剛強壯膽。。因為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歷代志下32章7節)

他為什么能如此肯定呢?希西家說:“與他們同在的是肉臂,與我們同在的是耶和華我們的上帝!他必幫助我們,為我們爭戰。”(第8節〉西拿基立有權勢、士兵和聲名,這只是“肉體的裝備”,耶路撒冷的居民有主耶和華。

你的情況如何呢?你是否正四面受敵?是不是每一件事都陷入了絕境?請記住,上帝會幫助你,他正站在你這一邊。當你面對難以克服的試探,當你被完全包圍而成為少數時,要仰望主,從他那里找到自信。請你和詩篇的作者一起說:“雖有成萬的百姓來周圍攻擊我,我也不怕”(詩篇3篇6節)。

與主同在,雖少不寡!

世界都與你為敵嗎?
你是否在孤軍奮戰?
往往當你感到無助,上帝的大能就彰顯。
與主同在,我們必然不成為少數。

(取自《靈命日糧》2000年9月17日,作者:Richard W De Haan)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