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第二十二課 - 猶大王希西家在位(二)- 潔淨和重新奉獻聖殿

(南國:希西家 Hezekiah 715-687/686BC)

經文:代下二十九:3 - 36

主旨:希西家命令祭司和利未人先潔淨自己,再潔淨聖殿,然后重新奉獻聖殿給耶和華。

1。過去,我們是從王、民、祭司/先知、約四方面來分析以色列的亡國。來到獨存的南國猶大,如果猶大不要步北國以色列的后塵,走向滅亡之路,它要怎樣才能復興起來呢?我說當然也要從王、民、祭司/先知和約四方面對症下藥才行。上一課,我們已經看到猶大有希西家,他是一個英明的皇帝,聖經說他“。。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在他前后的猶大列王中沒有一個及他的。因為他專靠耶和華,總不離開,謹守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誡命。耶和華與他同在,他無論往何處去,盡都亨通。”(王下十八:5-7)有這樣一個敬畏上帝的王,猶大的復興當然指日可待。接下來几課,我們要從民、祭司/先知、約三方面來分析猶大國的復興。

第二十課,我說南國的何細亞算不得是亡國之君,真正的亡國之君應該是耶羅波安。 那么說北國的希西家是興國之君,肯定輪不了他,但說他是猶大中興之君,應該當之無愧。在他之前的亞哈斯,可說是猶大開國以來最壞的一個君王,代下二十八章說他“。。不像他祖大衛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卻行以色列諸王的道,又鑄造巴力的像﹔并且在欣嫩子谷燒香,用火焚燒他的兒女,行耶和華在以色列人面前所驅逐的外邦人那可憎的事﹔并在邱壇上、山岡上、各青翠樹下獻祭燒香。。。他祭祀攻擊他的大馬士革之神說:‘因為亞蘭王的神幫助他們,我也獻祭與他,他好幫助我。’但那些神使他和以色列眾人敗亡了。亞哈斯將上帝殿里的器皿都聚了來,毀壞了,且封鎖耶和華殿的門,在耶路撒冷各處的拐角建筑祭壇﹔又在猶大各城建立邱壇,與別神燒香,惹動耶和華他列祖上帝的怒氣。”(代下二十八:2-4,23-25)若不是希西家敬畏上帝,很可能猶大也立刻會步北國以色列的后塵,走上滅亡之路,因為當時的亞述帝國已經雄霸一方,隨時可以摧毀耶路撒冷。

說希西家是猶大的中興之君,并不意味著他是一個完人。代下三十二:25,31 說他晚年心里驕傲,“。。惟有一件事,就是巴比倫王差遣使者來見希西家,訪問國中所現的奇事﹔這件事上帝離開他,要試驗他,好知道他心內如何。”中國歷史上,漢武帝、唐太宗、成吉思汗、明太祖。。都是被史學家公認為興國之君,但他們也沒有一個是完人。就說漢武帝吧(156BC-87BC),東漢史學家班固評斷他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君王,在位五十五年里,不單將其領域擴展到前所未有的境地,在政治上、經濟上的改革,都是有目共睹,為以后的王朝奠定了基本的架構。但他在晚年對神仙的傾倒,追求長生不老之朮,然后變本加厲,搞巫朮等旁門左道,以致疑神疑鬼,擔心周圍的人會以巫朮來對付自己,即所謂 巫蠱(將木偶當成自己要報復的對象,對之施法、然后埋入土中,直到對象死亡)。結果,在他晚年臥病在床的時候,有人誣告 皇太子劉據要起兵造反,所以向他施展巫蠱。病中神智不清的武帝被這個謠傳所迷惑,派兵追捕皇太子,導致后者自殺身亡,許多無辜的人也被牽連而喪命。所以也有史學家認為武帝有他無情無義和愚昧無知的一面,甚至有人把武帝一朝作為西漢由盛而衰的關鍵,與其說他“雄才大略”,不如說他“窮兵黷武”。。。總之,世上沒有一個完人,只有道成肉身的耶穌是完人。天主教把一些人追封為聖人(canonization),我們也不要有意無意中把改革宗歷史上許多偉人,如馬丁路德、加爾文。。“封聖”,因為他們也是人,不是完人。

2。代下二十九:3 - 11  “3元年正月,開了耶和華殿的門,重新修理。4他召眾祭司和利未人來,聚集在東邊的寬闊處,5對他們說:‘利未人哪,當聽我說!現在你們要潔淨自己,又潔淨耶和華你們列祖上帝的殿,從聖所中除去污穢之物。6我們列祖犯了罪,行耶和華我們上帝眼中看為惡的事,離棄他,轉臉背向他的居所,7封鎖廊門,吹滅燈火,不在聖所中向以色列上帝燒香或獻燔祭。8因此,耶和華的忿怒臨到猶大和耶路撒冷,將其中的人 抛來抛去,令人驚駭、嗤笑,正如你們親眼所見的。9所以我們的祖宗倒在刀下,我們的妻子兒女也被擄掠。10現在我心中有意,與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立約,好使他的烈怒轉離我們。11我的眾子啊,現在不要懈怠,因為耶和華揀選你們站在他面前事奉他,與他燒香。’”

元年正月,開了耶和華殿的門,重新修理。他召眾祭司和利未人來,聚集在東邊的寬闊處,對他們說 。。”  --  希西家在父親亞哈斯去世后,最優先處理的是什么事?是國防?教育?民生?都不是!他打開聖殿的門,召聚所有祭司和利未人,吩咐他們重新修理和潔淨聖殿。主耶穌說:“你的財寶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六:21)對希西家來說,從他打開聖殿的門,修理和潔淨聖殿,我們知道他的心在哪里。聖殿對他來說,猶如一國之“心”,心室壁增厚肥大,血脈粥樣硬化,污穢梗塞出血,國運肯定不興,氣數亦不長。誰是醫心救國的人呢?希西家沒有召聚猶大的長老和文武百官,而是眾祭司和利未人,后者才是醫心的人。

還記得在分析以色列敗亡的時候,我說祭司/利未人的靈性腐敗是導致以色列亡國的其中一個因素嗎?我在第二十課說:

。。。整個以色列民的離棄耶和華的“頹廢歪風”之所以越刮越烈,不能煞住,不是沒有理由的。耶和華責備以色列民不謹守他的誡命律例,遵行他的律法。問題是:誰是使百姓明白律法的人?當然是利未人和祭司!利未人是雅各的兒子利未的后代,屬猶太十二支派之一,專責協助祭司進行宗教儀式,并管理會幕或聖殿內的一切事務。上帝把利未人分別為聖,選派利未人去事奉他,因為利未人的祖先與摩西一起反對百姓拜偶像。利未人中,屬于亞倫和他兒子家族的后裔才可作祭司。祭司是中保,向神作人的代表。雖然人可以靠獻祭來親近神,實際上,他們是通過祭司,這個中保,來就近上帝。祭司是被分別為聖,歸于耶和華,作以色列人的中保。在以色列十二支派聚居的地方,利未人和祭司就負起教導他們遵守上帝的律例典章。這些人最大的特征應該是熟讀《利未記》。如果這些“為人師表”的都不明白律法書,他們就像廚師不會炒菜、漁夫不會打魚一樣荒謬。舊約最后一卷《瑪拉基書》告訴我們,舊約之所以結束,就是因為瑪拉基先知責備當時的祭司說:“眾祭司啊,這誡命是傳給你們的。。。你們若不聽從,也不放在心上。。我就使咒詛臨到你們,使你們的福分變為咒詛。。又把你們犧牲的糞抹在你們的臉上,你們要與糞一同除掉。。。你們就知道我傳這誡命給你們,使我與利未(注:或作"利未人")所立的約可以常存。。祭司的咀里當存知識,人也當由他口中尋求律法,因為他是萬軍之耶和華的使者。。你們卻偏離正道,使許多人在律法上跌倒。。”(瑪二:1-8)利未人和祭司不是在先知瑪拉基時代才是這樣的,我們在《士師記》第十七至十九章早已看到他們的離教背道。在士十七:1-13,我說:

。。米迦家里建立了一個離教背道的神堂,又設立了一種不合法的祭司制度。最為諷刺的是,“米迦”的原文是“有誰像耶和華?”(跟先知“彌迦”同字)本意是沒有一個神比得上真神耶和華。偏偏這個以法蓮家母子兩人在周圍的迦南異教影響下,分不清誰是真神,誰是假神,迷信至極,以為只要家里有神堂,有侍立的祭司,這就是祝福。現在,從伯利恆城來了一個利未人,他的名字可能是約拿單(Jonathan)(士十八:30),他正好找上米迦的家,被米迦看上,出錢雇請他作神堂的祭司。米迦還以為這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祝福。接下來故事的情節如何發展呢?

在士十九:1-15,我說:

。。 “有住以法蓮山地那邊的一個利未人,娶了一個猶大伯利恆(Bethlehem)的女子為妾。妾行淫離開丈夫,回猶大伯利恆,到了父家,在那里住了四個月。她丈夫起來,帶著一個仆人、兩匹驢去見她,用好話勸她回來。女子就引丈夫進入父家。她父見了那人,便歡歡喜喜地迎接。”-- 接下來所記載的是一件慘絕人寰的事,這個人因他的妾被人輪奸,就把她的尸身切成十二塊,傳送給以色列的四境。上兩章記載有關以色列人信仰敗壞的事,主角是一個利未人祭司,現在這里的主角又是一個利未人。作者好像跟利未人過意不去,總是把他們的丑事宣揚。其實不是,利未人是耶和華上帝揀選在會幕里事奉的人,他們對律法應該是最熟悉的,如果他們的信仰和道德生活都一塌糊涂,其他支派的人就更不用說了。按律法,妾行淫是要被石頭打死(申二十二:13 - 21),但這里作丈夫的還到妾家勸他回去。看來律法已經被人遺忘了。

。。王國分裂后,就算我不說,大家也可猜想到北國以色列的祭司和利未人的屬靈光景會落到怎樣的地步。首先,耶羅波安“將那不屬利未人的凡民立為祭司。”(王上十二:31)代下十一:13-17 說:“以色列全地的祭司和利未人,都從四方來歸羅波安。利未人撇下他們的郊野和產業,來到猶大與耶路撒冷,是因耶羅波安和他的兒子拒絕他們,不許他們供祭司職分事奉耶和華。耶羅波安為邱壇、為鬼魔(注:原文作"公山羊")、為自己所鑄造的牛犢設立祭司。以色列各支派中,凡立定心意尋求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都隨從利未人,來到耶路撒冷祭祀耶和華他們列祖的上帝。”這樣,北國以色列還哪里有什么真祭司和利未人?難怪整個以色列的民眾都“隨從耶和華在他們面前所趕出外邦人的風俗和以色列諸王所立的條規。以色列人暗中行不正的事,違背耶和華他們的上帝。在他們所有的城邑,從 瞭望樓直到堅固城,建筑邱壇﹔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立柱像和木偶﹔在邱壇上燒香,效法耶和華在他們面前趕出的外邦人所行的﹔又行惡事惹動耶和華的怒氣﹔且事奉偶像,就是耶和華警戒他們不可行的。”(王下十七:8-12)(完)

但猶大祭司的屬靈光景還不至于如此敗壞。

代下十一:13-16 說:(猶大王羅波安時代)

13以色列全地的祭司和利未人,都從四方來歸羅波安。
14利未人撇下他們的郊野和產業,來到猶大與耶路撒冷,是因耶羅波安和他的兒子拒絕他們,不許他們供祭司職分事奉耶和華。
15耶羅波安為邱壇、為鬼魔(注:原文作"公山羊")、為自己所鑄造的牛犢設立祭司。
16以色列各支派中,凡立定心意尋求耶和華以色列神的,都隨從利未人,來到耶路撒冷祭祀耶和華他們列祖的上帝。

代下十七:7-9 說:(猶大王約沙法時代)

7他作王第三年,就差遣臣子便亥伊勒、俄巴底、撒迦利雅、拿坦業、米該亞往猶大各城去教訓百姓。
8同著他們有利未人示瑪雅、尼探雅、西巴第雅、亞撒黑、示米拉末、約拿單、亞多尼雅、多比雅、駝巴多尼雅,又有祭司以利沙瑪、約蘭同著他們。
9他們帶著耶和華的律法書,走遍猶大各城教訓百姓。

代下二十三:16-19說:(猶大王約阿施時代,祭司耶何耶大的改革)

16耶何耶大與眾民和王立約,都要作耶和華的民。
17于是眾民都到巴力廟,拆毀了廟,打碎壇和象,又在壇前將巴力的祭司瑪坦殺了。
18耶何耶大派官看守耶和華的殿,是在祭司利未人手下。這祭司利未人是大衛分派在耶和華殿中,照摩西律法上所寫的,給耶和華獻燔祭,又按大衛所定的例,歡樂歌唱﹔
19且設立守門的把守耶和華殿的各門,無論為何事,不潔淨的人都不准進去。

希西家對眾祭司和利未人說:

“利未人哪,當聽我說!現在你們要潔淨自己,又潔淨耶和華你們列祖上帝的殿,從聖所中除去污穢之物。我們列祖犯了罪,行耶和華我們上帝眼中看為惡的事,離棄他,轉臉背向他的居所,封鎖廊門,吹滅燈火,不在聖所中向以色列上帝燒香或獻燔祭。因此,耶和華的忿怒臨到猶大和耶路撒冷,將其中的人 抛來抛去,令人驚駭、嗤笑,正如你們親眼所見的。所以我們的祖宗倒在刀下,我們的妻子兒女也被擄掠。現在我心中有意,與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立約,好使他的烈怒轉離我們。我的眾子啊,現在不要懈怠,因為耶和華揀選你們站在他面前事奉他,與他燒香。”(代下二十九:5-11)

我在上一課說,希西家在位年期從 715BC 到 687/686BC,共二十九年,但在 728BC 就很可能參政。他親眼目睹以色列亡國前最后几年的整個過程,他也看到自己父親在位時所行的一切惡,“效法以色列諸王所行的,又照著耶和華從以色列人面前趕出的外邦人所行可憎的事,使他的兒子經火,并在邱壇上、山岡上、各青翠樹下獻祭燒香。。將上帝殿里的器皿都聚了來,毀壞了,且封鎖耶和華殿的門,在耶路撒冷各處的拐角建筑祭壇﹔又在猶大各城建立邱壇,與別神燒香。。”(王下十六:3-4,代下二十八:24-25)父親亞哈斯有生一日,希西家什么都不能作,他大概是忍了十几年,現在正式登基,就急不及待地打開聖殿之門,吩咐祭司和利未人修理和潔淨聖殿。他清楚知道父親亞哈斯所犯的罪,以致現在以色列亡國,猶大也淪為亞述的附庸國(代下二十八:20),“人 抛來抛去,令人驚駭、嗤笑。。所以我們的祖宗倒在刀下,我們的妻子兒女也被擄掠。”(代下二十九:8-9)亞哈斯因犯罪作惡,等于把上帝與猶大所立的約撕毀,現在希西家要重新與上帝立約,“好使他的烈怒轉離我們。”

我們有聽過人與人之間的立約,也知道上帝主動地與以色列人的列祖立約,但人可以主動地與上帝立約嗎?請大家來回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總之,為了平息上帝的怒氣,希西家采取以下几個步驟:

一、吩咐祭司和利未人潔淨自己,再潔淨上帝的殿,從聖所中除去污穢之物﹔

二、重新奉獻聖殿﹔

三、全國上下守逾越節﹔

四、改革宗教生活。

在這一課,我們只看潔淨聖殿和奉獻聖殿。

3。代下二十九:12 - 19  “12于是,利未人哥轄(Kohathites)的子孫、亞瑪賽(Amasai)的兒子瑪哈(Mahath),亞撒利雅(Azariah)的兒子約珥(Joel),米拉利(Merari)的子孫、亞伯底(Abdi)的兒子基士(Kish),耶哈利勒(Jehalelel)的兒子亞撒利雅(Azariah),革順(Gershonites)的子孫、薪瑪(Zimmah)的兒子約亞(Joah),約亞(Joah)的兒子伊甸(Eden),13以利撒反(Elizaphan)的子孫申利(Shimri)和耶利(Jeiel),亞薩(Asaph)的子孫撒迦利雅(Zechariah)和瑪探雅(Mattaniah),14希幔(Heman)的子孫耶歇(Jehiel)和示每(Shimei),耶杜頓(Jeduthun)的子孫示瑪雅(Shemaiah)和烏薛(Uzziel),15起來聚集他們的弟兄,潔淨自己,照著王的吩咐、耶和華的命令,進去潔淨耶和華的殿。16祭司進入耶和華的殿要潔淨殿,將殿中所有污穢之物搬到耶和華殿的院內,利未人接去,搬到外頭汲淪溪邊(the brook Kidron)。17從正月初一日潔淨起,初八日到了耶和華的殿廊,用八日的工夫潔淨耶和華的殿,到正月十六日才潔淨完了。18于是,他們晉見希西家王說:‘我們已將耶和華的全殿和燔祭壇,并壇的一切器皿、陳設餅的桌子與桌子的一切器皿都潔穭F。19并且亞哈斯王(Ahaz 735/734 or 731/730-715BC)在位犯罪的時候所廢棄的器皿,我們預備齊全,且潔淨了,現今都在耶和華的壇前。’”

希西家召聚的祭司和利未人有: (利未的兒子是革順、哥轄、米拉利。只有亞倫的孩子以利亞撒和以他瑪的后裔可以擔任祭司的職務﹔亞倫則是暗蘭的兒子,暗蘭是哥轄的兒子。民三:1-10,代上六:1-3,二十四:1-19)

A。屬于哥轄的子孫:亞瑪賽(Amasai)的兒子瑪哈(Mahath),亞撒利雅(Azariah)的兒子約珥(Joel)

B。屬于米拉利的子孫:亞伯底(Abdi)的兒子基士(Kish),耶哈利勒(Jehalelel)的兒子亞撒利雅(Azariah)

C。屬于革順的子孫:薪瑪(Zimmah)的兒子約亞(Joah),約亞(Joah)的兒子伊甸(Eden)

D。以利撒反(Elizaphan)的子孫申利(Shimri)和耶利(Jeiel) --  屬于哥轄家的一個分支(代上十五:8)

E。亞薩(Asaph)的子孫撒迦利雅(Zechariah)和瑪探雅(Mattaniah)  --  屬于革順的子孫(代上六:39,43)

F。希幔(Heman)的子孫耶歇(Jehiel)和示每(Shimei)  --  屬于哥轄的子孫(代上六:33,十五:17,十六:42)

G。耶杜頓(Jeduthun)的子孫示瑪雅(Shemaiah)和烏薛(Uzziel)  --  屬于米拉利的子孫( 代上九:14-16,二十五:1)

(亞薩 Asaph、希幔 Heman、耶杜頓 Jeduthun 的子孫是負責在聖殿里的音樂事工,代上二十五:1,代下五:12)

他們潔淨自己后,“祭司進入耶和華的殿要潔淨殿,將殿中所有污穢之物搬到耶和華殿的院內,利未人接去,搬到外頭汲淪溪邊(the brook Kidron)。”八天潔淨聖殿之內的東西﹔八天潔淨聖殿之外的東西,所以在正月十六日才潔淨完。 (在這段經文里用了兩個不同的有關“潔淨”的希伯來文,tāhēr 和 qādaš 如代上二十九:15 “起來聚集他們的弟兄,潔淨(qādaš)自己,照著王的吩咐、耶和華的命令,進去潔淨(tāhēr)耶和華的殿。”﹔不管哪一個字,潔淨都不只是用水洗一洗,或是“沖個涼”,而是一整套潔淨的禮儀,如利二十一、二十二章,民十八、十九章。)

“于是,他們晉見希西家王說:‘我們已將耶和華的全殿和燔祭壇,并壇的一切器皿、陳設餅的桌子與桌子的一切器皿都潔穭F。并且亞哈斯王(Ahaz 735/734 or 731/730-715BC)在位犯罪的時候所廢棄的器皿,我們預備齊全,且潔淨了,現今都在耶和華的壇前。’”  --  這是祭司和利未人在完成工作后給希西家王的報告。

4。代下二十九:20 - 36  “20希西家王(Hezekiah)清早起來,聚集城里的首領都上耶和華的殿。21牽了七只公牛(bullocks),七只公羊(rams),七只羊羔(lambs),七只公山羊,要為國、為殿、為猶大人作贖罪祭。王吩咐亞倫的子孫眾祭司,獻在耶和華的壇上,22就宰了公牛,祭司接血洒在壇上﹔宰了公羊,把血洒在壇上﹔又宰了羊羔,也把血洒在壇上。23把那作贖罪祭的公山羊牽到王和會眾面前,他們就按手在其上。24祭司宰了羊,將血獻在壇上作贖罪祭,為以色列眾人贖罪,因為王吩咐將燔祭和贖罪祭為以色列眾人獻上。25王又派利未人在耶和華殿中敲鈸(cymbals)、鼓瑟(psalteries)、彈琴(harps),乃照大衛和他先見迦得(Gad),并先知拿單(Nathan)所吩咐的,就是耶和華借先知所吩咐的。26利未人拿大衛的樂器(instruments),祭司拿號(trumpets),一同站立。27希西家吩咐在壇上獻燔祭。燔祭一獻,就唱贊美耶和華的歌,用號,并用以色列王大衛的樂器相和。28會眾都敬拜,歌唱的歌唱,吹號的吹號,如此直到燔祭獻完了。29獻完了祭,王和一切跟隨的人都俯伏敬拜。30希西家王與眾首領又吩咐利未人用大衛和先見亞薩(Asaph)的詩詞頌贊耶和華。他們就歡歡喜喜地頌贊耶和華,低頭敬拜。31希西家說:‘你們既然歸耶和華為聖,就要前來把祭物和感謝祭奉到耶和華殿里。’會眾就把祭物和感謝祭奉來,凡甘心樂意的也將燔祭奉來。32會眾所奉的燔祭如下:公牛七十只,公羊一百只,羊羔二百只,這都是作燔祭獻給耶和華的。33又有分別為聖之物:公牛(oxen)六百只,綿羊(sheep) 三千只。34但祭司太少,不能剝盡燔祭牲的皮,所以他們的弟兄利未人幫助他們,直等燔祭的事完了,又等別的祭司自潔了。因為利未人誠心自潔,勝過祭司。35燔祭和平安祭牲的脂油并燔祭同獻的奠祭甚多。這樣,耶和華殿中的事務俱都齊備了(注:或作"就整頓了")。36這事辦得甚速,希西家和眾民都喜樂,是因上帝為眾民所預備的。”

潔淨了聖殿之后,希西家清早起來,聚集城里的首領都上耶和華的殿,要重新把聖殿奉獻給耶和華。

A。“牽了七只公牛(bullocks),七只公羊(rams),七只羊羔(lambs),七只公山羊,要為國、為殿、為猶大人作贖罪祭。王吩咐亞倫的子孫眾祭司,獻在耶和華的壇上,就宰了公牛,祭司接血洒在壇上﹔宰了公羊,把血洒在壇上﹔又宰了羊羔,也把血洒在壇上。把那作贖罪祭的公山羊牽到王和會眾面前,他們就按手在其上。祭司宰了羊,將血獻在壇上作贖罪祭,為以色列眾人贖罪,因為王吩咐將燔祭和贖罪祭為以色列眾人獻上。”

首先希西家為國、為殿、為猶大人獻上贖罪祭。

B。“王又派利未人在耶和華殿中敲鈸(cymbals)、鼓瑟(psalteries)、彈琴(harps),乃照大衛和他先見迦得(Gad),并先知拿單(Nathan)所吩咐的,就是耶和華借先知所吩咐的。利未人拿大衛的樂器(instruments),祭司拿號(trumpets),一同站立。希西家吩咐在壇上獻燔祭。燔祭一獻,就唱贊美耶和華的歌,用號,并用以色列王大衛的樂器相和。會眾都敬拜,歌唱的歌唱,吹號的吹號,如此直到燔祭獻完了。獻完了祭,王和一切跟隨的人都俯伏敬拜。希西家王與眾首領又吩咐利未人用大衛和先見亞薩(Asaph)的詩詞頌贊耶和華。他們就歡歡喜喜地頌贊耶和華,低頭敬拜。”

接著在一片鼓樂聲中,希西家獻上燔祭﹔獻完了祭,王和一切跟隨的人都俯伏敬拜,并且唱詩頌贊耶和華。

C。“希西家說:‘你們既然歸耶和華為聖,就要前來把祭物和感謝祭奉到耶和華殿里。’會眾就把祭物和感謝祭奉來,凡甘心樂意的也將燔祭奉來。會眾所奉的燔祭如下:公牛七十只,公羊一百只,羊羔二百只,這都是作燔祭獻給耶和華的。又有分別為聖之物:公牛(oxen)六百只,綿羊(sheep) 三千只。但祭司太少,不能剝盡燔祭牲的皮,所以他們的弟兄利未人幫助他們,直等燔祭的事完了,又等別的祭司自潔了。因為利未人誠心自潔,勝過祭司。燔祭和平安祭牲的脂油并燔祭同獻的奠祭甚多。這樣,耶和華殿中的事務俱都齊備了(注:或作"就整頓了")。”

現在輪到會眾獻上他們的燔祭、感謝祭和平安祭。由于牲物太多,祭司人手不足,利未人也被允許幫助他們“剝盡燔祭牲的皮”,因為“利未人誠心自潔,勝過祭司”。

D。“這樣,耶和華殿中的事務俱都齊備了(注:或作"就整頓了")。這事辦得甚速,希西家和眾民都喜樂,是因上帝為眾民所預備的。”

獻殿的事大功告成,他們歡天喜地,預備守逾越節。

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當猶大王希西家的日子,有摩利沙人彌加對猶大眾人預言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錫安必被耕種象一塊田,耶路撒冷必變為亂堆,這殿的山必象叢林的高處。'”(耶二十六:18)

“至于我,我借耶和華的靈,滿有力量、公平、才能,可以向雅各說明他的過犯,向以色列指出他的罪惡。雅各家的首領、以色列家的官長啊,當聽我的話!你們厭惡公平,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以人血建立錫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首領為賄賂行審判,祭司為雇價施訓誨,先知為銀錢行占卜。他們卻倚賴耶和華說:‘耶和華不是在我們中間嗎?災禍必不臨到我們!’所以因你們的緣故,錫安必被耕種象一塊田,耶路撒冷必變為亂堆,這殿的山必象叢林的高處。”(彌三:8-12)

彌迦作先知的時候,大約是740-701BC,跨越了以色列亡國前后二十年,他的信息是同時針對撒瑪利亞和耶路撒冷。在以色列王比加和何細亞在位的時候,說撒瑪利亞就要滅亡,一點也不稀奇﹔但在猶大王希西家的日子,正是猶大中興的時候,彌迦卻預言:“錫安必被耕種象一塊田,耶路撒冷必變為亂堆,這殿的山必象叢林的高處。”他就像先知耶利米在聖殿前對猶大眾城邑的人說:“至于我,我在你們手中,你們眼看何為善,何為正,就那樣待我吧!但你們要確實地知道,若把我治死,就使無辜人的血歸到你們和這城,并其中的居民了,因為耶和華實在差遣我到你們這里來,將這一切話傳與你們耳中。”(耶二十六:14-15)先知們這種不顧生死,直說直話,正是今天教會所最需要的使命傳道人!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