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第二十課 - 以色列王何細亞在位﹔亞述滅以色列國(二)

(南國:亞哈斯 Ahaz 735/734 or 731/730-715BC,希西家 Hezekiah 715-687/686BC ﹔北國:何細亞 Hoshea 732/731-722BC)

經文:王下十七:1 - 41

主旨:從王、民、祭司/先知、約和結構五方面分析以色列國的敗亡。

1。王下十七:7 - 23  “7這是因以色列人得罪那領他們出埃及地、脫離埃及王法老手的耶和華他們的上帝,去敬畏別神,8隨從耶和華在他們面前所趕出外邦人的風俗和以色列諸王所立的條規。9以色列人暗中行不正的事,違背耶和華他們的上帝。在他們所有的城邑,從猓望樓直到堅固城,建筑邱壇﹔10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立柱像和木偶﹔11在邱壇上燒香,效法耶和華在他們面前趕出的外邦人所行的﹔又行惡事惹動耶和華的怒氣﹔12且事奉偶像,就是耶和華警戒他們不可行的。13但耶和華借眾先知、先見勸戒以色列人和猶大人說:‘當離開你們的惡行,謹守我的誡命律例,遵行我吩咐你們列祖并借我仆人眾先知所傳給你們的律法。’14他們卻不聽從,竟硬著頸項,效法他們列祖,不信服耶和華他們的上帝,15厭棄他的律例和他與他們列祖所立的約并勸戒他們的話,隨從虛無的神,自己成為虛妄,效法周圍的外邦人,就是耶和華囑咐他們不可效法的。16離棄耶和華他們上帝的一切誡命,為自己鑄了兩個牛犢的像,立了亞舍拉,敬拜天上的萬象,事奉巴力,17又使他們的兒女經火,用占卜、行法朮賣了自己,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惹動他的怒氣。18所以,耶和華向以色列人大大發怒,從自己面前趕出他們,只剩下猶大一個支派。19猶大人也不遵守耶和華他們上帝的誡命,隨從以色列人所立的條規。20耶和華就厭棄以色列全族,使他們受苦,把他們交在搶奪他們的人手中,以致趕出他們離開自己面前。21將以色列國從大衛家奪回﹔他們就立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作王。耶羅波安引誘以色列人不隨從耶和華,陷在大罪里。22以色列人犯耶羅波安所犯的一切罪,總不離開,23以致耶和華從自己面前趕出他們,正如借他仆人眾先知所說的。這樣,以色列人從本地被擄到亞述,直到今日。”

這是上帝給亡國的以色列的蓋棺論定。嚴格地說,這是不很正確的說法。“蓋棺論定”的本意是人的好壞、功過只有到生命終了后才作出結論。但上帝對以色列的“論”卻不是到它終了才“定”的。其實從以色列立國開始,上帝已經不休止地“論”它、“定”它,只不過他們把上帝的“論定”當作是耳邊風,現在他們后悔已來不及了。

在這一課, 我們要從王、民、祭司/先知、約、結構五方面來分析這段經文。

一、王

是不是何細亞要負起以色列亡國的責任呢?在表面上,何西亞好像是“亡國之君”,但實際上他不是,以色列亡國不是因為何細亞治國不得法,或因他荒淫無度,奢侈浪費,以致以色列亡在他的手中,如中國的隋煬帝、宋徽宗等。聖經給他的評語時,說“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然后加上一條尾巴,說“只是不像在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王下十七:2)以色列沒錯是亡在他在位的時候,但不是亡在他的敗壞,因為不管他是好還是壞,上帝已經定意要滅以色列國。

何細亞在位才九年(王下十七:1),再壞也不能叫以色列傾倒。他有點像明朝崇禎帝(思宗,1628-1644),明朝第十七任、也是最后一任皇帝﹔在臨死之前,他對臣子高喊:“朕非亡國之君,臣皆亡國之臣。”這是怎么說呢?

研究中國歷史的人告訴我們,“明朝并非亡于崇禎,而是亡于萬歷(神宗,1573-1620)”,這樣的看法几乎成為定論,如清朝編撰的明朝正史《明史》,就有這樣的記載:

“帝承神、熹之后,慨然有為。即位之初,沉機獨斷,刈除奸逆,天下想望治平。惜乎大勢已傾,積習難挽。在廷則門戶糾紛。疆場則將驕卒惰。兵荒四告,流寇蔓延。遂至潰爛而莫可救,可謂不幸也已。”

的確,亡國種子并非是在崇禎十七年執政內種下的(他再壞也不過有“多疑”的個性,有被害妄想症,對臣子的猜忌和苛酷,嚴重影響了朝政運作),在他祖父神宗的萬歷時期,便已開始萌芽了。我們只能說在崇禎年間,過去種下的惡果急速成長,就算崇禎傾全力去處理,他也不能挽回走到窮途末路的大明帝國。

何細亞也是這樣。如果何細亞能從棺材里跳出來,他大概會喊:“朕非亡國之君,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才是!

為什么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才是亡國之君呢?因為在以色列立國之始,聖經已經清楚地交待,說他離棄上帝,敬畏別神:

25耶羅波安在以法蓮山地建筑示劍,就住在其中。又從示劍出去,建筑毗努伊勒。
26耶羅波安心里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
27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里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
28耶羅波安王就籌划定妥,鑄造了兩個金牛犢,對眾民說:‘以色列人哪,你們上耶路撒冷去實在是難,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
29他就把牛犢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
30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為他們往但去拜那牛犢。
31耶羅波安在邱壇那里建殿,將那不屬利未人的凡民立為祭司。
32耶羅波安定八月十五日為節期,像在猶大的節期一樣,自己上壇獻祭。他在伯特利也這樣向他所鑄的牛犢獻祭,又將立為邱壇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
33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為以色列人立作節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壇燒香。

我在《列王紀上》(二)第十五課說:

摩西五經中的《利未記》有一個寫作的目的,就是為上帝的子民(聖民)作准備,要他們認識上帝是聖潔的﹔聖民要按著聖潔的上帝所要求的條件來生活,這樣他們才能維系與聖潔的上帝相交。

聖潔的上帝所要求的條件是什么呢?

1、聖地:申十二:5  “但耶和華你們的神從你們各支派中,選擇何處為立他名的居所,你們就當往那里去求問。。”上帝選擇的地方是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是聖城,聖殿在其中。

2、聖仆:上帝揀選了亞倫子孫為祭司,并把利未人分別出來在祭司亞倫面前好服事他。(利三:1-13)

3、聖禮:主要的是五祭,即燔祭、素祭、平安祭、贖罪祭和屬愆祭。

4、聖時:這是節期,如五旬節、逾越節、安息日。。每年三次到耶路撒冷守除酵節、收割節和收藏節。(出二十三:14-17)

5、聖律:主要的是十誡,還有律例典章。

遵守這些條件而生活的才是上帝的子民  --  聖民。

耶羅波安通通破壞了這些條件:

1、 聖地/聖律/聖禮: 耶羅波安害怕以色列民每年三次到聖城耶路撒冷守節,他們的心必會歸向猶大王羅波安,所以“就籌划定妥,鑄造了兩個金牛犢,對眾民說:‘以色列人哪,你們上耶路撒冷去實在是難,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他就把牛犢一只安在伯特利(Bethel),一只安在但(Dan)。”這樣他就犯了十誡中的第一和第二誡,也在上帝沒有選擇的地方為他的名立居所。

伯特利(Bethel)在哪里?請看圖。它位于耶路撒冷以北約16公里。亞伯拉罕從哈蘭遷徙迦南時,曾在伯特利東邊的山支搭帳篷,為耶和華筑了一座壇(創十二:8)。當雅各逃避以掃,來到伯特利,在夢中看見一個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頭頂著天,由上帝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雅各就給地方起名叫“伯特利”,意思是上帝的殿,是天的門(創二十八:17-19)。后來在雅各的夢中,上帝又以“伯特利的上帝”顯現給雅各(創三十一:13)。在約書亞給支派分地的時候,伯特利被划分給以法蓮支派,貼近便雅憫支派的邊境(書十六:1-4,士一:22-26,代上七:28,書十八:13)。耶羅波安把牛犢安在這里,可能是因為它在北國的最南端,與耶路撒冷遙遙相對。

但(Dan)在哪里?請看圖。但在以色列北面的一座城,約但河發源河之一的 Nahr al Hasbani 河的東岸,原名是拉億(士十八:29),又名利善(書十九:47)。在約書亞時代,但支派所分得的地本不在北方(書十九:40-46)﹔在士師時代,他們仍是尋地居住,后來向北遷徙,來到拉億,占據了這座城,改名為但(士十八章),并在那里為自己設立雕刻的像,成為一個敬拜的中心。耶羅波安把一只牛犢安在那里,方便以色列北部居民的敬拜。1965-1983年,考古學家在那里發掘,發現以色列王時代的城門和街道,及一個露天的聖殿,有可能就是耶羅波安在丘壇那里所建的殿。但城之東約三公里之 Banias,即是日后的該撒利亞﹒腓立比,主耶穌就是在那里問門徒:“人說我人子是誰?”(太十六:13)

2、聖仆:“耶羅波安在邱壇那里建殿,將那不屬利未人(Levi)的凡民立為祭司。。。自己上壇獻祭。他在伯特利也這樣向他所鑄的牛犢獻祭,又將立為邱壇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他不單立凡 民為祭司,自己還上壇獻祭。我們在下文要看到上帝怎樣懲罰他。(王上十三:1-5)

3、聖時:“耶羅波安定八月十五日為節期,像在猶大的節期一樣,自己上壇獻祭。。。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為以色列人立作節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壇燒香。”他不按上帝所定的節日獻祭,自己私定日子作節期。

耶羅波安沒有從歷史學習功課:

以色列人出埃及在西奈山下,因摩西遲延下山,就鑄了一只金牛犢來拜,說它是領他們出埃及的神(出三十二章),結果出埃及的一代人不能進迦南地。

掃羅在與非利士爭戰之前,不等撒母耳的到來,“做了糊涂事,沒有遵守耶和華  -- 你上帝所吩咐你的命令”,私自獻上燔祭和平安祭,結果被耶和華棄絕。(撒上十三章)

耶羅波安作了在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就是“引誘以色列人不隨從耶和華,陷在大罪里。”(王下十七:21)“。。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犢。。”(王下十:29)

上帝要賜給耶羅波安的家是何等大的祝福,但他卻完全沒有敬畏上帝的心,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結果呢?“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這個名字在聖經里二十一次被記錄下來,不是流芳百世,而是遺臭萬年! (完)

二、民

對以色列的亡國,耶羅波安肯定難辭其咎。但最大的罪魁,其實不是他。如果不是他,是誰呢?

撒上八:4-9

4以色列的長老都聚集,來到拉瑪見撒母耳,
5對他說:‘你年紀老邁了,你兒子不行你的道。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像列國一樣。’
6撒母耳不喜悅他們說‘立一個王治理我們’,他就禱告耶和華。
7耶和華對撒母耳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
8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
9故此,你要依從他們的話,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

所以,真正的罪魁禍首其實是以色列民!上帝說:“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撒上八:8)王下十七:7 “這是因以色列人得罪那領他們出埃及地、脫離埃及王法老手的耶和華他們的上帝,去敬畏別神。。”在王下十七:7-23 這段蓋棺論定的經文里,上帝的矛頭是對准以色列民,多過對以色列王耶羅波安。

我在《列王紀上》(二)第二十二課說:

。。我這樣不厭其煩地“引經據典”,只是要說明,歷史不僅僅指事件,而是一部思想史。經改也好,政改也好,宗教的被利用作為一種工具也好,每一起事件的發生都不是孤立的,而是一種思想主宰之下或多種思想交鋒博弈之下的產品。

同樣的道理,《列王紀》里記載的每一起事件,我們都不能把它孤立起來看待。 不管是王的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或正的事,還是支派反叛,它們都是在某種思想主宰之下才發生的。當時主宰的思想是什么?就是整個民族厭棄耶和華,不要上帝作他們的王。用上帝的話,就是:“百姓向你(撒母耳)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撒上八:7-8)厭棄耶和華,去事奉別神的這種思潮橫掃以色列思想大地,并且還隨著歲月的增進,變本加厲,宗教生活腐敗,道德生活淪落。我們不能把以色列民的屬靈狀況歸咎于上梁(王)不正所以下梁才歪。絕對不是。當以色列還沒有王的時候,在士師時代,整個民族就已經在“各人任意而行”的光景,他們無法無天,“信仰商業化,傳道職業化,教會私家化”,宗教生活離教背道,社會風氣墮落,我在查考《士師記》的最后五章就已經講解得很清楚。也就是說,有王國之前,“厭棄耶和華,去事奉別神”的歪風早已吹遍整個以色列大地。(完)

我這樣說并不表示王就可以推卸責任。對崇禎帝來說,既然他是握有絕對權力的獨裁君王,他是絕對不能推卸亡國的責任,特別是宋代之后,中國是采取皇帝集權制,所有權力與責任都集中在皇帝一人身上。崇禎帝眼見朝政日益頹圮,他想大刀闊斧實施“政改”,但力不從心,又沒有智慧,經常因一點瑣事就撤換大臣,所謂“崇禎五十相”,就是十七年在位共換了五十位宰相,這樣的治國怎會交出成績。聖經沒有告訴我們太多關于以色列王的“治國法”,但除了一兩位如暗利(王上十六:21-28),我們知道有雄才大略之外,其他都不會是什么有氣魄和有能力的王。經過兩百年(930-722BC),十九個凡庸的王的昏昧治理,以色列如果不被亞述帝國所滅才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呢。

不單以色列人是以色列亡國的罪魁禍首,以后南國猶大亡國,罪魁禍首也是猶大人,不是王,這段經文里的 19節 已經事先交待,說“猶大人也不遵守耶和華他們上帝的誡命,隨從以色列人所立的條規。”猶大人沒有從歷史學習到任何功課!

三、祭司/先知

這段蓋棺論定的經文提到“先知”,但只字沒提“祭司”,為什么我把他們扯在一起呢?

整個以色列民的離棄耶和華的“頹廢歪風”之所以越刮越烈,不能煞住,不是沒有理由的。耶和華責備以色列民不謹守他的誡命律例,遵行他的律法。問題是:誰是使百姓明白律法的人?當然是利未人和祭司!利未人是雅各的兒子利未的后代,屬猶太十二支派之一,專責協助祭司進行宗教儀式,并管理會幕或聖殿內的一切事務。 上帝把利未人分別為聖,選派利未人去事奉他,因為利未人的祖先與摩西一起反對百姓拜偶像。 利未人中,屬于亞倫和他兒子家族的后裔才可作祭司。祭司是中保,向神作人的代表。雖然人可以靠獻祭來親近神,實際上,他們是通過祭司,這個中保,來就近上帝。祭司是被分別為聖,歸于耶和華,作以色列人的中保。在以色列十二支派聚居的地方,利未人和祭司就負起教導他們遵守上帝的律例典章。這些人最大的特征應該是熟讀《利未記》。如果這些“為人師表”的都不明白律法書,他們就像廚師不會炒菜、漁夫不會打魚一樣荒謬。舊約最后一卷《瑪拉基書》告訴我們,舊約之所以結束,就是因為瑪拉基先知責備當時的祭司說:“眾祭司啊,這誡命是傳給你們的。。。你們若不聽從,也不放在心上。。我就使咒詛臨到你們,使你們的福分變為咒詛。。又把你們犧牲的糞抹在你們的臉上,你們要與糞一同除掉。。。你們就知道我傳這誡命給你們,使我與利未(注:或作"利未人")所立的約可以常存。。祭司的咀里當存知識,人也當由他口中尋求律法,因為他是萬軍之耶和華的使者。。你們卻偏離正道,使許多人在律法上跌倒。。”(瑪二:1-8)利未人和祭司不是在先知瑪拉基時代才是這樣的,我們在《士師記》第十七至十九章早已看到他們的離教背道。在士十七:1-13,我說:

。。米迦家里建立了一個離教背道的神堂,又設立了一種不合法的祭司制度。最為諷刺的是,“米迦”的原文是“有誰像耶和華?”(跟先知“彌迦”同字)本意是沒有一個神比得上真神耶和華。偏偏這個以法蓮家母子兩人在周圍的迦南異教影響下,分不清誰是真神,誰是假神,迷信至極,以為只要家里有神堂,有侍立的祭司,這就是祝福。現在,從伯利恆城來了一個利未人,他的名字可能是約拿單(Jonathan)(士十八:30),他正好找上米迦的家,被米迦看上,出錢雇請他作神堂的祭司。米迦還以為這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祝福。接下來故事的情節如何發展呢?(完)

士十九:1-15,我說:

。。 “有住以法蓮山地那邊的一個利未人,娶了一個猶大伯利恆(Bethlehem)的女子為妾。妾行淫離開丈夫,回猶大伯利恆,到了父家,在那里住了四個月。她丈夫起來,帶著一個仆人、兩匹驢去見她,用好話勸她回來。女子就引丈夫進入父家。她父見了那人,便歡歡喜喜地迎接。”-- 接下來所記載的是一件慘絕人寰的事,這個人因他的妾被人輪奸,就把她的尸身切成十二塊,傳送給以色列的四境。上兩章記載有關以色列人信仰敗壞的事,主角是一個利未人祭司,現在這里的主角又是一個利未人。作者好像跟利未人過意不去,總是把他們的丑事宣揚。其實不是,利未人是耶和華上帝揀選在會幕里事奉的人,他們對律法應該是最熟悉的,如果他們的信仰和道德生活都一塌糊涂,其他支派的人就更不用說了。按律法,妾行淫是要被石頭打死(申二十二:13 - 21),但這里作丈夫的還到妾家勸他回去。看來律法已經被人遺忘了。(完)

王國分裂后,就算我不說,大家也可猜想到北國以色列的祭司和利未人的屬靈光景會落到怎樣的地步。首先,耶羅波安“將那不屬利未人的凡民立為祭司。”(王上十二:31)代下十一:13-17 說:“以色列全地的祭司和利未人,都從四方來歸羅波安。利未人撇下他們的郊野和產業,來到猶大與耶路撒冷,是因耶羅波安和他的兒子拒絕他們,不許他們供祭司職分事奉耶和華。耶羅波安為邱壇、為鬼魔(注:原文作"公山羊")、為自己所鑄造的牛犢設立祭司。以色列各支派中,凡立定心意尋求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都隨從利未人,來到耶路撒冷祭祀耶和華他們列祖的上帝。”這樣,北國以色列還哪里有什么真祭司和利未人?難怪整個以色列的民眾都“隨從耶和華在他們面前所趕出外邦人的風俗和以色列諸王所立的條規。以色列人暗中行不正的事,違背耶和華他們的上帝。在他們所有的城邑,從猓望樓直到堅固城,建筑邱壇﹔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立柱像和木偶﹔在邱壇上燒香,效法耶和華在他們面前趕出的外邦人所行的﹔又行惡事惹動耶和華的怒氣﹔且事奉偶像,就是耶和華警戒他們不可行的。”(王下十七:8-12)


雖然如此,在這段蓋棺論定的經文里卻提到:“但耶和華借眾先知、先見勸戒以色列人和猶大人說:‘當離開你們的惡行,謹守我的誡命律例,遵行我吩咐你們列祖并借我仆人眾先知所傳給你們的律法。’”我在《列王紀上》(二)第二十二課說:

。。 有另外一種思潮抗拒這樣的頹廢歪風嗎?在《列王紀》里,上帝不是用“王”的宗教改革來糾正歪風,因為他們作的是從上而下的命令式復興,帶來的只有暫時的果效。上帝在《列王紀》的几百年間,興起許多先知作他的代言人,傳講回轉歸向上帝的權威式信息。這些先知在當時政治動亂,道德淪喪,離經背道的洪流中作中流砥柱,但由于他們所傳講的不合人們的“味口”,“回轉歸向”的思潮成不了氣候,所以上帝的審判終于來到他們身上,南北兩國相繼被敵人所毀。雖然如此,上帝因著曾向以色列人的列祖作出應許,他必對整個民族施行拯救,所以還給他們存留余民,并興起一位救主(彌賽亞),重建以色列國。 。。(完)

警戒北國以色列的先知,我們看過的有口傳的以利亞和以利沙, 上帝在一段期間(從以色列王亞哈 Ahab 875/874-853BC 至約阿施 Joash 806/805-791/790BC 在位),用他們兩人作了密集的神跡,但王和民都不為所動,仍然事奉別神。接下來,上帝興起筆傳的先知如何西阿、阿摩司、彌迦、以賽亞。。一聲聲勸誡他們,但以色列從上到下,全都無動于衷,仍然我行我素,不遵守耶和華吩咐的律例典章,離經背道,繼續跪拜偶像,事奉外邦神。他們甚至囑咐先知說:“不要說預言。”(摩二:12)以色列已經落到無藥可治的地步,就只有走上黃泉的無歸路了!

四、約

這段蓋棺論定的經文提到上帝與以色列人所立的約:“。。厭棄他的律例和他與他們列祖所立的并勸戒他們的話。。”(王下十七:15)

上帝與以色列人立約,詩人就一再地求上帝顧念他與以色列人所立的約,不要棄他們不顧,讓仇敵勝了他們,如詩七十四:20 “求你顧念所立的約,因為地上黑暗之處,都滿了強暴的居所。”在舊約里,上帝與人立約,這些約是有條件的約,還是沒有條件,永遠的約?特別是大衛的約,撒下七:8-16 說:

8現在你要告訴我仆人大衛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從羊圈中將你召來,叫你不再跟從羊群,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
9你無論往哪里去,我常與你同在,剪除你的一切仇敵。我必使你得大名,好象世上大大有名的人一樣。
10我必為我民以色列選定一個地方,栽培他們,使他們住自己的地方,不再遷移﹔凶惡之子也不像從前擾害他們,
11并不像我命士師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時候一樣。我必使你安靖,不被一切仇敵擾亂。并且我耶和華應許你,必為你建立家室。
12你壽數滿足,與你列祖同睡的時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他的國。
13他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
14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
15但我的慈愛仍不離開他,像離開在你面前所廢棄的掃羅一樣。
16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

這是永遠的約嗎?是否意味著南國猶大和北國以色列永遠堅立?我在《撒母耳記下》第十二課說:

“約”的希伯來文是 B@riyth,在舊約聖經出現260多次,特別是在《創世紀》(24次)、《申命記》(26次)和《耶利米書》(21次)。這個字是在創六:18 第一次出現,說上帝要跟挪亞立約。。英文的翻譯有league,是國與國或人與人之間的盟約(撒下三:12-13,五:3,王上十五:19)﹔有 covenant,人與人之間的契約或結盟(創二十一:32,撒上十八:3,二十:8),大國與小國之間的軍事盟約(王上二十:34)。但 B@riyth 指的大多數是上帝與人的立約,如他與挪亞立約(創九:9),與亞伯拉罕立約(創十七:2,4,十五:18),與摩西立約(出三十四:10)等等。這個約的特征是:上帝主動地跟人立約,他沒有事先征求人的同意,沒有跟人議定約中的條文,他是借著約來約束自己,成就他的應許,不過人當然要遵守約中的條文。這種單向型的立約,就像立遺囑一樣,所以希臘文七十士譯本把 B@riyth 翻譯為 diatheke,就是《希伯來書》第九章 16-17 的“遺命”,英文是 testament。在新約里,diatheke 用了三十多次,有翻譯為 covenant(20次),有翻譯為 testament(13次),其實若是上帝與人立的約,都應該用 testament,如太二十六:28,林前十一:25,林后三:6,14,來九:15-17,20,來九:15(用testament,比較來十二:24 用 covenant)。不過,像“恩典的約”,當然用 covenant of grace 就比較適合。

上帝與人立約既然是單向的,從上帝的立場來看,就算人不守約,違背了約中的條文,上帝仍然可以守約,所以盡管以色列人一而再地背約,上帝也一而再地施恩憐憫他們,差遣先知到他們中間呼喚他們歸回。但上帝的愛不是溺愛,聖經提到守約施慈愛的上帝時候,總是說:

(申七:9)所以你要知道耶和華你的上帝,他是上帝,是信實的上帝,向愛他、守他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直到千代﹔

(申七:12)你們果然聽從這些典章,謹守遵行,耶和華你上帝就必照他向你列祖所起的誓,守約施慈愛。

(王上八:23)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啊!天上地下沒有神可比你的。你向那盡心行在你面前的仆人守約施慈愛﹔

(但九:4)我向耶和華我的神祈禱、認罪說:“主啊,大而可畏的上帝,向愛主守主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

除非人遵守他的誡命,上帝是不被自己所立的約文所束縛。如果有必要的話,上帝甚至可以把出埃及的第一代以色列人全部消滅,然后“使你(摩西)的后裔成為大國。”(出三十二:9-10)

上帝與人立約,有的只是“開金口”說了就算(與雅各的約,創二十八:10-22)﹔有的要洒牛羊的血作憑據(與以色列民的約,出二十四:3-8)﹔有的強調永遠的約(與挪亞和大衛的約,創九:12,16,撒下七:13,16)﹔有的是用基督的血所立的約(新約,林前十一:25)。上帝說話不是“。。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三十三:9)嗎?Covenant 這個字本來就跟希伯來文的 dabar (話語)、hoq(律例)torah(律法)等字有關聯,所以有的約寫在石版上(出三十四:28),有的寫在書上(出二十四:4,7),表示每個“約”都帶有上帝的權威。既然如此,為什么還要多此一舉,將與人立的約分為不同層次呢?難道上帝講話會不算數?

是不是“開金口”說的約和洒牛羊的血作憑據的約,上帝可以修約或毀約?被稱為永遠的約和用基督寶血立的約就不能修訂或破壞呢?

如果上帝要修訂與人立的約或要毀約,他有主權如此做,因為約是“遺命”(testament),是他主動和人立的約,是單向性的約,我們無權過問。但上帝既然特意把約分等次,我們應該可以領會上帝的心意,他這樣做是有目的。

我們可以肯定,用基督的寶血所立的新約是永永遠遠,不會更改的。聖經也一再地給我們這樣的保証(太二十六:28-29,林前十一:25-26,來九:14,十:11-18)。

其他的約呢?不管是口說的,還是有牛羊的血作憑據的,伴有記號的,或是被稱為永遠的,我們都要按啟示的漸進性(progessive revelation)原則來了解。就好像來一:1 說:“上帝既在古時借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喻列祖。。”多次多方就表示這是“進展式”的啟示。

在大衛之約,上帝說:“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撒下七:16)初看好像大衛的國在地上要永遠長存,但以后我們才知道,這里的國指的是基督執掌王權的國度。

那么挪亞之約里提到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創九:11),是否永遠不變呢?答案:是的,永遠不變,因為立約的上帝在以后的歲月里沒有再更改這條文。

那么上帝在立約之前提到“唯獨肉帶著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們不可吃”(創九:4),是否永遠不變的呢?答案:不是,因為在福音書里,主耶穌親口說:“各樣的食物都是潔淨的”(可七:19),使徒保羅也說:“凡上帝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提前四:4)。既然在后的話語已經代替了在前的條文,我們就不要把它當作是絕對的命令了。利十七:10 - 14 說:“。。凡以色列家中的人,或是寄居在他們中間的外人,若吃什么血,我必向那吃血的人變臉,把他從民中剪除。”現在你有看過“凡吃了血的,必被剪除”的嗎?

那個在留言簿發帖說:“不可吃血的約在挪亞之約就提出來了,不是到摩西之約才提出來的,摩西之約是針對以色列的,但挪亞是代表全人類和神立的約!”真的嗎?請大家看清楚經文。挪亞之約的“永約”部分是在創九:8-17,是上帝跟挪亞、他的后裔和一切活物立約,約文只有一條:“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創九:11)不可吃血的條文是在永約之外(創九:1-7),是上帝跟挪亞(代表全人類)立的約,是有可能被修訂的。(完)

北國以色列既然離棄上帝,不遵從上帝給他們的律例典章,“去敬畏別神,隨從耶和華在他們面前所趕出外邦人的風俗和以色列諸王所立的條規。以色列人暗中行不正的事,違背耶和華他們的上帝。在他們所有的城邑,從猓望樓直到堅固城,建筑邱壇﹔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立柱像和木偶。。在邱壇上燒香,效法耶和華在他們面前趕出的外邦人所行的﹔又行惡事惹動耶和華的怒氣﹔且事奉偶像,就是耶和華警戒他們不可行的。隨從虛無的神,自己成為虛妄,效法周圍的外邦人,就是耶和華囑咐他們不可效法的。離棄耶和華他們上帝的一切誡命,為自己鑄了兩個牛犢的像,立了亞舍拉,敬拜天上的萬象,事奉巴力,又使他們的兒女經火,用占卜、行法朮賣了自己,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惹動他的怒氣。所以,耶和華向以色列人大大發怒,從自己面前趕出他們,只剩下猶大一個支派。。。”(王下十七:7-18)

所以,從立約的角度來看,以色列人破壞與上帝所立的約,“以致耶和華從自己面前趕出他們,正如借他仆人眾先知所說的。這樣,以色列人從本地被擄到亞述,直到今日。”(王下十七:22)


五、結構

我把李保羅博士著《列王紀注釋》(天道書樓出版,2004年)對這段經文的結構分析抄錄在這里供大家參考:

1。以色列國敗亡原因之一:隨從外族人的罪(王下十七:7-10)

a.歷史引言,從而帶出以色列人所犯的罪(王下十七:7)

(1)神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王下十七:7a)

(2)以色列人卻隨從外族人的神(王下十七:7b)

b.發揮所犯的罪:隨從外族人的神(王下十七:8-17)

(1)君王隨從外族假神(王下十七:8)

(2)人民隨從外族假神(王下十七:9-12)

(3)全民離棄耶和華的律法和約(王下十七:13-15a)

(4)人民隨從外族假神(王下十七:15b)

(5)君王隨從外族假神(王下十七:16-17)

c.犯罪的結果:神就將他們趕出去,直到完全被丟棄(王下十七:18-20)

2。以色列敗亡原因之二:隨從耶羅波安的罪(王下十七:21-23)

a.歷史引言,從而帶出以色列人所犯的罪(王下十七:21)

(1)神使耶羅波安建立以色列國(王下十七:21a)

(2)耶羅波安卻引誘以色列人不隨從神(王下十七:21b)

b.發揮所犯的罪:隨從耶羅波安的罪(王下十七:22)

c.犯罪的結果(王下十七:23):以致最后神將他們趕出去。


北國以色列就這樣從歷史上消失的無影無蹤。從下一課開始,我們就查考繼續存在的南國猶大的歷史。


默想:

聖經說:“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審判。”(來九:27)又說:“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并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啟二十:11-12)

如果你不要上帝給你這樣的蓋棺論定,說“。。你卻不聽從,竟硬著頸項。。厭棄你,使你受苦,把你交在搶奪的人手中,以致趕出你離開自己面前。。。”你要趕緊悔改,從新上路,跟隨主耶穌!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