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第十八課 - 外一章 - 經濟大國“巴比倫”會傾倒嗎?

(南國:亞哈斯 Ahaz 735/734 or 731/730-715BC,希西家 Hezekiah 715-687/686BC ﹔北國:何細亞 Hoshea 732/731-722BC)

經文:王下十七:1 - 41

主旨:北國以色列的氣數已盡,就要被亞述所滅﹔今日經濟大國“巴比倫”若不政改,它會傾倒嗎?

1。北國以色列氣數已盡,我們終于來到它的最后一個王何細亞(Hoshea,第十九個王)。過去的十八個王,個個都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離開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算有口傳先知以利亞和以利沙行的神跡奇事,也有筆傳先知何西阿和阿摩司的一聲聲規勸,以色列從上到下,全都無動于衷,仍然我行我素,不遵守耶和華吩咐的律例典章,離經背道,繼續跪拜偶像,事奉外邦神。上帝已經寬容他們約兩百年,現在時候到了,上帝的怒氣要向他們發作,審判要臨到他們。現在如果人心不悔改,就算王提出什么政改、經改或宗教改革,都不能平息上帝的怒氣,上帝棄絕他們,就如先知何西阿所預言的:

何九:1-17

1以色列啊!不要像外邦人歡喜快樂!因為你行邪淫離棄你的上帝,在各谷場上如妓女喜愛賞賜。
2谷場和酒榨都不夠以色列人使用,新酒也必缺乏。
3他們必不得住耶和華的地﹔以法蓮卻要歸回埃及,必在亞述吃不潔淨的食物。
4他們必不得向耶和華奠酒,即便奠酒,也不蒙悅納。他們的祭物,必如居喪者的食物,凡吃的必被玷污﹔因他們的食物,只為自己的口腹,必不奉入耶和華的殿。
5在大會的日子,到耶和華的節期,你們怎樣行呢?
6看哪!他們逃避災難,埃及人必收殮他們的尸首﹔摩弗人必葬埋他們的骸骨。他們用銀子做的美物上必長蒺藜﹔他們的帳棚中必生荊棘。
7以色列人必知道降罰的日子臨近,報應的時候來到。(民說:作先知的是愚昧,受靈感的是狂妄。)皆因他們多多作孽,大懷怨恨。
8以法蓮曾作我上帝守望的﹔至于先知,在他一切的道上作為捕鳥人的網羅,在他上帝的家中懷怨恨。
9以法蓮深深地敗壞,如在基比亞的日子一樣。耶和華必記念他們的罪孽,追討他們的罪惡。
10主說:‘我遇見以色列如葡萄在曠野﹔我看見你們的列祖如無花果樹上春季初熟的果子。他們卻來到巴力毗珥專拜那可羞恥的,就成為可憎惡的,與他們所愛的一樣。
11至于以法蓮人,他們的榮耀必如鳥飛去,必不生產,不懷胎,不成孕。
12縱然養大兒女,我卻必使他們喪子,甚至不留一個。我離棄他們,他們就有禍了。
13我看以法蓮如推羅栽于美地。以法蓮卻要將自己的兒女帶出來,交與行殺戮的人。’
14耶和華啊,求你加給他們,加什么呢?要使他們胎墜乳干。
15耶和華說:‘他們一切的惡事都在吉甲,我在那里憎惡他們,因他們所行的惡,我必從我地上趕出他們去,不再憐愛他們﹔他們的首領都是悖逆的。
16以法蓮受責罰,根本枯干,必不能結果﹔即或生產,我必殺他們所生的愛子。’
17我的上帝必棄絕他們,因為他們不聽從他﹔他們也必飄流在列國中。

2。在上一課的《默想欄》,我問大家:“今天那些治理國家的有尋求耶和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嗎?還是悖逆無道,行耶和華眼中憎惡的事,走向亡國之路?現在要什么改革才能棄邪歸正,走回正路?”我還提到中國總理溫家寶第五次對政改表態,論述日益清晰,語勢一次比一次有力,這種出自身居高位總理的振聲鳴志,究竟所為何事?難道三十年來的改革開發出了差錯?至少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在2010年十月十四日在抨擊諾貝爾委員會對異見人士授予和平獎的決定時不以為然。他說:“。。一些國家的政要、政府支持把諾貝爾獎授予,我在想他們的用心何在?是不是他們骨子里,不喜歡中國的發展道路,不喜歡中國的政治制度?”他又說:“中國選擇的道路與社會政治制度是否正確,中國發展的現實已經給出了答案,13億中國人民最有發言權。諾委會那几個有偏見的人無權評判,其他人也無權干涉。”馬朝旭非常肯定地說中國的發展道路與政治制度是正確的。究竟正確與否,我留給大家來評判,不過請大家先看几個例子再說。

一、根據今年(2010年)中國審計署的最新報告說,去年頭11個月,有二千三百五十億人民幣的公款不知去向,顯然是被官員貪污了。看到這么一個天文數字,真叫人觸目驚心。《當代中國研究》雜志主編程曉農博士說,從審計部門查出的人數和金額來看,“現在違規和貪污腐敗本身已經是一種制度現象,不是一個簡單個人行為問題,不是個別人,少數人品行不端才出現這樣的結果,而是現在這個制度下腐敗和貪污是相當普遍的行為。同時連續多年審計,連續多年辦案,問題仍然層出不窮,嚴重程度絲毫不降低,說明過去的審計和辦案手段,并不足以遏制這種現象,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制度性問題。”

在新加坡這個島國,過去四、五十年來,廉潔政府的金字招牌是非常閃亮的。內閣資政李光耀先生曾說:“。。根據新加坡法律,只要一個人無法証明所擁有的資產是收入所能負擔得起的,就會被當成受賄。例如你的銀行戶頭里有兩百萬元,而你每月的收入是一萬元,那我們會先假設你受賄,直到你能証明有能力賺取這么多錢為止。”這樣的做法讓檢舉貪污者的工作更為便利,也讓新加坡保持高度廉潔。

二、倍受矚目的全球福音派領袖會議第三屆洛桑福音大會(Lausanne III:Cape Town 2010 -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World Evangelization)在2010年十月十六至二十五日在南非開普敦舉行。大會的主題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與自己和好。」(林后五:19) (God in Christ, reconciling the world to Himself)出席者來自200個國家,有四千名基督徒將參與現場會議。這一屆洛桑世界福音大會是主要探討全球教會及宣教工場所面對的六大挑戰,包括新崛起的無神論主義、享樂主義的影響、伊斯蘭教的真面目、全球化、分裂與痛苦,以及世界基督教面貌之轉變。誰來代表中國教會出席呢?

A。根據《基督日報》2010年十月十五日的報道(下文),北京守望教會在《關于中國教會參會者參加洛桑會議的守望教會立場》中發布了「介紹洛桑會議及中國教會的參會」(簡稱「洛桑與中國」),除介紹洛桑對中國的意義之外,還詳細介紹了本次中國教會籌備參加會議過程、名額分配及費用自理等鼓舞人心之經歷。

中國教會籌備參加洛桑會議緣由

「洛桑與中國」提及中國教會籌備參加會議過程,文中說「2007年國際洛桑找到我們國內牧者,表達了第三屆洛桑會議邀請中國教牧同工的愿望。2008年3月,二十多位中國教會牧者在香港與國際洛桑主席道格﹒伯茲奧爾 (Doug Birdsall)會面,了解洛桑會議并探討中國教會參加洛桑會議的必要性及可能性。當時大部分國內的參會者表達中國教會有必要參加洛桑會議,并表達參會的意愿。」

2008年8月成立策划小組,策划并聯絡不同地區不同領域的同工,2008年9月成立了2010年洛桑會議中國籌委會(下稱「洛桑中國籌委會」),由將近二十位的同工組成。自此,全國各地教會領袖陸續參與進來。

第一次洛桑中國籌委會會議中,經禱告、策划和商議,最終達成兩點共識。一是,籌委會成員決定參加并組織中國教會同工一同參加2010年洛桑會議。二是,籌委會決定參加2010年洛桑會議的中國教會同工主體為家庭教會的教牧同工及專項事工同工。

洛桑中國籌委會在准備中表達:「我們知道在目前中國的環境中組織教牧同工團參加大型國際會議,難免會遇到有關部門的關注,甚至是阻攔,但我們既然認定這是神的美意,當堅持前往,并竭盡所能促成此行。我們認為參加洛桑會議純屬基督教會同工間的交流,并沒有觸犯任何國家法律﹔我們既不帶有任何政治目的及相關的行動,因此也不對國家安全構成任何威脅,所以無論是向神,還是向政府有關部門,我們的良心都是自由坦然的。」

代表中國參會者由洛桑中國籌委推荐

洛桑中國籌委會是由中國各地教會及各專項事工領域里有影響力的同工組成。洛桑中國籌委會是此次中國教會參加洛桑會議的決策小組,負責向洛桑推荐參會者名單。國際洛桑本身亦是竭盡全力確保大會參會者代表每個國家中廣泛的地區、語言和民族,所以有嚴格算出來的名額、男女比例、不同年齡層、少數民族比例,帶職同工比例等。

為使參會者的提名具有廣泛性和代表性,洛桑中國籌委會商議決定分四個領域來提名推荐候選人,并大體確定了推荐候選人的名額分配:1、傳統的家庭教會(直接承接老一輩們的家庭教會)﹔2、團隊型家庭教會(以團隊模式建立的跨區域教會)﹔3、新興的城市教會(近些年在城市興起的家庭教會)﹔4、各專項事工領域(神學教育、宣教、文字出版等)。

代表中國參會者之推荐條件

洛桑會議參會者的提名,由洛桑中國籌委會成員根據被推荐人之情況,按不同領域的候選人來提名并向籌委會推荐。籌委會介紹被推荐人是:可靠、認同《洛桑信約》,并在本地教會以及外教會(包括專項事工領域)具有一定的屬靈影響力,又與當地同工關系和諧,被提名及推荐不會給同工自身教會、同工自身團隊及當地教會帶來裂痕。籌委會根據被提名的人選,最終確定向洛桑推荐之人選名單。國際洛桑從人選名單中最終確定邀請名單,然后國際洛桑會向被邀人發出「個人邀請」。

中國教會自理洛桑參會費用

在參會費用上,洛桑中國籌委們達成基本的共識:「希望我們中國教會能夠自理(不考慮向海外籌款),這也是我們中國教會承擔責任和學習奉獻的一次機會,有這樣的承擔和奉獻的心志才能走向宣教﹔并且希望參加會議費用參會者個人自行解決,但考慮到中國不同地區的經濟差異較大,希望那些經濟發達地區的教會能夠幫補經濟落后地區的參會者同工的費用。」

中國籌備洛桑會議中神的作為

1)老一輩們祝福,他們成屬靈遮蓋當籌委們與影響中國教會几十年的老一輩們交通參加洛桑會議事宜時,奇妙的是(和以往完全不同),所聯絡到的絕大多數的老一輩們了解洛桑會議后,表達了他們的支持和祝福,并且都欣然答應做長輩代禱團、成為屬靈的遮蓋。

2)中間隔斷的牆被拆毀,促進合一

首先是逐步走向合一。過去因一些歷史原因、教會治理模式或者神學上的分歧,傳統家庭教會、團隊型教會和新興城市教會曾經產生過裂痕,來往也不多。但洛桑運動是個很好的合一平台,把這几個不同類型的教會領袖帶到了一起。他們多次會面,在同心為中國教會參與洛桑運動的禱告與交通中,為了一個共同的宣教目的,在基督里共同攜手。籌委表示:「看到神正在這些教會領袖和不同背景的教會當中作合一的工作,而且這個工作還在不斷地擴展下去。」

其次是同心禱告。洛桑普世宣教運動本身就是非常大的屬靈爭戰,對于第一次正式參加洛桑會議的中國教會來說,很多事情是從來沒有做過的,在中國的籌備工作面臨許多前所未有的挑戰。來自全國各地的教會領袖們同心合意,恆切在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我們每一個籌備的步驟。團隊型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在禱告上特別有負擔,他們藉此也推動全國性的禱告。

最后也增進了彼此連接。參與洛桑運動籌備的各地教牧往往需要放下手中的工作,共同聚集商討一些具體事宜,這樣一次又一次地相聚,使這些牧者的生命連接在了一起。不僅如此,守望文章也見証神也把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帶進了洛桑運動當中,這些專業人士給牧者們輸入了新鮮的血液,讓大家看到更加廣闊的宣教畫面。牧者們和專業人士都確信,我們需要更多地連接,同心合意地在社會的各個層面興旺福音。籌委們也因此看到,神在不斷興起企業界的弟兄姊妹,未來中國的宣教,一定需要牧者、專業人士和企業家們共同參與,把神所賜給他們各自的「靈力、人力和財力」都奉獻在宣教事工上,只有這樣的連接才能最大程度地推動中國教會邁向普世宣教。

3)各地區的籌款奉獻,推動了宣教

中國教會過去無形中有一種傳統「只講信心,不講籌款」。甚至有不少牧者很少在教會里講奉獻。因此剛開始提籌款時,很多牧者不知如何能做到。然而,當牧者們坐在一起,討論為什么要為洛桑運動籌款時,大家看到了籌款對于中國教會的重要性。1)傳講合乎聖經的奉獻觀﹔2)藉此鼓勵教會會眾更多地為教會奉獻,為宣教奉獻﹔3)中國教會學習從經濟上承擔己任﹔4)借著籌款能向會眾分享和傳遞宣教的異象﹔5)錢財投入宣教,表明我們的心真的在向著宣教。

當中國教會決定自行解決所有開普敦第三屆洛桑會議參會者所需的費用。籌委們還一致認為,我們「不能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于是決定,中國教會資助鄰國和非洲國家共100位參會者所需的費用。至今,中國教會的參會者不僅籌齊自己所需費用,也已把帶著宣教和分享的心承諾資助的國外100位參會者費用共250萬人民幣全部籌齊并匯出。(完)

結果怎樣?

B。《基督日報》十月十六日記者柯嘉怡報道說:


會場內原本預留給中國與會者的座位空無一人
 

來自全球200個國家的4,000位參會者明日將齊聚南非開普敦見証第三屆洛桑世界福音大會之揭幕,然而來自中國的200位家庭教會代表中已有多人被當局攔阻未能赴會,最終究竟有多少人能赴會尚屬未知之數。由于事件被傳媒廣泛報道,引起了各方對中國宗教自由狀況之關注。

洛桑會議中國應邀代表之響應

當地時間15日,北京守望教會發出《第三屆洛桑會議中國應邀代表的公開信》(下稱「公開信」)及《第三屆洛桑會議中國應邀代表代禱信》(下稱「代禱信」),主要為詳細交代洛桑參會代表受阻的情況,懇求眾海內外肢體代禱,并陳明他們對受阻事件之立場。

公開信內,洛桑會議中國應邀代表再解釋家庭教會教牧同工渴望參加洛桑會議之原因,這并非當局所認為的「參會代表被反華勢力操控」。應邀代表們深信「中國家庭教會為普世教會的一分子」,「參加洛桑會議可以增進普世基督徒之間的友誼,見証對上帝對中國的愛,分享過去几十年來中國教會經歷的巨大變化」。而且,這次有代表被邀參會之后,眾多家庭教會牧者及信徒亦有份參與籌備,包括籌集了一筆頗大的會費和路費,還有能力幫助鄰國及非洲地區100位參會代表的費用,可以說是「向普世教會見証了中國的成長」。

據守望教會發出的代禱信附錄,自9月底至10月15日下午的半個月內,已有43名參會者在北京、上海、成都、廈門及廣州各地被當局攔阻出境,部分人士更被沒收護照,目前只有溫州及上海各一人順利出發。在內蒙古包頭市,金燈台教會的牧者劉勁濤因參加洛桑多次受到當局勸阻和威脅,最近一次因帶領20多人開禱告會而被派出所的民警帶走,行政拘留15日。另據對華援助會消息,10月15日晚上至16日凌晨,北京共20位參會者被海關攔截。同時,全部成都傳道人參會者,包括王怡長老,全被強行帶離機場。

公開信表示,洛桑會議中國應邀代表們帶著滿腔熱情准備參會,但政府卻對他們加以看管、沒收護照及在邊防攔截。從宗教自由的角度來看,公開信直言「政府有關部門的攔阻侵犯了廣大信徒群眾的信仰自由,嚴重違背了國家憲法」,而且「深深傷害了廣大信教群眾的情感和尊嚴」。

然而,公開信仍表達應邀代表們的心愿,說「作為基督徒,我們愛上帝,也熱愛自己的祖國,深切盼望中國成為仁愛、公義與和平的國家」。他們呼吁政府「有關部門除去對應邀代表的各樣施壓與限制,避免加劇政府與信教群眾之間的矛盾」,并期盼「政府改善現行的宗教政策,建立和諧的政教關系,使教會成為中國社會更大的祝福」。

國際洛桑及海外福音派之響應

美國福音派聯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周五發出聲明,呼吁中國政府放寬限制,尊重宗教自由及給予人民自由出入境的權利。

NAE指責中國阻擋家庭教會信徒出境參加洛桑會議是「違反《聯合國人權公約》,因上面注明『任何人有權利離開一個國家,包括自己的國家,并且返回自己所屬的國家』。」

NAE主席Leith Anderson亦將參與洛桑會議,他說:「這是令人震驚及失望的。中國最近對國際基督徒的對話曾表示歡迎,我正期待著到時候中國基督徒能夠與全球200 個國家的代表們一起在慶祝他們參與開普敦2010大會。我希望這只是一個官僚政治的誤解,希望盡快可以解決,所以中國不至于成為唯一落后的國家。」

據香港《時代論壇》報道,信徒志愿組織非洲企業(African Entreprise)的創辦人、洛桑大會顧問委員會成員之一麥克.卡西迪博士(Dr. Michael Cassidy)于14 日向中國駐南非大使發出信函,表示對中國應邀代表被拒出境「感到震驚」。他指出,中國應邀代表未能出席此全球性的大會,恐怕「會損害中國在非洲的正面形像」。他強調「是次大會屬宗教而非政治的聚會(a spiritual and non-political gathering)」,要求中國政府准許中國應邀代表出席。

得悉中國多為應邀代表被當局攔截不得前往參加洛桑會議,洛桑大會主席、國際洛桑執行主席道格﹒伯茲奧爾(Doug Birdsall)認為中國的教牧同工如何應對目前的情況非常重要。

「有時候有些事情需要人以良心來決定立場。我們現在所擁有的大部分權利,都是過去曾經有人為此爭取過和付出過而得來的。使徒保羅勸勉和建議基督徒,要忠于基督,也要忠于國家。」伯茲奧爾說。

中國外交部反駁:洛桑干涉宗教事務

面對海外多方的關注及輿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未承認國家侵犯宗教自由,卻反駁指有海外組織干涉中國宗教事務。他向《美國之音》記者表示「此次在南非開普敦召開的第三屆『洛桑會議』是一次國際性基督教會議。但大會組織者并未向中國基督教的合法代表──中國基督教兩會發出正式邀請,而是多次與我境內基督教私設聚會點人員秘密聯系部署參會事宜」。他所指的「基督教私設聚會點」明顯是指未有登記的家庭教會。

他批評洛桑大會說,「這種做法公然挑戰中國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是對中國宗教事務的粗暴干涉。」


事實上,據守望教會透過國際洛桑和海外同工了解,中國基督教兩會曾向國際洛桑提出希望參加第三屆洛桑福音大會且爭取在「亞洲之夜」發言﹔但同時「兩會」卻表示無法接受簽署福音派教會普遍認受、第三屆洛桑福音大會正式參會者必需簽署的《洛桑信約》。

《洛桑信約》中的核心價值是普世宣教,承認教會把布道作為首要的事奉,特別是關注世界上尚未聽過福音的三分之二人口,并鼓勵教會以一切可行的方法盡快將福音傳到地極。中國基督教兩會嚴守「三自」政策,限制只能通過個人見証方式、并在政府認可的宗教場所進行布道活動,公開傳教是非法的,這本身就與《洛桑信約》發生矛盾。另外,在《洛桑信約》第十三項有關「自由與逼迫」亦提到「上帝賦予每個政府的責任是維護和平、公正與自由,使教會可以順服上帝、服事主基督、不受攔阻地宣揚福音」,并且表示「深切地關注那些遭受不公正囚禁的人,尤其是那些為耶穌作見証而受苦的人。我們承諾,要為他們的自由而祈禱和努力﹔同時,我們也不因他們的遭害而膽怯」。根據上述兩點,「兩會」無法簽署《洛桑信約》并不無原因。

雖然如此,國際洛桑仍發函給中國「兩會」邀請他們「以觀察員身份參加會議」,惟中國「兩會」拒絕參加,國際洛桑確無故意排擠中國「兩會」。國際洛桑及中國「兩會」之間先前的交涉已經造成了誤解,令受邀的家庭教會成員參加洛桑蒙受壓力。然而,若單是從宗教自由權利方面考慮,家庭教會成員應有權參加洛桑會議。

終歸問題:三自教會與家庭教會之間的分裂

中國教會近年來的迅速發展已成為眾國際基督教領袖關注的焦點。在中國目前的宗教政策下,仍然只有中國「兩會」為國家認可的基督教新教會,其信徒數目估計有2,000多萬。另外,根據各個信息源,中國家庭教會的人數是在5,000萬人左右。很多研究中國基督教的學者認為家庭教會的成長比三自教會的還要快,甚至有家庭教會領袖指「家庭教會已成為中國基督教會的主體」。事實上,三自教會與家庭教會各自在中國基督教發展歷史中占有重要的角色,只是因為過去的歷史、神學及政局等種種原因未能合一,造成了中國教會整體性的分裂,而這種分裂亦使今次中國基督徒參加洛桑會議的過程蒙上濃厚的政治色彩。(完)
 

C。《基督日報》十月十五日還發表了一封劉同蘇牧師的來函,「關于中國教會參會者參加洛桑會議的守望教會立場」。全文如下:

(我們堅守的是什么?  --  劉同蘇牧師再評家庭教會代表參加洛桑會議的權利)

「目前中國教會的洛桑參會者面臨眾多壓力及攔阻,但我們相信,這次洛桑會議的參加有神自己的帶領和美意,它會促使中國教會的合一與成長,神也透過這種方式使我們中國教會真正『興起,發光!』,成為這個世代的『鹽和光』,來祝福中國社會。

因此,我們守望教會:

為著我們教會12位弟兄姊妹(8位正式代表,4位志愿者)能夠被邀參加洛桑會議獻上感恩,堅定支持他們的參會,并懇求神帶領他們的行程平安順利!

為著所有中國的參會者能夠『堅定、公開、整體』地去參加洛桑會議獻上禱告,也為著一切轄制教會的屬靈攔阻能被除去獻上禱告!

為著因參加洛桑會議而被限制甚至關押的弟兄姊妹(特別為內蒙包頭的劉勁濤弟兄,10月9日遭行政拘留15天)獻上懇切禱告,求神使他們不但在聖靈里 心靈自由,身體也得以自由,并且靠著主的靈見証主的生命及真理!也為他們所屬的教會和同工團隊來禱告,使他們在主里堅定合一!

興起,發光!因為你的光已經來到,耶和華的榮耀發現照耀你。看哪,黑暗遮誘j地,幽暗遮蓋萬民,耶和華卻要顯現照耀你,他的榮耀要現在你身上。萬國要來就你的光,君王要來就你發現的光輝。  --  聖經以賽亞書60章1至3節。」

這是一個家庭教會公開表示了自己作為基督教會的立場,申明堅持自己在神面前的領受。目前受邀參加「洛桑會議」的家庭教會代表處于三種狀況:(1)由于人身自由被限制或者護照被扣壓而無法成行﹔(2)出于恐懼而被迫放棄前往參會的權利﹔(3)無論什么樣的阻攔,繼續准備赴會。

筆者認為:(1)已經被執政當權者違憲地剝奪與會權利的,就平靜地接受,這也是主所允許的﹔(2)被迫地「自愿」放棄者,也是一種選擇,可以被理解,不過,卻喪失了為主作見証的機會﹔(3)決心繼續前往的,就大膽前行,主必與你們同在。

本文主要指明:在執政當權者阻擾的情況下,為什么應當繼續前往「洛桑會議」。

(一)堅守在神面前的領受。我們在接受「洛桑會議」籌備會的邀請時,究竟是僅僅接受了一個有形組織的邀請,還是接受了神的邀請?如果我們當初僅僅把籌備會的邀請作為一個有形組織的邀請來接受,那么,我們原初就不應當接受該邀請。若是我們一開始接受的是神的邀請,現在就不應當因為外界的壓力而放棄。我們一接受邀請,就在神面前立了約,我們應當迫于世界的壓力就對神毀約嗎?

(二)堅守對「洛桑會議」的承諾。接受邀請,不僅是與神立約,也是與有形邀請者(即「洛桑會議」)的約定。會議的安排,其它與會者的參會,都與我們接受邀請有關。我們不守約,就會影響到契約另一方的利益。有人認為:在政府阻止的情況下,我們怎么也去不成了,前往或者不前往又有什么區別呢?「我們主觀上力圖履行契約,卻因為客觀條件而未能履行得了」,與「我們主觀上就放棄履行契約的意愿」,是完全不同的事情。我們力圖按照我們的應諾前往南非,卻因為中國政府使用強制手段而未能成行,責任在于中國政府。我們自己都表示不愿意前往與會,那么,邀請我們與會就成為「洛桑會議」單方面的意愿了。好像當初不是我們的同意才最終成就了正式的邀請,反倒是「洛桑會議」在單方面挑動什么事件似的。「接受邀請」就是一個契約,而契約就是雙方的合意﹔接受了邀請,又放棄,就失去了自己的信譽。

(三)堅守所有家庭教會的托付。「洛桑會議」邀請我們,是把我們作為整個家庭教會的代表﹔我們接受邀請也是代表整個家庭教會接受了「洛桑會議」的邀請。我們今天要放棄與會,是否也代表了整個家庭教會呢?代表整個家庭教會接受邀請,就應當代表家庭教會承受責任。那么多教會和弟兄姐妹,奉獻上了禱告與金錢,是因為我們個人或單個教會嗎?我們今天僅僅因為個人或單個教會的安危,就放棄了我們當盡的責任,是否已經辜負了整個家庭教會的托付呢?不能有榮光的時候都爭著上,與榮光相關的逼迫來了,我們就趕緊撤。

(四)堅守公民的憲法權利。去南非參加「洛桑會議」,這是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盡管被執政當權者阻止了,我們的去依然申明了我們的權利。如果我們自己不去,就沒有形成權利問題。恐嚇與恐懼都僅僅發揮心理效力,而權利則要涉及外部行為﹔若我們在心理戰中已經被打倒了,實際的權利之爭就根本無從發生。你都沒有申明自己的權利,就談不上政府剝奪你的權利。(完)
 

因「兩會」無法接受簽署福音派教會普遍認受、第三屆洛桑福音大會正式參會者必需簽署的《洛桑信約》,所以其他被應邀的家庭教會代表也被當局攔阻未能赴會。這是什么道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不承認這是國家侵犯宗教自由,還反駁指有海外組織干涉中國宗教事務。他這樣說有道理嗎?

三、2010年十月八日中國異議人士和身在囹圄的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時代周刊》2010年十月二十五日在評論這起事件時說:“The prize may end up being a turning point in modern Chinese history, the moment at which China's people -- and a world that has looked on enviously at its stellar economic record  --  realise the flaw in its development model. ”(大意是:該獎項最終可能是中國人民意識到發展模式有缺陷的歷史性的一刻。)怎么說呢?


《亞洲周刊》2010年十月二十四日封面

雖然他參與1989年的 ,他其實是一個反暴力的擁護者。按《時代周刊》的報道,他曾跟軍隊商談,呼吁學生們從 解散,以免發生流血事件。(看以下英文報道)


像這樣一個反暴力,只不過是持異議的人,卻被政府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十一年,連中央黨校教授杜光都認為,不僅悖情悖理,也違反憲法,十分愚蠢、可恥,等于是對力求以理性的、非暴力的政改方式的嚴重打擊,宣告中國政治和解格局的破裂。(《亞洲周刊》2010年一月十日)不僅如此,連他的妻子劉霞也被軟禁,完全藐視公民的基本自由與人權。

 

3。我們不能把以上三起事件孤立地看待。貪污腐敗、宗教自由、尊重人權等問題,都有一個因,就是牽涉到執政黨的思維方式。過去六十年,中國執政黨的思維方式,簡略地說,可分成三個時期:

一、毛澤東時期:基本歷史使命是國家獨立和民族解放,推翻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帝國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封建主義)和一切阻礙中國社會前進的反動力量,并由此形成了以革命為主要特征的思維方式。

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時期:基本歷史使命是變革傳統社會主義的僵化的經濟政治體制,在思想理論上革除阻礙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嚴重“左”傾教條主義,并由此形成了以改革為主要特征的思維方式﹔

三、江澤民/胡錦濤時期:基本歷史使命是在第一代、第二代中國共產黨人所開創的事業的基礎上,開拓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新局面,在理論和實踐上,在社會生活的所有領域實現全面創新,并由此形成了以創新為主要特征的思維方式。胡錦濤則在創新的基礎上,要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增強國際競爭力,要點是經濟發展,提出以科學發展、促進和諧社會,包容性增長,作為他的治國指導思想。

請大家注意,思維方式的改變只是停留在經濟層面的改革開放,政治層面的打擊“一切阻礙中國社會前進的反動力量”的革命思維方式仍然根深蒂固地在黨與政府機構內運作。雖然有人認為這是“先經濟,后政治”的一種改革模式,以后的發展必會走上正軌,但思維方式若不改,改革就會變成空談,不然就是未盡全力,徒有形式而已。在一個“人權”不被尊重,“政權”凌駕其上的無神論經濟大國里,結局將會怎樣?對內由于一切都以金錢挂帥,從個人變得貪婪,邪惡淫亂的行為問題,發展成國家貪污腐敗和社會道德淪喪的制度問題,這是有目共睹的﹔對外則因財雄勢大,說話當然變得強權氣粗,這也是近年來在國際舞台上清楚展現的姿態。 (大家還可以參考這一課

明白了這個道理,我們再看以上例子,就不會大驚小怪了。

問題是:這樣一個經濟大國發展下去,如果政治改革不能同步進行,結果會像歷史上的埃及、亞述、巴比倫、波斯、希臘、羅馬、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德國、日本、俄羅斯、美國等大國一樣,大國崛起,大國滅亡或衰落嗎?2002年,美籍華人律師章家敦(Gordon Chang)出版了一本《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譯者:侯思嘉,閻紀宇),美國人看了當然很高興,因為他們一直希望中國瓦解下來。中國是不會那么容易瓦解,因為中華文明最重要的特色就是包容兼續,海納百川,連佛教從印度輸入,也被中國 化,衍生出禪宗;加上中國人的堅忍、簡朴、奮斗的精神,是很難崩潰下去,就像作家冰心所說,中國有六千年歷史,十年文革的破壞,算得了什么。

究竟經濟大國“巴比倫”會傾倒嗎,我就留給大家去思考了。


默想:

《啟示錄》有預言經濟大國“巴比倫”的下場,記載在第十八章,只是不知道此“大國”是否彼“大國”?

啟十八:1-24

1此后,我看見另有一位有大權柄的天使從天降下,地就因他的榮耀發光。
2他大聲喊著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注:或作"牢獄"。下同),并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
3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
4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
5因她的罪惡滔天,她的不義,上帝已經想起來了。
6她怎樣待人,也要怎樣待她,按她所行的加倍地報應她,用她調酒的杯加倍地調給她喝。
7她怎樣榮耀自己,怎樣奢華,也當叫她照樣痛苦悲哀,因她心里說:‘我坐了皇后的位,并不是寡婦,決不至于悲哀。’
8所以在一天之內,她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飢荒。她又要被火燒盡了,因為審判她的主上帝大有能力。
9地上的君王,素來與她行淫,一同奢華的,看見燒她的煙,就必為她哭泣哀號。
10因怕她的痛苦,就遠遠地站著說:哀哉!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啊!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
11地上的客商也都為她哭泣悲哀,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了﹔
12這貨物就是金、銀、寶石、珍珠、細麻布、紫色料、綢子、朱紅色料、各樣香木、各樣象牙的器皿,各樣極寶貴的木頭和銅、鐵、漢白玉的器皿,
13并肉桂、豆蔻、香料、香膏、乳香、酒、油、細面、麥子、牛、羊、車、馬和奴仆、人口。
14巴比倫哪,你所貪愛的果子離開了你!你一切的珍饈美味和華美的物件也從你中間毀滅,決不能再見了!
15販賣這些貨物、借著她發了財的客商,因怕她的痛苦,就遠遠地站著哭泣悲哀,說:
16‘哀哉!哀哉!這大城啊!素常穿著細麻、紫色、朱紅色的衣服,又用金子、寶石和珍珠為妝飾。
17一時之間,這么大的富厚就歸于無有了。'凡船主和坐船往各處去的并眾水手,連所有靠海為業的,都遠遠地站著,
18看見燒她的煙,就喊著說:‘有何城能比這大城呢?'
19他們又把塵土撒在頭上,哭泣悲哀,喊著說:‘哀哉!哀哉!這大城啊!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她的珍寶成了富足,她在一時之間就成了荒場!
20天哪,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啊!你們都要因她歡喜,因為上帝已經在她身上伸了你們的冤!’”
21有一位大力的天使舉起一塊石頭,好像大磨石,扔在海里,說:“巴比倫大城也必這樣猛力地被扔下去,決不能再見了!
22彈琴、作樂、吹笛、吹號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各行手藝人,在你中間決不能再遇見。推磨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
23燈光在你中間決不能再照耀。新郎和新婦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你的客商原來是地上的尊貴人,萬國也被你的邪朮迷惑了。
24先知和聖徒并地上一切被殺之人的血,都在這城里看見了。”

這里附上一首詩歌《主愛在中國》(作曲者:董榮璨弟兄)。第三屆世界洛桑福音大會于十月十八日晚上的全體會議為「受壓迫的教會與宗教自由」。會上除為各地受壓迫的教會及信徒祈禱外,特別為未能與會的中國信徒祈禱,并播出這首由中國代表選取、本欲在會上唱頌的歌曲。


請點擊下載播放(4.65MB)

《主愛在中國》歌詞:

萬古長夜盼基督來臨
寶血涌流救贖恩情
福音西來枯木逢春
舍己舍身舍家室
效主甘愿犧牲

神州荒涼賜二魚五餅
百年恩典愛傳四境
先知眼淚化城中角聲
鞭我殺我無怨尤
效主饒恕悲憫

曠野田間聽十架聲音
城中街頭敬拜身影
忍耐謙卑守候主聖名
受屈受辱受試煉
效主順服父命

古老福音唱時代新歌
向罪而死向主而活
傳揚基督聖靈引導
不離不棄不渝移
效主忠誠堅貞

(副歌)主愛在中國點燃永恆的盼望
主愛在中國興起蒙恩忠貞的心靈
主愛在中國攜手親愛的聖徒
在全地作証 主愛永不息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