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記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第十四課 - 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二世在位

(南國:亞瑪謝 Amaziah 796/795-776/775BC,烏西雅/亞撒利雅 Uzziah/Azariah 776/775-736/735BC﹔北國:耶羅波安 Jeroboam II 791/790-750/749BC,撒迦利雅 Zachariah 750/749BC,沙龍 Shallum 749BC,米拿現 Menahem 749/748-739/738BC,比加轄 Pekahiah 739/738-737/736BC,比加 Pekah 737/736-732/731BC)

經文:王下十四:23 - 29

主旨: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二世是一個惡王,但他卻是一個有雄才大略的王﹔以色列在他的治理之下,成為一個強盛和富裕的國家。
 

1。查考今天的經文之前,我們先回顧一下《列王紀》之前的歷史。

在士師時代,“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二十一:25)

在《撒母耳記上》,我們就看到以色列人對撒母耳說:“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撒上八:5)

撒母耳不喜悅他們說“立一個王治理我們。”(撒上八:6)因為他知道那住在以色列人中間,作他們的神的就是他們的王,以色列人是他的子民。(出二十九:45,代上十七:22)

難道上帝不知道以色列人不要他作王嗎?非也。

上帝對撒母耳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故此,你要依從他們的話,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撒上八:8-9)

上帝現在才知道嗎?非也。上帝早已知道。申十七:14-20 說:

“到了耶和華你上帝所賜你的地,得了那地居住的時候,若說:‘我要立王治理我,像四圍的國一樣。’你總要立耶和華你上帝所揀選的人為王,必從你弟兄中立一人,不可立你弟兄以外的人為王。只是王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也不可使百姓回埃及去,為要加添他的馬匹,因耶和華曾吩咐你們說:‘不可再回那條路去。’他也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恐怕他的心偏邪﹔也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他登了國位,就要將祭司利未人面前的這律法書,為自己抄錄一本,存在他那里﹔要平生誦讀,好學習敬畏耶和華他的上帝,謹守遵行這律法書上的一切言語和這些律例,免得他向弟兄心高氣傲,偏左偏右,離了這誡命。這樣,他和他的子孫,便可在以色列中,在國位上年長日久。”

不但上帝知道以色列人會要求立一個王,他還知道他們立王的動機。民十一:20 說:“。。因為你們厭棄住在你們中間的耶和華,在他面前哭號說:我們為何出了埃及呢?”

以色列人厭棄耶和華!過去在摩西時代是這樣,在士師時代是這樣,在撒母耳時代是這樣。。

上帝不但早已知道他們會要求立王,他不但知道他們的動機,他還早已預備了一個合神心意的王,就是大衛。我們怎么知道呢?

在《士師記》與《撒母耳記》之間,有一本書叫《路得記》。 我們有時聽人講說《路得記》,似乎重點都放在拿俄米和路得婆媳倆的關系問題。其實這本書是救恩歷史中絕對不可缺的一環。什么是歷史?歷史絕對不只是中研院院士許倬云教授所說的,“。。是過去,過去所走過的路、過去所發生的事。。是我們集體的經驗與記憶。”(看《課程大綱》)其實歷史乃是上帝在他所創造的時間程序與進度中顯明、成就他在太初之時即已籌算、謀定的事(李建安博士語,根據賽四十六:8-11)。說得更確切,歷史乃是上帝的救恩歷史,聖經則是救恩歷史的起源、開展和結束的記載。在救恩歷史里,上帝已經預備了一個“救贖者”,對這“救贖者”的期待和最終出現的信息貫穿整本聖經。譬如,約瑟是雅各一家為躲避飢荒來到埃及的“救贖者”﹔摩西是以色列人過紅海、出埃及的“救贖者”﹔約書亞是率領以色列人進迦南,南征北伐的“救贖者”﹔大衛更不用說了,是合神心意的王,他的家和他的國必在神面前永遠堅立,預表要來的最終的救贖者,道成肉身的耶穌和再來的耶穌基督。

《路得記》在救恩歷史里有承前啟后的作用。

在它之前,以色列已落入萬丈深淵的黑暗里,不管是靈性、政治宗教、家庭社會倫理,“各人任意而行”(士二十一:25)

在它之后,以色列在大衛王和所羅門王的治理下,進入了黃金時代,國威最輝煌,人民安居樂業。

在兩者之間,上帝預備了哪個“救贖者”呢?

在《路得記》,我們看到上帝的主權挫敗了撒但千方百計的破壞。

一、從“恰巧”(得二:3 希伯來文 miqreh)這個關鍵字看上帝奇妙的安排:(得一:22 和得四:1 沒有原文“恰巧”,但意思一樣)

得二:3 路得就去了,來到田間,在收割的人身后拾取麥穗。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Elimelech)的人波阿斯那塊田里。

得一:22 拿俄米和她兒婦摩押女子路得,從摩押地回來到伯利恆,正是動手割大麥的時候。

得四:1 波阿斯到了城門,坐在那里,恰巧波阿斯所說的那至近的親屬經過。波阿斯說:‘某人哪,你來坐在這里。’他就來坐下。

二、得四:1 “至近的親屬”(kinsman),希伯來文 的字根 (gâ'al)是“救贖”的意思。上帝特意安排了這個“反面”的救贖者,因他不愿買拿俄米死去的丈夫以利米勒的那塊地(不然連路 得也當娶,路得若生孩子會分得此人產業的一份),這樣作為第二個有權買地的波阿斯, 他是“正面”的救贖者(得二:1 “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的親族中,有一個人名叫波阿斯,是個大財主。”),就買了地,也娶了路 得。

三、路四:13 “于是,波阿斯娶了路得(Ruth)為妻,與她同房,耶和華使她懷孕,生了一個兒子。。就給孩子起名叫俄備得。這俄備得(Obed)是耶西(Jesse)的父,耶西是大衛(David)的父。法勒斯(Pharez)的后代記在下面:法勒斯(Pharez)生希斯侖(Hezron),希斯侖生蘭(Ram),蘭生亞米拿達(Amminadab),亞米拿達生拿順(Nahshon),拿順生撒門(Salmon),撒門生波阿斯(Boaz),波阿斯生俄備得(Obed),俄備得生耶西(Jesse),耶西生大衛(David)。”

上帝就是這樣預備了大衛。

以色列人誤用自由,作了錯誤的選擇,自食其果。

上帝創造人的時候,人在被造界里有最大的尊貴與榮耀。尊貴是關系到人的位份與價值,能產生敬拜的行動﹔榮耀則是道德的基礎,兩樣都不是被逼,基本條件都是自由。為這緣故,上帝把犯罪的可能給了人,這樣人就要負起道德責任。當人不愿把自己歸到上帝自己的義里面,罪的產生是必然的結果,這是自由的誤用。

上帝賦予以色列人自由意志,這樣他們就要負起道德責任,選擇上帝作他們的王,還是選擇別人作他們的王,好像當初在伊甸園里,人要選擇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還是其他樹上的果子。在選擇上,上帝對人說得很清楚:“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二:16-17)同樣的,上帝對以色列人也說得很清楚:“故此,你要依從他們的話,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管轄你們的王必這樣行:他必派你們的兒子為他趕車、跟馬、奔走在車前﹔又派他們作千夫長、五十夫長,為他耕種田地,收割庄稼,打造軍器和車上的器械﹔必取你們的女兒為他制造香膏,做飯烤餅﹔也必取你們最好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賜給他的臣仆。你們的糧食和葡萄園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給他的太監和臣仆﹔又必取你們的仆人婢女、健壯的少年人和你們的驢,供他的差役。你們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們也必作他的仆人。那時,你們必因所選的王哀求耶和華,耶和華卻不應允你們。”(撒上八:9-18)

以色列誤用自由,作了個錯誤的選擇,他們不要上帝作他們的王,定要另一個王治理他們,“使我們像列國一樣,有王治理我們,統領我們,為我們爭戰。”(撒上八:19-20)他們以為有王治理,為他們爭戰,他們就可以打勝仗。結果如何?請大家看王國分裂后,是誰為他們打勝仗? (僅舉《列王紀下》的例子)
 

經文

誰與誰爭戰

有神插手干預嗎?

猶大/以色列贏還是輸?

       

王下十四:7(代下二十五:5-16)

猶大王亞瑪謝與以東爭戰

有(神人)

       

王下十三:4-7

以色列王約哈斯與亞蘭王哈薛爭戰

有(亞述王是拯救者)

以色列脫離亞蘭人的手

       

王下十三:24-25

以色列王約阿施與亞蘭王便哈達三世爭戰

有(先知以利沙)

贏三次

       

王下十二:17-18

猶大王約阿施與亞蘭王哈薛爭戰

沒有

王送金子給亞蘭,耶路撒冷才免得被攻打

       

王下八:28-29

猶大王亞哈謝與以色列王約蘭同往基列拉末與亞蘭王哈薛爭戰

沒有

亞蘭人打傷約蘭

       

王下八:20-22

猶大王約蘭與以東人爭戰

沒有

猶大兵敗退

       

王下六:8-七:20

以色列王約蘭與亞蘭王便哈達二世爭戰

有(先知以利沙)

亞蘭敗退几次

       

王下三:4-27

以色列王約蘭與摩押王米沙爭戰

有(先知以利沙)

摩押人敗遁

       

看到了嗎?在八次有關爭戰的記載中,五次有神人或先知出手干預的,敵人就敗退﹔三次沒有出手干預的,敵人就戰勝。 難道王和民不知道嗎?不是。還記得以利沙病重要死之前,以色列王約阿施(Joash 806/805-791/790BC)下來看他,王怎樣稱呼以利沙嗎?他說:“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啊!”(王下十三:14)這是當年以利亞乘旋風升天時,以利沙看見,呼叫他的用語(王下二:12)。這個稱呼就這樣從周圍的先知門徒傳開,一傳十,十傳百,大家都知道先知以利亞是為以色列人打勝仗的“戰車馬兵”。現在,約阿施把這個稱呼也用在以利沙身上,可見連皇宮里的人都知道,為以色列打勝仗的是先知以利亞/以利沙,不是王。

所以, 以色列不要上帝作他們的王,要另立一王治理他們,統領他們,為他們爭戰,冀望王能為他們打勝仗,實在非常愚蠢。

還有,這些王行耶和華看為惡的事,不喜歡公義、公正和誠實,喜歡罪惡、貪污和虛謊,以色列人被王轄管,就像上帝早已警戒他們,告訴他們那樣(撒上八:9-18,看上文),但王只顧荒宴之樂,“。。躺臥在象牙床上,舒身在榻上,吃群中的羊羔、棚里的牛犢。彈琴鼓瑟唱消閑的歌曲,為自己制造樂器,如同大衛所造的。以大碗喝酒,用上等的油抹身,卻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摩六:4-7) 以色列 人有好日子過嗎?沒有!社會亂七八糟,“。。地上無誠實,無良善,無人認識上帝。但起假誓、不踐前言、殺害、偷盜、奸淫、行強暴、殺人流血,接連不斷。。”(何四:1-2)因王的帶頭拜偶像,庶民當然也“。。離棄耶和華,不遵他的命。奸淫和酒,并新酒,奪去人的心。我的民求問木偶,以為木杖能指示他們,因為他們的淫心使他們失迷,他們就行淫離棄上帝,不守約束。在各山頂,各高岡的橡樹、楊樹、栗樹之下獻祭燒香,因為樹影美好。所以,你們的女兒淫亂,你們的新婦行淫。”(何四:10-13) 就算偶有王行耶和華華看為正的事,聖經也不忘提醒我們,“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百姓仍在那里獻祭燒香。”(王上二十二:43,王下十二:3,十四:4,十五:4,35等)

總之,由上到下,他們全都厭棄耶和華,去事奉別神。上帝怎么做?

上帝在一段期間(從以色列王亞哈 Ahab 875/874-853BC 至約阿施 Joash 806/805-791/790BC 在位),曾用先知以利亞和以利沙作了密集的神跡,但王和民都不為所動,仍然事奉別神。 這是否意味著神跡就沒有用呢?不是。以后我們看到以色列的先知時常提醒以色列人要紀念當年走干地,過紅海,出埃及的神跡奇事,如:

詩七十七:11-20

11我要提說耶和華所行的,我要記念你古時的奇事﹔
12我也要思想你的經營,默念你的作為。
13上帝啊,你的作為是潔淨的,有何神大如上帝呢?
14你是行奇事的上帝。你曾在列邦中彰顯你的能力。
15你曾用你的膀臂贖了你的民,就是雅各和約瑟的子孫。
16上帝啊,諸水見你,一見就都驚惶﹔深淵也都戰抖。
17云中倒出水來,天空發出響聲,你的箭也飛行四方。
18你的雷聲在旋風中,電光照亮世界,大地戰抖震動。
19你的道在海中,你的路在大水中,你的腳蹤無人知道。
20你曾借摩西和亞倫的手引導你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

詩一百零六:7-11

7我們的祖宗在埃及不明白你的奇事,不記念你丰盛的慈愛,反倒在紅海行了悖逆。
8然而他因自己的名拯救他們,為要彰顯他的大能,
9并且斥責紅海,海便干了。他帶領他們經過深處,如同經過曠野。
10他拯救他們脫離恨他們人的手,從仇敵手中救贖他們。
11水淹沒他們的敵人,沒有一個存留。

詩一百三十六:13-15

13稱謝那分裂紅海的,因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14他領以色列從其中經過,因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15卻把法老和他的軍兵推翻在紅海里,因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哈三:15 你乘馬踐踏紅海,就是踐踏洶涌的大水。

但九:15 主,我們的上帝啊,你曾用大能的手領你的子民出埃及地,使自己得了名。。

彌七:15 耶和華說:‘我要把奇事顯給他們看,好像出埃及地的時候一樣。’

神跡如以利沙找回掉在水里的斧頭,人看了就忘了,但上帝領以色列人過紅海、出埃及的神跡是要他們的世世代代都要紀念的。我們也是一樣,不要忘記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所做的救恩,和上帝叫他從死里復活的神跡。主耶穌說:“一個邪惡、淫亂的世代求看神跡,除了先知約拿的神跡以外,再沒有神跡給他們看。”(太十二:39)這是因為法利賽人和文士要求神跡,他們才愿相信﹔但耶穌說上帝已行了最大的神跡,就是差遣愛子,道成肉身,為罪人死,等待他們來接納。除了這個神跡,再沒有神跡給他們看。(參考講台信息  --  《除了約拿的神跡之外》

如果 神跡不能叫當時的以色列人歸向耶和華,上帝要還做什么呢?

接下來,我們就看見上帝興起許多筆傳先知,他們不但對當時的人說話,他們也給后來世世代代的人留下上帝的話語。誰是第一個上場的筆傳先知呢?如果我們把俄巴底亞(論以東傾覆的預言),約拿(論亞述尼尼微的預言)和約珥(論耶和華的日子,成書日期難定)三個先知不算,前兩個上場的先知應該是阿摩司(從猶大地來的牧人指責以色列)和何細阿(宣講上帝對不忠于他的以色列民的愛),他們都是在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二世(Jeroboam II 791/790-750/749BC)在位時蒙上帝選召作以色列的先知。透過他們所留下來的話語,我們也可以對當時的政治、社會、宗教、道德的情況略知一二。

求主幫助,給我們力量,使我們可以耐心地查考下去。


2。王下十四:23 - 29  “23猶大王約阿施(Joash)的兒子亞瑪謝(Amaziah)十五年,以色列王約阿施(Joash)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在撒瑪利亞(Samaria)登基,作王四十一年。24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離開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一切罪。25他收回以色列邊界之地,從哈馬口(Hamath)直到亞拉巴海(the sea of the plain),正如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借他仆人迦特希弗人(Gath-hepher)亞米太(Amittai)的兒子先知約拿(Jonah)所說的。26因為耶和華看見以色列人甚是艱苦,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沒有了,也無人幫助以色列人。27耶和華并沒有說要將以色列的名從天下涂抹,乃借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拯救他們。28耶羅波安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勇力,他怎樣爭戰,怎樣收回大馬士革(Damascus)和先前屬猶大的哈馬(Hamath)歸以色列,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29耶羅波安與他列祖以色列諸王同睡。他兒子撒迦利雅(Zachariah)接續他作王。”

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二世在位:(屬于耶戶王朝,以色列第十三個王)

“猶大王約阿施(Joash)的兒子亞瑪謝(Amaziah)十五年,以色列王約阿施(Joash)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在撒瑪利亞(Samaria)登基,作王四十一年。”  --  猶大王亞瑪謝(Amaziah)的在位年期是 796/795-776/775BC,但他很可能在805/804BC,父親約阿施在位的時候就已經參政(看第十三課),所以說“亞瑪謝(Amaziah)十五年,以色列王約阿施(Joash)的兒子耶羅波安二世(Jeroboam II)在撒瑪利亞(Samaria)登基,作王四十一年”,從791/790-750/749BC。

“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離開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一切罪。” --  耶羅波安二世是以色列國的第十三個王,正如之前的十二個王,聖經給他的評語簡短非常,就是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離開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一切罪。我一再說了,《列王紀》就是以王如何敬畏與順從上帝,來定好王或惡王。大衛是理想的君王,他以公義治理人民,帶領百姓遵行律例典章,是順從上帝的模范﹔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則是所有“惡王之父”,他帶領百姓跪拜偶像,把整個國帶到離經背道,離棄上帝,死無葬身之地。

“他收回以色列邊界之地,從哈馬口(Hamath)直到亞拉巴海(the sea of the plain),正如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借他仆人迦特希弗人(Gath-hepher)亞米太(Amittai)的兒子先知約拿(Jonah)所說的。因為耶和華看見以色列人甚是艱苦,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沒有了,也無人幫助以色列人。耶和華并沒有說要將以色列的名從天下涂抹,乃借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拯救他們。耶羅波安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勇力,他怎樣爭戰,怎樣收回大馬士革(Damascus)和先前屬猶大的哈馬(Hamath)歸以色列。。”  --  請大家注意,惡王不表示是無能的王。還記得過去查考以色列王暗利(Omri 886/885-875/874BC)在位的時候,我說什么嗎?(看列王記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第二十五課):

“暗利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惡更甚。因他行了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以虛無的神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王上十六:25-26) -- 除了提起暗利遷都至撒瑪利亞,《列王紀》的作者對暗利(Omri 886/885-875/874BC)在位期間所作的其他事完全沒有興趣,所以只字不提。其實,從暗利王朝開始,我們看到以色列以 maµt Bit-HÉumri (the land of the House of Omri)的名出現在亞述帝國的文件上。在暗利短短的十二年執政期間,以色列恢復了作為巴勒斯坦地區的一個重要的貿易國地位,這是因為暗利的遷都(撒馬利亞),使得以色列跟西頓/推羅有更好的貿易聯系。不但如此,暗利還特意安排兒子亞哈(Ahab)娶西頓王(Zidonians)謁巴力(King Ittobaal of Tyre,又名 Ethbaal)的女兒耶洗別(Jezebel)為妻,使兩國的關系更為密切。當然這樣做,導致日后的亞哈因敬拜巴力,把北國以色列推到萬劫不復的地步。還有,王下三:4-5 提到“摩押王米沙牧養許多羊,每年將十萬羊羔的毛和十萬公綿羊的毛給以色列王進貢。亞哈死后,摩押王背叛以色列王。”使摩押處于這種臣服地位的不是亞哈,而是暗利﹔他的兒子亞哈繼續控制著摩押,但是在他統治的末期,由于亞哈與其他國王聯手攻擊亞述,這場戰爭沒有明確的結果,之后不久,亞哈在與大馬色王作戰時被殺,接續他作王的兒子亞哈謝(Ahaziah I 853-852BC)也從窗戶上掉下去摔死。摩押是乘這個時機起來反叛,亞哈的另一個兒子約蘭(J(eh)oram I 852-841BC)率兵進行鎮壓,摩押石碑記錄了這起事件。(請參考《撒母耳記上》第一課

總之,以世人的眼光來看,暗利是一個雄才大略的王,但在上帝的生命冊上,他的“丰功偉績”一個也不算數﹔在上帝的眼中,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惡更甚。因他行了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以虛無的神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完)

現在回到耶羅波安二世,我在第八課曾分析列王時代的巴勒斯坦和周邊的國際局勢:

所羅門王晚年開始,以及王國分裂后,上帝就興起外敵攻擊以色列/猶大,如以東(王上十一:14,代下二十章)、亞蘭(王上十一:25,王下六、七章)、埃及(代下十二:1-12)、古實(代下十四章)、摩押(王下三章)。在以色列王暗利在位時,國勢有所開拓,他把都城遷移至撒瑪利亞,又為了與腓尼基建立經貿聯系,替孩子亞哈娶了西頓王的女兒耶洗別,使以色列揚威外邦。但好景不長,北方的亞述新興勢力在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8-824BC)的領導下,向巴勒斯坦擴張,原本時常有爭戰的南北兩國,在猶大王約沙法(Jehoshaphat,871/870-849 /848BC)和以色列王亞哈(Ahab,875/874-853BC)在位時候,兩家就結親,聯手對付外敵,開始一段和平相處時期。

但在耶戶(Jehu 841-814/813BC)篡位后,他就把以色列亞哈王和猶大王亞哈謝家族几乎殺個青光。接下來,在主前九世紀的下半期,以色列/猶大仍然不時受亞蘭王哈薛的欺壓。

從主前八世紀開始,亞蘭勢力日漸衰落,亞述深受國內問題困擾而無暇對外,以色列和猶大剛好都在有才能的王治理,如猶大的亞瑪謝(Amaziah,796/795-776/775BC)和烏西雅(Uzziah or Azariah,776/775-736/735BC),以色列的約阿施(Joash,806/805-791/790BC)和耶羅波安二世(Jeroboam II,791/790-750/749BC),所以兩國在沒有太多外敵的干擾下可以各自發展。

沒有外敵,卻偏偏彼此對敵。猶大王亞瑪謝公然向以色列王約阿施挑戰,約阿施率軍攻破耶路撒冷,并將聖殿和王宮里的金銀器皿都拿了去,把猶大踐踏于腳下(王下十四:8-14)。

在耶戶王朝中,耶羅波安二世(Jeroboam II,791/790-750/749BC)算是最強盛的君王。他在位的時候,連猶大王烏西雅都不能擺脫他的陰影。亞述北部受烏拉圖(Urartu)的威脅,內部有紛爭,加上几個沒有才能的王在位(有學者推測可能是先知約拿 Jonah 在這期間在亞述尼尼微傳講福音,全國悔改的緣故。),給耶羅波安二世機會積極地向外發展,重新取得約但河東的控制權,又征服部分亞蘭,包括大馬色。這是以色列最享有太平的日子,只不過社會卻有極大的不義和剝削,先知阿摩司就是在這個時候強烈地譴責以色列。

同時期的猶大國在烏西雅的治理下,除了受到耶羅波安二世的威脅之外,對外也是屢建戰功。他先后征服非利士、以東、亞捫,名聲甚至傳到埃及,國力如日中天。繼位的兒子約坦(Jotham,750-735/730BC)也效法他的政策,加強耶路撒冷的防御工事(代下二十六、二十七章)。

猶大和以色列享受的太平,在主前八世紀后期,當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745-727BC)在位后便終止了。他掌握實權后,就開始向外擴張,在主前734年第一次揮軍南下,攻陷非利士﹔接著以色列、亞蘭、亞捫、摩押、以東。。都一個個地被他取下,成為納貢國。。。(完)

我再說,耶羅波安二世不錯是一個惡王,但他卻是一個有雄才大略的王。以色列在他的治理下,“收回以色列邊界之地,從哈馬口(Hamath)直到亞拉巴海(the sea of the plain)。。。收回大馬士革(Damascus)和先前屬猶大的哈馬(Hamath)歸以色列。。”(王下十四:25,28)(請看圖,以色列極盛時期的疆域)

“。。正如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借他仆人迦特希弗人(Gath-hepher)亞米太(Amittai)的兒子先知約拿(Jonah)所說的。因為耶和華看見以色列人甚是艱苦,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沒有了,也無人幫助以色列人。耶和華并沒有說要將以色列的名從天下涂抹,乃借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拯救他們。。”  --  編撰《列王紀》的人不是用我們的眼光來分析耶羅波安二世的時候,何以以色列的疆域會向外擴大﹔他是用先知的眼光來分析的。他說上帝借先知約拿(Jonah)告訴人,因為耶和華看見以色列人被外人欺壓,所以才用耶羅波安二世作他們的“拯救者”,使他們不再受敵人的欺凌。這里的先知約拿(Jonah)是亞米太(Amittai)的兒子,和《約拿書》里的約拿應該是同一人(拿一:1 “耶和華的話臨到亞米太的兒子約拿。。”)

“耶羅波安與他列祖以色列諸王同睡。他兒子撒迦利雅(Zachariah)接續他作王。”  --  耶羅波安二世在位四十一年就去世了,兒子撒迦利雅(Zachariah 750/749BC)接續他作王。 就如以色列王暗利(Omri 886/885-875/874BC),聖經僅用了七節經文就把以色列國最為強盛時期的君王(耶羅波安二世)交代了。

耶羅波安二世之后的以色列還是強盛的嗎?

不是,一旦耶和華把“拯救者”耶羅波安二世拿掉,以色列的國勢就急劇下滑,萎靡不振,只過了二十多年,在722/721BC 就給亞述帝國毀滅。

為什么?從《列王紀》的記載,我們不知道,但上帝興起的筆傳先知所留下的話語,卻給我們提供了很多背景資料。

3。先知何西阿(Hosea)和阿摩司(Amos)都是在耶羅波安二世在位時被上帝呼召,開始傳講上帝的信息。

一、何西阿(753?-722BC?)是唯一居于北國以色列和向以色列傳上帝信息的一位先知。在《何西阿書》中,我們可以 一窺耶羅波安二世在位時和死后,以色列的社會、宗教和道德情況。

宗教情況:拜巴力偶像,背道離經,有宗教的外表(守節、獻祭、捐獻),卻沒有信仰的實在。

何四:12-13

12我的民求問木偶,以為木杖能指示他們,因為他們的淫心使他們失迷,他們就行淫離棄上帝,不守約束。
13在各山頂,各高岡的橡樹、楊樹、栗樹之下獻祭燒香,因為樹影美好。所以,你們的女兒淫亂,你們的新婦(注:或作"兒婦"。下同)行淫。

何六:6

6我喜愛良善(注:或作"憐恤"),不喜愛祭祀﹔喜愛認識上帝,勝于燔祭!

何四:7-10

7祭司越發增多,就越發得罪我﹔我必使他們的榮耀變為羞辱。
8他們吃我民的贖罪祭,滿心愿意我民犯罪。
9將來民如何,祭司也必如何。我必因他們所行的懲罰他們,照他們所做的報應他們。
10他們吃,卻不得飽﹔行淫,而不得立后﹔因為他們離棄耶和華,不遵他的命。
 

社會和道德情況:從上至下腐敗,混亂,不公正,淫亂

何四:1-2

1以色列人哪,你們當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與這地的居民爭辯,因這地上無誠實,無良善,無人認識上帝。
2但起假誓、不踐前言、殺害、偷盜、奸淫、行強暴、殺人流血,接連不斷。

何七:1-7

1。。他們行事虛謊,內有賊人入室偷竊﹔外有強盜成群騷擾。
2他們心里并不思想我記念他們的一切惡﹔他們所行的現在纏繞他們,都在我面前。
3他們行惡使君王歡喜,說謊使首領喜樂。
4他們都是行淫的,象火爐被烤餅的燒熱,從摶面到發面的時候,暫不使火著旺。
5在我們王宴樂的日子,首領因酒的烈性成病﹔王與褻慢人拉手。
6首領埋伏的時候,心中熱如火爐,就如烤餅的整夜睡臥,到了早晨火氣炎炎。
7眾民也熱如火爐,燒滅他們的官長。他們的君王都仆倒而死﹔他們中間無一人求告我。

二、阿摩司(760?-753BC?)是第二位向以色列傳講神諭的先知,他來自南國猶大,是個牧人/園丁(摩七:14)。

社會和道德情況:因商業迅速發展,社會呈現一篇興盛繁榮的景象,但富裕階級卻對窮人壓迫,社會很不公正,整個社會沉浸在虛假的樂觀之中。

摩五:11-13

11你們踐踏貧民,向他們勒索麥子﹔你們用鑿過的石頭建造房屋,卻不得住在其內﹔栽種美好的葡萄園,卻不得喝所出的酒。
12我知道你們的罪過何等多,你們的罪惡何等大。你們苦待義人,收受賄賂,在城門口屈枉窮乏人。
13所以通達人見這樣的時勢,必靜默不言,因為時勢真惡。

摩八:4-6

4你們這些要吞吃窮乏人、使困苦人衰敗的,當聽我的話!
5你們說:‘月朔几時過去?我們好賣糧﹔安息日几時過去?我們好擺開麥子。’賣出用小升斗,收銀用大戥子,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
6好用銀子買貧寒人,用一雙鞋換窮乏人,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

摩六:4-7

4你們躺臥在象牙床上,舒身在榻上,吃群中的羊羔、棚里的牛犢。
5彈琴鼓瑟唱消閑的歌曲,為自己制造樂器,如同大衛所造的。
6以大碗喝酒,用上等的油抹身,卻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
7所以這些人必在被擄的人中首先被擄,舒身的人荒宴之樂必消滅了。
 

宗教情況:拜巴力偶像,背道離經,有宗教的外表(守節、獻祭、捐獻),卻沒有信仰的實在。

摩五:21-27

21我厭惡你們的節期,也不喜悅你們的嚴肅會。
22你們雖然向我獻燔祭和素祭,我卻不悅納,也不顧你們用肥畜獻的平安祭。
23要使你們歌唱的聲音遠離我,因為我不聽你們彈琴的響聲。
24惟愿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25以色列家啊,你們在曠野四十年,豈是將祭物和供物獻給我呢?
26你們抬著為自己所造之摩洛的帳幕和偶象的龕,并你們的神星。
27所以我要把你們擄到大馬士革以外。這是耶和華名為萬軍之上帝說的。

摩四:4-5

4以色列人哪,任你們往伯特利去犯罪,到吉甲加增罪過﹔每日早晨獻上你們的祭物,每三日奉上你們的十分之一。
5任你們獻有酵的感謝祭,把甘心祭宣傳報告給眾人,因為是你們所喜愛的。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這一課太長了,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回來吧!

何十四:4 “我必醫治他們背道的病,甘心愛他們,因為我的怒氣向他們轉消。”


    以色列人已背離了上帝,而上帝要何西阿向他們表達:這是如何傷他的心。因此,我們在何西阿書的頭几章看見一個奇異的故事:上帝命令這位先知娶一個叫歌篾的妓女。因著信實的丈夫卻有著不忠誠的配偶,何西阿體會到深深的痛苦,這種痛苦和上帝因以色列人靈里不忠而受到的傷害頗為相似。

    在何西阿書的末了,他卻寫得非常清楚:即使以色列人給這位又真又活的上帝帶來如此深的傷害,他仍承諾,只要他們回轉向上帝,他會賜醫治、寬恕及丰盛。他說:「我必醫治他們背道的病,甘心愛他們……曾住在他蔭下的必歸回」(何西阿書14章4-7節)。

    背離上帝的人,他的生活特征往往就是罪與不滿足。真正重生的人,因著曾經掉入罪的生活型態中,就深知靈里對上帝不忠是要付上多么大的代價。

    如同上帝給予以色列人寬恕及丰盛的恩典,即使在今天,他仍要將重生賜給真正懺悔的人(約翰壹書一章9節)。你是否曾做了個錯誤的選擇,使得你自己跌倒?回來吧。今天就悔改,并尋求與主恢復親密的關系。

若你知這是真理,
卻還要背叛偏離﹔
快轉回奔向天父,
他仍以寬恕等你。

重回主懷永不嫌遲。

(取自《靈命日糧》2010年9月29日,作者:H Dennis Fisher)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