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入歧途的“肉身成道”

作者:李錦綸

轉載自:《真理異端真偽辨》(Discerning truth from heresies) - 基督教與中國研究中心

        肉身成道派雖然只是地區性的異端組織,但他們所產生的信仰問題卻具有代表性。廣大的中國大陸農村教會有70%以上的信徒都直接或間接受三元論人觀的影響,故此,研究肉身成道派的個案,對於了解其他地區異端的產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盼望這個案分析的結果,能夠成為大陸異端研究的范例(paradigtn)之一。

         一般的異端研究多從教義入手,但異端的形成涉及多方因素,必須從歷史、文化、心理、社會、政治、組織管理、神學和教牧輔導等角度進行探討。以下我們通過訪問記錄,敘述肉身成道派的歷史源起與發展﹔藉著對原始文件的分析,陳述其主要信仰內容及提出批判﹔統合各方資料推測其形成的過程﹔最后,提出防備異端產生的建議及如何幫助輔導已陷入其中的人。

歷史源起與發展

         肉身成道派的創始人毛世貞(譯音)是沈陽人,信主多年,剛開始在長老會谷耀祖(譯音)牧師那里聚會,1980年代自己就希望尋找一條出路。早期在教會和別人交通信仰時還沒有太大的偏差,但到1994年左右卻提出了個人的看法:現在不是「傳」也不是「說」的時候,乃是「行」的時候。他對自己要求十分嚴格,認為他離神最近,是神的兒子,是肉身成道。他要挖「三自」的根,也要閉男人的口,閉女人的口,只有他能解聖經的靈意,傳講靈化方舟、靈化迦南、靈化伊甸。把聖餐、洗禮都廢掉,認為做禮拜也不可形式化,只要坐下,禱告不用很長的話,受聖靈感動一句就夠了。活動范圍涉及山東省、遼寧省、吉林省,其中包括沈陽、丹東、海城、鳳城、長春、天崗、蛟河等城市。他在天崗買了一塊地,在那里蓋房子,又種庄稼供應跟隨者。后來(推算約是1996年的時候)他說道已講完了,要回天家,預言自己死后三天復活。他死后尸體放屋子里,只有接班人李強(譯音)能進去,但三天后沒有復活,又改傳三年。到了第二年,尸體被公安發現,卻沒有腐爛(據說公安曾把他手指割下化驗了解原因),后被火化,骨灰仍放在天崗,因他曾預言神在此降臨。

         接班人李強是山東人,自稱是神的代表,是「末后的亞當」,另外有一位曾經離婚,約四十多歲長春市的婦女當「末后的夏娃」,傳說在聚會中脫光衣服供人觀賞。肉身成道派現在有三位核心同工已經離開,回轉歸正,他們表示在該派的聚會講道,每次要有「鬼的表演」才算屬靈,要有「鬼為神作見証」,信徒在聚會時都被鬼附,就得趕鬼。邪靈的活動十分明顯。

信仰內容的陳述

        要了解肉身成道派的信仰內容,我們可以分析毛氏創作的《默示靈歌》詩集和他與同工交通的信件,又稱《路條》。有系統的信仰陳述可在《路條》122-127頁找到,以救恩論為核心,分為以下六點:

(一)神人原始關系

        人是神所創造的,神與人是父子關系,正如路加福音三章38節說亞當是神的兒子,但是神人之間卻因為罪的緣故而隔絕。

(二)消極的世界觀

         世界是羈押人類靈魂的一座巨大監獄,全人類都伏撒但的權勢下,撒但弄瞎了人的心眼,使人滿心罪惡。因此,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也變為在罪惡中的交往。這種對於世界的極其負面的觀點影響了信徒的社會關系,甚至家庭關系,這些都被認為是囚禁每一個人的「生活的牢房」。

(三)對罪惡的理解

         人類所有的罪都是從亞當開始,他背叛了「神道之約」,因而罪與死亡進入世界,使世人有了惡的習性和本能,構成人罪惡行為。其它的罪都只是惡的具體表現而已。因此,背約的罪成為「唯一所犯的罪」(可能指人類罪惡的唯一根源,類似「原罪」的觀念)。

(四)因信稱義救恩

         人若要得著基督的拯救,必須通過信而稱義的方法,所謂「信」就是從此順服神的一種誠實和心靈的表白。信是稱義的唯一管道。

(五)得救成聖過程

         中保耶穌把罪人從「牢門」救出,然後才能以真道帶進重生的「義門」。這個過程可以分為「改J和「變」兩個部分。「改」所指是耶穌第一個身份以神新約中保的名義,進入世界的監牢,拯救背約的罪人,體現罪人「因信稱義」﹔「變」是指耶穌的第二個身份,是以神新約真道的名義,敞開生命的義門,重生稱義的義人,見証義人「必因信得生」。經過如此改變的人,就好像從「惡狼」變成為「羔羊」一般,或者說是從第一個亞當變成第二個亞當(這應該是所謂「肉身成道」的意思)。

(六)對教條的批判

         對於教條十分反對,認為人從始至終都要以信為基礎,是本於信以致於信,極力批判以守教條來代替信心,以為守教條的人是虛假的,像披著羊皮的狼一樣,以外表的善遮掩內在的惡。

關鍵性的錯謬

        我們若單從以上六點來評估肉身成道派的信仰,頂多只能說他們是一個極端,還難以定他們為異端。不但如此,雖然義理粗糙,但是起碼有救恩論的雛形:人神關系破裂的原因,現存世界的屬靈光景,人罪性的解釋,因信稱義的道理,成聖的觀念,對行為主義的批判。這可能跟毛氏曾經在長老會聚會,曾接觸正統的神學思想有關。肉身成道派最明顯的問題是出於認為肉身可以成為道,或說人通過某種的屬靈操練方法可以成為神,而成道之后要再進入世界。這可以對照民間佛教思想中,(通過修練)「人人皆可成佛」,以及「輪回」的觀念,二者頗有類似之處。那莫非是傳統的民間信仰為里子,加上了基督教的包裝?

錯謬一:肉身成道

         到底基督信仰如何可能跟佛教混為一談呢?毛氏在1990年12月16日所作的「肉身成道」的詩歌給我們一些提示,毛氏對屬靈經驗的錯誤解讀,在忘我的經歷(ecstatic experience)中,認為已經達到與基督「肢體相連,同為一體,筋肉接成身成道」。如此的屬靈經驗來自棄絕世界上的「情」和「理」,仿佛體現了耶穌基督為「道」的生命,當經歷「與主同死、同埋葬」的棄絕經歷時,也認為必然經驗三天后的復活:「十字架上挂我情理,與主同死同埋葬,歷經三日,等侯定時,肉身成道重入世」。但是問題就出於詩歌作者在忘我的狀態中,把這仿佛的經驗(analogical experience)等同為實質的事件(ontological event),再把「復活」重新定義為「重入世」。另外,按照1991年12月16日所寫,「道歸一體」的詩歌內容,恐怕也誤把人與神在基督里關系上的聯合(relational union)理解成為神與人本體上的合一(ontological unity)。詩歌中提到類似「天人合一」的思想:「信心將扎根,交托要依靠,重生生命,肉身成道,真正喜和樂,連接天上人間,聚集歸為一體,喪失罪惡的靈魂,新造成靈體,與神合而為一。」

錯謬二:立刻成聖

         與前者相關的是肉身成道派對於神的國的觀念缺乏全備的理解,雖然在詩歌「道歸一體」中提到神的國要最后勝過魔鬼的罪惡世界,但對於神的國的漸次彰顯的認知并不清楚。按《新約聖經》給我們的訊息,神的國現在隱藏的在教會及信徒中存在,而將來要有形有體的公開呈現,就是神的國所謂「已經開始卻未完全實現」(already-but-not-yet)的事實。從成聖過程來看這樣的事實,就是要接受信徒在世的時候都不可能是個完全人,成聖沒有捷徑,要等到將來身體得贖而改變之后,基督徒才會是名符其實的聖徒。對信主的人來說,在地位上和名義上(declarative)已經是屬於神的國,但在生命實質上(substantive)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肉身成道派雖然有提到因信稱義的道理,但卻要求成聖要走「捷徑」,所以自然不能把持這「已經開始卻末完全實現」的觀念而來的張力。在善與惡極度兩極化的思想中,他們要求的是立刻完全的成聖,也就是所謂「進入神的國」,不然就會仍舊活在魔鬼掌控的境域里。因此,《默示靈歌》第34首提問:「重生之后,你的眼前就是神的國,為何還要這世界?還屬那惡者?」對肉身成道派而言,神的國已經在人間,隨時可得,關鍵在於需要人把自己「釘死」,時時刻刻棄絕自我。

錯謬三:極端三元論

         以上所提對於屬靈經歷的誤解及要求信徒立刻全然成聖,問題是同出一轍 -- 人觀中的靈、魂、體三元論思想,把人性分割,看人類的情感與理性是屬於罪惡世界,當被棄絕的東西。(注:雖然三元論的人觀在中國教會甚為普遍,但到底有多少聖經根據?是值得我 們思想的問題,聖經中把「靈」、「魂」、「體」分開并列陳述的經文, 只有帖前五:23一處,但該經文是否能夠成為三元論的有利支持,仍是一大 疑間。從上下文來看,保羅并非刻意在此分析人的構成,而是在極度心情 底下,所發出的一個充滿強烈感情的祝福:「愿……上帝親 自使你們全然成聖!」因此,我們應該從被祝福的信徒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如 何滿足聖潔要求的功能角度(functional perspective)去理解這里「靈、魂、體」 的意義。換言之,「靈、魂、體」是保羅對於人的外指性表述(externa lreference description)﹔故此,人的構成,這屬於內指性表述的問題,保羅應該沒有在 本節交代清楚。林前十四:14-15所說的「靈」與「悟性」,指的也只是從禱 告和唱詩的功能角度而言。聖經強調是一體的人觀,這解釋了兩個神學基 本點:其一,在神創造人的過程中,神吹氣后,人才成為(活)人(創二:7)﹔ 其二,基督徒盼望的不是希臘哲學的精神復活,乃是具體的身體復活(林 前十五:44)。這兩點合在一起看,是表明了人是一體的本質,任何分割都 是不正常的。就是醫學中信因症(psychosomatic disease)的現象,也說明了人 的心靈與身體的一體性。 若要問靈魂是否可以分割,我們必須從死亡發生的角度來找答案。按耶穌的 教導,有兩種情況,一是人的身體雖被殺,但靈魂得蒙保守﹔二是身體和 靈魂都滅亡(太十:28)。在此表明了「肉身的死亡」是身體與靈魂分割的 問題,但「靈魂的死亡」則是靈魂去向或所屬的問題,也就是關系性的問 題(relational issue),而非靈與魂分割的問題。一般所謂在人重生以前沒有屬靈生命的狀況,這也是關系層次的問題:不能與神相交是因為人自我封閉在罪惡過犯中,斷絕了與神的關系。雖然非基督徒也可能向神禱告,建立臨時性的關系,但唯有重生在基督里的人,才能與父神有永遠相交的關系。所謂「靈魂的死亡」,我們當從關系的角度去理解。)   相反的把靈界的事情及屬靈經驗提到最高的地位,結果是對於一般人倫社會關系輕視甚至壓抑,對屬靈經歷非理性的猛烈追求。在好像肉身成道派的極端化情況下產生了三方面的發展:

        l。把社會和家庭也當做是羈押個人的牢房,把人類世界看為魔 鬼掌控底下人靈魂的巨大監獄。

        2。追求異常的屬靈經驗,把擁有透視邪靈活動的能力,作為衡 量靈命長進的准繩,甚至以邪靈活動的超自然現象當作為神 見証的管道。

        3。相對地過度高估屬靈經驗的價值,光從主觀經歷的角度作真 理的是非判斷,誤以為達到忘我境界就等同於體現「肉身成 道」。

異端發展過程的推想

         異端的產生并非單純是教義上的誤差,或者說在教義誤差的背后,有著不同的原因構成誤差的條件,這些條件包括社會的環境、文化教育的落差、人的心理因素和從邪靈而來的迷惑。至於一個異端產生后,其影響力的大小又跟這團體的組織能力有直接關系。

        中國大陸的家庭教會長期在政府的壓迫及異端的攪擾中,他們在內憂外患緊繃的狀況下存活,這特殊的大環境使得家庭教會的屬靈追求傾向於朝內在化方向發展,這情形在城市里的教會比較好,因為城市人本來接觸面較廣,但是在大部份的農村教會中內在化傾向可能產生問題,一般信徒的文化教育程度有限,對於知識學問多采取排斥的態度,認為是不屬靈,面對神學思考性的問題也是如此,所以,對復雜的神學理念不一定能夠掌握,容易把事情單一化處理,難以把持一些重要觀念中的張力。另外,在這不自由的大環境里,就是有思考能力的人,也不容易得到系統性學習真理的機會,土法煉鋼的情況十分普遍,失去了多元、對照模組的橫向觀察與歷史性的縱向反省的機會,產生偏差是可預見的事。從人類心理的角度考慮,也許就是那些思考能力比較強但缺乏造就跟進機會的信徒才容易出問題,因為神造人時使人有創造性與超越性,有頭腦的人不會永遠滿足於現狀的限制,這包括對真理的認識。他會發展自己已有的理解成為更完整的系統,或有所創新,獨樹一幟。 這正是肉身成道派的情況,毛世貞不滿足於教會里有限的教導,或者是形式化的教會禮儀與刻板的教條,希望走出一條新的路。因此,他信仰的基礎雖然有救恩論的雛形,但頂多只算是基督道理的開端,所提的創造觀念也只涉及神與人問的原始關系,并沒有提到神賦予人對自然世界的責任及被造界的內含價值。當然更沒有傳統的神學中如三一論,基督論等重要課題。就是救恩論也缺乏全面性及有所偏差,主要被極端的三元論人觀所籠罩,否定人性中的情感與理性,進而產生反社會(anti-social)及反制度(anti-establishment)的強烈傾向,在對應政府藉著各管道,包括「三自」所帶來的壓力,三元論的反制度傾向無形中助長了個人內在化的屬靈追求。分析肉身成道派的著作,發現內容有高度的一致性,有系統化的跡象,但是本來已經是有所偏差的基礎再加以發展,產生的后果就是極端的錯誤。輕度的三元論人觀本身不一定有大問題,但是在善與惡極端化觀念的主導之下,便不難引起極端和異端的出現。而極端與異端的分別,有時候只是一線之隔。為了要創新,毛世貞宣告新時代的來臨,傳神道的時候已經過去,現在是「行」的時候,而如何「行」卻按他自己主觀的靈意解釋,結果不單把極端思想,同時把民間宗教的觀念自覺或不自覺地也「解釋」進去了。 在異端產生的過程中,人若有檢驗真理的客觀性,很多問題就可以避免發生。當人激烈追求屬靈經驗,容易
以主觀判斷一切事情,包括真理的是與非,最常見的是靈意解經 。(注:不少信徒把預表性解經(typological interpretation)與靈意解經或稱寓意解經 (allegorical interpretation)混為一談。前者有嚴謹的規則比照舊約的象征和新 約的應驗,不同的解經者對同一段經文的解釋,應該得到差不多的結論, 希伯來書對祭禮的解讀是個很好的范例﹔后者則完全憑讀經者主觀的見解 隨意附會,各人解讀同一段經文所得的意思可以有很大的差距。靈意解經 雖然在初代教會十分流行,甚至亞歷山大學派把它推展至極,在每處聖經 都看到靈意,但是靈意解經反應的既然不是聖經的原意,而是解經者的思維,那麼它可能產生的只是擴展解經者的立場作用(pen-Ioop-effect),而不能達到通過讀經作自我修正(feedback)的功效。所以有正確信仰的人雖然不至出大問題,但是有偏差的人則本來是差之毫厘,但最終卻有謬以千里般形成異端的可能。)       本來聖經的真道應該成為一面鏡子,顯明錯誤的思想,但是對一味追求屬靈經驗的人來說,讀經要尋找靈意亮光,結果他所理解的聖經只不過是自己把希望要找到的答案讀進去而已(eisegesis),不能真正領受聖經本來的真理。另外,跟其他信徒交換讀經心得也能避免自己陷入道理的錯謬中,在主里的交流能夠及時彼此提醒,糾正偏差和錯誤。但是可惜的是,也許因為驕傲的心理,人總是喜歡自成一派,各據一方,又因工場上的競爭,在缺乏互信的環境下而彼此猜疑,加上中共政府對於所謂「傳福音走村串戶」活動的控制監視,為農村家庭教會之間,跨系統的聯絡交通設下重重障礙,構成山頭主義的先天性條件,也為異端、極端埋下了伏筆。肉身成道派就是非常重視聖經靈意化的解釋,并且只有毛世貞一個人有解釋的權利,無法產生平衡機制。也許他早年跟教會肢體交通信仰,但「自成一派」后,便成了自我封閉的組織系統,甚至自我聖化,不再可能平起平坐與人交流。

        社會環境沒有給予自由橫向交流的空間,文化教育的落差引起內在自卑心理排斥客觀理性知識的吸收,加上三元論人觀助長反理性的屬靈追求,使信徒的注意力放在內在化的屬靈經歷,除了主觀性強憑感覺處世,也會帶來對特異現象的好奇。在缺乏審視客觀真理的情況下,對特異經驗從好奇到追求,無形中為邪靈世界開了門,至終可能邪靈附身,而這正是肉身成道派所經驗的悲劇。異端產生的過程除了環境及心理因素外,我們必須承認也是魔鬼積極迷惑人的結果,而魔鬼和邪靈的工作方式,通常都是透過人自知或不自知地為它們打開的管道,使它們可以乘虛而入。

        最后,當一個異端已經成形后,它的影響可有多大的范圍,就要看其組織是否嚴密有效。最有效率的組織機構是從上而下、金字塔形的管理方式,目的并非要尊重參與者的個人自由,乃是有效的傳達及執行中央的命令。這結構包括中央有令人信服的領導者,清楚的信念,健全的領導核心,各層級權責分工清楚,有足夠的人力和財力支援,吸收新血的有效辦法,暢通的訊息傳達網絡(包括文宣散發管道及教育系統)及責任追究和內部控制系統。與其他影響全中國大陸,如東方閃電派,或三班仆人派的龐大異端系統比較,肉身成道派的組織結構比較松散,所以發展性較低,影響只限於東北几個地區。從內部來往書信的內容看來,創始人毛世貞并非在意發展組織系統,只希望把他本人有關肉身成道的信念與人分享。他吸引跟隨者可能是通過「鬼作見証」的特異現象,思想簡朴的農民容易受迷惑。毛氏有少數的核心領導班底,但對他們的權責分配不詳,訊息傳遞是透過書信和巡回探訪的方式,并未發現明顯的經濟支援制度或團體內部操控系統。

防備異端的教牧應用

         提防異端發生的有效方法是提供信仰平衡發展的機會。這包括信徒普及文化教育程度的提升,認識事物的多元性,減低對事情單一化處理的危險﹔另外,初信者需要全面的信仰跟進教育,以便認識整體及客觀的真理,因此,系統神學和釋經原理的教導尤其重要,必須重新評估三元論人觀,到底是否為聖經的唯一觀點﹔最后,需要竭力保守教會的合一,使不同教會系統間的聯絡交通保持暢通,這本來就是聖經的教導。

         對於那些已經陷入肉身成道派異端的人來說,我們應如何幫助他們回轉?首先,解除對世界的極端消極態度,讓對方看到雖然撒但努力迷惑人心,但是世界并非全部黑暗。這地球及其上的美好事物都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神所造的,所以沒有人應該棄絕被造界,這包括了人自然感情的表達與理性的思維部份,神給人的責任是管理他所創造的自然界,而非糟蹋或排斥。其次,是用客觀的聖經真道平衡主觀的屬靈經驗,邀請對方在靈意解經的同時,嘗試按照聖經段落的上下文來解釋經文,使他可以比較兩種方法的優劣。最后,若有人因追求靈異經驗而被鬼附,需要奉耶穌基督的名趕逐污鬼,并要對方接受基督完全掌管他的生命主權,讓真理的道洗淨、充滿改變他的內心世界。

結論:

        異端組織不單帶給教會傷害,也會影響社會治安。我們呼吁中國大陸政府停止打壓家庭教會,讓中國教會有更多健全發展的空間,讓中國教會自發性運作自清的機制,抵擋異端的發生,在社會中發揮本來的積極作用。如果政府執意采取「不登記即異端」的策略,以政統教,不僅損害中國宗教自由的形象,人民信仰自由的權力,破壞了教會內部預防、抵制異端的功能,更無形中逼使信徒容易走上極端之途,實非社會人民的利益。

        在中國社會的大環境還沒有成熟,普遍泛政治化、缺乏多元化刺激及普及教育不足的現況中,教會如何面對極端主觀思想的挑戰?有什麼能使教會走上正途?教會生活如何產生平衡?要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又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這是海內外教會的共同責任。對於未來中國教會的培訓工作,我們必須反省是否提供了大陸教會這方面的適切教導,在課程的內容上是否也能夠多角度地解釋真理,甚至于通過培訓教導提升信徒對聖經真理認識的同時,也可以增進他們的文化知識水平。此外,在「合一」的事上,是否應該淡化外來宗派的分歧,鼓勵不同的大陸教會系統互相交流、資源共享,也盡可能促進縮短城市和農村教會之間的距離。這些都是從事大陸福音事工的同工們可以努力的方向,愿中國大陸早日飽享因基督福音純淨真理而來的福氣。

附錄:

默示靈歌(一):肉身成道 -- 紀念1990年聖誕節獻詩

l。喪失首先的亞當,刺入魂與靈,
     晨星的真光,剖開骨髓,顯露原罪惡根。
     惡污染靈,靈生發魂,你我綴成理與情,
     理根乎情,情根於假,假冒為善源于惡。

2。得到末后的亞當,從神生新靈,
     晨星的真光,內行引領,掀起末時救恩。
     心意更新,靈魂蘇醒,剛硬石心改肉心,
     以道代理,以神代情,理道情愛兩分明。

3。紀念主耶穌降世,歉上心與靈,
     晨星的真光,住在殿內,中間沒有黑暗。
     肢體相連,同為一體,筋肉接成身成道,
     不言對錯,棄絕情理,只為神國是與非。

4。喜迎彌賽亞聖誕,揭開心寶盒,
     晨星的真光,建造活石,奉獻悅納靈祭。
     十字架上,挂我情理,與主同死同埋葬,
     歷經三日,等候定時,肉身成道重入世。

默示靈歌(二):道歸一體 - - 紀念1991年聖誕獻詩

l。惡沾滿了那聖地,半鐵半泥已解體,
     生命的晨星揭示幽靈謎底,古蛇從此再無詭秘禁區,
     真道得重修,恨海得填平,謬妄抵擋重新安靜,
     刺透情和理,碾碎捆鎖網羅,進入基督身體,
     涂抹污穢的印記,第二次割禮,建立中間肢體。

2。愛充滿了這祭壇,真假淨化已簸完,
     平原的枯骨筋肉接成肢體,舊造從此再無生機活力,
     信心將扎根,交托要倚靠,重生生命肉身成道
     真正喜和樂,連結天上人間,聚集歸為一體,
     喪失罪惡的靈魂,新造成靈體,與神合而為一。

3。善遍滿了全大地,人類不再有仇敵,
     所定的結局表明拆毀完畢,世界從此再無罪惡根基,
     本位已挪移,結黨換合一,諸山萬嶺削為平地,
     錫安是標竿,全能以善勝惡,透明心思意念,
     成了世界為靈界,靈界為世界,兩界道歸為一體。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