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二)

一位脫離“東方閃電”弟兄的見証

 

作者:安徽家庭教會的弟兄

轉載自:《真理異端真偽辨》(Discerning truth from heresies) - 基督教與中國研究中心

        我是一個曾被「東方閃電」迷惑了一個月的年青弟兄。在 我受迷惑的期間為他們效了不少的力,我曾為這異端與牧養我 們的老牧人為敵,陪異端的假師傅在各教會散播、攻擊、抵毀 其他醒悟過來的弟兄姊妹,也曾陪他們到各教會做拆毀的工 作,下到各教會傳講這異端,使許多弟兄姊妹受害被擄。。。。。

        在這一個月里,我聽了十几次異端的「真理」,也是異端 重點栽培的對象,和夸 的人選之一﹔我也看到了許多假師傅 的詭詐、邪惡的言行。若不是神在這一個月里的多方攔阻,也 許我早已隨他們到外地「傳福音」害人去了,若是這樣,恐怕 我再沒有醒悟的機會了,想起這些真是可怕。

        這異端似是而非的道理太邪、太迷惑人了,直到現在我們 這里仍有很多人陷在里面,醒悟不過來,像我被迷惑時一樣, 為撒但效忠,甚至比我更甚。這群撒但的差役活動十分猖蹶,我們這里周圍几個縣的所有教會,都被破壞,整個皖南地方受 他們的攪擾、破壞最嚴重。

        這異端發起已有八、九年的時間了,這些假師傅手段狡猾,行蹤十分神秘,有組織、有機構、有理論、有目的,發展迅速,活動隱秘,難以發現其設點,也不知其真實的姓名地址,全國各地几乎都有這些人的活動。目前全國許多地方的教會對這一異端還不大了解,或不知其危害性。雖然以前有人揭露他們,稱他們為「東方閃電派」,但他們總結了多年的得失經驗后,已改頭換面,并不承認自己是東方閃電派。他們所分發的書籍(他們稱其為啟示錄的「小書卷」)也不斷地改換名稱,但內容卻大致相同。我所知道的書有《東方的閃電》、《話在肉身的顯現》、《聖靈末世的作工》、《新的發聲》、《你聽見神的聲音嗎》、《神隱秘的作工》等等。書名還在不斷的改變,為的是不讓人發現他們,以便迷惑更多的人。

        1998年5月10日左右,我所認識的小宋領著几個北方口音的人來到我們這里傳這「女基督」的道理。但是做夢也沒想到,他竟成了異端的走卒,到處哄騙人聽這異端的道。

         我聽見這事的時候,他們已和几個同工交通過了。同工們很憂慮,既無法定准他們是異端,但又不能接受他們傳的道理。這時,我沒有經過懇切禱告就匆忙趕到聚會場所,見到了小宋和一個年輕姑娘,據介紹叫張麗麗,于是,我便質問她「你們是不是說耶穌已經來了,還聽說變成了個女的,并且說降生在中國,你們憑什麼這麼亂說,聖經上是這麼說的嗎?」但這張麗麗雖說只有廿五歲,但卻老氣橫秋的,很會察顏觀色見機行事,而且她十分狡猾詭詐。對於我所問的這些問題,她冷哼几聲,并不正面回答,卻反問我「你是從哪聽來的?你說主耶穌什麼時候來?。。」這時小宋立刻在一旁打圓場「你只是聽到了一個結果,但沒有聽到內容。我一開始聽人講主耶穌已經來了,而且還是個女的,我也立刻說是異端,因為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事,和我們以前所講的不一樣。但是我聽了道之后,才覺得這是真的,并且聖經上有証據,你要聽過之后再下結論。」

        小宋這話使我產生了几分好奇,想聽一聽這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時張麗麗趁機幫主人做家務,小宋在我們面前裝出與張才認識,請我在聽道提問時不要問很多,使人家下不了台難為情。

         在聽「道」之前,我建議請某老弟兄來,因我們信耶穌的時間不算太長,且與異端沒有打過交道,真理的領悟也不是很好,請老人來聽聽,這道到底是對是錯。但張竭力攔阻說,「不讓那老人來聽,是為了他好,因為這次的道是神作的審判工作,與以前所領受的大不相同,人難以接受。許多老仆人由於舊觀念重、地位心重等原因,會不接受這道,甚至抵擋、毀謗,并且封鎖了下面的眾教會,成了褻瀆聖靈的人而永遠滅亡。這不僅害了他們自己,也害了眾教會的弟兄姊妹。因此現在最好先不讓那老人知道,這是為他好,還是你們當地的同工先聽完再說。」他們在半信半疑的主人面前,竭力的勸阻不讓他打電話通知那位老人﹔另一方面,又馬上安排我和另外兩個姊妹來聽道。

         小張行動詭秘,經常出去打電話,第二天聽道之后,宋也與我們一同聽道。他說他只聽過兩、三遍,以后他還要聽這道,他越聽越明白。后來方知他是在說謊,其實他早已聽過好几遍,而且這小張就是他的異端里的女朋友。小張傳這異端有好几年了,但宋在我們面前卻說他的女朋友是南京的,在南京搞電腦打字,還沒有聽過這道,我當時信以為真,那小張也幫著小宋撒謊。在我們聽道的過程中,這二人一直一唱一和的,表演的功夫很是不錯,他們這樣作是想表明這「道」是真的,為了這「真理」,他們甘愿舍下一切﹔是想使我們相信他們,放松警惕,他們的目的是使我們能順利地受迷惑成為他們的幫凶。

         在我們接受這「真理」之前,小張一直裝作是忠心愛主的基督徒,吃飯時也奉耶穌的名謝飯,講道時也奉耶穌的名禱告,說話很親切,看聖經、講聖經、談現時各處教會的光景。我受迷惑的原因之一,就是被他們的外表假象給麻痺了。但接下來就開始談「道」了,他們大多喜歡坐著,將一個黑板放在面前,拿著聖經邊寫邊畫邊講,講道的特點之一就是問問題﹔特點之二就是斷章取義曲解聖經﹔特點之三就是有人反駁或提間時,不直接回答,而是繞圈子、或不回答,若提問多了,他們就很不高興。他們講道大多以創世紀開始,談人怎樣失去生命樹,怎樣失去樂園,然后就是神開始拯救人了。於是提出了所謂「六千年的經營計划」或稱為「神的三步作工」的荒謬理論,一直講到敵示錄的生命樹再現,很有系統性。開始時可以讓你找不出什麼問題,但在談到「三步作工」時,問題已經暗中現了出來,但許多人卻沒有察覺。「三個時代、三步作工」就是:律法時代藉律法使人知罪﹔恩典時代藉耶穌十字架赦免人罪﹔國度時代藉「小書卷」話語的審判除人罪根。這是個錯誤的時代划分,因為神的經營計划中,律法時代只是在摩西之時才開始,在此之前并沒有律法,人也不知神的名叫耶和華。為什麼六千年經營從律法時代開始呢?摩西之前沒有律法,不能將其強行納入律法時代。在談到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的「轉折點」時,他們在此大作文章,重點講文士、法利賽人是如何的「信神卻不認神、信神卻抵擋神,用自己的觀念定規神,用自己的想象代替神的計划,用聖經的字句對照神(耶穌)」等等產生一系列的錯誤。

        他們說「現時的『法利賽人』是處在『轉折點』上,就像當初的法利賽人那樣,以為信耶和華守律法就有生命,但耶穌降生了,再信耶和華守律法不信耶穌,就不再有生命反成了作惡的人。今天耶穌已來了,名叫全能者,以前信耶穌的有生命,但現在再信耶穌不信全能者也成了作惡的,照樣滅亡……」。聽聽是不是很有道理?其實這純粹是撒但的推理。他們還說「法利賽人棄絕耶穌,是由於不認識耶穌﹔人是從聖經上知道有個彌賽亞要來,用聖經字句對照耶穌,卻對不上了。聖經上說是童女懷孕,人們看到的卻是己婚的婦人馬利亞﹔聖經上說耶穌出生在伯利恆,但人們看見耶穌卻是拿撤勒人﹔聖經上說他要坐在大衛的寶座上,但他卻被釘死於十架﹔聖經上說是彌賽亞,他卻名叫耶穌……,結果法利賽人用聖經將耶穌釘了十字架。今天我們也是從來沒有見過耶穌,只是憑聖經的字句來想象耶穌的再來,因此當耶穌真的再來時,我們是不是也重演法利賽人的一幕?也用聖經來定規耶穌、來棄絕全能者?……」

        他們用許多歪曲聖經的話語,把今天信耶穌的人說成是法利賽人,把耶穌所賜的永生給廢棄了。信耶穌也不能得永生,只有信所謂的全能者才能得永生,把耶穌的名也給更改了。似是而非的亂解聖經,把我和許多弟兄姊妹給迷惑了。接下去把再來的耶穌說成了是個女的,出生於一個信主的家庭,一會又說是出生於一個不信主的家庭,現在是收割的時候不是撒種的時候,說不可以傳福音了,又說不能奉耶穌的名禱告、行事了,為神為「真理」的緣故撒謊不是罪、是智慧等等,找出許多的歪理証明他們所說的是「真理」。他們口口聲聲的說不廢掉耶穌所作的,是在耶穌言行的基礎上進深拔高的,但實際上是把耶穌否定、更改、廢棄了,完全與耶穌的教訓對著干。

         我在醒悟之前,卻以為女基督講的是真理,他們也自吹自擂說,「要不是真理,誰敢講出這許多呢!基督若沒有來,我們能講出這些嗎?以前我們和你們一樣,也是因信稱義派的,信耶穌信了好几代了,查經查了好些年,也沒能查出這些。多少大牧師、大解經家,不也是解不出這些來嗎?主升天到現在快兩千年了,人一直在恩典里繞圈子,沒有人能出來,因為神以前沒作這步工作,現在神親自發聲揭開了一切奧秘。。。」說得似乎是有條有理頭頭是道,所以非常的迷惑人。

         每次找人聽女基督的道時,他們要求只要几個人,一般情況最多十几個人。有次假師傅劉某講道,有七、八十人,老老少少的坐了兩、三間屋,講了一下午,結果被為首的曹某批評了一頓,并嚴令以后絕不可以出現這種情況。他一再的告誡我們,「每次只能十几人三加聽道,知道在哪里聽道,絕不可以告訴別人,就算是家里人,夫妻之間、母女之間也不可以知道。聽道、聚會不可以讓人知道。」在這所謂的「隱秘工作」上,女基督的一伙人真的做得很好。他們到了弟兄、姊妹家中,總是喜歡鑽進房問里,關上門,說話也不大聲,理由是口音不同,容易暴露。

        他們相互之間也不稱呼弟兄姊妹。曹某不讓我叫他曹弟兄,叫他「小曹」或「曹大哥」什麼的。他們很喜晚上活動,鬼鬼祟祟的如特務在搞陰謀活動。許多弟兄姊妹也曾對此提出質問說,「我們信耶穌是光明正大的,為什麼你們總是偷偷摸摸的不敢公開呢?」他們的解釋是,「現在是神隱秘作工時期,像賊偷寶貝一樣﹔賊偷東西是悄悄的,不讓人知道。到了公開顯現時,神揀選、審判的工作就已經結束了。耶穌在十架之前也是隱秘的,做事也是偷偷摸摸的,當釘十架時公開了,結果人都知道主,但已經晚了,罪已經定了……」。主耶穌作工是公開的,他們誣蔑耶穌,真卑鄙。

         他們不要我們盯著他們的行為,說「當初法利賽人在真理上找不出耶穌毛病,但在行為上處處能抓到耶穌的把柄,如門徒不洗手、耶穌在罪人家中吃喝、在安息日治病等等,今天的人要是抓我們的把柄,肯定也能抓到,因為時代不同了,工作方式作法也與以前不同了,所以今天用以前恩典時代的眼光看我們,也很看不順眼的……。」他們用這些來掩護他們的撒謊、捏造、淫亂、詭詐。主耶穌是存心破除法利賽人領受的遺傳,他們卻說是行為的把柄,居心何等惡毒。

         剛開始時,對於接受的人,識字的每人免費發給一本書,名字有三種,但內容是一樣。。。他們在各教會講道時,也把各處帶教會的人在弟兄姊妹的心目中的地位、形象逐漸抹去,強調「只信真理不看人、只聽神的不聽人的」,讓弟兄姊妹們只相信女基督和那伙假師傅。有誰對他們的道有疑惑,他們便先封住其他的人并說「你們是看人還是看神?是聽真理的還是聽人的?若某人要是不接受這道、并且來叫你們也不接受,那你們怎麼辦呢?是不是為了情感不認真神了呢?」用這些話將弟兄姊妹的思想套死,以后那人要真的覺悟、不接受這邪道了,他們也不必擔心會影響別人。對於不接受的人,只要從弟兄姊妹處聽見他以往的一點點缺點或錯誤,這伙人便會竭力地挑撥,并不斷地捏造各種話來攻擊、毀謗那不接受的人,全力地教唆弟兄姊妹不理他們、恨死他們。當他們去勸告受迷惑的弟兄姊妹時,要弟兄姊妹把他們趕出去,或躲著不見他們。

         女基督的人專門針對信基督的人下手,而且是專找家庭教會下手,到一處就全力的拆散那處的教會,而且拆散、拆毀教會的手段和速度都是一流的,不愧是撒但專門訓練出來的。在拆毀了原來的教會之后,他們便暗中將原教會中几個被他們擄掠的人召集起來,建立所謂的新教會,并不斷的改換聚集的地點(或時間)。他們在各教會主要是捕獲年青的弟兄姊妹和帶領人,也就是所謂的骨干分子,這樣才能快速、有效地拆毀教會。

        對那些「新教會」的受迷惑者,則不叫他們看聖經,說聖經已過時了,而且上面有許多人意的話,有許多錯誤。他們聚集時則看「小書卷」,并且唱所謂的「新歌」。新歌其實就是用流行歌曲和世上其它歌曲的曲調,換上他們所寫的詞語。他們還要給接受者取新名,像凱悅、小玉等都是新名、說白了就是遮人耳目的假名字。他們行事十分小心,也生怕外人發現他們的行蹤。

         我們這里有個小汪弟兄,聽了三天之后沒有接受他們的「道」,并且公開抵擋他們。他們便到處詛咒說「小汪這樣是褻瀆『聖靈』,將永遠滅亡,過不了几天、一兩個月,小汪就要理智失常,成為神經病、白痴。」還捏造說某某地方某某人抵擋「聖靈」,結果「七孔流血而死」。后來我們這里的一位有影響的姊妹也不接受了,於是他們又詛咒說「某人看人情不接受了,還抵擋,現在臥床不起,神要將其靈魂體一并擊殺」但兩個月過去了,根本沒有這些事。小汪和這姊妹身心健康,積極在各處做挽回受迷惑的肢體的工作。 感謝神!我雖然曾接受了他們的「道」,但心中一直不平安。一個多月都是這樣,而且手和身體不由自己的輕輕抖動,人也消瘦的厲害,這是我以前信耶穌時從來沒有過的現象。其它的人剛開始時也不平安,心中劇烈爭戰。     感謝神,使我還有尋求真理的心。所以,我后來在家中安靜了几天,查考了聖經之后發現這些「女基督」的道理是似而非的,一認真追究,全部是錯誤的道理,全部是從魔鬼來的。所以我醒悟之后,把我的經歷大致的敘述了一下,希望大家能及早醒悟。

        最后提醒一下,若有人發現「女基督派」時,千萬不要再聽他們的道,應安靜下來禱告,并仔細的查考聖經,若是有問題去問假師傅,那你只會越問越糟,他們的魔鬼道理和慣用的狡猾手段能使你泥足深陷,我自己有這樣親身的經歷。弟兄姊妹們快點回頭吧!主耶穌正在巴望你醒悟。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