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二十七課 - 大衛的逃亡生活(四)- 在隱基底 - 大衛饒掃羅的命

經文:撒上二十四:1 - 22

主旨:當掃羅在隱基底的山洞大解時,大衛本可乘機殺死他,但因為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大衛不敢伸手害他。

1。 大衛在猶大山地南部的西弗曠野、瑪云曠野和在猶大曠野的隱基底的那段逃往時間,因著掃羅天天尋索他,追趕他,圍困他(撒上二十三:14節,25,26節),大衛可說是身陷困境,處在最低潮的時刻。就在這段黑暗悲慘歲月中,我們從大衛所作的許多詩篇里,看到他沒有怨天尤人,而是緊緊地抓住上帝的手,完全信靠他,從一個山洞逃到另一個山洞。上帝是他的磐石,他的拯救﹔上帝是他的高台,他永不動搖﹔上帝是他的避難所,在那里他得到安息。有的詩篇,如57,63,142,清楚標明是在曠野和洞中完成的﹔有的如 11,13,17,25,64等,雖沒有明說,但解經家大都同意,詩中留下了他當日逃亡的腳蹤。

1我發聲哀告耶和華,發聲懇求耶和華。
2我在他面前吐露我的苦情,陳說我的患難。
3我的靈在我里面發昏的時候,你知道我的道路。在我行的路上,敵人為我暗設網羅。
4求你向我右邊觀看,因為沒有人認識我。我無處避難,也沒有人眷顧我。
5耶和華啊,我曾向你哀求,我說:‘你是我的避難所,在活人之地,你是我的福分。
6求你側耳聽我的呼求,因我落到極卑之地﹔求你救我脫離逼迫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7求你領我出離被囚之地,我好稱贊你的名。義人必環繞我,因為你是用厚恩待我。(詩篇 142

弟兄姐妹們,你聽到大衛在洞里的一聲聲哀求嗎?這不是苦楚無望的哀求,而是深信那位永活的上帝必然垂聽他的禱告,救他脫離逼迫他的人。上帝有垂聽大衛的禱告嗎?當然有,上一課,當大衛被掃羅逼得走頭無路的時候,他激動非利士人犯境搶掠,迫使掃羅不得不立刻放棄追趕大衛,這樣就給大衛一個喘息的機會。

順便一提,不信派不但質疑撒母耳、掃羅和大衛是否真有其人(請參考此文),他們也說大衛的詩篇若不是杜撰的,就一定是后人在馬加比時代(主前二百年)才編寫的。他們不相信在大衛時代(主前十一世紀),人們能夠用希伯來文字書寫和記錄這些詩篇,因為同時期的近東地區都沒有相近的文字和詩篇可作比較,更何況詩篇中的一些詞匯只出現在馬加比時期的文獻,所以,他們就把《詩篇》的寫作日期挪后八百年!

弟兄姐妹,主前十一世紀的巴勒斯坦沒有文字可以“載道”嗎?中國不是有一個“夏商周斷代工程”嗎?這是一個以自然科學與人文社會科學相結合的方法來研究中國歷史上夏、商、周三個歷史時期的年代學的研究項目。研究結果在2000年十一月正式公布:《夏商周年表》定夏代約開始于公元前 2070年,夏商分界大約在公元前 1600年,商周分界(武王伐紂之年)定為公元前 1046年。依據武王伐紂之年和懿王的元年的確立,建立了商王武定以來的年表和西周諸王年表。我們暫且不理會一些學者對這工程的批評,可以肯定的是,武王伐紂之年定為公元前 1046年,就算有誤差,也不會相差太遠。那時中國有文字“載道”嗎?當然有,不是甲骨文,是金文,亦稱鐘鼎文,是鑄刻于青銅器上的文字,內容與當時社會,尤其是王公貴族的活動密切相關,大多是關于當時典禮、祭祀、賜命等活動或事件的記錄。金文字體整齊遒麗,古朴厚重,跟甲骨文相比,可說變化多樣,進步多了!

現在我問大家,公元前 1046年的以色列是什么時代?從第一課,大家應該知道這是撒母耳、掃羅和大衛相繼出現在歷史舞台上的時候:

所羅門:971/970 - 931/930 BC(40年)

大衛 :1010 - 970 BC(40年)

掃羅 :1042 - 1010 BC (32年)

撒母耳:1062 - 1042 BC (20年)

如果主前十一世紀的中國有金文“載道”,我們有什么理由懷疑主前十一世紀的以色列沒有文字“載道”呢?石頭還在呼喊!從 1928年開始,在考古學家 Claude Schaeffler 四十年堅持不懈地挖掘下, 一座屬于晚銅器時代的烏加列古城(Ugarit)終于在敘利亞的 Ras Shamra 重見天日。在這里,從一個類似圖書館的遺址,他們挖掘出 1500 多塊刻有文字的泥版(看左下圖)。

經過古文字學家 Charles Virolleaud 和 Professor Hans Bauer 等人的研究和解讀,這批屬于主前十四至十三世紀的烏加列泥版是用楔形字母寫成,換句話說,已經脫離了早期的象形圖案,由三十個字母(alphabet)組成(看右下圖)。

      

 烏加列字母泥版                 烏加列字母

什么是楔形文字(cuneiform)?我們都知道在古代(主前3200年左右)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出現的文字是象形文字,顧名思義,這是人將思想以粗略的圖象描繪出來的文字,并用尖筆刻寫的。以后,經過了几百年的演變,大約在主前2500年,蘇美爾人將這些圖象文字漸漸簡化為相等的線,及至三角形尖筆面世,這些線形文字便以楔形的圖象出現,稱為楔形文字。 從開始的几千個圖象符號,發展為表意和發音符號,到公元前2500年左右時,符號的數目已經削減到六百個左右。公元前第三千紀末期,阿卡德人(Akkad)在吸收以蘇美爾人的語言和文字的基礎上進行了改造和發展,建立了 更為完善的楔形文字體系。后來的巴比倫語和亞述語,主要是在阿卡德語基礎上完善的。

楔形文字

發掘了烏加列古城(Ugarit)后,世人才知道在主前兩千年至三千年期間,在敘利亞北岸地方有這么一個繁盛的商業和文化中心。這個城在主前 1200年被非利士人所毀后,就消失在歷史記載中。但出土的泥版卻讓我們對舊約聖經,特別是詩篇的理解有了很大的突破。怎么說呢?

第一,既然主前十四至十三世紀的烏加列泥版是用楔形字母寫成,誰還質疑主前十一世紀后期的大衛詩篇不能被記錄,留傳下來呢?其實,我們可以肯定,當摩西在西乃曠野寫五經的時候(主前1400年),他的確是用希伯來文寫的,那時已經有整套的希伯來字母,也有文法之類的東西。

第二,烏加列泥版上出現了在結構、風格、和用字與大衛的希伯來詩篇相似的詩歌作品,譬如,希伯來詩歌的平行體、重復的對句法在烏加列泥版上都可以找到﹔許多詞匯,過去被人認為是馬加比時代才有的,現在卻出現在烏加列的泥版上。像詩篇二十九,有學者甚至認為,這原本是巴力敬拜的詩篇,后來轉變為對耶和華的敬拜。

現在言歸正傳,我們繼續跟隨大衛的腳蹤,從一洞逃到另一洞吧。

2。撒上二十四:1 - 7  “1掃羅追趕非利士人回來,有人告訴他說:‘大衛在隱基底的曠野。’2掃羅就從以色列人中挑選三千精兵,率領他們往野羊的盤石去,尋索大衛和跟隨他的人。3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里有洞,掃羅進去大解。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正藏在洞里的深處。4跟隨的人對大衛說:‘耶和華曾應許你說:<我要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里,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時候到了。’大衛就起來,悄悄地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5隨后大衛心中自責,因為割下掃羅的衣襟。6對跟隨他的人說:‘我的主乃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7大衛用這話攔住跟隨他的人,不容他們起來害掃羅。掃羅起來,從洞里出去行路。”

“掃羅追趕非利士人回來,有人告訴他說:‘大衛在隱基底的曠野。’”-- 請溫習上一課,看隱基底在哪里。

“掃羅就從以色列人中挑選三千精兵,率領他們往野羊的盤石去,尋索大衛和跟隨他的人。”-- 由于隱基底是猶大曠野里的一個綠洲,意思是“野山羊之水泉”,所以這里有野羊出沒,也有羊圈。撒上十三:2,當掃羅登基后,他就建立了一支三千人的精兵。現在他動用全軍,為的就是追殺大衛和跟隨他的六百人。

“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里有洞,掃羅進去大解。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正藏在洞里的深處。”-- 由于洞里黑暗,剛進去的掃羅當然看不見洞內的情景,但在里面的人卻把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跟隨的人對大衛說:‘耶和華曾應許你說:<我要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里,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時候到了。’大衛就起來,悄悄地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 對跟隨大衛的人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是上帝特意安排,讓大衛可以把政敵消滅,登上皇位。大衛也“蠢蠢欲動”,殺他?不殺他?最后還是悄悄地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 

“隨后大衛心中自責,因為割下掃羅的衣襟。對跟隨他的人說:‘我的主乃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大衛用這話攔住跟隨他的人,不容他們起來害掃羅。掃羅起來,從洞里出去行路。”--  所謂君子坦蕩蕩,大衛連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都心中自責,因為掃羅再不義,他畢竟是耶和華的受膏者,若不是耶和華親自下令除掉掃羅,大衛不敢動他一根毫發。問題來了,地上政權都是上帝所立的,如果執政者所行的是不義的事,以致教會遭受逼迫,作基督徒的我們,要馬上拿起武器,殺入敵營嗎?還是發起了一場絕食行動?還是學上個世紀 七、八十年代美國的基要派,政教分離,不關心政治?或學九十年代的福音派卷入到政治旋渦里,想以聖經改造世界?______________________

3。撒上二十四:8 - 15  “8隨后大衛也起來,從洞里出去,呼叫掃羅說:‘我主,我王!’掃羅回頭觀看,大衛就屈身臉伏于地下拜。9大衛對掃羅說:‘你為何聽信人的讒言說,大衛想要害你呢?10今日你親眼看見在洞中耶和華將你交在我手里,有人叫我殺你,我卻愛惜你,說:<我不敢伸手害我的主,因為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11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沒有殺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沒有惡意叛逆你。你雖然獵取我的命,我卻沒有得罪你。12愿耶和華在你我中間判斷是非,在你身上為我伸冤,我卻不親手加害于你。13古人有句俗語說:<惡事出于惡人。>我卻不親手加害于你。14以色列王出來要尋找誰呢?追趕誰呢?不過追趕一條死狗,一個虼蚤就是了。15愿耶和華在你我中間施行審判,斷定是非,并且鑒察,為我伸冤,救我脫離你的手。’”

“隨后大衛也起來,從洞里出去,呼叫掃羅說:‘我主,我王!’掃羅回頭觀看,大衛就屈身臉伏于地下拜。”-- 大衛不是做戲,我們千萬不要以小人之心論斷大衛的作為,就好像我們不要把大衛和約拿單的真摯友情視為同性戀一樣。我有必要重復在第十四課所說的:

有的聖經學者以為《撒母耳記》的編寫是為了達到“尊大衛抑掃羅”,作者不惜改造歷史,而故意丑化掃羅。有的認為編寫《撒母耳記》的是一名被擄在巴比倫的猶太人,他按著一些口傳的資料對被擄的同胞敘述這段往事。原來的大衛本來是個機會主義者,玩弄權勢,不惜犧牲別人以達到自己做王的目的,但這位編寫者則以《申命記》的原則,把大衛的形象重造,將他美化成一個合神心意的王,安慰和鼓勵當時國破家亡、淪落異鄉的同胞。

“大衛對掃羅說:。。。。”-- 請你先別看經文。假設你是大衛,請你在這里告訴掃羅,為什么他沒有合理的理由一直追殺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了,現在你仔細地讀這段經文(9 - 15節),你說大衛是編造這些話嗎?_______________

4。撒上二十四:16 - 22  “16大衛向掃羅說完這話,掃羅說:‘我兒大衛,這是你的聲音嗎?’就放聲大哭,17對大衛說:‘你比我公義,因為你以善待我,我卻以惡待你。18你今日顯明是以善待我,因為耶和華將我交在你手里,你卻沒有殺我。19人若遇見仇敵,豈肯放他平安無事地去呢?愿耶和華因你今日向我所行的,以善報你。20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國必堅立在你手里。21現在你要指著耶和華向我起誓,不剪除我的后裔,在我父家不滅沒我的名。’22于是大衛向掃羅起誓,掃羅就回家去﹔大衛和跟隨他的人上山寨去了。”

在大衛情詞迫切的辯屈下,掃羅的情緒完全崩潰,不能自制,號啕大哭。

“你比我公義,因為你以善待我,我卻以惡待你。。。”-- 這是肺腑之言,絕對沒有裝假。

“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國必堅立在你手里。現在你要指著耶和華向我起誓,不剪除我的后裔,在我父家不滅沒我的名。”-- 如果掃羅知道退位讓賢,幫助大衛登上王位,他也算是“合神心意”的人﹔可惜他只顧自家的安危,不理上帝之國的事業,以致惡行累累,遺臭萬年。

“掃羅就回家去﹔大衛和跟隨他的人上山寨去了。”-- 在那刻,以色列的歷史本來可以改寫,但現在兩人擦身而過,機會就這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耶和華是憐憫人的上帝,他在第二十六章再給兩人相遇的機會。下次再見。

默想:

大衛在猶大曠野,被掃羅追殺的時候,仍然切切地尋求上帝:

1上帝啊,你是我的上帝!我要切切地尋求你﹔在干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
2我在聖所中曾如此瞻仰你,為要見你的能力和你的榮耀。
3因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我的咀唇要頌贊你。
4我還活的時候要這樣稱頌你,我要奉你的名舉手。
5,6我在床上記念你。在夜更的時候思想你﹔我的心就象飽足了骨髓肥油,我也要以歡樂的咀唇贊美你。
7因為你曾幫助我,我就在你翅膀的蔭下歡呼。
8我心緊緊地跟隨你﹔你的右手扶持我。
9但那些尋索要滅我命的人,必往地底下去。
10他們必被刀劍所殺,被野狗所吃。
11但是王必因上帝歡喜,凡指著他發誓的,必要夸口,因為說謊之人的口必被塞住。(詩篇六十三

在順境或逆境,我們有這樣地渴想上帝,切慕上帝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