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二十三課 - 約拿單助大衛逃離掃羅的殺害

經文:撒上二十:1 - 42

主旨:大衛從約拿單那里証實了“掃羅決意要殺他”后,就和約拿單分手,開始流亡的生活。

1。撒上二十:1- 4  “1大衛從拉瑪的拿約(Naioth in Ramah)逃跑,來到約拿單(Jonathan)那里,對他說:‘我做了什么,有什么罪孽呢?在你父親面前犯了什么罪,他竟尋索我的性命呢?’2約拿單回答說:‘斷然不是!你必不至死。我父做事,無論大小,沒有不叫我知道的。怎么獨有這事隱瞞我呢?決不如此。’3大衛又起誓說:‘你父親准知我在你眼前蒙恩。他心里說:<不如不叫約拿單知道,恐怕他愁煩。>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離死不過一步。’4約拿單對大衛說:‘你心里所求的,我必為你成就。’”

上一課,掃羅打發人到大衛的房屋要殺他,但被米甲用障眼法拖延了一段時間,讓大衛有時間逃跑到拉瑪見撒母耳,將掃羅向他所行的事述說了一遍(撒上十九:18)。過去掃羅向大衛掄槍,大衛可能懷疑這不過是因為惡魔攪擾他的結果,掃羅不是故意要殺他。但現在不同了,從當時他向耶和華的禱告中(詩篇五十九),他清楚知道要殺他的人是“仇敵”,是“流人血的人”,是“行詭詐的惡人”(1,2,5節)。這次他返回基比亞找好友約拿單(看圖一),有的人說,這是出于撒母耳的建議,看看還有沒有和好的機會。我認為這種可能性很少,因為先知撒母耳看透掃羅的心思意念,對他已經死了一條心。大衛這次不顧生命危險,返回基比亞,是因為上次的逃跑非常倉促,他來不及問好友約拿單為何不事先警戒他,當然大衛也想從約拿單口中知悉掃羅殺他的真正動機。我們千萬不要學一些學者,以小人之心奪君子之腹,認為大衛是別有用心,軟硬兼施,想把約拿單拉攏過來,對付掃羅。其實,他們兩人推心置腹,正如孔子說的“君子坦蕩蕩”,反而是學者“小人常戚戚”,心中狹窄,又怎能明白大衛的心?

“大衛。。來到約拿單那里,對他說:‘我做了什么,有什么罪孽呢?在你父親面前犯了什么罪,他竟尋索我的性命呢?’約拿單回答說:‘斷然不是!你必不至死。我父做事,無論大小,沒有不叫我知道的。怎么獨有這事隱瞞我呢?決不如此。’”-- 大衛心地純潔,掃羅要殺害他使他百思莫解,因為自己并沒有犯罪﹔他希望從約拿單那里找到答案。約拿單也是一個單純的人,他以為父親掃羅事無大小,對自己絕不隱瞞﹔其實他并不真正的認識父親。這是“君子之心奪小人之腹”嗎?

“大衛又起誓說:‘你父親准知我在你眼前蒙恩。他心里說:<不如不叫約拿單知道,恐怕他愁煩。>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離死不過一步。’約拿單對大衛說:‘你心里所求的,我必為你成就。’”-- 由于約拿單不相信父親會這樣狠心要殺大衛,大衛兩次以發誓的強烈語調說這是真的,掃羅几乎把他殺死。約拿單的反應是,好吧,你要我做什么,我就怎么做。

2。撒上二十:5 - 23  “5大衛對約拿單說:‘明日是初一,我當與王同席,求你容我去藏在田野,直到第三日晚上。6你父親若見我不在席上,你就說,大衛切求我許他回本城伯利恆(Bethlehem)去,因為他全家在那里獻年祭。7你父親若說:<好>,仆人就平安了﹔他若發怒,你就知道他決意要害我。8求你施恩與仆人,因你在耶和華面前曾與仆人結盟。我若有罪,不如你自己殺我,何必將我交給你父親呢?’9約拿單說:‘斷無此事!我若知道我父親決意害你,我豈不告訴你呢?’10大衛對約拿單說:‘你父親若用厲言回答你,誰來告訴我呢?’11約拿單對大衛說:‘你我且往田野去。’二人就往田野去了。12約拿單對大衛說:‘愿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為証。明日約在這時候,或第三日,我探我父親的意思,若向你有好意,我豈不打發人告訴你嗎?13我父親若有意害你,我不告訴你,使你平平安安地走,愿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愿耶和華與你同在,如同從前與我父親同在一樣。14你要照耶和華的慈愛恩待我。不但我活著的時候免我死亡,15就是我死后,耶和華從地上剪除你仇敵的時候,你也永不可向我家絕了恩惠。’16于是,約拿單與大衛家結盟說:‘愿耶和華借大衛的仇敵追討背約的罪。’17約拿單因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就使他再起誓。18約拿單對他說:‘明日是初一,你的座位空設,人必理會你不在那里。19你等三日,就要速速下去,到你從前遇事所藏的地方,在以色(Ezel)盤石那里等候。20我要向盤石旁邊射三箭,如同射箭靶一樣。21我要打發童子說:<去把箭找來。>我若對童子說:<箭在后頭,把箭拿來>,你就可以回來,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必平安無事。22我若對童子說:<箭在前頭>,你就要去,因為是耶和華打發你去的。23至于你我今日所說的話,有耶和華在你我中間為証,直到永遠。' ”

“大衛對約拿單說:‘明日是初一,我當與王同席,求你容我去藏在田野,直到第三日晚上。你父親若見我不在席上,你就說,大衛切求我許他回本城伯利恆(Bethlehem)去,因為他全家在那里獻年祭。你父親若說:<好>,仆人就平安了﹔他若發怒,你就知道他決意要害我。”-- 這是大衛提出的方法來測試掃羅的用心。按律法規定,“初一”(即月朔)有特別的獻祭(民二十八:11 - 15,十:10),所以大衛的懇求回家獻祭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掃羅早知大衛已經逃到撒母耳那里,所以從掃羅的反應就可以判斷他是否真的要殺大衛。有的人認為大衛在此是教導約拿單在父親面前說謊,我不同意,反而認為他很有智慧。

“求你施恩與仆人,因你在耶和華面前曾與仆人結盟。我若有罪,不如你自己殺我,何必將我交給你父親呢?’約拿單說:‘斷無此事!我若知道我父親決意害你,我豈不告訴你呢?’”-- “結盟”發生在撒上十八:3,有的人認為大衛是用激將法,一步一步地把約拿單拉攏過來對付自己的父親,我可不同意這樣的說法,因為他們忘記了兩人是“結拜兄弟”啊。也許周華建比他們更了解 什么是朋友(周華建的歌):

這些年一個人
風也過雨也走
有過淚有過錯
還記得堅持什么
真愛過才會懂
會寂寞會回首
終有夢終有你在心中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話一輩子
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單過
一聲朋友你會懂
還有傷還有痛
還要走還有我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話一輩子
一生情一杯酒

從10 - 23 節,一方面記載了大衛和約拿單事先安排的計划,就是約拿單怎樣把測試的結果傳遞給大衛:大衛躲在田間,約拿單在第三日以射箭作為記號通知他(18 - 23節,究竟大衛有沒有去伯利恆,聖經沒有說)﹔一方面又記載了約拿單和大衛的重新結盟,哀求大衛要永遠保護他和他的家,這里暗示了約拿單預知大衛將要為王(12- 17節)。

3。撒上二十:24 - 33  “24大衛就去藏在田野。到了初一日,王坐席要吃飯。25王照常坐在靠牆的位上,約拿單侍立,押尼珥(Abner)坐在掃羅旁邊,大衛的座位空設。26然而這日掃羅沒有說什么,他想大衛遇事,偶染不潔,他必定是不潔。27初二日,大衛的座位還空設。掃羅問他兒子約拿單說:‘耶西的兒子為何昨日今日沒有來吃飯呢?’28約拿單回答掃羅說:‘大衛切求我容他往伯利恆去。29他說:<求你容我去,因為我家在城里有獻祭的事,我長兄吩咐我去。如今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容我去見我的弟兄。>所以大衛沒有赴王的席。’30掃羅向約拿單發怒,對他說:‘你這頑梗背逆之婦人所生的,我豈不知道你喜悅耶西(Jesse)的兒子,自取羞辱,以致你母親露體蒙羞嗎?31耶西的兒子若在世間活著,你和你的國位必站立不住。現在你要打發人去,將他捉拿交給我。他是該死的!’32約拿單對父親掃羅說:‘他為什么該死呢?他做了什么呢?’33掃羅向約拿單掄槍要刺他,約拿單就知道他父親決意要殺大衛。”

一切正如大衛和約拿單所預料的,事情就那樣的在掃羅的宮里展開。

“掃羅向約拿單發怒,對他說:‘你這頑梗背逆之婦人所生的,我豈不知道你喜悅耶西(Jesse)的兒子,自取羞辱,以致你母親露體蒙羞嗎?耶西的兒子若在世間活著,你和你的國位必站立不住。現在你要打發人去,將他捉拿交給我。他是該死的!’”-- 掃羅得知約拿單“放走”大衛,他就暴跳如雷,把心中對大衛的恨怒沖口而出,甚至掄槍要殺自己的兒子約拿單。現在,約拿單知道掃羅要殺大衛是一點都不假。

4。撒上二十:34 - 42  “34于是約拿單氣忿忿地從席上起來,在這初二日沒有吃飯。他因見父親羞辱大衛,就為大衛愁煩。35次日早晨,約拿單按著與大衛約會的時候出到田野,有一個童子跟隨。36約拿單對童子說:‘你跑去,把我所射的箭找來。’童子跑去,約拿單就把箭射在童子前頭。37童子到了約拿單落箭之地,約拿單呼叫童子說:‘箭不是在你前頭嗎?’38約拿單又呼叫童子說:‘速速地去,不要遲延!’童子就拾起箭來,回到主人那里。39童子卻不知道這是什么意思,只有約拿單和大衛知道。40約拿單將弓箭交給童子,吩咐說:‘你拿到城里去。’41童子一去,大衛就從盤石的南邊出來,俯伏在地,拜了三拜。二人親咀,彼此哭泣,大衛哭得更慟。42約拿單對大衛說:‘我們二人曾指著耶和華的名起誓說:<愿耶和華在你我中間,并你我后裔中間為証,直到永遠。>如今你平平安安地去吧!’大衛就起身走了﹔約拿單也回城里去了。”

按著原先安排好的計划,約拿單來到田間把“掃羅決意要殺大衛”的消息傳給他。

“童子一去,大衛就從盤石的南邊出來,俯伏在地,拜了三拜。二人親咀,彼此哭泣,大衛哭得更慟。約拿單對大衛說:‘我們二人曾指著耶和華的名起誓說:<愿耶和華在你我中間,并你我后裔中間為証,直到永遠。>如今你平平安安地去吧!’大衛就起身走了﹔約拿單也回城里去了。”-- 韋庄《古離別》云:

  晴煙漠漠柳毿毿, 不那離情酒半酣。
  更把玉鞭云外指, 斷腸春色在江南。

但大衛和約拿單的離別沒有詩人描繪的淡淡的晴煙,青青的楊柳﹔兩人深知,這次離別后,相見的機會微乎其微(撒上二十三:14 - 18 當大衛在西弗曠野的時候,約拿單冒著生命的危險往那里再見大衛)。

大衛起身走后,就開始他的流亡生活。在撒上三十一:2,約拿單戰死在沙場﹔撒下一:17 - 27,大衛為約拿單作哀歌﹔撒下九:1 - 13,大衛沒有忘記與約拿單的盟約,在他登位后向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施恩。

默想:

“我兄約拿單哪,我為你悲傷!我甚喜悅你!你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于婦女的愛情。”(撒下一:26)

這是大衛在吊唁約拿單的死時所寫下的詩句。約拿單和大衛情同手足,有關他的回憶,一點一滴都甜美無比,正如裊繞的絲竹樂聲,又如春風送來的芬芳氣息。他的愛如此溫柔細致,甚過兒女之情。(借用 F B Meyer 邁爾的評語)

對于那位要置他于死地的掃羅王,大衛是否就懷恨在心呢?請看他給掃羅作的挽歌,就可以認識他對待掃羅的氣度了:(撒下一:19 - 27)

19以色列啊,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大英雄何竟死亡!
20不要在迦特報告,不要在亞實基倫街上傳揚﹔免得非利士的女子歡樂,免得未受割禮之人的女子矜夸。
21基利波山哪,愿你那里沒有雨露,愿你田地無土產可作供物!因為英雄的盾牌,在那里被污丟棄。掃羅的盾牌,仿佛未曾抹油。
22約拿單的弓箭,非流敵人的血不退縮﹔掃羅的刀劍,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
23掃羅和約拿單,活時相悅相愛,死時也不分離。他們比鷹更快,比獅子還強。
24以色列的女子啊,當為掃羅哭號!他曾使你們穿朱紅色的美衣,使你們衣服有黃金的妝飾。

他稱掃羅為“尊榮者”,為“英雄”。他忘記了自己在掃羅手中備嘗的艱辛痛苦﹔他只想到年輕時那一段美好和諧的時光。他的英氣和寬厚之愛,使他單單念及掃羅在最后几年因任意妄行而墮入深淵之前,曾是何等的勇敢,俊美和高貴。掃羅“可愛可悅”(和合本作“相悅相愛”)是大衛題的墓志銘。(引用邁爾的評語)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