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二十課 - 大衛擊殺歌利亞

經文:撒上十七:1 - 58

主旨:非利士巨人歌利亞向以色列人罵陣,大衛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擊殺歌利亞。

1。時常有人問我:“怎樣才能知道上帝的旨意?”我說:

要明白上帝的旨意,有几個准則可作參考:

A。請問你花多少時間親近上帝?這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如果一天二十四小時,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世界忙忙碌碌,安靜在他面前的時間寥寥無几,不要說你連地上的父親和親人的心意,你都不明白,更何況是天上的父神?

B。上帝藉著創造世界曉諭人,又親自道成肉身來對我們說話,也啟示人將來的事,全都寫在聖經中,我們必須熟悉了解說話的中心和方式,才能對准上帝的頻率收聽。調頻就是學習聖經來明白上帝,校正自己。所以,上帝的話絕對不會與聖經互相矛盾。有的旨意甚至已經明說了,如:帖前五:16 - 18的“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里向你們所定的旨意。”又如弗五:16 - 21,這都是我們要遵從的上帝的旨意。

C。榮神益人:上帝一定不會讓人做不能榮耀他,也不能使人得益處的事。

D。外在的環境:許多時候,上帝會用外在的環境顯示他的旨意,譬如事情發展得很奇特,或者出乎意外的阻攔或順利,或者從身邊的人得到印証。。

E。內在的印証:這是聖靈在內心的動工。他能感動人,給人心里負擔,使人明白上帝的旨意。當然,魔鬼也能這樣做,人自己的私欲也能給人錯誤的引導,這就是為什么我在准則(A)里強調你花多少時間親近上帝。除非一個人愿意花這樣的時間,他對聖靈的感動和引導是很麻木的。

總之,就算我們所做的不合乎上帝的旨意,慈愛的天父仍然會用他的杖,他的竿來引導我們,使我們走回正途。這是我們最大的安慰。

不過我要補充, 明白上帝的旨意是一回事,決定什么時候開始行動則是另一回事。有的人學會了什么是上帝的旨意,就很急躁,很不耐煩地要行出來,結果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你看,上帝的旨意是耶穌要被釘在十字架,但耶穌時常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約七:6)。所以,除了知道上帝的旨意,我們還要學習等待的功課,像大衛不搶奪掃羅的王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問題是:當撒母耳在伯利恆膏立大衛的時候, 大衛是否知道自己是被膏立為王?我們實在不知道,因為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但有一點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大衛以后一定知道自己這個身份,因為撒上二十三:17 ,掃羅的兒子約拿單親口對他這樣說﹔撒上二十四:20 掃羅也這樣對他說﹔撒上十九:18 大衛再次遇到撒母耳,后者很可能把一切都告訴大衛。雖然如此,聖經卻沒有提供任何時間的資料給我們,譬如相隔多久,事件才發生。我們從撒下五:4 - 5 才知道“大衛登基的時候年三十歲,在位四十年。在希伯侖作猶大王七年零六個月,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和猶大王三十三年。”我們要等到王上六:1 “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后四百八十年,所羅門作以色列王第四年西弗月,就是二月,開工建造耶和華的殿。”才真正獲得一個時間上的路標,就是公元前967年(所羅門作王第四年)。

對大衛來說,上帝給他最大的考驗就是時間上的等待。上帝沒有跟他說,你在膏立之后,還要等待多少年才登基為王。若是這樣, 他大可以躲藏起來,時候到了才登基為王。同樣的道理,上帝把末世要發生的事情都告訴我們,但人子何時降臨,“。。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太二十四:36)禱告 本身其實就是一場考驗我們等待的功課,主耶穌不是教我們要常常禱告,不可灰心嗎?(路十八:1)他最擔心的是:“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嗎?”(路十八:8)

不只是有關末世的事情,上帝把時間隱藏,有關上古事情的時間,上帝也時常隱藏,不讓人知道。聖經說:“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一:1)什么時候,他就是不說﹔什么時候創造人,他也是不說。。聖經說:“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借上帝話造成的。。”(來十一:3)上帝就是不把時間公開,要人憑信心接受他的話語。

《撒母耳記上》接下來的篇章就是上帝給他所揀選的大衛,一次又一次等待的考驗。我們要在《撒母耳記下》第五章才看到他登基作猶大和以色列的王,“大衛登基的時候年三十歲,在位四十年。在希伯侖作猶大王七年零六個月,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和猶大王三十三年。”(撒下五:4 - 5)

2。撒上十七:1 - 3  “1非利士人招聚他們的軍旅,要來爭戰,聚集在屬猶大的梭哥(Shochoh),安營在梭哥和亞西加(Azekah)中間的以弗大憫(Ephesdammim)。2掃羅和以色列人也聚集,在以拉谷(Elah)安營,擺列隊伍要與非利士人打仗。3非利士人站在這邊山上,以色列人站在那邊山上,當中有谷。”

上次掃羅和約拿單是在密抹之役大敗非利士人(撒上十三、十四章),現在非利士人又招聚大軍 ,卷土重來要跟以色列人爭戰。非利士軍安營在梭哥和亞西加(Azekah)中間的以弗大憫(Ephesdammim)﹔掃羅和以色列人則聚集在以拉谷(Elah)安營,雙方隔著一個山谷(請看圖一)。 以拉谷(Valley of Elah)是一條長約30余公里的河谷,西端起自迦特(Gath),東端止于伯利恆之北,除了在雨季大雨時有水流外,大部分的時間是無水的旱溪。這河谷是自非利士平原通往猶大山地及耶路撒冷的三條主要孔道之一,所以具有非常重要的軍事價值。亞西加(Azekah)位于伯利恆之西約25公里,以拉谷的東北端,城建在一高出地面約120公尺的小山丘上,下面就是以拉谷,所以不但非利士人想從這里進入猶大,以后的亞述王西拿基立(Sennacherib)和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 (Nebuchadnezzar)也都通過這里進入耶路撒冷。

亞西加(Azekah)

3。撒上十七:4 - 11  “4從非利士營中出來一個討戰的人,名叫歌利亞(Goliath),是迦特人(Gath),身高六肘零一虎口﹔5頭帶銅盔,身穿鎧甲,甲重五千舍客勒﹔6腿上有銅護膝,兩肩之中背負銅戟﹔7槍杆粗如織布的機軸,鐵槍頭重六百舍客勒。有一個拿盾牌的人在他前面走。8歌利亞對著以色列的軍隊站立,呼叫說:‘你們出來擺列隊伍做什么呢?我不是非利士人嗎?你們不是掃羅的仆人嗎?可以從你們中間揀選一人,使他下到我這里來。9他若能與我戰斗,將我殺死,我們就作你們的仆人﹔我若勝了他,將他殺死,你們就作我們的仆人,服事我們。’10那非利士人又說:‘我今日向以色列人的軍隊罵陣。你們叫一個人出來,與我戰斗。’11掃羅和以色列眾人聽見非利士人的這些話,就驚惶,極其害怕。”

我們不要把這個歌利亞和撒下二十一:15 -22以及代上二十:4 - 8 的歌利亞混淆。撒下二十一:15 - 22 說 “非利士人與以色列人打仗,大衛帶領仆人下去,與非利士人接戰,大衛就疲乏了,偉人的一個兒子以實比諾要殺大衛。他的銅槍重三百舍客勒,又佩著新刀。但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幫助大衛,攻打非利士人,將他殺死。當日跟隨大衛的人向大衛起誓說:‘以后你不可再與我們一同出戰,恐怕熄滅以色列的燈。’后來,以色列人在歌伯與非利士人打仗,戶沙人西比該殺了偉人的一個兒子撒弗。又在歌伯與非利士人打仗,伯利恆人雅雷俄珥金的兒子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歌利亞。這人的槍杆粗如織布的機軸。又在迦特打仗,那里有一個身量高大的人,手腳都是六指,共有二十四個指頭,他也是偉人的兒子。這人向以色列人罵陣,大衛的哥哥示米亞的兒子約拿單就殺了他。這四個人是迦特偉人的兒子,都死在大衛和他仆人的手下。”代上二十:4 - 8 則說“后來,以色列人在基色與非利士人打仗。戶沙人西比該殺了偉人的一個兒子細派,非利士人就被制伏了。又與非利士人打仗,睚珥的兒子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歌利亞的兄弟拉哈米,這人的槍杆粗如織布的機軸。又在迦特打仗,那里有一個身量高大的人,手腳都是六指,共有二十四個指頭,他也是偉人的兒子。這人向以色列人罵陣,大衛的哥哥示米亞的兒子約拿單就殺了他。這三個人是迦特偉人的兒子,都死在大衛和他仆人的手下。”這兩處記載的是大衛作了王之后與非利士人的戰役,兩場仗可說風馬牛不相及,只不過有同一名字罷了。

“身高六肘零一虎口﹔頭帶銅盔,身穿鎧甲,甲重五千舍客勒﹔腿上有銅護膝,兩肩之中背負銅戟﹔槍杆粗如織布的機軸,鐵槍頭重六百舍客勒。有一個拿盾牌的人在他前面走。”-- “虎口”是由大拇指伸開直到小指的距離,約九寸長。若一肘是十八英寸的話,歌利亞就是九英尺高的巨人了!從撒下二十一和代上二十的記載,非利士人中似乎有很多這樣的“偉人”,就好像過去摩西派的探子在迦南地所看到的亞衲族“偉人”(民十三:33)。“鎧甲。。重五千舍客勒(shekels)”-- 一舍客勒約等于十克(10 gram),所以五千舍客勒就是現在的50公斤,好重的鎧甲啊!歌利亞有兩種武器,打近身戰是用銅戟(target),大概是一種刀(撒上十七:51),遠距離拋擲就用長槍(spear),約 6 公斤重。他的身邊還有一個人替他拿盾牌,是一種立地式的盾牌。

“。。我今日向以色列人的軍隊罵陣。你們叫一個人出來,與我戰斗。掃羅和以色列眾人聽見非利士人的這些話,就驚惶,極其害怕。”-- 歌利亞向以色列人罵陣,掃羅王大竟然害怕到不敢應戰,因為耶和華的靈已經離他而去,他也不懂得求問耶和華。

4。撒上十七:12 - 31  “12大衛是猶大伯利恆的以法他人(Ephrathite)耶西(Jesse)的兒子。耶西有八個兒子。當掃羅的時候,耶西已經老邁。13耶西的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出征。這出征的三個兒子:長子名叫以利押(Eliab),次子名叫亞比拿達(Abinadab),三子名叫沙瑪(Shammah)。14大衛是最小的﹔那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15大衛有時離開掃羅回伯利恆,放他父親的羊。16那非利士人早晚都出來站著,如此四十日。17一日,耶西對他兒子大衛說:‘你拿一伊法烘了的穗子和十個餅,速速地送到營里去,交給你哥哥們﹔18再拿這十塊奶餅,送給他們的千夫長,且問你哥哥們好,向他們要一封信來。’19掃羅與大衛的三個哥哥和以色列眾人,在以拉谷(Elah)與非利士人打仗。20大衛早晨起來,將羊交托一個看守的人,照著他父親所吩咐的話,帶著食物去了。到了輜重營,軍兵剛出到戰場,喊要戰。21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列隊伍,彼此相對。22大衛把他帶來的食物留在看守物件人的手下,跑到戰場,問他哥哥們安。23與他們說話的時候,那討戰的,就是屬迦特(Gath)的非利士人歌利亞(Goliath),從非利士隊中出來,說從前所說的話﹔大衛都聽見了。24以色列眾人看見那人就逃跑,極其害怕。25以色列人彼此說:‘這上來的人你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若有能殺他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并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26大衛問站在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 上帝的軍隊罵陣嗎?’27百姓照先前的話回答他,說,有人能殺這非利士人,必如此如此待他。28大衛的長兄以利押(Eliab)聽見大衛與他們所說的話,就向他發怒說:‘你下來做什么呢?在曠野的那几只羊,你交托了誰呢?我知道你的驕傲和你心里的惡意,你下來特為要看爭戰。’29大衛說:‘我做了什么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30大衛就離開他轉向別人,照先前的話而問,百姓仍照先前的話回答他。31有人聽見大衛所說的話,就告訴了掃羅,掃羅便打發人叫他來。”

這段經文告訴我們大衛上戰場擊殺歌利亞的背景。這段經文在七十士譯本(LXX)是沒有的,可能是編撰馬索拉版本的人從別的資料抄錄過來。

“耶西對他兒子大衛說:‘你拿一伊法烘了的穗子和十個餅,速速地送到營里去,交給你哥哥們﹔再拿這十塊奶餅,送給他們的千夫長,且問你哥哥們好,向他們要一封信來。’掃羅與大衛的三個哥哥和以色列眾人,在以拉谷(Elah)與非利士人打仗。”-- 一“伊法”(ephah)是 22公升。“千夫長”- 在撒上十四:50,掃羅已經立了押尼珥(Abner)為元帥,現在我們也看到“千夫長”的軍階,可見當時以色列已經有了正規的軍隊組織,這是士師時代所沒有的。大衛的三個哥哥都是軍人。

“大衛早晨起來,將羊交托一個看守的人,照著他父親所吩咐的話,帶著食物去了。”-- 撒上十六:22 不是說大衛彈琴叫掃羅舒暢爽快的嗎?何以現在他又在牧羊呢?由于下文撒上十七:55 提到掃羅不認識大衛,我們可以推測十六和十七章是隔了一段日子,掃羅的被惡魔擾亂不是持續不停的,大衛在宮里侍奉他之后就回到老家。

“以色列人彼此說:‘這上來的人你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若有能殺他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并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大衛問站在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嗎?’”-- 大家看到這里三個突出醒目的人物嗎?

“這上來的人”- 就是非利士巨人歌利亞。他自吹自擂,“。。指著自己的神咒詛大衛。”又聲言要將大衛的肉給空中的飛鳥、田野的走獸吃。(撒上十七:43 - 44)

“若有能殺他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并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 這個王當然是掃羅。想不到吧,堂堂一個王,早年曾經大敗亞捫(撒上十一章),擊殺非利士(撒上十四章),又打敗亞瑪力,現在卻畏縮不前,不敢跟敵人交鋒,還要用錢財和女兒作餌,“買人殺敵”。

“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神的軍隊罵陣嗎?’”-- 這人當然是大衛了。他不過是個青年,從來沒有上戰場的經驗﹔自己又手無寸鐵,卻清楚知道以色列人是“永生上帝的軍隊”。他不能忍受別人辱罵上帝的名,認為這是以色列人的恥辱。他要挺身而出為上帝除掉這個辱罵他的人。

“大衛的長兄以利押(Eliab)聽見大衛與他們所說的話,就向他發怒說:‘你下來做什么呢?在曠野的那几只羊,你交托了誰呢?我知道你的驕傲和你心里的惡意,你下來特為要看爭戰。’大衛說:‘我做了什么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 大衛為上帝的名被敵人褻瀆,心里焦急如焚,想要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其兄以利押,卻沒有屬靈的洞察力,誤解大衛上來的意圖,所以“屬血氣的人不領會上帝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惟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

5。撒上十七:32 - 40  “32大衛對掃羅說:‘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膽怯。你的仆人要去與那非利士人戰斗。’33掃羅對大衛說:‘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斗,因為你年紀太輕,他自幼就作戰士。’34大衛對掃羅說:‘你仆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群中銜一只羊羔去。35我就追趕 它,擊打它,將羊羔從它口中救出來。它起來要害我,我就揪著它的胡子,將它打死。36你仆人曾打死獅子和熊,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也必象獅子和熊一般。’37大衛又說:‘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掃羅對大衛說:‘你可以去吧!耶和華必與你同在。’38掃羅就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將銅盔給他帶上,又給他穿上鎧甲。39大衛把刀跨在戰衣外,試試能走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就對掃羅說:‘我穿帶這些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于是摘脫了。40他手中拿杖,又在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石子,放在袋里,就是牧人帶的囊里﹔手中拿著甩石的機弦,就去迎那非利士人。”

“掃羅對大衛說:‘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斗,因為你年紀太輕,他自幼就作戰士。”-- 掃羅不但自己對上帝沒有信心,他也向大衛潑冷水,說他年紀太輕打不贏這場仗,因為敵人是身經百戰的勇士。

“你仆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群中銜一只羊羔去。我就追趕它,擊打它,將羊羔從它口中救出來。它起來要害我,我就揪著它的胡子,將 它打死。你仆人曾打死獅子和熊,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也必象獅子和熊一般。”-- 曠野牧羊就是上帝為大衛預備的“大學功課”,在那里,他認識“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詩二十三:1)﹔在那里,“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并你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么,你竟顧念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詩八:3,5)﹔在那里,他學會“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詩十九:1)。。。在那里,他得到裝備,打死獅子和熊。。過去,他在孤獨寂靜里成長,可說“身在深山無人知”﹔現在,上帝要把他推上舞台,要他面對一次又一次的考驗,也讓人看到這個“候任”的王。

“掃羅就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將銅盔給他帶上,又給他穿上鎧甲。大衛把刀跨在戰衣外,試試能走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就對掃羅說:‘我穿帶這些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于是摘脫了。他手中拿杖,又在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石子,放在袋里,就是牧人帶的囊里﹔手中拿著甩石的機弦,就去迎那非利士人。”-- 這是大衛的第一場仗,是他的第一個考驗。他要倚靠掃羅的鎧甲、銅盔和大刀,還是單單耶和華呢?他做了正確的選擇:只在以拉谷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的石子,手上甩石的機弦和牧羊杖,就去迎那非利士人。

6。撒上十七:41 - 47  “41非利士人也漸漸地迎著大衛來,拿盾牌的走在前頭。42非利士人觀看,見了大衛,就藐視他,因為他年輕,面色光紅,容貌俊美。43非利士人對大衛說:‘你拿杖到我這里來,我豈是狗呢?’非利士人就指著自己的神咒詛大衛。44非利士人又對大衛說:‘來吧!我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田野的走獸吃。’45大衛對非利士人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上帝。46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尸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上帝﹔47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里。’”

歌利亞看大衛:“。。就藐視他,因為他年輕,面色光紅,容貌俊美。非利士人對大衛說:‘你拿杖到我這里來,我豈是狗呢?’非利士人就指著自己的神咒詛大衛。非利士人又對大衛說:‘來吧!我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田野的走獸吃。’”

大衛看歌利亞:“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上帝。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尸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上帝﹔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里。’”

什么叫著“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邁爾博士(F B Meyer)解釋說,這是表示大衛憑著信心將自己與耶和華神聖的名里所包含的一切融合為一。耶和華的名成了他堅固的高台,他的避難所和得勝的秘訣。

在以后的許多考驗中,大衛都一再地顯露這種“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的本性而渡過重重的難關。我們可以在他的禱告詩篇中看到,如:

詩篇五十六:4,11 “我倚靠上帝,必不懼怕。血氣之輩能把我怎么樣呢?。。”

詩篇四十:4  “那倚靠耶和華,不理會狂傲和偏向虛假之輩的,這人便為有福。”

詩篇三十三:16 - 17  “君王不能因兵多得勝﹔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靠馬得救是枉然的﹔馬也不能因力大救人。”

7。撒上十七:48 - 54  “48非利士人起身,迎著大衛前來。大衛急忙迎著非利士人,往戰場跑去。49大衛用手從囊中掏出一塊石子來,用機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額,石子進入額內,他就仆倒,面伏于地。50這樣,大衛用機弦甩石,勝了那非利士人,打死他﹔大衛手中卻沒有刀。51大衛跑去,站在非利士人身旁,將他的刀從鞘中拔出來,殺死他,割了他的頭。非利士眾人看見他們討戰的勇士死了,就都逃跑。52以色列人和猶大人便起身喊,追趕非利士人,直到迦特(注:或作"該")(Gath) 和以革倫(Ekron)的城門。被殺的非利士人倒在沙拉音(Shaaraim)的路上,直到迦特和以革倫。53以色列人追趕非利士人回來,就奪了他們的營盤。54大衛將那非利士人的頭拿到耶路撒冷,卻將他軍裝放在自己的帳棚里。”

“大衛用手從囊中掏出一塊石子來,用機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額,石子進入額內,他就仆倒,面伏于地。”-- 大敵當前,大衛毫無懼色,輕而易舉地就把巨人歌利亞擊斃。

“大衛跑去,站在非利士人身旁,將他的刀從鞘中拔出來,殺死他,割了他的頭。”-- 大衛用大刀砍掉歌利亞的頭顱成了日后許多畫家的題材。下圖是其中之一,出自 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 (1598- 1599)。

《大衛和歌利亞》油畫

“以色列人和猶大人便起身喊,追趕非利士人,直到迦特(注:或作"該")(Gath) 和以革倫(Ekron)的城門。被殺的非利士人倒在沙拉音(Shaaraim)的路上,直到迦特和以革倫。”-- 請看圖一。沙拉音的位置不詳。當然非利士人只是暫時受挫,他們不久又會卷土重來。

8。撒上十七:55 - 58  “55掃羅看見大衛去攻擊非利士人,就問元帥押尼珥(Abner)說:‘押尼珥啊,那少年人是誰的兒子?’押尼珥說:‘我敢在王面前起誓,我不知道。’56王說:‘你可以問問那幼年人是誰的兒子。’57大衛打死非利士人回來,押尼珥領他到掃羅面前,他手中拿著非利士人的頭。58掃羅問他說:‘少年人哪,你是誰的兒子?’大衛說:‘我是你仆人伯利恆人耶西(Jesse)的兒子。’”

七十士譯本(LXX)是沒有這段經文,可能抄錄的文士(就好像現在許多人一樣),質疑這段經文的可靠性。十六章還說大衛在掃羅宮中彈琴,侍立在掃羅面前,現在卻說掃羅認不出大衛,怎么可能呢?我在上文已經說過:

“撒上十六:22 不是說大衛彈琴叫掃羅舒暢爽快的嗎?何以現在他又在牧羊呢?由于下文撒上十七:55 提到掃羅不認識大衛,我們可以推測十六和十七章是隔了一段日子,掃羅的被惡魔擾亂不是持續不停的,大衛在宮里侍奉他之后就回到老家。”

我們很難判斷大衛現在的年齡。總之,這事發生之后,掃羅就留住大衛,“不容他再回父家”(撒上十八:2)

默想:

不久之前,我在“更新傳道會”(Christian Renewal Mission)的刊物上(2006年一、二月合刊)讀到李陳長真的《編者的話》,我把全文轉載至此供大家參考:

    好像尚未真正預備好之前,2006年已似一列急駛的火車向我們沖來,叫人措手不及。新來的一年,對我們基督徒可能帶來更大的挑戰。我們所面對的有無可能是個比當年更大的文化巨人歌利亞呢?他依然是那么目中無神,身材高大,而且更趾高氣昂地對著我們基督徒和教會罵陣。

    雖然我們對大衛打敗歌利亞的故事很熟悉,但大衛是大衛,他是一位合神心意的人,我卻常常覺得自己在這巨人面前矮了半截。

    當然也有少數人是站在巨人對岸,與他對罵的,但真正會出戰的的確不多。再說,這些罵陣的基督徒領袖有時因說話不慎,也成為新聞界取笑的對象,令一般的基督徒愈發不敢效法他們那么勇敢地發表聖經的看法。

    新的一年這個巨人所帶給我們的挑戰之一是頗不易對付的。當年大衛打歌利亞時,以色列軍隊和非利士軍隊各占一個山腳,中間隔著一個平原作戰場。盡管以色列人極其害怕,但倒是敵我分明,絕對不會跑去敵軍那頭去和他們作朋友。但如今時代不同了,我們與世界的關系變得有點「敵我不分」,「分別為聖」已經不是很受歡迎的觀念,這是該令基督徒擔憂的事。

    就用主日崇拜舉例吧!傳統教會的教導是把主日分別出來,全家穿著整齊地去敬拜上帝。但如今不同了,主日崇拜不一定需要放在主日﹔在穿著上我們也可以穿著去海灘渡假的短褲和拖鞋進教堂﹔至于傳統作為基督徒靈命成長基礎的主日學也開始改變,過去主日學課程通常是由教會中最有教導恩賜的信徒負責開課,但如今在大家工作、事奉都忙的情況下,策略也不同了。說來慚愧,我們聚 會的美國宣道會,每主日號稱有一千八百人參加主日崇拜,但參加成人主日學的人數還不及0.5%。因為不鼓吹主日學的重要,和不易找到肯長期委身的老師,肯來上課的人也越來越少了。在教會中,大家都很努力的憑自己的天分服事,卻不見得在靈命上成長。這與我們當時牧會時所努力的目標大相逕庭。當時我們所鼓吹的是:在主日學的時段里,你「若不是主日學的學生,就是主日學的老師。」并以提升參與主日學的人數為教會主要目標,但如今這種觀念似乎已經快要過時了,但長期不重視教導上帝的話,會不會給教會帶來負面的影響呢?

    最有趣的是,有時候教會所作的決定,竟連新聞界都大感吃驚。以去年的聖誕節與今年的元旦為例,因這兩天正好都落在星期天,因此有几間美國超大型的教會,為了不影響家人團聚,而取消了主日崇拜!就是一例。這對我們中國信徒來說,實在是件難以想像的事,但因為這么做的都是頗有影響力的大教會,相信再過几年,也會有小教會群起效法吧!

    在這新的一年里,我們究竟該如何「心意更新而變化」呢?無論是個人或是教會,我們都有自己需要面對的歌利亞,就求上帝幫助我們成為大衛吧!因他「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有自己的軟弱與失敗,上帝把他放在我們面前就是要我們看與學,他是如何由失敗中站起來,而真正成為一個分別為聖的人。愿我們也跟著大衛的腳蹤行,最后能為上帝在歌利亞面前打一個勝仗。 (全文完)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