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二課 - 引言

經文:撒上八:19 - 22

主旨:認識《撒母耳記上》的背景、作者、文體、內容、主題、簡綱等事項。

1。《撒母耳記上》在舊約正典的地位:

根據猶太傳統,希伯來文舊約聖經是以三部分組成:律法書、先知書和聖卷。

律法書(Torah)是摩西五經﹔

先知書(Nebiim):

前先知書,有約書亞記、士師記、撒母耳上下、列王記上下﹔

后先知書,有以賽亞書、耶利米書、以西結書、十二小先知書﹔

聖卷(Ketubim)是詩篇、箴言、約伯記、雅歌、路得記、傳道書、耶利米哀歌、以斯帖記、但以理書、以斯拉記、尼希米記、歷代志上下。

所以,《撒母耳記上下》被列為前先知書的第三卷,前先知書所記載的是以色列人從征服和定居迦南到王國建立和滅亡的歷史。撒母耳記上下原來是一卷書,不分上下。分上下兩卷始于主前二、三世紀的希臘七十士譯本( 舊約的希臘文譯本 Septuagint LXX),理由很可能是原稿寫在蒲草紙或皮紙所做成的卷軸,通常不會超過三十五尺長。剛好是一本上集或下集的長度,就好像新約兩本最長的書,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各用 了三十一尺或三十二尺的蒲草紙寫完。 同樣的道理,《列王記上下》和《歷代志上下》都從原來的一本分為兩卷。七十士譯本還把《撒母耳記上下》分別起名叫《王國史一》和《王國史二》﹔《列王記上下》則稱為《王國史三》和《王國史四》。希伯來文聖經是在十六世紀才沿用七十士譯本的分法,把撒母耳記分為上下兩卷。

至于英文聖經的排列法,則是根據七十士譯本。這種譯本將舊約分為摩西五經、歷史書(書 - 斯)、詩歌書(伯 - 歌)、先知書(賽 - 瑪)四大類。《撒母耳記上》被列為歷史書的第四卷,在《約書亞記》、《士師記》和《路得記》之后。

2。《撒母耳記上》的年代:

不管是根據出埃及早年派或晚年派的說法,聖經學者大致上都同意撒母耳、掃羅和大衛是出現在主前十一世紀到十世紀的歷史舞台上,但不能肯定確實的日期。

撒母耳:1062 - 1042 BC  (20年)

掃羅  :1042 - 1010 BC (32年)

大衛  :1010 - 970 BC(40年)

參考文件:《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師記》第一課

3。作者和著作日期:

按猶太人的傳說,巴比倫《他勒目》(Talmud)記載:“撒母耳寫了以他為名的書,至少到《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五章一節他死以前的事,并《士師記》。其余由先知拿單(撒下十二:1)和迦得(撒下二十四:11)所補充。”代上二十九:29 - 30 又說:“大衛王始終的事,都寫在先見撒母耳的書上和先知拿單并先見迦得的書上。他的國事和他的勇力,以及他和以色列并列國所經過的事,都寫在這書上。”

有人根據撒上二十七:6 “當日亞吉將洗革拉賜給他(大衛),因此洗革拉屬猶大王,直到今日。”認為當時猶大和北國以色列已經分開了,所以作者生活在王國分裂后不久,因此本書是在所羅門王死后才寫成的。也有人認為書中大部分是在撒母耳死后才完成(撒上二十五:1,二十八:3)。不過我們還是認為《他勒目》和代上二十九:29 - 30 的說法比較可信。當然我們也不否定書上的一些資料是經過王國分裂后的一位或多位作者,根據史官的記錄(撒下二十:24)、雅煞珥書(撒下一:18)和有關大衛生平的書(代上二十九:29)而編寫。整個編寫過程都有著聖靈的指引。

4。寫作目的:

《撒母耳記上下》詳細記載了主前十一世紀到十世紀,由士師末期至大衛末期這一百多年的歷史。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撒母耳記上》是以色列從松散的支派聯盟轉變為君王制度的過渡時期 ﹔《撒母耳記下》則是大衛王朝建立和得到鞏固的時期。作者編撰這段歷史,目的是要指出為何以色列民厭棄耶和華上帝為他們的王,掃羅王如何被立和最終被廢,以及大衛王國的興起和擴張。從神權制度轉變為王權制度的過程中,作者要我們把眼光集中在三個重要的人物:撒母耳奠定了王國的基礎,為它准備了一切﹔掃羅試圖建立王國,卻失敗了﹔大衛才是合神心意的王,是他建立并擴張了王國。

但正如其他歷史書一樣,作者不是單單為了編撰歷史而寫的﹔對他來說,上帝是掌管萬事的上帝,是歷史的主,主動權是在上帝的手中,是他自己借著所揀選的大衛,將王權移交給以色列國。他要借著大衛一系的王朝,管理百姓,并且和他立約(撒下七:11 - 16),從他的后裔中,耶穌在以后道成肉身來到世界,建立彌賽亞王國,直到永永遠遠。

5。歷史背景:

從主前十四世紀開始,在迦南的以色列支派同盟時常遭受四鄰的外邦敵人,如摩押、亞捫、米甸、非利士人的欺壓,雖然不時有興起的士師拯救他們脫離搶奪他們的人,但平安的日子過了不久,他們又再深陷叩拜別神的泥潭里,不能自拔。主前十一世紀末,士師時代已到了尾聲,這時的以色列在政治、道德、靈性方面皆陷于無政府狀態,各人任意而行。

這時的埃及、米所波大米亞和地中海東部沿岸的其他國家,如赫人帝國、腓尼基又是處在怎樣的光景呢?他們有乘機揮軍侵入迦南嗎?大家溫習上一課就知道詳情了,這里不再贅述。

6。內容概要:

當以利和他的兩個兒子在示羅的會幕作祭司的時候,耶和華上帝垂聽婦人哈拿的禱告,賜給她小孩撒母耳。哈拿把撒母耳獻給耶和華,讓他從小就跟隨以利在會幕長大,服事耶和華。身兼三職 - 祭司、先知和士師的撒母耳,在他英明的領導下,以色列在米斯巴的一場戰役中大敗非利士人,從內憂外患中得到暫時的喘息。

撒母耳年紀老邁時,因為兒子不行正道,百姓要求他立一王治理他們像列國一樣。當撒母耳感到非常困擾的時候,耶和華上帝 吩咐他“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上八:7)在上帝的安排下,撒母耳膏立便雅憫人掃羅為王。掃羅始初還有敬畏上帝的心,上帝也大大地賜福給他,凡事亨通,凡戰皆勝,但后來因為僭越祭司的職分,又藐視上帝的命令,最終被上帝棄絕。從掃羅的被揀選到他的被棄絕,聖經里除了賣主的猶大,還有誰比他更可悲的呢?

最后上帝吩咐撒母耳膏立合他心意,屬于猶大支派的大衛為王。靠著從耶和華來的力量,大衛因擊殺非利士巨人歌利亞而名噪一時,卻也引起掃羅的嫉妒,因妒而恨,由恨生殺之心,非把大衛置于死地不肯罷休。大衛逃到曠野躲避掃羅的追殺,雖屢次有刺殺他的機會,但卻不敢伸手殺他,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本書以基利波戰役為結束,掃羅因重傷為了免受敵人的羞辱,自殺疆場。

7。簡綱:

A。撒母耳的出生、蒙召、治理、告別、去世 - 最后的士師,祭司和先知  撒上一:1 - 八:22,十二:1 - 25,二十五:1

B。掃羅的興起  撒上九:1 - 十四:52

C。掃羅的沒落和大衛的興起(一)  撒上十五:1 - 二十:42

D。掃羅的沒落和大衛的興起(二)  撒上二十一:1 - 三十一:13

8。文體:記述體

默想:

自從約書亞離世后,到主前十一世紀末期,上帝沒有為以色列興起一個接班人,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台灣宏硍偎帠郈鴗H施振榮說:“培養接班人是企業很重要的工作,接班人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培養出來,要長期、按部就班思考。。。最重要的是,企業日常工作就是做接班的安排,每天的工作,都是在進行接班。領導者要把自己的理念、對事情的看法,不斷地傳遞給可能的接班人。。。”做生意的人都如此重視栽培接班人,上帝也的確在摩西在世的時候,就栽培了約書亞為接班人,何以在約書亞的時候,卻沒有如此做呢?我在《士師記》第二課這樣解釋:

跟摩西的死不同的是, 約書亞沒有求問上帝指定一個繼承人(民二十八:15 - 23)。為什么?有的人也許會說,約書亞是一介武夫,只會舞槍弄棒,南征北伐,不像摩西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徒七:22),懂得把以色列人從一盤散沙組織成一支有效的作戰部隊。這樣的猜度不是不可以,但最好適可而止。其實上帝早有他的計划,他不安排一個接班人是有目的的。士二:21 - 23 說:“所以約書亞死的時候所剩下的各族,我必不再從他們面前趕出,為要借此試驗以色列人,看他們肯照他們列祖謹守遵行我的道不肯。這樣耶和華留下各族,不將他們速速趕出,也沒有交付約書亞的手。”過去當以色列人受埃及人奴役,在曠野漂流,和第一次踏足迦南地,面對強大敵人的時候,上帝知道他們的 迫切需要,除非有一個領袖率領,不然他們一定四分五裂,被敵人吞吃,死無葬身之地。但現在的情勢不同了, 自從約書亞率領以色列軍南征北伐后,迦南地的敵人已經聞風喪膽,心都消化﹔書十二章記載了約書亞所擊殺的諸王共計三十一個,這里的擊殺并不表示城邑也被燒毀,除了艾城和夏瑣被燒毀外,其他的城邑還是存留,有的還被敵人重奪,如耶路撒冷。約書亞也把迦南地分給各支派,命令他們要將敵人滅淨殺絕,并在臨終前在示劍與他們立約,要他們除掉中間的外邦神,誠心實意地事奉耶和華上帝。所以,我們可以說,整個大環境已經改變了,現在是上帝試驗以色列民的時候,看他們是否真的守約,敬畏耶和華,誠心實意地事奉他。這個時候,以色列有足夠的軍力來對付迦南的敵人,但在試驗中,上帝卻要他們看到,“你們若離棄耶和華去事奉外邦神。。耶和華必降禍與你們,把你們滅絕。”(書二十四:20)爭戰不是靠軍力,乃是靠耶和華。這是我們查考《士師記》時, 必須銘記在心的。

我們查考《士師記》的時候,知道以色列人在這場試驗中一敗涂地。每當以色列人遭受敵人欺壓,呼求耶和華的時候,上帝就興起士師拯救他們,這有點像派遣救火員去滅火, 不過是急就章,只為了解決燃眉之急。以色列仍然深陷在罪惡的泥潭里,無藥可治,除非上帝出手拯救。。。。

就在這烏煙瘴氣彌漫的時代里,上帝興起了一個“合神心意”的撒母耳,他按著正道治理以色列,又行神跡擊殺非利士人,作士師二十年里,“以色列全家都傾向耶和華”(撒上七:2)。好景不長在,突然晴天霹靂,“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撒上八:19)把撒母耳從夢中驚醒,原本以為以色列復興在望,現在一切化為泡影。更糟糕的是,上帝還叫他“你只管依從他們的話”(撒上八:22),試問一個為上帝大發熱心的撒母耳,如何承受這樣的挫折?我們在教會事奉是否也遇到這樣的光景呢?學學撒母耳吧!

愛華得(Ewald)說:“撒母耳是人類歷史上少數的偉人之一,這些偉人都是處身于危險困難的時代,以他們品格的力量,和無與倫比的精力,結束了從前一個優越的系統 -- 起初,這樣作有違他們自己的心意,但是當他們體會到其必要性時,就全心全力地投注其中,不惜自己受苦,遭人迫害,最終建立一個更理想的系統。”

掃羅是偉人嗎?作為以色列開國第一位皇帝,他當然有資格成為偉人,何況他還是上帝所揀選的呢?一個被上帝揀選,具有優越條件的王,怎么又會被上帝棄絕,最終自殺疆場呢?聖經里除了賣主的猶大,還有誰比他更可悲的呢?

聖經學者邁爾(F B Meyer)說:“掃羅王朝的興衰,隱含了極深的意義。他似乎代表今世的王子,曾經是路西弗(Lucifer),是早晨之子,被神指派作代表去管理他的產業﹔他從高處墜落,不僅使一些光明、美麗的靈被絆倒,與他一同墜落,又使他四周的人都受到毀壞性的影響。在這几點上,掃羅和撒但有極多相似之處。他們都曾被受寵愛,有極光明的開始,都被指定去治理神的產業﹔二者皆不順服,剛愎自負,驕傲自大﹔他們都從重要的位置墜落下來,而且將別人也一起拖下水,留下無窮禍患。兩者都被他們國度興起的另一個國度所取代。在掃羅的例子中,取代他的是大衛﹔在撒但的例子中,取代他的是那存到永遠、永不廢除的新國度。”

在這個課程里,大衛過的是顛沛流離的曠野流亡生涯,他在那里受試煉,受裝備。我們把他當作配角,留待《撒母耳記下》再把鏡頭對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