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十七課 - 密抹之役(二)

經文:撒上十四:1 - 52

主旨:密抹之役,作者用反襯的文學技巧,以約拿單的憑信心而行,毫無畏懼,行為正直,言語純潔,對照出他父親掃羅的倚靠人力馬力,言行飄忽不定的可悲光景。

1。 作者在編寫《撒母耳記》的時候,采用的是一種叫“襯托”的文學技巧,就是用一人物來襯托或襯墊另一人物,使另一人物的個性、才氣更好的凸現出來。我們千萬不要以為聖經是一本天書,就是枯枯燥燥,平淡無味,沒有一點“人氣”。聖經不錯是聖靈所默示和作者在他的指引下所寫成的,但 他們不是機械式地筆錄聖靈的說話﹔聖靈沒有抹殺作者個人的“才氣”,不管資料的篩選,或內容的編排,都是作者在聖靈的感動下,像雕刻師雕塑像一樣,每本書的寫作風格和形式迥異,但主題卻是一致,就是上帝的救贖世人計划的展現。

    《撒母耳記》的“襯托”技巧跟《三國演義》所用的手法非常相似。譬如,以曹操反襯劉備,曹操是“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劉備卻是“吾寧死,不為不仁不義之事。”在處理人際關系上,仁與不仁,昭然若揭。《撒母耳記》以以利反襯撒母耳,以利縱容孩子無惡不作,自己眼目昏花,得不到耶和華的默示﹔反觀撒母耳,年紀幼小,對耶和華的聲音敏銳,有耶和華與他同在。還有以掃羅反襯大衛,一個不順服上帝,做了糊涂事﹔一個合神心意,耐心地等待耶和華。今天這一課,我們看到另一個反襯的例子,約拿單是上帝真正的勇士,憑信心而行,毫無畏懼,行為正直,言語純潔,對照出他父親掃羅的倚靠人力馬力,言行飄忽不定的可悲光景。

2。撒上十四:1 - 5  “1有一日,掃羅的兒子約拿單(Jonathan)對拿他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那邊,到非利士人的防營那里去。’但他沒有告訴父親。2掃羅在基比亞(Gibeah)的盡邊,坐在米磯侖(Migron)的石榴樹下,跟隨他的約有六百人。3在那里有亞希突(Ahitub)的兒子亞希亞(Ahiah),穿著以弗得。(亞希突是以迦博(I-chabod)的哥哥,非尼哈(Phinehas)的兒子,以利(Eli)的孫子。以利從前在示羅作耶和華的祭司。)約拿單去了,百姓卻不知道。4約拿單要從隘口過到非利士防營那里去。這隘口兩邊各有一個山峰:一名播薛(Bozez),一名西尼(Seneh)﹔5一峰向北,與密抹(Michmash)相對,一峰向南,與迦巴(Geba)相對。”

我再把密抹戰役之前的布陣重述一下:(請看圖一

掃羅一隊六百人在便雅憫的基比亞(Gibeah)安營﹔

約拿單一隊一千人在迦巴(Geba)安營﹔

非利士人大軍在密抹(Michmash)安營。

“有一日,掃羅的兒子約拿單(Jonathan)對拿他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那邊,到非利士人的防營那里去。’但他沒有告訴父親。掃羅在基比亞(Gibeah)的盡邊,坐在米磯侖(Migron)的石榴樹下,跟隨他的約有六百人。”-- 我們不知道兩軍對峙有多久。基比亞(現在的 Tell el-Ful)是掃羅的家鄉,也是他的大本營。考古學家在這里的發掘顯示,在這地建立的四個堡壘中,第二個顯然是掃羅建造的。這個兩層建筑物大致呈正方形,面積為五十五尺乘五十一尺,牆壁有八尺至十尺厚。在地窟中,還發現用作儲藏的瓶,周圍有很多家用的陶器和其它工具。雖然這里只有兩畝的面積,卻是以色列第一個重要的政治中心 (看下圖):


        Tell el-Ful(基比亞)                     畫家筆下的掃羅堡壘  

“坐在米磯侖(Migron)的石榴樹下。。”-- 米磯侖(Migron)的位置不能確定,原文是 bmgrwn,有說文士誤把 grn 和 bm 寫成一個字,這兩個字的意思是“打谷場”,所以這句應翻譯為“坐在打谷場的石榴樹下”。也有說米磯侖(Migron)只是基比亞鄰近的一棵樹名。

可能因為掃羅一直按兵不動,他的兒子約拿單沉不住氣,就要跟身邊替他拿兵器的少年人從迦巴過到非利士人在密抹的防營。迦巴(Geba)和密抹(Michmash)只是隔著山谷遙遙相對,密抹在山谷的北邊,地勢較高,可以監視山谷南邊迦巴的動靜。

“在那里有亞希突(Ahitub)的兒子亞希亞(Ahiah),穿著以弗得。(亞希突是以迦博(I-chabod)的哥哥,非尼哈(Phinehas)的兒子,以利(Eli)的孫子。以利從前在示羅作耶和華的祭司。)”-- 我在第五課已經把祭司以利的家譜列出,看下圖:
 

亞倫(Aaron)

以利亞撒(Eleazar)

以他瑪(Ithamar)

非尼哈(Phinehas)

|

|

|

|

|

|

|

|

以利(Eli)

|

何弗尼(Hophni)

非尼哈(Phinehas)

|

  亞希突(Ahitub) 以迦博(Ichabod)

|

  亞希亞(Ahiah) 亞希米勒(Ahimelech)  

撒督(Zadok)

    亞比亞他(Abiathar)(被所羅門革除祭司職位)  

|

 

|

 

舊約其余時代

 

“以弗得”是穿在祭司的身上,按出二十八和三十九章的解釋,在以弗得的胸牌上置放了“烏陵和土明”,作為決斷之用,以明白耶和華的旨意。

“約拿單要從隘口過到非利士防營那里去。這隘口兩邊各有一個山峰:一名播薛(Bozez),一名西尼(Seneh)﹔一峰向北,與密抹(Michmash)相對,一峰向南,與迦巴(Geba)相對。”-- 密抹(Michmash)的隘口如下圖:


遠看隘口                          近看隘口

從約但河邊有一個長達十二里的山谷,延伸向巴勒斯坦中部的山丘,一直到達地中海沿岸。這條山谷在密抹附近的岩壁變得非常陡峭,几乎可以互相觸及。峭壁之間只有極狹隘的通道,北邊伸出一個几乎垂直的危岩,稱作播薛(Bozez),意思是“陽光照耀”,南邊几碼距離之外,被稱作西尼(Seneh),意思是黃綠色,因為它終年位于陰影下。非利士人安營的密抹和播薛(Bozez) 相對﹔約拿單安營的迦巴和西尼相對。約拿單想從隘口過到非利士防營那里去。

3。撒上十四:6 - 15  “6約拿單對拿兵器的少年人說:‘我們不如過到未受割禮人的防營那里去,或者耶和華為我們施展能力,因為耶和華使人得勝,不在乎人多人少。’7拿兵器的對他說:‘隨你的心意行吧!你可以上去,我必跟隨你,與你同心。’8約拿單說:‘我們要過到那些人那里去,使他們看見我們。9他們若對我們說:<你們站住,等我們到你們那里去>,我們就站住,不上他們那里去。10他們若說:<你們上到我們這里來>,這話就是我們的証據,我們便上去,因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我們手里了。’11二人就使非利士的防兵看見。非利士人說:‘希伯來人從所藏的洞穴里出來了。’12防兵對約拿單和拿兵器的人說:‘你們上到這里來,我們有一件事指示你們。’約拿單就對拿兵器的人說:‘你跟隨我上去,因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以色列人手里了。’13約拿單就爬上去,拿兵器的人跟隨他。約拿單殺倒非利士人,拿兵器的人也隨著殺他們。14約拿單和拿兵器的人起頭所殺的,約有二十人,都在一畝地的半犁溝之內。15于是在營中、在田野、在眾民內,都有戰兢,防兵和掠兵也都戰兢,地也震動,戰兢之勢甚大。”

你是怎樣看這場戰役的?約拿單和拿兵器的少年人冒死爬過隘口偷襲非利士人的防營是憑血氣之勇嗎?從約拿單說的話“因為耶和華使人得勝,不在乎人多人少”和從防兵那里尋求兆頭,我們可以肯定,約拿單是完全信靠上帝打這一場仗。他把自己擺在上帝的手中,成為他的器皿,所以耶和華沒有使他失望。在兩峰之間狹隘的一畝地的半犁溝之內(a half acre of land, which a yoke of oxen might plow),兩人將二十個非利士人殺倒于地。非利士人不知道這兩個人單槍匹馬而來,還以為成千上萬的以色列人沖過隘口。在極度恐慌之下,他們自相殘殺,加上上帝使“地也震動”,他們倉皇棄甲遁逃。

4。撒上十四:16 - 23  “16在便雅憫的基比亞,掃羅的守望兵看見非利士的軍眾潰散,四圍亂竄。17掃羅就對跟隨他的民說:‘你們查點查點,看從我們這里出去的是誰?’他們一查點,就知道約拿單和拿兵器的人沒有在這里。18那時上帝的約柜在以色列人那里。掃羅對亞希亞(Ahiah)說:‘你將上帝的約柜運了來。’19掃羅正與祭司說話的時候,非利士營中的喧嚷越發大了。掃羅就對祭司說:‘停手吧!’20掃羅和跟隨他的人都聚集,來到戰場,看見非利士人用刀互相擊殺,大大惶亂。21從前由四方來跟隨非利士軍的希伯來人,現在也轉過來幫助跟隨掃羅和約拿單的以色列人了。22那藏在以法蓮山地的以色列人,聽說非利士人逃跑,就出來緊緊地追殺他們。23那日,耶和華使以色列人得勝,一直戰到伯亞文(Beth-aven)。”

“那時上帝的約柜在以色列人那里。掃羅對亞希亞(Ahiah)說:‘你將上帝的約柜運了來。’掃羅正與祭司說話的時候,非利士營中的喧嚷越發大了。掃羅就對祭司說:‘停手吧!’”-- 上帝的約柜一直都置放在基列耶琳(Kirjath-jearim)的亞比拿達(Abinadab)的家中(撒上七:1 - 2),所以聖經學者多采用七十士譯本的經文:“那時他(亞希亞)在以色列人前面穿以弗得。掃羅對亞希亞說:‘把以弗得拿過來。”掃羅本來想求問耶和華是否可以出戰,但一看到非利士人兵敗如山倒,他就立刻喊停,叫祭司不用再尋求耶和華的旨意。由此可見掃羅行事反反復復。

“從前由四方來跟隨非利士軍的希伯來人,現在也轉過來幫助跟隨掃羅和約拿單的以色列人了。那藏在以法蓮山地的以色列人,聽說非利士人逃跑,就出來緊緊地追殺他們。那日,耶和華使以色列人得勝,一直戰到伯亞文(Beth-aven)。”-- 跟隨非利士軍的“希伯來人”大概是“哈皮魯人”(Habiru),是一種游牧民族,在非利士人中當“雇佣兵”(看第十六課)。那藏在以法蓮山地的以色列人則是撒上十三章 6 節害怕非利士人而離開掃羅的人。現在他們全部重新投向掃羅,追殺非利士軍,直到伯亞文(Beth-aven),伯特利附近的一個地方。

歷史重演: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英軍和土耳其軍在巴勒斯坦交戰,雙方在密抹(Michmash)對峙(當時還叫密抹)。英軍的一名少校 Major Vivian  Gilbert 記得在聖經讀過“密抹”之役,知道約拿單在這里的英勇偷襲,打敗人數眾多的非利士人。英軍本來計划了在第二天向土耳其軍大舉進攻。當晚,Major Vivian Gilbert 仔細查考這段經文后,立刻叫醒他的將軍,將有關經文給他閱讀。就在當天晚上,英軍只派出一連士兵(Company,約120人),偷偷地越過隘口,爬上兩峰之間的“一畝地的半犁溝之內”,把土耳其軍殺得落花流水。(看下圖)


兩峰之間的“一畝地的半犁溝之內”

(資料來源:軍事歷史雜志 Military History Magazine, March, 1996. 741 Miller Dr. SE, Leesburg, VA. the article about the British / Turk fighting in Palestine during WW1.)

5。撒上十四:24 - 46  “24掃羅叫百姓起誓說:‘凡不等到晚上向敵人報完了仇吃什么的,必受咒詛。’因此這日百姓沒有吃什么,就極其困憊。25眾民進入樹林,見有蜜在地上。26他們進了樹林,見有蜜流下來,卻沒有人敢用手取蜜入口,因為他們怕那誓言。27約拿單沒有聽見他父親叫百姓起誓,所以伸手中的杖,用杖頭蘸在蜂房里,轉手送入口內,眼睛就明亮了。28百姓中有一人對他說:‘你父親曾叫百姓嚴嚴地起誓說,今日吃什么的,必受咒詛。因此百姓就疲乏了。’29約拿單說:‘我父親連累你們了。你看,我嘗了這一點蜜,眼睛就明亮了。30今日百姓若任意吃了從仇敵所奪的物,擊殺的非利士人豈不更多嗎?’31這日,以色列人擊殺非利士人,從密抹直到亞雅侖(Aijalon)。百姓甚是疲乏,32就急忙將所奪的牛羊和牛犢宰于地上,肉還帶血就吃了。33有人告訴掃羅說:‘百姓吃帶血的肉,得罪耶和華了。’掃羅說:‘你們有罪了,今日要將大石頭滾到我這里來。’34掃羅又說:‘你們散在百姓中,對他們說:<你們各人將牛羊牽到我這里來宰了吃,不可吃帶血的肉得罪耶和華。>’這夜,百姓就把牛羊牽到那里宰了。35掃羅為耶和華筑了一座壇,這是他初次為耶和華筑的壇。36掃羅說:‘我們不如夜里下去追趕非利士人,搶掠他們,直到天亮,不留他們一人。’眾民說:‘你看怎樣好就去行吧!’祭司說:‘我們先當親近上帝。’37掃羅求問上帝說:‘我下去追趕非利士人可以不可以?你將他們交在以色列人手里不交?’這日上帝沒有回答他。38掃羅說:‘你們百姓中的長老都上這里來,查明今日是誰犯了罪。39我指著救以色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就是我兒子約拿單犯了罪,他也必死。’但百姓中無一人回答他。40掃羅就對以色列眾人說:‘你們站在一邊,我與我兒子約拿單也站在一邊。’百姓對掃羅說:‘你看怎樣好就去行吧!’41掃羅禱告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說:‘求你指示實情。’于是掣簽掣出掃羅和約拿單來,百姓盡都無事。42掃羅說:‘你們再掣簽,看是我、是我兒子約拿單。’就掣出約拿單來。43掃羅對約拿單說:‘你告訴我,你做了什么事?’約拿單說:‘我實在以手里的杖,用杖頭蘸了一點蜜嘗了一嘗。這樣我就死嗎(注:"嗎"或作"吧")?’44掃羅說:‘約拿單哪,你定要死!若不然,愿上帝重重地降罰與我。’45百姓對掃羅說:‘約拿單在以色列人中這樣大行拯救,豈可使他死呢?斷乎不可!我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連他的一根頭發也不可落地,因為他今日與上帝一同做事。’于是,百姓救約拿單免了死亡。46掃羅回去,不追趕非利士人,非利士人也回本地去了。”

在密抹之役我們已經看到一個反襯的例子,約拿單是上帝真正的勇士,憑信心而行,毫無畏懼,以寡敵眾,對照出他父親掃羅的優柔寡斷,倚靠人力馬力,不敢出兵,言行飄忽不定。

現在這段經文記載的是密抹戰役之后所發生的事,更加襯托出掃羅是一個反反復復,說話不經過大腦,隨意發誓咒詛,几乎連兒子約拿單也成了犧牲品。如:

“掃羅叫百姓起誓說:‘凡不等到晚上向敵人報完了仇吃什么的,必受咒詛。’因此這日百姓沒有吃什么,就極其困憊。”-- 餓肚子打仗,怎么不疲憊。

“百姓甚是疲乏,就急忙將所奪的牛羊和牛犢宰于地上,肉還帶血就吃了。”-- 追殺敵人后,可以吃了,但肚子咕嚕嚕,也就不管什么律法禁戒,肉還帶血就吃,得罪了耶和華。

“我指著救以色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就是我兒子約拿單犯了罪,他也必死。”-- 就像士師耶弗他(士十一:30),掃羅的起誓是很魯莽,沒有必要的。

“‘約拿單哪,你定要死!若不然,愿上帝重重地降罰與我。’百姓對掃羅說:‘約拿單在以色列人中這樣大行拯救,豈可使他死呢?斷乎不可!我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連他的一根頭發也不可落地,因為他今日與上帝一同做事。’于是,百姓救約拿單免了死亡。”-- 皇帝下詔,一改再改。反反復復,自打嘴巴!

這樣的掃羅可以做以色列開國君王嗎?______________

“于是,百姓救約拿單免了死亡。掃羅回去,不追趕非利士人,非利士人也回本地去了。”-- 這是一場極大的勝利。雖然非利士人的軍隊還沒有消滅,非利士人的威脅也還沒有解除,但他們的占領軍已從中央山地被驅逐出去。

6。撒上十四:47 - 52  “47掃羅執掌以色列的國權,常常攻擊他四圍的一切仇敵,就是摩押人(Moab)、亞捫人(Ammon)、以東人(Edom)和瑣巴(Zobah)諸王,并非利士人(Philistines)。他無論往何處去,都打敗仇敵。48掃羅奮勇攻擊亞瑪力人(Amalekites),救了以色列人脫離搶掠他們之人的手。49掃羅的兒子是約拿單(Jonathan)、亦施韋(Ishui)、麥基舒亞(Melchishua),他的兩個女兒:長女名米拉(Merab),次女名米甲(Michal)。50掃羅的妻名叫亞希暖(Ahinoam),是亞希瑪斯(Ahimaaz)的女兒。掃羅的元帥名叫押尼珥(Abner),是尼珥(Ner)的兒子﹔尼珥是掃羅的叔叔。51掃羅的父親基士(Kish),押尼珥的父親尼珥,都是亞別(Abiel)的兒子。52掃羅平生常與非利士人大大爭戰。掃羅遇見有能力的人或勇士,都招募了來跟隨他。”

這段經文把掃羅的家族和他的戰績作個小總結。

掃羅在位的二、三十年間,常常攻擊四周的外邦國,收復不少失地。他雖然占領了中央山地,但卻沒有占領沿海的平原地帶。最不理想的是,几個戰略重鎮,如米吉多、伯善,都未能收復,使得國土有被切成兩段之勢(請看圖一)。以色列人在掃羅時代的疆土和約書亞時代的所得之地比起來,似乎更少了一些。

至于掃羅的家譜,聖經在撒上九:1 - 2 ,十四:50- 51,代上八:29 - 33 和九:35 - 39 都有記載,但稍有出入。我在第十二課說:

掃羅 - (父親)基士(Kish) - (祖父)亞別(Abiel) - (曾祖父)洗羅(Zeror) - (高祖父)比歌拉(Bechorath) - 亞斐亞(Aphiah)   

可是,代上八:29 - 33 和九:35 - 39 卻說,基士(Kish)的父親是尼珥(Ner)﹔撒上十四:51則說:掃羅的父親基士(Kish)和押尼珥( Abner 掃羅的元帥)的父親尼珥(Ner)都是亞別(Abiel)的兒子。

掃羅家里有兒子約拿單(Jonathan)、亞比拿達(Abinadab,代上十:2說亦施韋(Ishui)和亞比拿達是同一個人)、麥基舒亞(Malchi-shua)(代上十:2)和伊施波設(Ishbosheth)(撒下二:8),兩個女兒米拉(Merab)和米甲(Michal)(撒上十八:17,20)。

默想:

著名的聖經學者 F B Meyer 在評論密抹戰役的時候說:

掃羅這位被揀選的王,缺乏的是異象和信心。他不留心聽上帝的聲音,只倚賴祭司的代求(撒上十四:19,36)。他的言語、行動顯示,得勝端賴他和手下人的努力﹔他甚至禁止眾人吃林中的野蜜,等于阻絕上帝的供應,完全將上帝排除事外。難道上帝會因為他的百姓用杖蘸蜜放入口中嘗,就不拯救他們嗎?掃羅起了這個無意義的咒,雖然目的在節省時間,使人民專心作戰,但實際上卻適得其反﹔他這樣作顯明他心中全然沒有他那高貴兒子的看法 -- 上帝借著人工作,向他的仇敵施審判。

今天我們做主工,有異象和信心嗎?還是端賴自己的才干和努力?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