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十五課 - 撒母耳臨別贈言

經文:撒上十二:1 - 25

主旨:在吉甲的職權交接典禮上,撒母耳語重心長地勸勉以色列人,不要偏離耶和華,只要盡心事奉他﹔至于他,斷不停止為以色列人禱告。

1。掃羅的登場,意味著撒母耳要退出以色列的歷史舞台。不是完全的退出,本來身兼三職的他,現在卸下士師的職位,但還保存祭司和先知的職位,退居幕后,隨時聽候上帝的差遣。現在不妨重溫一下撒母耳在以色列歷史上所扮演的角色。我在第四課第十一課說:

在以色列的歷史舞台上,撒母耳扮演的究竟是什么角色呢?我們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該做的他不能做,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

什么是他“該做的他不能做”?他清楚知道,以色列是屬于上帝,上帝是以色列的王,這樣的神權政體才是上帝所喜悅的。作為士師,他認為應該這樣來治理以色列,但以色列的長老和民眾卻要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像列國一樣(撒上八:5)。

什么是他“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當以色列人堅決要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的時候,他非常困惑,因為這不是上帝所喜悅。但當上帝命令他按眾人的意思選立一個王時,他更加大惑不解,明明知道這不是上帝的旨意,偏偏上帝要他違背自己的旨意而行,撒母耳的內心很掙扎。他不該膏立掃羅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他不該膏立大衛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

他既知道什么才是上帝所喜悅的,但偏偏上帝反其道而行,他怎么辦呢?“聽命勝于獻祭﹔順從勝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他順從上帝的命令,不按自己的意思行。

他首先膏立了掃羅為王,當掃羅被上帝棄絕后,他又遵命膏立了大衛。在這種艱難的環境里,他成為一個代禱者,終日為王,為人民祈禱,直到他離世為止。

    這樣看來,撒母耳是一個悲劇人物嗎? 不是,他雖然不再巡行各處審理以色列人,但他卻退居幕后作個代禱者,日夜為以色列的國事和掃羅禱告。聖經把他和摩西并列,說他是個代禱者,這是上帝自己給撒母耳最高的評價(詩九十九:6,耶十五:1)。

    時常有人問我,教會變了質,怎么辦?我曾這樣回答說:

“‘教會變質說’的論題總是叫我心怕怕,因為說不清楚,很容易誤導別人。教會既然變了質,不是‘走出教會,進入XX’,就是留下來,‘徐庶進曹營 - 一言不發’。前者的結局有‘自立門戶’的,變成異端極端,如被冠以 XXX 仆人,自以為先知的‘楚霸王’,也有變得像徐 X 安之流,患了希臘美少年納西司(Narcissus)的孤芳自賞症,在各論壇上‘好治怪說,玩奇詞’(荀子給惠施和鄧析的評語)。后者的結局多數成為‘坐’禮拜的信徒,不冷不熱,不再背負十字架,也消滅了聖靈的感動。。。。。”

“當教會變了質,教會的成員怎么辦?”

“走出教會,自立門戶嗎?千萬不可,那不過再添加一個‘楚霸王’”。

“走出教會,‘憤世嫉俗’,到處‘好治怪說,玩奇詞’,給教會來個罵大街嗎?千萬不可,那不過再添加几個徐 X 安。”

“走出教會,東家不打打西家?除非萬不得已,如不能再敬拜上帝,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因為世上沒有一個教會是完全的。 A 教會不是, B 教會不是,C , D, E 也一定不是。”

“留在教會‘坐’禮拜嗎?千萬不可,以后怎么有臉見恩主?”

“要怎么辦呢? 我總是老話一句,叫人‘。。穿白衣與我(主)同行’(啟三:4)”

“問題是,要怎樣穿白衣?”

我的答覆是:“當教會發生問題的時候,我們應該守望教會, 用禱告把教會交托給主。記得先知哈巴谷嗎?‘我要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樓上觀看,看耶和華對我說什么話,我可用什么話向他訴冤。’(哈二:1)他向內看,看到自己人的光景,抱怨不已:抱怨上帝何以不垂聽他的禱告,抱怨上帝何以眼見公理顛倒而視若無睹﹔他向外看,更叫他吃驚不已,上帝竟用窮凶極惡的巴比倫大軍(被稱為神的仆人,耶二十五:9),來對付自己的人。這就是作守望者的難處。感謝上帝,‘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我(仍)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上帝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哈三:17,18)這就是穿白衣與主同行。”

撒母耳給我們立了一個好榜樣。當他不能在舞台上扮演士師角色的時候,他就退居幕后,日夜以祈禱守望以色列,這肯定是上帝所喜悅的事奉。

2。撒上十二:1 - 5  “1撒母耳對以色列眾人說:‘你們向我所求的,我已應允了,為你們立了一個王。2現在有這王在你們前面行。我已年老發白,我的兒子都在你們這里。我從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們前面行。3我在這里,你們要在耶和華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給我作見証。我奪過誰的牛,搶過誰的驢,欺負過誰,虐待過誰,從誰手里受過賄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償還。’4眾人說:‘你未曾欺負我們,虐待我們,也未曾從誰手里受過什么。’5撒母耳對他們說:‘你們在我手里沒有找著什么,有耶和華和他的受膏者今日為証。’他們說:‘愿他為証。’”

我們在上一課說到撒母耳召集以色列人在吉甲,為掃羅舉行加冕儀式。其實這是一個職權交接典禮,撒母耳放下他的士師職務,掃羅則開始執掌王權。在這個儀式上,掃羅沒有發言,聖經只用一節(撒上十一:15)就交待過去﹔撒母耳在儀式上發表了離別贈言,聖經卻用了一章,就是第十二章,詳細地記錄他的說話。聖經把屬靈偉人離世之前對以色列人的說話記錄下來(申三十二,書二十三,二十四章),是要警戒后世的以色列人不要重蹈覆轍。

撒母耳的臨別演講可分成以下几段:

一、引言(1 - 5節) - 辯明自己一生手潔心清。

二、歷史的回顧(6 - 11節) - 從出埃及到士師時代。

三、現在(12 - 13節) - 以色列人要求立王。

四、禍與福的原則(14 - 15節,24 - 25節)

五、神跡(16 - 19節) - 先知能力的彰顯。

六、最后的勸勉(20 - 25節)。

我們先看第一段 - 引言。

次經傳道經的作者說:“撒母耳在長眠之前,曾在上帝和眾百姓面前辯明他的純潔無罪。”除非一個人“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詩二十四:4),一生的事工無可指摘,他根本沒有資格指出別人的過錯。撒母耳在以色列人面前宣告自己一生行事公義,沒有賄賂營私。“我奪過誰的牛,搶過誰的驢,欺負過誰,虐待過誰,從誰手里受過賄賂因而眼瞎呢?”但愿我們在教會里,在工作場所,在任何地方,都能像撒母耳這樣說話。

撒母耳不滿足百姓口頭上說自己清白,他要百姓在上帝和王(受膏者,指的是掃羅,當時他在場 13節)面前起誓作証。

3。撒上十二:6 - 11  “6撒母耳對百姓說:‘從前立摩西、亞倫,又領你們列祖、出埃及地的是耶和華。7現在你們要站住,等我在耶和華面前對你們講論耶和華向你們和你們列祖所行一切公義的事。8從前雅各到了埃及,后來你們列祖呼求耶和華,耶和華就差遣摩西、亞倫領你們列祖出埃及,使他們在這地方居住。9他們卻忘記耶和華他們的上帝,他就把他們付與夏瑣(Hazor)將軍西西拉(Sisera)的手里和非利士人并摩押王的手里,于是這些人常來攻擊他們。10他們就呼求耶和華說:<我們離棄耶和華,事奉巴力(Baalim)和亞斯她錄(Ashtaroth),是有罪了。現在求你救我們脫離仇敵的手,我們必事奉你。>11耶和華就差遣耶路巴力(Jerubbaal)、比但(Beden)、耶弗他(Jephthah)、撒母耳(Samuel),救你們脫離四圍仇敵的手,你們才安然居住。’”

這是第二段 - 回顧過去以色列人的歷史,說明“耶和華向你們和你們列祖所行一切公義的事。”

每當以色列人迷失的時候,先知和詩人們都一定會提醒他們“出埃及”的事件,如詩七十七:11 - 20,彌六:4 等,“好使你們知道耶和華公義的作為”(彌六:5),他是一個行奇事的上帝,也是一個借摩西和亞倫的手引導他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的上帝(詩七十七:14,20)。所以“出埃及”并不是如一些不信的懷疑派所說,是以色列人捏造出來的故事﹔憑空虛構的故事對一個世世代代受苦受難的民族絕對沒有起死回生的作用,也不能醫治他們身、心、靈的創傷。同樣的道理,當基督徒迷失或跌到的時候,我們一定要回頭,定睛在各各他山上的十字架,它是我們的路標。那位道成肉身,為我們舍身流血,從死里復活的基督耶穌,絕對不是憑空虛構的故事人物,不然他就不是救世主,也不能成為飽受苦難的教會的安慰和醫治。

“他們卻忘記耶和華他們的上帝,他就把他們付與夏瑣(Hazor)將軍西西拉(Sisera)的手里和非利士人并摩押王的手里,于是這些人常來攻擊他們。他們就呼求耶和華說:<我們離棄耶和華,事奉巴力(Baalim)和亞斯她錄(Ashtaroth),是有罪了。現在求你救我們脫離仇敵的手,我們必事奉你。>11耶和華就差遣耶路巴力(Jerubbaal)、比但(Beden)、耶弗他(Jephthah)、撒母耳(Samuel),救你們脫離四圍仇敵的手,你們才安然居住。’”-- 這是士師時代的“犯罪 - 受苦 - 哀求 - 拯救”的惡性循環。有關西西拉的故事記載在士四章﹔“耶路巴力(Jerubbaal)”就是基甸,在士六 - 八章﹔耶弗他的故事在士十一和十二章。至于“比但(Beden)”,《士師記》沒有這一個人,一般聖經學者都認為這是抄寫錯誤,應該是“巴拉”(Barak,士四章),敘利亞版本(Syriac)、七十士譯本(Septuagint)和阿拉伯版本(Arabic)都采用“巴拉”的名。

4。撒上十二:12 - 13  “12你們見亞捫人的王拿轄來攻擊你們,就對我說:‘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其實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是你們的王。13現在你們所求所選的王在這里。看哪!耶和華已經為你們立王了。”

這是第三段 - 現在,說明以色列人因受到亞捫人的欺壓,要求撒母耳為他們立一個王治理他們。撒母耳的意思是,過去他們的祖宗受欺壓的時候,只要他們向上帝哀求,就算他們怎樣犯罪作惡,上帝都不會棄絕他們,反而興起士師拯救他們脫離困境。但現在不同了,他們對上帝的信心完全崩潰,他們離棄了上帝,要一個王拯救他們。

5。撒上十二:14 - 15  “14你們若敬畏耶和華,事奉他,聽從他的話,不違背他的命令,你們和治理你們的王,也都順從耶和華你們的上帝就好了。15倘若不聽從耶和華的話,違背他的命令,耶和華的手必攻擊你們,像從前攻擊你們列祖一樣。”

這是第四段 - 禍與福的原則。“以色列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華面前犯大罪”(第17節)但立王之事既然已成事實,是上帝所允准(只是不按上帝的時間),撒母耳就把上帝賜福和降禍的原則清楚地告訴他們,要他們在新的君王制度下,仍然“敬畏上帝,事奉他,聽從他的話,不違背他的命令”。這不是什么新的原則,乃是過去上帝和以色列人立約時所附帶的“祝福和咒詛”的條款(申二十八章)。

6。撒上十二:16 - 19  “16‘現在你們要站住,看耶和華在你們眼前要行一件大事。17這不是割麥子的時候嗎?我求告耶和華,他必打雷降雨,使你們又知道又看出,你們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華面前犯大罪了。’18于是,撒母耳求告耶和華,耶和華就在這日打雷降雨,眾民便甚懼怕耶和華和撒母耳。19眾民對撒母耳說:‘求你為仆人們禱告耶和華你的上帝,免得我們死亡,因為我們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

這是第五段 - 撒母耳行神跡,印証他有上帝賦予的權柄,作他的代言人。

“這不是割麥子的時候嗎?我求告耶和華,他必打雷降雨,使你們又知道又看出,你們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華面前犯大罪了。”-- 在巴勒斯坦,割麥子是在陽歷五月尾至六月初初夏的時令,早已過了春雨的季節,不可能有打雷降雨,所以上帝透過撒母耳所行的肯定是一個神跡。

“眾民對撒母耳說:‘求你為仆人們禱告耶和華你的上帝,免得我們死亡,因為我們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 以色列人承認在立王的事上,犯了彌天大罪,要求撒母耳為他們代禱,赦免他們的罪。

7。撒上十二:20 - 25  “20撒母耳對百姓說:‘不要懼怕!你們雖然行了這惡,卻不要偏離耶和華,只要盡心事奉他。21若偏離耶和華去順從那不能救人的虛神是無益的。22耶和華既喜悅選你們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棄你們。23至于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們。24只要你們敬畏耶和華,誠誠實實地盡心事奉他,想念他向你們所行的事何等大。25你們若仍然作惡,你們和你們的王必一同滅亡。’”

這是第六段 - 最后的勸勉。

以色列人雖然作了錯誤的選擇,但上帝是信實的,他記念他和以色列所立的約,“耶和華既喜悅選你們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棄你們。”撒母耳提醒他們,只要他們忠心不移,從現在起就一直順服上帝,上帝仍然要賜福給他們,但若他們仍然作惡,“你們和你們的王必一同滅亡。”這是一個嚴厲的警告。

“至于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們。”-- 撒母耳應許以色列人,他雖然卸下士師的職務,卻是“退而不休”,要作以色列的守望者,“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

邁爾(F B Meyer)這樣評論撒母耳:“撒母耳已不能再像往日那樣,為百姓付出他的精力。年紀老邁的限制,加上新國王取代了他的士師職分,使他無法像以前那樣工作,但他將一切力量換成另一種方法幫助百姓。光可轉成熱,水可轉成水蒸氣。從今以后,上帝的聖徒之禱告,就如同一大營軍兵的武力。。。撒母耳視禱告為一種托付。他不再擔任士師,但他覺得整個國家的福祉仍交在他的手中,如果他不用禱告來維持、延續這國的命脈,他就是國家的叛徒。。”

我相信撒母耳是在淚流滿面的情況下結束了這場臨別的演講。

默想:

撒母耳視禱告為一種托付。就算他卸下了士師的職分,他覺得整個國家的福祉仍交在他的手中,如果他停止為國家禱告,他就是得罪了耶和華(撒上十二:23)。

我們有為教會禱告嗎?聖經學者邁爾(F B Meyer)問:“可不可能使整個教會屈膝禱告?”

還記得主耶穌怎樣說嗎?“耶穌設一個比喻,是要人常常禱告,不可灰心。。。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嗎?”(路十八:1,8)教會里有信德的人嗎?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