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十四課 - 掃羅擊敗亞捫人

經文:撒上十一:1 - 15

主旨:掃羅被撒母耳膏立為王后,他帶領以色列人偷襲圍困基列雅比的亞捫大軍,打了一場勝仗,就被以色列人擁護正式登基為王。

1。我在上一課的“默想”欄一連問了三個問題:

在查考《掃羅登場》的兩課后,你是否覺得我沒有替他說一句好話?

所謂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元帥﹔當上帝在以色列找不到一個合神心意的人時,是否就硬硬地將掃羅推上王座,讓他暫時充當“廖化”的角色?

當撒母耳年紀老邁,大衛還是少年郎,以色列的長老又偏偏在這個時候要求立一個王治理他們,掃羅是否被上帝用來填塞歷史上這段時間的空隙,只是替大衛把王位保暖 (keeping the seat warm for David),直到時機成熟,大衛可以登上王位?

    從上帝的角度來看,掃羅是一個“中性”的人物 - 不好也不壞,要等到他經過考驗后,才知道他是否是一個合神心意的王。所以,我們在接下來的几章(11,13,14,15章),看到掃羅要受一連串的試驗,理由在此。

    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因為我們都是事后孔明,所以才會把掃羅當“廖化”,或以為上帝用他來填塞歷史上一段時間的空隙。

    對于那些不信的懷疑派學者,他們喜歡把以色列王國歷史等同如《三國演義》的章回小說。怎么說呢?《三國演義》有真有假,這是人所公知,其中的假也有几種不同情況。有為了藝朮的需要而假,有為了增加讀者的興趣而假,也有為了達到“尊劉抑曹”目的而假。特別是為了“尊劉”,作者羅貫中不惜改造歷史,移植事實,如:

劉備征吳一役,劉備本來以慘敗而結束,但為了挽回劉、關、張的面子,《演義》就出現了一些怪事,說關興追趕潘璋,入一老人家中投宿,恰巧潘璋亦到,關公突然顯靈,嚇倒潘璋,關興斬了潘的首級。史實是:當時潘璋和陸遜同拒劉備于虎亭,但沒有戰敗,反而斬了馮習,立了大功,后升為平北將軍,一直活到孫權嘉禾三年,根本沒有死在關興手下。

    有的聖經學者以為《撒母耳記》的編寫是為了達到“尊大衛抑掃羅”,作者不惜改造歷史,而故意丑化掃羅。有的認為編寫《撒母耳記》的是一名被擄在巴比倫的猶太人,他按著一些口傳的資料對被擄的同胞敘述這段往事。原來的大衛本來是個機會主義者,玩弄權勢,不惜犧牲別人以達到自己做王的目的,但這位編寫者則以《申命記》的原則,把大衛的形象重造,將他美化成一個合神心意的王,安慰和鼓勵當時國破家亡、淪落異鄉的同胞。

    讓我鄭重指出,《撒母耳記》絕對不是《三國演義》之類的章回小說!正如我在《課程綱要》說的:聖靈引導他所揀選的人,把上帝在以色列人歷史中的作為秉筆直書地記錄下來。我們不用對《撒母耳記》和聖經的其他歷史書資料的可靠性有任何質疑。

2。撒上十一:1 - 4  “1亞捫人(Ammonite)的王拿轄(Nahash)上來,對著基列雅比(Jabesh-gilead)安營。雅比眾人對拿轄說:‘你與我們立約,我們就服事你。’2亞捫人拿轄說:‘你們若由我剜出你們各人的右眼,以此凌辱以色列眾人,我就與你們立約。’3雅比的長老對他說:‘求你寬容我們七日,等我們打發人往以色列的全境去,若沒有人救我們,我們就出來歸順你。’4使者到了掃羅住的基比亞(Gibeah),將這話說給百姓聽,百姓就都放聲而哭。”

從下文撒上十二:12,我們知道亞捫人的欺壓以色列已經有了一段時日,以色列的長老之所以求撒母耳立一個王治理他們,目的是要王帶領他們出去和敵人爭戰(撒上八:19)。掃羅經得起沙場上的考驗嗎?

按昆蘭(Qumran)第四洞發現的死海古卷中的撒母耳記片斷(4QSam),撒上十一:1 之前有以下一段經文(看下圖):

“Nahash king of the Ammonites oppressed the Gadites and the Reubenites viciously. He put out the right eye of all of them and brought fear and trembling on Israel. Not one of the Israelites in the region beyond the Jordan remained whose right eye Nahash king of the Ammonites did not put out, except seven thousand men who escaped from the Ammonites and went to Jabesh-gilead" (The Dead Sea Scroll Bible translated by Abegg, Flint, and Ulrich page 225). ”

“亞捫人的王拿轄,嚴厲地壓制迦得人和流便人,剜出他們各人的右眼,不容許以色列有拯救者。留在約但河外的以色列人,沒有一個人右眼未曾被亞捫人的王拿轄剜出來。但有七千個人,逃離亞捫人,進入了基列雅比。約一個月后。。”

約瑟夫(Josephus)在他的《猶太古史》(Antiquities of the Jews)(Ant 6.68-70)也有這段類似的話。也許馬索拉版本(Masoretic Text)的抄寫者在抄寫時不小心把它遺漏。這段經文只是提供背景資料,就算沒有它,也不會影響我們的解經。

“亞捫人(Ammonite)的王拿轄(Nahash)上來,對著基列雅比(Jabesh-gilead)安營。。”-- 亞捫人是羅得和他小女兒所生之子的后裔(創十九:30 - 38),住在約但河東亞嫩河和雅博河之間的平原,首府在拉巴(就是今天的約旦首都安曼)。上次亞捫人攻擊以色列是記載在士十一章,當時上帝興起耶弗他作士師,將他們大大擊殺。現在亞捫人卷土重來,對著基列雅比安營。基列雅比(Jabesh-gilead)在哪里? (請看圖一)它位于約但河東面約三公里,伯珊東南約21公里,屬于流便和迦得支派的分地。一般考古學家都認為,Tell Abu al-Kharaz ,瑞典考古隊經過將近十年(1989- 1997)所挖掘的廢丘,就是當日的基列雅比(看下圖)。在士二十一章,我們曾看見以色列人為了替便雅憫支派的男人找妻子,不惜將基列雅比人連婦女帶孩子全擊殺,然后把四百個未嫁的處女全給了便雅憫人為妻。掃羅是便雅憫人,他跟基列雅比人有一點關系,所以我們在下文看到當基列雅比有難的時候,掃羅義不容辭地為他們解圍。除了這次拿轄的欺壓外,我們以后還要在撒下十章和十二章,看到大衛和亞捫人之間的爭戰。

約旦河東約三公里的Tell Abu al-Kharaz
(在加利利海南方約32公里處)

“亞捫人拿轄說:‘你們若由我剜出你們各人的右眼,以此凌辱以色列眾人,我就與你們立約。’”-- 這種剜出右眼的暴行是古代近東對付敵人的方式之一,如參孫被非利士人剜了眼睛(士十六:21),西底家被巴比倫人剜了眼睛(2 Kings 25:7; Jeremiah 39:7, 52:11) 。 這種剜右眼的刑罰除了有凌辱的意思外,也有軍事含義,因為古時的兵士在戰場上是戴上左眼蓋,以右眼偵查敵人的目標。換句話說,把人的右眼剜出,就等于使他失去戰斗力。聖經學者在烏加列文獻(Ugaritic AQHT: 65 - 168)里可以找到佐証。摩一:13 還記載了亞捫人其他暴行,如剖開基列孕婦的肚子。。。

“雅比的長老對他說:‘求你寬容我們七日,等我們打發人往以色列的全境去,若沒有人救我們,我們就出來歸順你。’使者到了掃羅住的基比亞(Gibeah),將這話說給百姓聽,百姓就都放聲而哭。” -- 面對亞捫人大軍的欺凌,基列雅比的長老根本無計可施,唯有向住在約但河西岸基比亞(Gibeah)的掃羅求救。還記得基比亞在哪里嗎?它在耶路撒冷以北約五公里,伯特利之南約十一公里。請看圖一。這是便雅憫支派所得為業的十四座城之一(書十八:28),現在的 Tel el-Fûl。考古學家在這里共挖掘了十二個層面,遺留物很多,包括掃羅王的王宮遺址(撒上十四:2- 3)。

3。撒上十一:5 - 11  “5掃羅正從田間趕牛回來,問說:‘百姓為什么哭呢?’眾人將雅比人的話告訴他。6掃羅聽見這話,就被上帝的靈大大感動,甚是發怒。7他將一對牛切成塊子,托付使者傳送以色列的全境說:‘凡不出來跟隨掃羅和撒母耳的,也必這樣切開他的牛。’于是,耶和華使百姓懼怕,他們就都出來如同一人。8掃羅在比色(Bezek)數點他們:以色列人有三十萬,猶大人有三萬。9眾人對那使者說:‘你們要回復基列雅比人說:<明日太陽近午的時候,你們必得解救。>’使者回去告訴雅比人,他們就歡喜了。10于是,雅比人對亞捫人說:‘明日我們出來歸順你們,你們可以隨意待我們。’11第二日,掃羅將百姓分為三隊,在晨更的時候入了亞捫人的營,擊殺他們直到太陽近午,剩下的人都逃散,沒有二人同在一處的。”

“掃羅正從田間趕牛回來。。”-- 奇怪嗎?掃羅被撒母耳膏立為王后,不是立刻坐上王位,而是回去田間趕牛。他要經過一場試驗后,才被以色列人擁立為王(撒上十一:15)

我在上文已經解釋何以掃羅對基列雅比的事特別關心。當他聽到基列雅比被亞捫大軍圍攻的時候,“就被上帝的靈大大感動,甚是發怒。”

“他將一對牛切成塊子,托付使者傳送以色列的全境說:‘凡不出來跟隨掃羅和撒母耳的,也必這樣切開他的牛。’于是,耶和華使百姓懼怕,他們就都出來如同一人。”-- 這種切肉分送各支派,號召他們出來打仗的事,我們在士十九:29 已經見識過,不同的是,那里不是切牛,是切人尸。

“掃羅在比色(Bezek)數點他們:以色列人有三十萬,猶大人有三萬。” -- 比色在哪里?請看圖一。它位于約但河西岸約 15公里,與基列雅比城隔河相對,相距約23公里。過去有人問我:“。。這里提及有以色列人和猶太人, 當時未分南北國, 為何會分以色列人和猶太人?”我回復說:

撒上十一:8 十五:4,十七:52 提到以色列和猶大兩大個體,他們的分家不是突然發生的事。我在《約書亞記》課程第二十三課 這樣解釋:“。。今天所查考的,讓我們看到以色列各支派之間的聯系是非常松散,只要領袖如摩西和約書亞不在,他們的聯盟隨時都會四分五裂。接下來的第二十三和二十四章,約書亞在他的遺言和訓誨里,更進一步讓我們看到他對此事的隱憂。。。真相大白,一場几乎要爆發的大戰終于平息。但這件事卻充分暴露了以色列支派所組成的聯盟是何等的脆弱,若不是約書亞的智慧行事,領導,和善于用人,這個聯盟隨時有可能分離破碎。約書亞死后,士師記里的‘各人任意而行’正好印証了他們之間的脆弱關系。”

有的聖經學者因為看到這節經文,就推論說《撒母耳記》是王國分裂后所編撰的,未必正確。

“第二日,掃羅將百姓分為三隊,在晨更的時候入了亞捫人的營,擊殺他們直到太陽近午,剩下的人都逃散,沒有二人同在一處的。” -- “晨更”是夜間所交的最后一更 - 第三更天,由此可知,掃羅帶領三十多萬軍隊整夜行軍。夜里過河行軍不是一件易事,我以前當過兵可以見証這點﹔掃羅懂得分兵三隊在晨更突擊亞捫人的營,可見他不是泛泛之輩。

4。撒上十一:12 - 15  “12百姓對撒母耳說:‘那說掃羅豈能管理我們的是誰呢?可以將他交出來,我們好殺死他。’13掃羅說:‘今日耶和華在以色列中施行拯救,所以不可殺人。’14撒母耳對百姓說:‘我們要往吉甲去,在那里立國。’15眾百姓就到了吉甲(Gilgal)那里,在耶和華面前立掃羅為王,又在耶和華面前獻平安祭。掃羅和以色列眾人大大歡喜。”

掃羅第一次領兵出仗就把敵人殺得片甲不留,大獲全勝,百姓當然喜出望外,以為找到了“好君王”,從此不必怕敵人的欺凌。他們忘記了過去的士師也曾帶領他們打勝仗﹔掃羅勝了這場仗,只表示他有資格作士師,但他有資格作王嗎?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百姓對撒母耳說:‘那說掃羅豈能管理我們的是誰呢?可以將他交出來,我們好殺死他。’”-- 這是針對過去那些反對掃羅作王的人(撒上十:27)而說的。我們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人,百姓要求撒母耳處死這些人不但表示對掃羅的效忠,看來他們已經把他當作“偶像”來推崇。

“掃羅說:‘今日耶和華在以色列中施行拯救,所以不可殺人。’”-- 掃羅把這場勝仗歸功于耶和華,表示他在靈性上還不至于落到“以掃只要吃紅豆湯”的地步(創二十五:29 - 34)。

“撒母耳對百姓說:‘我們要往吉甲去,在那里立國。’眾百姓就到了吉甲(Gilgal)那里,在耶和華面前立掃羅為王,又在耶和華面前獻平安祭。掃羅和以色列眾人大大歡喜。”-- “吉甲”在哪里?大家應該還記得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過約但河,就在吉甲,耶利哥的東邊安營嗎?看圖一。這里也是撒母耳巡回作示師審判以色列人的地方之一(撒上七:16)。以色列人在那里擁護掃羅正式登基為王。這場登基典禮一定非常庄嚴隆重,可惜聖經只用一節就記述了整個過程,因為這個王實在。。。。。(請你自己填寫)

掃羅成功地過了第一關。下一關他會及格嗎?我們拭目以待吧。

默想:

金聖嘆談到古典章回小說時說:“吾猶自記十一歲讀《水滸》后,便有于書無所不窺之勢。。嗟乎!人生十歲,耳目漸吐,如日在東,光明發揮。為此書,吾即欲禁汝不見,亦豈可得,今知不可相禁,而反出其舊所批釋,脫然授之于手也,夫固以為《水滸》之文精嚴,讀之即得讀一切書之法也。汝真能善得此法,而明年經業既畢,便以之遍讀天下之書,其易果如破竹也。。”

《舊約聖經》的歷史書,特別是《撒母耳記上下》真的有點像章回小說,掃羅和大衛之間的“追逐戰”可以媲美劉、曹、孫的三國事。讀章回小說可以如金聖嘆之讀法,讀得不亦樂乎﹔但讀《撒母耳記》,不管人物形象和情節如何多姿多彩,丰富有趣,我們千萬要記得 在主角撒母耳、掃羅和大衛背后,是那位大導演上帝,他是歷史的主,所有情節都按著大導演的指示展現在我們眼前。

今天,我們不再是觀眾了。我們正在舞台上扮演自己的角色。保羅說自己是“奉上帝旨意,作基督耶穌使徒。。”(西一:1)我們扮演的角色是奉上帝旨意作的嗎?我們有按著上帝的指示把角色演好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