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十三課 - 掃羅登場(二) - 被膏為王

經文:撒上九:25 - 十:27

主旨:經過撒母耳一晚為掃羅“惡補”國事,掃羅終于在米斯巴公開被立為王。

1。我在上一課一再地問:你說掃羅有資格成為士師,或成為王嗎?你說掃羅有資格治理以色列民嗎?除了提到他的儀表出眾,經文只字不提掃羅的靈命狀況,難道作王的條件只看外表?我這樣問不是沒有理由的。在尋驢的過程中,他來到拉瑪城外,竟然不認識“鼎鼎大名”、眾人皆尊重的士師兼先知撒母耳,反而要一個寂寂無名的仆人給他推荐。掃羅的家鄉在基比亞(Gibeah 在耶路撒冷之北約5公里),就算拉瑪城不是位于耶路撒冷以北約九公里的 er-Ram ,而是位于示羅以西約26公里處(現在的Renits),后者跟基比亞(Gibeah)也不過相距約三十公里。掃羅在家鄉呆了整三十年,撒母耳作示師也有二十年之久,若說掃羅不曾聽說過撒母耳的名字,是難以理解的事。這樣看來,掃羅似乎對國事沒有什么興趣,所以在今天這一課,我們要看到撒母耳大費周章,用一晚的時間給掃羅“惡補”國事,然后才私底下膏立他為王。 有的人可能會說,掃羅在帶領以色列人與亞捫人(撒上十一章)和非利士人爭戰(撒上十四章),不是非常英勇嗎?一點沒錯,但過去上帝興起的士師,不都在沙場上連連報捷嗎?但他們的靈性都非常低弱,在治理以色列人的事上毫無作為,這是有目共睹。掃羅作為士師,也許還有資格,但作為治理一國的王,他就需要經過一系列的“考試”,我們才知道他是否是一個合神心意的王了。

2。聖經學者 Kenneth I Cohen 在《聖經評論》(Bible Review, Oct 1994)寫了一篇文章 《King Saul─A Bungler from the Beginning》,他這樣說:

When creating the first woman, God says, “I will make [the man] a helper fit for him” (Genesis 2:18). Emphasizing the words “for him,” the famous 11th-century Jewish exegete known as Rashi (Rabbi Solomon ben Isaac) commented on this verse: “If he is worthy─a help; if he is not worthy─against him, for strife.” Rashi’s suggestion is that a man will get the spouse he deserves.

The same can be said, I will argue, for a people and its leader: The people will get the kind of leader they deserve. That, at least, is the seldom-noticed meaning of the appointment of Israel’s first king, Saul.

Saul was made king in response to popular demand: “Give us a king over us to judge us like all the other nations” (1 Samuel 8:19 - 20), the Israelites ordered Samuel. The people were thus rejecting God’s more direct leadership through charismatic judges who arose from time to time in response to God’s call. They were also rejecting the leadership of God’s prophet and judge, Samuel. In effect, they were inviting God to designate a king fit for an ungrateful, rebellious people.

When God reluctantly consented, he instructed Samuel to “make for them a king” (1 Samuel 8:22). The stress is on “for them,” that is, a king fit not for me (God) but a king fit for them. As Rashi might have phrased it, “a king against them, for strife.”

Saul is usually characterized as the great tragic figure of the Bible. Perhaps. But I will argue that for the biblical author, Saul was flawed from the outset. Through an extraordinary use of allusion and narrative analogy, the biblical author portrays Saul as a leader who was thrust into the kingship as God’s revenge for the people’s rejection of God in their demand for monarchy.

In contrast to conventional wisdom, according to which Saul’s fortunes plummeted as David’s rose, I believe that from the first Saul is characterized as a preposterous choice for king, a catastrophe in statecraft whose initial depiction and earliest activities show him to be a poor substitute even for the succession of judges with whom the people became so disillusioned. Saul was indeed the king the people deserved.

作者的意思是:以色列人既然要撒母耳“為他們”(for them)立王(撒上八:22),上帝就命撒母耳立一個“配得他們”的王,不是一個“配得上帝”的王。所以,從開始掃羅就不是一個上上之選的王,以色列人最終要承當他們離棄耶和華上帝的“罪上加罪”(撒上十二:19)。上帝以后再命撒母耳立一個“配得上帝”,合神心意的王,就是大衛。

3。撒上九:25 - 27  “25眾人從邱壇下來進城,撒母耳和掃羅在房頂上說話。26次日清早起來,黎明的時候,掃羅在房頂上。撒母耳呼叫他說:‘起來吧!我好送你回去。’掃羅就起來,和撒母耳一同出去。27二人下到城角,撒母耳對掃羅說:‘要吩咐仆人先走(仆人就先走了)﹔你且站在這里,等我將上帝的話傳給你聽。’”

我在上一課說, 撒上第九和第十章記載了掃羅的登場。整個被膏的過程可以分成以下几個場面:

九章:

1 - 2 節    掃羅出場
3 - 4 節    失驢尋驢
5 - 10節    仆人引路
11 - 14節   巧遇少女
15 - 16節   撒母耳得指示
17 - 21節   初次見面
22 - 24節   貴賓坐席
25 - 27節   留住一宿

十章:

1 - 8 節    私下被膏
9 - 13節    兆頭應驗
14 - 16節   平安回家
17 - 24節   公開被立
25 - 27節   面對嘲諷

現在我們看得是“留住一宿”。

“眾人從邱壇下來進城,撒母耳和掃羅在房頂上說話。”-- 掃羅在邱壇的筵席上吃飽后,撒母耳就請他在家里住宿一夜。做什么呢?在房頂上說話。說什么呢?聖經沒有告訴我們。我的推測是,由于掃羅對國事一竅不通,撒母耳用一晚的時間給他“惡補”,給他裝備,使他明白上帝的旨意,讓掃羅預備心被膏為王 (撒上十:16)。

4。撒上十:1 - 8  “1撒母耳拿瓶膏油倒在掃羅的頭上,與他親咀說:‘這不是耶和華膏你作他產業的君嗎?2你今日與我離別之后,在便雅憫境內的泄撒(Zelzah),靠近拉結(Rachel)的墳墓,要遇見兩個人。他們必對你說:<你去找的那几頭驢已經找著了。現在你父親不為驢挂心,反為你擔憂說:我為兒子怎么才好呢?>3你從那里往前行,到了他泊(Tabor)的橡樹那里,必遇見三個往伯特利(Bethel)去拜上帝的人:一個帶著三只山羊羔,一個帶著三個餅,一個帶著一皮袋酒。4他們必問你安,給你兩個餅,你就從他們手中接過來。5此后你到上帝的山,在那里有非利士人的防兵。你到了城的時候,必遇見一班先知從邱壇下來,前面有鼓瑟的、擊鼓的、吹笛的、彈琴的,他們都受感說話。6耶和華的靈必大大感動你,你就與他們一同受感說話,你要變為新人。7這兆頭臨到你,你就可以趁時而做,因為上帝與你同在。8你當在我以先下到吉甲(Gilgal),我也必下到那里獻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了那里,指示你當行的事。’”

這是“私下被膏”。

“撒母耳拿瓶膏油倒在掃羅的頭上,與他親咀說:‘這不是耶和華膏你作他產業的君嗎?”-- 撒母耳是以先知的身份膏掃羅為王。撒母耳之前,我們只看到摩西膏亞倫為大祭司(出二十九:7,利八:12)。以后我們也要看到撒母耳膏大衛為王。由于以色列王是世襲的,所以掃羅和大衛要由先知撒母耳膏立。 對大衛而言,掃羅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撒上二十四:10,二十六:9,11,撒下一:14),所以大衛不敢傷害他一根毫發﹔就算掃羅對他怎樣不仁不義,大衛寧愿一等再等,也不敢私下篡位(當大衛登場后我們再談這個問題)。

“這不是耶和華膏你作他產業的君嗎?”-- 上一課我已經解釋“君”(撒上九:16)的另一個可能含義,有聖經學者認為“君”(原文 hgyd)不是“王”(原文是 mlk),只是登基之前的“王”(the king designate)﹔掃羅要在基列雅比之役后,受到眾人擁戴時,才登基為王(撒上十一:15)。

撒母耳除了膏掃羅為王外,他也給了掃羅三個兆頭,以証明他的被膏立為王是上帝的旨意。這三個兆頭是:

一、“你今日與我離別之后,在便雅憫境內的泄撒(Zelzah),靠近拉結(Rachel)的墳墓,要遇見兩個人。他們必對你說:‘你去找的那几頭驢已經找著了。現在你父親不為驢挂心,反為你擔憂說:我為兒子怎么才好呢?’” -- “泄撒”(Zelzah)的位置不明﹔拉結(Rachel)的墳墓是在伯利恆(Bethlehem),離開耶路撒冷之南約八公里的地方。掃羅離開拉瑪,回去基比亞的路上,要遇見這兩個人。

二、“你從那里往前行,到了他泊(Tabor)的橡樹那里,必遇見三個往伯特利(Bethel)去拜上帝的人:一個帶著三只山羊羔,一個帶著三個餅,一個帶著一皮袋酒。他們必問你安,給你兩個餅,你就從他們手中接過來。”-- “他泊”(Tabor)的位置不明,大概是在伯特利和伯利恆之間的某處。“伯特利”(Bethel)在耶路撒冷之北約十六公里,是撒母耳巡行審判以色列人的其中一個地方(撒上七:16),在那里也有類似在拉瑪的祭壇(參考上一課),所以才有“往伯特利(Bethel)去拜上帝”的說法。

三、“此后你到上帝的山,在那里有非利士人的防兵。你到了城的時候,必遇見一班先知從邱壇下來,前面有鼓瑟的、擊鼓的、吹笛的、彈琴的,他們都受感說話。耶和華的靈必大大感動你,你就與他們一同受感說話,你要變為新人。”-- “上帝的山”指的是掃羅的家鄉基比亞(Gibeah),在那里有非利士的防兵,“防兵”也可譯作“防營”,可見非利士人的勢力已經從沿海一帶擴張到中央山地的基比亞附近。有聖經學者認為“防兵”其實是非利士人設立的建筑物如圓柱或石碑,是非利士人為了記念某次勝仗而豎立的。“必遇見一班先知從邱壇下來,前面有鼓瑟的、擊鼓的、吹笛的、彈琴的,他們都受感說話。”-- 這是聖經第一次告訴我們,有“一班先知”的存在。在撒上十九:18 - 24 ,我們也看到“一班先知”和撒母耳出現在拉瑪。他們是誰?過去,聖經提到先知時,都是一個個的,如亞伯拉罕(創二十:7)、米利暗(出十五:20)、摩西(申三十四:10)、底波拉(士四:4)和不知名的先知(士六:8)等。現在卻出現了“一班”先知。有的人說撒母耳“開班”授課,訓練先知。在缺乏資料的情況下,我們還是不要妄加猜測。先知“受感說話”是一種“出神”(ecstacy 或譯為“狂恍)的狀態,是聖靈臨到的一種特殊表現,猶如新約五旬節的信徒說方言一般。“你就與他們一同受感說話,你要變為新人。”-- 掃羅也要被聖靈充滿,受感說話,內心煥然一新,可以承擔上帝托付給他的重任。

撒母耳給掃羅三個兆頭,是用來印証后者的被膏立為王是上帝的旨意。現在我們還要尋找兆頭來察明上帝的旨意嗎?(請參考《疑難解答》第三十八題

“這兆頭臨到你,你就可以趁時而做,因為上帝與你同在。你當在我以先下到吉甲(Gilgal),我也必下到那里獻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了那里,指示你當行的事。”-- 除了三個兆頭之外,撒母耳還給了掃羅一道“考題”,要他“下到吉甲(Gilgal),我也必下到那里獻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了那里,指示你當行的事。”請問大家:這道考題是要考掃羅什么東西?__________________

5。撒上十:9 - 13  “9掃羅轉身離別撒母耳,上帝就賜他一個新心。當日這一切兆頭都應驗了。10掃羅到了那山,有一班先知遇見他,上帝的靈大大感動他,他就在先知中受感說話。11素來認識掃羅的,看見他和先知一同受感說話,就彼此說:‘基士的兒子遇見什么了?掃羅也列在先知中嗎?’12那地方有一個人說:‘這些人的父親是誰呢?’此后有句俗語說:‘掃羅也列在先知中嗎?’13掃羅受感說話已畢,就上邱壇去了。”

這是“兆頭應驗”。

在三個兆頭當中,作者特別強調第三個兆頭的應驗。為什么?________________

上帝若呼召一個人從事某項特別事工,他一定賜下特別的聖靈恩膏。所以就算我們從環境方面沒有得到任何印証,只要有聖靈恩膏,我們就別再裹足不前了。

“掃羅也列在先知中嗎?”-- 這是“贊”還是“彈”?是“褒”還是“貶”呢? 我覺得這是一句譏諷掃羅的俗語。從上下文來分析,當時的先知受感說話是很正常的,究竟這樣的狂恍狀態是否常有則不得而知﹔作為先知,他們過的肯定是很聖潔的生活,所以很受人民的尊重。當掃羅開始受感說話的時候,這句話可能只是代表人們的驚訝﹔以后當掃羅被廢,行為怪誕的時候,人們認為他不配和先知相比,這句話就成為譏諷他的俗語,流傳下來。

6。撒上十:14 - 16  “14掃羅的叔叔問掃羅和他仆人說:‘你們往哪里去了?’回答說:‘找驢去了。我們見沒有驢,就到了撒母耳那里。’15掃羅的叔叔說:‘請將撒母耳向你們所說的話告訴我。’16掃羅對他叔叔說:‘他明明地告訴我們驢已經找著了。’至于撒母耳所說的國事,掃羅卻沒有告訴叔叔。”

繞了一個大圈子,這是“平安回家”

何以掃羅不敢將撒母耳說的話告訴叔叔呢?

7。撒上十:17 - 24  “17撒母耳將百姓招聚到米斯巴(Mizpeh)耶和華那里,18對他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我領你們以色列人出埃及,救你們脫離埃及人的手,又救你們脫離欺壓你們各國之人的手。>19你們今日卻厭棄了救你們脫離一切災難的上帝,說:<求你立一個王治理我們。'現在你們應當按著支派宗族,都站在耶和華面前。>’20于是,撒母耳使以色列眾支派近前來掣簽,就掣出便雅憫支派來﹔21又使便雅憫支派按著宗族近前來,就掣出瑪特利族(Matri)﹔從其中又掣出基士(Kish)的兒子掃羅。眾人尋找他卻尋不著,22就問耶和華說:‘那人到這里來了沒有?’耶和華說:‘他藏在器具中了。’23眾人就跑去從那里領出他來。他站在百姓中間,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24撒母耳對眾民說:‘你們看耶和華所揀選的人,眾民中有可比他的嗎?’眾民就大聲歡呼說:‘愿王萬歲!’”

掃羅是在米斯巴(Mizpeh,看圖一)“公開被立”。

“于是,撒母耳使以色列眾支派近前來掣簽,就掣出便雅憫支派來﹔又使便雅憫支派按著宗族近前來,就掣出瑪特利族(Matri)﹔從其中又掣出基士(Kish)的兒子掃羅。”-- 這種掣簽的方法也用在亞干事件(書七:14 - 18)。箴十六:33 說:“簽放在懷里,定事由耶和華。”

“眾人尋找他卻尋不著。。耶和華說:‘他藏在器具中了。’眾人就跑去從那里領出他來。”-- 有人說這是表示掃羅是一個謙遜的人,你同意嗎?安波羅修(Ambrose)是早期教會的一位偉人。他是一位學者,是羅馬一郡的總督。他的仁政親民的政策使他成為市民愛戴的人物。當主教去世后,大家都在討論繼承人的問題。有一個小孩高聲喊叫:“安波羅修 -- 主教!安波羅修 -- 主教!”四圍的人也同聲附和。但安波羅修卻在晚上溜走,他不敢接受教會准備交托給他的重任。后來皇帝親自發出命令,安波羅修才肯接受米蘭(Milan)主教的職位。﹔歷史上很多偉大的人物准備擔當一個重要職位時,他們都感到自己的不配和欠缺。掃羅的躲藏是因為感到自己的不配和欠缺嗎?__________________

“愿王萬歲!”-- 我想掃羅說不定被嚇得尿屎直流!想想看,一個心里毫無准備的人,被人硬硬地推上高位,他心里的感受是怎樣的?

8。撒上十:25 - 27  “25撒母耳將國法對百姓說明,又記在書上,放在耶和華面前。然后遣散眾民,各回各家去了。26掃羅往基比亞回家去,有上帝感動的一群人跟隨他。27但有些匪徒說:‘這人怎能救我們呢?’就藐視他,沒有送他禮物﹔掃羅卻不理會。”

這是“面對嘲諷”。

“撒母耳將國法對百姓說明,又記在書上,放在耶和華面前。然后遣散眾民,各回各家去了。”-- 這要歸功于撒母耳那晚給他的“惡補”吧。

“掃羅往基比亞回家去,有上帝感動的一群人跟隨他。但有些匪徒說:‘這人怎能救我們呢?’就藐視他,沒有送他禮物﹔掃羅卻不理會。”-- 作為領袖,有人跟隨,有人藐視,這是很正常的。問題是:接下來,你要怎樣贏得他們的心。

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在查考《掃羅登場》的兩課后,你是否覺得我沒有替他說一句好話?

所謂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元帥﹔當上帝在以色列找不到一個合神心意的人時,是否就硬硬地將掃羅推上王座,讓他暫時充當“廖化”的角色?

當撒母耳年紀老邁,大衛還是少年郎,以色列的長老又偏偏在這個時候要求立一個王治理他們,掃羅是否被上帝用來填塞歷史上這段時間的空隙,只是替大衛把王位保暖 (keeping the seat warm for David),直到時機成熟,大衛可以登上王位?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