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十二課 - 掃羅登場(一)

經文:撒上九:1 - 24

主旨:在上帝的巧妙安排下,撒母耳和掃羅初次會面。

1。我們在上一課看到以色列的長老聚集,來到拉瑪見撒母耳,對他說:“你年紀老邁了,你兒子不行你的道。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象列國一樣。”(撒上八:5) 請問大家:長老們這樣地和撒母耳說話,是否有不敬的地方?有聖經學者 Peter D Miscall 認為,百姓求王這件事,等于“顛覆”了撒母耳領導以色列人的權威。你同意這樣的說法嗎?還記得我怎樣說撒母耳所扮演的角色嗎?“該做的他不能做,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

什么是他“該做的他不能做”?他清楚知道,以色列是屬于上帝,上帝是以色列的王,這樣的神權政體才是上帝所喜悅的。作為士師,他認為應該這樣來治理以色列,但以色列的長老和民眾卻要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像列國一樣(撒上八:5)。

什么是他“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當以色列人堅決要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的時候,他非常困惑,因為這不是上帝所喜悅。但當上帝命令他按眾人的意思選立一個王時,他更加大惑不解,明明知道這不是上帝的旨意,偏偏上帝要他違背自己的旨意而行,撒母耳的內心很掙扎。他不該膏立掃羅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他不該膏立大衛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

    當一個領導人落到如此地步的時候,你是否覺得他很可悲?如果我是撒母耳,干脆就向上帝提呈辭職信,一走了之。但撒母耳不是。

“聽命勝于獻祭﹔順從勝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他順從上帝的命令,不按自己的意思行。

他首先膏立了掃羅為王,當掃羅被上帝棄絕后,他又遵命膏立了大衛。在這種艱難的環境里,他成為一個代禱者,終日為王,為人民祈禱,直到他離世為止。 他成為一個過渡的人物,親自監督,把“神權政治”和“士師秉政”的制度順利地轉到“王治制度”。從這一點,我們才真正地認識撒母耳這個領袖。聖經學者愛瓦德(Ewald)說:

“撒母耳是人類歷史上少數的偉大人物之一,這些偉人都是處身于危險困難的時代,以他們品格的力量,和無與倫比的精力,結束了從前一個優越的傳統 -- 起初,這樣作有違他們自己的心意,但是他們體會到其必要性,就全心全力投注其中,不惜自己受苦,遭人迫害,最終建立了一個更理想的系統。”

我不同意愛瓦德(Ewald)說的“王治制度”是“一個更理想的系統。”但絕對同意他說的,撒母耳是違背他自己的心意,結束了從前一個優越的傳統(神權政治),全心全力地 完成上帝交付給他的重任。

2。撒上九:1 - 2  “有一個便雅憫人,名叫基士(Kish),是便雅憫人(Benjamite)亞斐亞(Aphiah)的玄孫、比歌拉(Bechorath)的曾孫、洗羅(Zeror)的孫子、亞別(Abiel)的兒子,是個大能的勇士(注:或作"大財主")。2他有一個兒子,名叫掃羅(Saul),又健壯又俊美,在以色列人中沒有一個能比他的﹔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

撒上九和十章記載了掃羅的登場。整個被膏為王的過程是非常戲劇化,文筆簡潔,編輯手法一流,可說一氣呵成,非常引人入勝。我們可以將它分成几個場面,逐個地解釋。

九章:

1 - 2 節    掃羅出場
3 - 4 節    失驢尋驢
5 - 10節    仆人引路
11 - 14節   巧遇少女
15 - 16節   撒母耳得指示
17 - 21節   初次見面
22 - 24節   貴賓坐席
25 - 27節   留住一宿

十章:

1 - 8 節    私下被膏
9 - 13節    兆頭應驗
14 - 16節   平安回家
17 - 24節   公開被立
25 - 27節   面對嘲諷

我們先看撒上九:1 -2 節 “掃羅出場”。

“有一個便雅憫人,名叫基士(Kish),是便雅憫人(Benjamite)亞斐亞(Aphiah)的玄孫、比歌拉(Bechorath)的曾孫、洗羅(Zeror)的孫子、亞別(Abiel)的兒子,是個大能的勇士(注:或作"大財主")。他有一個兒子,名叫掃羅(Saul)。。”-- 這是掃羅的家譜,他屬于便雅憫支派。撒上十四:50- 51,代上八:29 - 33 和九:35 - 39 也記載了掃羅的家譜,但有點出入。按這節的記載,

掃羅 - (父親)基士(Kish) - (祖父)亞別(Abiel) - (曾祖父)洗羅(Zeror) - (高祖父)比歌拉(Bechorath) - 亞斐亞(Aphiah)   

可是,代上八:29 - 33 和九:35 - 39 卻說,基士(Kish)的父親是尼珥(Ner)﹔撒上十四:51則說:掃羅的父親基士(Kish)和押尼珥( Abner 掃羅的元帥)的父親尼珥(Ner)都是亞別(Abiel)的兒子。

在下文我們看到掃羅家里有兒子約拿單(Jonathan)、亞比拿達(Abinadab)、麥基舒亞(Malchi-shua)(代上十:2)和伊施波設(Ishbosheth)(撒下二:8),兩個女兒米拉(Merab)和米甲(Michal)(撒上十八:17,20)。

“有一個便雅憫人,名叫基士(Kish)。。是個大能的勇士(注:或作"大財主")”-- “大能的勇士”原文是 gibbor hayil,在得二:1 是作“大財主”(a man of wealth),所以掃羅的家世絕非泛泛之輩。

“又健壯(a choice young man)又俊美(a goodly),在以色列人中沒有一個能比他的﹔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 “健壯”的原文是 bahur ,指的是人在壯年時期,可承擔重任。下文十三:2 說他已有一個能作戰的兒子約拿單。“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作者特別強調這點,表示他儀表出眾。當他公開被立為王時,作者再次提到這點(撒上十:23)。

除了提到他的儀容,經文只字不提掃羅的靈命狀況,難道作王的條件只看外表?___________

3。撒上九:3 - 4  “3掃羅的父親基士丟了几頭驢,他就吩咐兒子掃羅說:‘你帶一個仆人去尋找驢。’4掃羅就走過以法蓮山地(Mount Ephraim),又過沙利沙地(Shalisha),都沒有找著﹔又過沙琳地(Shalim),驢也不在那里﹔又過便雅憫地(land of Benjamites),還沒有找里。”

這是“失驢尋驢”。

這是上帝安排掃羅和撒母耳會面的第一步。對大財主基士(Kish)來說,失去了几頭驢沒有什么大不了,但上帝偏要感動他吩咐兒子掃羅去尋找。我不解釋經文里的几個地方了,大家可以參考圖一。掃羅是從家鄉基比亞(Gibeah 撒上十:26)出發開始尋找。

4。撒上九:5 - 10  “5到了蘇弗地(Zuph),掃羅對跟隨他的仆人說:‘我們不如回去,恐怕我父親不為驢挂心,反為我們擔憂。’6仆人說:‘這城里有一位神人,是眾人所尊重的,凡他所說的全都應驗。我們不如往他那里去,或者他能將我們當走的路指示我們。’7掃羅對仆人說:‘我們若去,有什么可以送那人呢?我們囊中的食物都吃盡了,也沒有禮物可以送那神人,我們還有什么沒有?’8仆人回答掃羅說:‘我手里有銀子一舍客勒的四分之一,可以送那神人,請他指示我們當走的路。’9(從前以色列中,若有人去問 上帝,就說:"我們問先見去吧!"現在稱為先知的,從前稱為先見。)10掃羅對仆人說:‘你說的是,我們可以去。’于是,他們往神人所住的城里去了。”

這是“仆人引路”。

“到了蘇弗地(Zuph)。。”-- 蘇弗在哪里?蘇弗和拉瑪瑣非中的瑣非(撒上一:1,撒母耳的家鄉)是同一個字的不同譯法,指的就是拉瑪城,位于示羅以西約26公里處,現在的Renits。 但也有人認為真正的便雅憫的拉瑪是位于耶路撒冷以北約九公里的 er-Ram ,跟掃羅的家鄉基比亞(Gibeah)(在耶路撒冷之北約5公里)很靠近。

“仆人說:‘這城里有一位神人,是眾人所尊重的,凡他所說的全都應驗。我們不如往他那里去,或者他能將我們當走的路指示我們。’”-- 這里的“神人”指的當然是撒母耳。我們不知道何以仆人知道撒母耳在城里,掃羅卻不知道。世世代代都有學者給撒母耳下評語,但這個寂寂無名的仆人卻給他下了最佳的評語:

他說撒母耳是“神人”(man of God)。在撒母耳之前,聖經只稱摩西和那位對以利宣告審判信息的不知名的人為神人(申三十三:1,撒上二:27) ﹔參孫的父母把耶和華的使者誤以為神人(士十三:6,8),可見這是一個極不尋常的稱謂。 在撒母耳之后,示瑪雅(王上十二:22)、從猶大前往伯特利的不知名先知(王上十三:1)、警告亞瑪謝的先知(代下二十五:7 - 9),以利亞(王上十七:18,24)和以利沙(王下四:7- 27等)都是被稱為神人。從聖經的記載,我們知道神人是代人求問神,或傳達神話語,或預言將要發生什么事,或行了神跡,跟神有特別親密關系的人。

他說撒母耳是“眾人所尊重的”。從撒上十二章撒母耳的臨別贈言里,我們看到眾人在他身上找不到一點瑕疵﹔他死時,以色列眾人聚集,為他哀哭(撒上二十五:1)。

他說凡撒母耳“所說的全都應驗”。這是作為先知必須具備的條件(申十三,十八:22),換句話說,撒母耳就是先知。

“掃羅對仆人說:‘我們若去,有什么可以送那人呢?我們囊中的食物都吃盡了,也沒有禮物可以送那神人,我們還有什么沒有?’仆人回答掃羅說:‘我手里有銀子一舍客勒 (shekel)的四分之一,可以送那神人,請他指示我們當走的路。’”-- 這是當時的風俗。“禮物”這個希伯來字在聖經里只出現一次,所以有學者認為這是當時“見面禮”的專用詞。

“從前以色列中,若有人去問上帝,就說:‘我們問先見(seer)去吧!’現在稱為先知(prophet)的,從前稱為先見。”-- 這是加插進來解釋第十一節的“先見”一詞,我們不知道何以會放在這里。舊約的“先見”和“先知”有何不同?聖經學者對此爭論不休,沒有定論。

“先見”的原文是 ro 'eh,他是借著求問上帝揭示上帝奧秘的人。有人根據詞源學推斷,先見所得的啟示通常以看得見的方式出現,但是聖經有十二處出現這個字(多數指撒母耳),卻沒有資料顯示先見求問后所得的答案,是以夢或異象的形式臨到。我們也許可以說,上帝讓先見“看見”(即明白)或收到上帝的信息,使他洞悉過去、現在或未來的事情。撒母耳時代,就算找尋丟了的驢這種世俗的事,人也去找先見。   

“先知”的原文是 nabi ,他們更多宣布上帝的啟示,并作上帝的發言人。在撒母耳時代之后,我們看到先知都是上帝特別呼召出來,傳講他的信息,包括說預言,他們大部分都是寫作的先知。在聖經里,我們也看到一些先知有“出神的行為”(ecstasy),如掃羅在一般先知中“受感說話”(動詞 naba ),赤身躺臥在地上(撒上十:5 - 13,十九:18 - 24)﹔“胡言亂語”(撒上十八:10)﹔有人指先知是瘋子或愚昧人(王下九:11,耶二十九:26)﹔寫作先知看見異象,做出各種怪異的象征行為來傳達上帝的話語。但大部分的先知的出神狀況都不會以異常的行為表彰出來,所以我們千萬不要將先知經歷深刻的屬靈經驗,和異教先知的那種瘋狂、失去理性的行為混淆。

5。撒上九:11 - 14  “11他們上坡要進城,就遇見几個少年女子出來打水,問她們說:‘先見在這里沒有?’12女子回答說:‘在這里。他在你們面前,快去吧!他今日正到城里,因為今日百姓要在邱壇獻祭。13在他還沒有上邱壇吃祭物之先,你們一進城必遇見他,因他未到,百姓不能吃,必等他先祝祭,然后請的客才吃。現在你們上去,這時候必遇見他。’14二人就上去。將進城的時候,撒母耳正迎著他們來,要上邱壇去。”

這是“巧遇少女”。

水井在城外是因為城多在山上。按希伯來人的習慣,少女是負責打水的工作(創二十四:11),時間通常是在傍晚。

“‘。。他今日正到城里,因為今日百姓要在邱壇獻祭。在他還沒有上邱壇吃祭物之先,你們一進城必遇見他,因他未到,百姓不能吃,必等他先祝祭,然后請的客才吃。現在你們上去,這時候必遇見他。’”-- 從這段話可以推斷,撒母耳不是時常在家鄉,因為作為士師,他每年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和拉瑪几處審判以色列人(撒上七:16 - 17)。撒上七:17節也告訴我們撒母耳在拉瑪為耶和華筑了一座壇。“上邱壇”的說法顯示邱壇是建筑在高地上。邱壇的原文是 bâmâh ,是高地的意思。考古學家在挖掘上提供我們很多有關祭壇的資料。雖然上帝在《申命記》一再命令以色列人“不可在你所看中的各處獻燔祭。唯獨耶和華從你那一支派中所選擇的地方,你就要在那里獻燔祭,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申十二:13 - 14)但從士師時代開始,我們就看到以色列人几乎被迦南地的異族同化,敬拜他們的神。考古學家 Amihai Mazar 在 Dhahrat et-Tawileh 挖掘到主前十二世紀的邱壇一座,是一個簡單的石頭結構,周圍被一道石牆圍住﹔遺址上還找到一只小銅牛,看來似乎是異教的敬拜場所(通稱 Bull-site)。另一考古學家 Adam Zertal 也在以巴路山上(Mount Ebal)挖掘到主前十二世紀的邱壇一座,與Bull-site 的邱壇相似。(看下圖)

小銅牛                          異教祭壇

當會幕設立之后,或耶路撒冷聖殿建造之后,以色列支派在高地上的邱壇敬拜是合法的嗎?一般來說,這是合法的﹔但在儀式上已經沾染了異教的色彩,所以王國分裂后,每當有宗教改革的時候,我們就看到那些王把山上的邱壇除掉(王下二十三:5)。

“因他未到,百姓不能吃,必等他先祝祭,然后請的客才吃。”-- 這是按律法規定而行的,如申十二:18。

“二人就上去。將進城的時候,撒母耳正迎著他們來,要上邱壇去。” -- 上帝安排的時間不早也不遲,現在撒母耳正是上拉瑪的邱壇獻祭給耶和華。

6。撒上九:15 - 16  “15掃羅未到的前一日,耶和華已經指示撒母耳說:16‘明日這時候,我必使一個人從便雅憫地到你這里來,你要膏他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他必救我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因我民的哀聲上達于我,我就眷顧他們。’”

這是“撒母耳得指示”。

撒母耳不是恰巧路過此地,他是奉命在這時刻上邱壇,跟掃羅會面。

“他必救我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因我民的哀聲上達于我,我就眷顧他們。”-- 上帝揀選掃羅只是為了拯救以色列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嗎?這樣掃羅跟士師有什么不同?_____________

“你要膏他作我民以色列的君。”-- 有聖經學者認為“君”(原文 hgyd)不是“王”(原文是 mlk),只是登基之前的“王”﹔掃羅要在基列雅比之役后,受到眾人擁戴時,才登基為王(撒上十一:15)。

7。撒上九:17 - 21  “17撒母耳看見掃羅的時候,耶和華對他說:‘看哪!這人就是我對你所說的,他必治理我的民。’18掃羅在城門里走到撒母耳跟前說:‘請告訴我,先見的寓所在哪里?’19撒母耳回答說:‘我就是先見。你在我前面上邱壇去,因為你們今日必與我同席,明日早晨我送你去,將你心里的事都告訴你。20至于你前三日所丟的那几頭驢,你心里不必挂念,已經找著了。以色列眾人所仰慕的是誰呢?不是仰慕你和你父的全家嗎?’21掃羅說:‘我不是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憫人嗎?我家不是便雅憫支派中至小的家嗎?你為何對我說這樣的話呢?’”

這是“初次見面”。

“看哪!這人就是我對你所說的,他必治理我的民。。。。以色列眾人所仰慕的是誰呢?不是仰慕你和你父的全家嗎?”-- 撒母耳對掃羅說的這番話,一定叫掃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他心里完全沒有准備,怎能“治理我的民”?他說:“我不是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憫人嗎?我家不是便雅憫支派中至小的家嗎?你為何對我說這樣的話呢?”應當是真心話。在這里,我們至少可以看到掃羅坦率的一面。你說掃羅有資格治理以色列民嗎?______________

8。撒上九:22 - 24  “22撒母耳領掃羅和他仆人進了客堂,使他們在請來的客中坐首位,客約有三十個人。23撒母耳對廚役說:‘我交給你收存的那一份祭肉,現在可以拿來。’24廚役就把收存的腿拿來,擺在掃羅面前。撒母耳說:‘這是所留下的,放在你面前吃吧!因我請百姓的時候,特意為你存留這肉到此時。’當日,掃羅就與撒母耳同席。”

這是“貴賓坐席”。

撒母耳邀請掃羅在他吃祭肉的席上作貴賓。

好了,暫時停在這里,讓掃羅吃個飽吧。我們下一課再查考他如何被膏為王。

默想:

場場好戲,我真希望有人把《撒母耳記》拍成電影,讓大家從畫面上閱讀這本上帝的書。

老話一句,你說掃羅有資格成為士師,或成為王嗎?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