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十一課 - 以色列人要求立王

經文:撒上八:1 - 22

主旨:以色列的長老來見撒母耳,要求立一個王治理他們﹔撒母耳雖然不悅,但耶和華要他只管依從他們的話,為他們立王。

1。撒上八:1 - 3  “1撒母耳年紀老邁,就立他兒子作以色列的士師。2長子名叫約珥(Joel),次子名叫亞比亞(Abiah),他們在別是巴(Beer-sheba)作士師。3他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

“撒母耳年紀老邁。。” -- 上一課我們才看到上帝興起撒母耳拯救被非利士人欺壓的以色列,和他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和拉瑪,在這几處審判以色列人﹔一眨眼,我們就看到他年紀老邁 (原文是 old,年老的意思,翻譯為“老邁”有點夸張,不過撒上十二:2 說他已年老發白)。究竟他現在年紀多大,作了士師多少年,我們嘗試推斷一下:

所羅門王在位的年日:主前 971/970 - 931/930年(這是古代著作的參考資料可以清楚確定)

大衛王在位的年日:主前1010 - 970年(七年半在希伯倫,從1003年開始聯合王國)(撒下五:4 - 5)

掃羅王在位的年日:主前1042(?)- 1010年(解讀撒上十三:1 的經文)

撒上十三:1 “掃羅登基年四十歲﹔作以色列王二年的時候。。。”(中文和合本)

撒上十三:1 “掃羅登基的時候年三十歲,作了以色列王四十二年(原文缺完整的年數,這里是按七十士譯本加上的)。”(中文新譯本)

這節的原文按字序排列如下(括號內原文是一個字):

(the son of a year)(was Saul)(when he became King)(and two)(years)(he reigned)(over Israel)

就算普通人也可以看出這節經文有問題。

早期的七十士譯本(Septuagint)干脆把整節刪除。

敘利亞版本(Syriac)則譯為:當掃羅作王一或二年。。

他爾古(Targums)舊約亞蘭文版本則譯為:當掃羅開始作王時,他像一個天真的一歲小孩。。

聖經學者認為這節聖經在抄寫時有遺漏數字,有的認為原文應該是:

Saul was ....years old when he began to reign, and he ruled ....and two years over Israel. (掃羅登基年.....歲﹔作以色列王....二年。)

不同版本用不同的數字來填補。根據利物浦大學 Prof K A Kitchen 的推算,他認為掃羅登基的時候年紀約 20 - 30 歲(最可能30歲),在位 32年(請參考他的著作 On the reliability of the Old Testament, 2003),也就是主前 1042 至 1010年。根據考古資料,非利士人摧毀示羅祭壇約在主前1050年(第五課),這正好發生在掃羅登基之前。

撒母耳什么時候開始作士師呢?非利士人欺壓以色列至少二十年(撒上七:2),加上撒母耳在示羅受訓作祭司的日子,我們推算他作士師的時候至少四十歲。如果他作士師二十年,他現在的年紀應該是六十歲(或更高),也就是從主前 1062年至 1042年(參考《士師記》)。

以后在查考撒上十三章的時候,我會再解釋這節經文,因為有學者認為這節經文說的不是關于掃羅登基和在位的數字。

“就立他兒子作以色列的士師。長子名叫約珥(Joel),次子名叫亞比亞(Abiah),他們在別是巴(Beer-sheba)作士師。他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 正如以利一樣,撒母耳在他年老的時候,立他兩個兒子作士師,輔助他在別是巴作士師。別是巴(Beer-sheba)在哪里?請看圖一。在亞伯拉罕時代,我們已經聽說過這個地方(創二十一:14,22,二十二:19,二十六:23),它在希伯倫西南約40公里,是游牧民族季節性的停留地。從主前十一至十二世紀,這里成為南地的重鎮,宗教和商業中心,猶大的南方軍事前哨。可惜的是,兩個兒子都像以利的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我在第六課談到敬虔的父母未必能夠教養出敬虔的兒女的課題,大家不妨再溫習一遍。

2。撒上八:4 - 9  “4以色列的長老都聚集,來到拉瑪(Ramah)見撒母耳,5對他說:‘你年紀老邁了,你兒子不行你的道。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象列國一樣。’6撒母耳不喜悅他們說‘立一個王治理我們’,他就禱告耶和華。7耶和華對撒母耳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8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9故此,你要依從他們的話,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

“以色列的長老都聚集,來到拉瑪(Ramah)見撒母耳,對他說:‘你年紀老邁了,你兒子不行你的道。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象列國一樣。’撒母耳不喜悅他們說‘立一個王治理我們’”-- 感謝主,我們現在是站在以色列歷史長河的分水嶺上。長河的源頭是在主前 1446 年的出埃及(按早年派的說法),上帝在曠野作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宣告:“。。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出十九:5 - 6)這是以色列神權國度的開始建立。現在大約是主前 1042年,經過了將近 400 年,我們來到了這個分水嶺,以色列要成為一個像列國一樣的世襲君王制,以地上的君王取代天上耶和華的地位。我要強調一點:以色列的君王體制跟外邦的君王體制還是有分別的。以色列的國運全建在和上帝關系之上,當他們的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國運就興隆﹔當他們的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國運就衰敗。你知道下一個分水嶺在什么時候出現嗎?____________

是誰來見撒母耳,要求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 是以色列的長老。為什么長老們會作這樣的一個要求?從下文可知,對撒母耳來說,這個要求表示他們不滿意撒母耳的領導(上帝卻用更強烈的字眼 - “厭棄)。何以他們不滿意撒母耳的領導呢?難道他們忘了上次與非利士人的那場戰役,撒母耳禱告上帝,上帝就行神跡擊殺敵軍嗎?我們可以肯定的是,你兒子不行你的道”只是一個借口,不是真正的理由。從撒上十二章撒母耳的臨別贈言,我們可以看見他們在撒母耳身上根本找不到一點瑕疵(撒上十二:4 “你未曾欺負我們,虐待我們,也未曾從誰手里受過什么。”),所以上帝說“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是一針見血,把他們的動機暴露出來。我在一些教會看過長老或會友聯合起來對抗牧師的領導權,如果你是教會的一名會友,在不知實情底下,我建議你不要隨便支持任何一方。

“撒母耳不喜悅他們說‘立一個王治理我們’”-- 在這起事件中,撒母耳是受最大的創傷。在撒母耳的心中,他已成功地聯合十二支派,重新將他們組織起來,恢復過去摩西和約書亞時代的以色列神權政體﹔因為在他的命令下,“以色列人就除掉諸巴力和亞斯她錄,單單地事奉耶和華。”(撒上七:4)他萬萬想不到,以色列民竟然“大逆不道”,要離棄耶和華,像外邦一樣,另立一個王。這個要求刺透了他的心。還記得當年摩西看到以色列民大發怨言,他怎樣在耶和華面前埋怨嗎?(民十一:10 - 15)

“耶和華對撒母耳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故此,你要依從他們的話,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 難道天父上帝的心不被刺透嗎?在申十七:14 - 20,上帝早已預言以色列人在進入迦南地后,他們定會要求立一個王治理他們。按上帝的原意,那應該是出自猶大支派的王(創四十九:10)。由于事情來得實在突兀,撒母耳可能忘記了這個預言,現在上帝雖然解釋了,我想他還是難以接受。我在第四課曾這樣說撒母耳的角色:

在以色列的歷史舞台上,撒母耳扮演的究竟是什么角色呢?我們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該做的他不能做,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

什么是他“該做的他不能做”?他清楚知道,以色列是屬于上帝,上帝是以色列的王,這樣的神權政體才是上帝所喜悅的。作為士師,他認為應該這樣來治理以色列,但以色列的長老和民眾卻要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像列國一樣(撒上八:5)。

什么是他“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當以色列人堅決要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的時候,他非常困惑,因為這不是上帝所喜悅。但當上帝命令他按眾人的意思選立一個王時,他更加大惑不解,明明知道這不是上帝的旨意,偏偏上帝要他違背自己的旨意而行,撒母耳的內心很掙扎。他不該膏立掃羅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他不該膏立大衛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

他既知道什么才是上帝所喜悅的,但偏偏上帝反其道而行,他怎么辦呢?“聽命勝于獻祭﹔順從勝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他順從上帝的命令,不按自己的意思行。

他首先膏立了掃羅為王,當掃羅被上帝棄絕后,他又遵命膏立了大衛。在這種艱難的環境里,他成為一個代禱者,終日為王,為人民祈禱,直到他離世為止。這樣看來,撒母耳是一個悲劇人物嗎?

3。撒上八:10 - 18  “10撒母耳將耶和華的話都傳給求他立王的百姓,說:11‘管轄你們的王必這樣行:他必派你們的兒子為他趕車、跟馬、奔走在車前﹔12又派他們作千夫長、五十夫長,為他耕種田地,收割庄稼,打造軍器和車上的器械﹔13必取你們的女兒為他制造香膏,做飯烤餅﹔14也必取你們最好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賜給他的臣仆。15你們的糧食和葡萄園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給他的太監和臣仆﹔16又必取你們的仆人婢女、健壯的少年人和你們的驢,供他的差役。17你們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們也必作他的仆人。18那時,你們必因所選的王哀求耶和華,耶和華卻不應允你們。’”

就算撒母耳心里不悅,他仍然按著上帝的指示,將立王的代價清清楚楚地告訴以色列的長老們。我在第一課曾提到這段經文,我說:

懷疑派的學者認為《撒母耳記上》第八章 11 - 18節有關以色列人要求立王,而撒母耳竟然能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些王怎樣管轄他們,是捏造的。為什么呢?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以色列實行君王制之后,后期的人添加的,撒母耳在當時是不可能知道的事。 他們這樣說就大錯特錯了!

其實,當時以色列鄰近的地中海東岸的小城邦都采用君王制, 很多都是獨裁式的君王,按自己的意思利用人民和他們的財產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們不但貪得無厭,并且為了興建奢華的宮殿和軍事設施,向人們征收重稅。譬如,烏加列(Ugarit)就有征兵“為他(王)趕車、跟馬,奔走在車前﹔又派他們作千夫長、五十夫長。。”(撒上八:11 - 12)。在那里,也記錄了有女人為王洗衣和作香膏﹔在馬利(Mari)的皇宮,几個世紀前就有400名“做飯烤餅”的婦人(撒上八:13)。記錄如王“取你們最好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賜給他的臣仆。。”(撒上八:14)在烏加列的文件上比比皆是(出自主前 1175年,比撒母耳/掃羅早130年)。總之,以色列人可以從迦南、烏加列、馬利、Alalakh 這些周圍的城邦看到在王的管轄下人民所受的痛苦。我們何必將這些記錄歸功給南北國分裂,或被擄之后的作者?

在申十七:14 - 20 上帝預言以色列人要求立王的事時,他也提醒以色列人要注意的事項:

“14到了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得了那地居住的時候,若說:‘我要立王治理我,象四圍的國一樣。'
15你總要立耶和華你神所揀選的人為王,必從你弟兄中立一人,不可立你弟兄以外的人為王。
16只是王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也不可使百姓回埃及去,為要加添他的馬匹,因耶和華曾吩咐你們說:‘不可再回那條路去。'
17他也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恐怕他的心偏邪﹔也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
18他登了國位,就要將祭司利未人面前的這律法書,為自己抄錄一本,
19存在他那里﹔要平生誦讀,好學習敬畏耶和華他的神,謹守遵行這律法書上的一切言語和這些律例,
20免得他向弟兄心高氣傲,偏左偏右,離了這誡命。這樣,他和他的子孫,便可在以色列中,在國位上年長日久。”

看來以后的王都忘記把《申命記》抄錄一本,也沒有誦讀,以色列才會落得如此下場。猶大王約西亞時代,大祭司希勒家在聖殿找到了一本律法書,據說就是《申命記》。約西亞讀后,開始了一次大復興。(王下二十二:8)

4。撒上八:19 - 22  “19百姓竟不肯聽撒母耳的話,說:‘不然,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20使我們象列國一樣,有王治理我們,統領我們,為我們爭戰。’21撒母耳聽見百姓這一切話,就將這話陳明在耶和華面前。22耶和華對撒母耳說:‘你只管依從他們的話,為他們立王。’撒母耳對以色列人說:‘你們各歸各城去吧!’”

“百姓竟不肯聽撒母耳的話,說:‘不然,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使我們象列國一樣,有王治理我們,統領我們,為我們爭戰。’”-- 這一節告訴我們,他們立王的另一個目的,是要王統領他們和敵人爭戰﹔他們管不了以后是否會受到王的管轄和欺壓。

“耶和華對撒母耳說:‘你只管依從他們的話,為他們立王。’”-- “上帝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羅一:28)“人種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這些不知名的長老們以為自己聰明絕頂,有創新勇敢的精神,卻不知道他們這樣做,把以色列國推上一條無歸路。。。。

默想:

“以色列的長老都聚集,來到拉瑪(Ramah)見撒母耳,對他說:‘你年紀老邁了,你兒子不行你的道。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象列國一樣。’”(撒上八:4- 5)

唐太宗說:“夫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引自《貞觀政要》)

以色列的長老們大概以為自己比撒母耳更懂得治理以色列,他們才會主張改變政體 - 廢神治,立王治,使以色列走上一條“死無葬身”之路,他們成為以色列歷史上的千古罪人。教會的領袖們在治理教會時,要記得“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別為了創新而創新,使教會走上一條無歸路。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