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一課 - 撒母耳、掃羅、大衛 - 憑空虛構的人物嗎?

 

1。我在《課程綱要》說:

從聖經的記載,大衛是希伯來帝國史上最受人擁戴的領袖。他是以色列人的理想君王﹔耶和華上帝在與他立約的時候,也把他的王國象征為彌賽亞的神聖國度(撒下七:13,16)。他的一生給以色列王國奠定了穩固的基業,所羅門王在這基礎上,把王國的疆土擴張到至大,國勢一時無雙。但奇怪的是,從當時近東國家如埃及、米所 波大米亞(Mesopotamia)、地中海東部諸國家(Levant)的經外文獻和巴勒斯坦區考古學所發現的証據,我們似乎沒有看到任何有關主前十三至十世紀以色列人在迦南的活動,更不用說大衛和所羅門聯合王國的存在了。所以懷疑派很喜歡在這個話題上大作文章,他們說,所謂大衛和所羅門聯合王國的歷史,不過是后世以色列人傳說美化,甚至捏造出來的。有一位舊約聖經學者蘇根(J Alberto Soggin)說:“除了聖經的記錄以外,從未有任何文獻提到大衛或所羅門的王國。因此,質疑聖經有關經文的歷史可靠性,是一個合理的懷疑。”

    現在,我要引用 Prof K A Kitchen 的《有關舊約的可靠性》(On The Reliability of The Old Testament,2003)一書的資料和大家分享。Prof K A Kitchen 是英國利物浦大學的古埃及學教授,也是大學考古學院的榮譽研究會員。著作頗丰,有 Pharaoh Triumphant: The Life and Times of Ramesses II, Ancient Orient and Old Testament, and The Bible in its World: The Bible and Archaeology Today.

2。我們可以從以下几方面的資料推斷舊約聖經的記載是否可靠:

一、從古埃及、亞述、地中海東部諸國家的經外文獻,看看它們有沒有和聖經相關的記載﹔

二、從舊約聖經有關外邦帝王名字或事件的記載,看看它們是否和經外文獻相符﹔

三、從巴勒斯坦境內和鄰邦的考古資料,看看它們是否和聖經的記載相符。

3。到今天(2003年)為止,從以上三方面所得的資料顯示,主前 853年(或 925年)后的聖經資料是毋庸置疑的。理由如下:

A。1920s和30s 在米吉多(Megiddo)發掘了一塊15寸長的石柱碎片,上刻有埃及法老王示撒(Shishak)名字的裝飾(cartouches)(請看圖一)。此碎片被確定為主前約925年。按王上十四:25 - 26 的記載,“羅波安王(Rehoboam,南國猶大第一個王,931/930 - 915/914BC)第五年,埃及王示撒(Shishak)上來攻取耶路撒冷,奪了耶和華殿和王宮里的寶物,盡都帶走,又奪去所羅門制造的金盾牌。。”和代下十二:2 - 4“羅波安王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來攻打耶路撒冷,因為王和民得罪了耶和華。 示撒帶戰車一千二百輛,馬兵六萬,并且跟從他出埃及的路比人(Lubims)、蘇基人(Sukkiims)和古實人(Ethiopians),多得不可勝數。他攻取了猶大的堅固城,就來到耶路撒冷。”此碎片所記載的正是這場戰役。


圖一

這位示撒一世(Shishak I,945 - 924BC)就是埃及第二十二王朝的創始者,他的利比亞(Libyan)名字的英文翻譯是 Shoshenq I,在埃及的碑文上是 Sh-sh-n-q 或 Sh-sh-q,聖經希伯來文是 Shishaq 或 Shushaq。上述戰役記載在埃及底比斯(Thebes)的卡納(Karnak)神廟出土的淺浮雕上 (看圖二),有超過一百五十多個巴勒斯坦城鎮宣稱被占領,包括了米吉多,基遍。


圖二

考古學家在發掘米吉多與示撒在位同期的土層中,發現証據,証明當地的確被劫掠及焚燒。 從埃及歷史的記載,在法老示撒一世之前,只有法老蘭塞三世(Ramesses III)曾經在1175 BC與地中海東部地區(Levant)的國家有爭戰,過后,我們要到第二十一王朝末期,約970 - 960BC,也就是法老Siamun 在位的時候,才看到他在這個地區的戰績,那是刻在坦尼斯(Tanis)神廟的一塊碎碑上,有他名字的裝飾(cartouches,看圖三)。考古學家認為,王上九:16 “先前埃及王法老上來攻取基色(Gezer),用火焚燒,殺了城內居住的迦南人,將城賜給他女兒所羅門的妻作妝奩。”這位法老就是和所羅門王(970 - 930BC)同期的 Siamun。


圖三

不管示撒一世,還是 Siamun,他們都像埃及新王朝時代(New Kingdom Period)的其他法老,不屑在石柱上留下敵人的名字和國名,只寫上一大串被征服的地名。所以我們在碎片上看不到猶大、以色列,羅波安(Rehoboam)、耶羅波安(Jeroboam) 等名字。這段時期又是屬于埃及的第三個中期時代(Third Intermediate Period, 1070 - 712BC),聖經學者對埃及在這段時期所發生的事有很多爭議,譬如有人認為第二十一王朝(1070 - 945BC)的法老其實是屬于第二十六王朝(672 - 525BC)的,所以 Siamun 絕對不可能和所羅門王同期﹔也有人認為聖經的示撒一世不是埃及的Shoshenq I 法老。總之,學者們爭論不休,所以我們還是不用這些碎片作為舊約資料可靠性的証據。

但感謝主,在1993/1995年,考古學家在但土丘上(Tell Dan)發掘了兩塊石碑的碎片(stone fragments of a stela 看圖四)。上面共有十三行亞蘭文字(Aramaic),記載的是王下八:28 - 29 ,猶大國王亞哈謝(Ahaziah, the son of Jehoram king of Judah)和以色列王約蘭(Joram Jehoram the son of Ahab) 同往基列的拉末(Ramoth-gilead)去,與亞蘭王哈薛(Hazael)爭戰,亞蘭王在打敗以色列和猶大軍隊后,就立這石碑以紀念這場勝仗,時為主前 841年。大衛(David)的名字出現在這塊碑文上。


圖四

第三到第九行的字最為清楚:

(3)And my father lay down, and he went to his [(fore)fathers]。nd the king of I(4)[s]rael had come up earlier into my father's land。[But] Hadad made m[e] king, (5)(even) me。

And Hadad went before me, (..obscure..)(6) my kings(?) And I killed [?might]y ki[ngs?] who harnessed two(?) th[ousand ch](7)ariots and two (?) thousands horsemen.

[And I killed? XXX]ram, son of [XXXX],(8) king of Israel。

And [I] killed [XXX]iah son of [XXXX.XX] (9)? the House of David

And I set [destruction in their cities, etc?/tribute on their people, etc?] (10) their land[...]。

在第七和八行,“[And I killed? XXX]ram, son of [XXXX],(8) king of Israel。”(我殺了XXXram,以色列王 XXXX 的兒子。)在以色列王當中,只有一個 J(eh)oram (約蘭,852 - 841BC),亞哈(Ahab, 875/874 - 853BC)之子的名字是以 ram 結尾的。

在第八和九行,“And [I] killed [XXX]iah son of [XXXX.XX] (9)? the House of David。”(我殺了 XXXiah,大衛家 XXXX.XX 的兒子)大衛家指的當然是猶大國,當時的王和以色列王約蘭一同出去與亞蘭王哈薛作戰的,名字以 iah作結尾的,肯定是 Ahaziah (II)(亞哈謝, 842 - 841BC),他是猶大王約蘭(Jehoram, 849/848 - 842BC)的兒子,其他如 Amaziah(796/795 - 776/775BC), Uzziah(776/775 - 736/735BC), Hezekiah(715 - 687/686BC) Zedekiah(597 - 586BC) 都跟約蘭王不同期。

這樣看來,這兩塊石碑碎片的刻字印証了聖經所記載王國分裂后的事跡不是虛構的。從碑文我們可以推測聖經里以色列王亞哈(Ahab)是真有其人。

我們不但有但土丘上的碎片所提供的資料,1868年考古學家在死海附近的 Dibon 發現了主前九世紀摩押王 King Mesha 的石碑(圖五)。碑上刻有三十四行字,記載了摩押王在戰場上擊敗了以色列王的事跡。按王下一:1,三:5 - 27 的記載,以色列王亞哈(Ahab)死后,摩押王米沙(Misha)就背叛以色列王,那時約蘭王(Jehoram852 - 841BC)出撒瑪利亞,聯合猶大王約沙法(Jehoshaphat, 871/870 - 849/848BC)),攻打摩押。石碑上提到以色列王暗利(Omri886/885 - 875/874BC)他的兒子(亞哈 Ahab 875/874 - 853BC,但沒有提名),以及暗利的家House of Omri,等于以色列)。 碑文是:以色列的王暗利。。壓迫摩押多年是因為基抹(Chemosh,摩押神)向他的疆土動怒。而他兒子繼承時也說:我要壓迫摩押。在當時,石碑上提及王朝的創立者是很時髦的一回事,而暗利正是這樣的一個創立者(王上十六:21)。因為約蘭王(Jehoram)的登基是在主前 852年,所以摩押王米沙的背叛不可能遲過 850BC,他的鞏固政權應當是接下來的十年內(850 - 840BC)。所以,這塊石碑的豎立不會遲過840/835BC


圖五

以色列王亞哈(Ahab)的名字也在亞述的楔形文字記錄中有提及。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9 - 824BC)將亞述勢力伸展至敘利亞和巴勒斯坦。亞哈和亞蘭的便哈達便在這危機中,聯合起來對付這共同的敵人。主前 853年,雙方在亞蘭奧朗提斯河(Orontes River)的卡迦(Kharkar) 爆發全面戰爭,以色列及亞蘭的軍兵被亞述人全面擊潰。撒縵以色三世在他的碑文(Monolith Inscription)上夸張記載這次偉大的勝利。紀年表上記載率領敵軍的是哈大底謝(Hadadezer ,即便哈達)和以色列人亞哈。這是經外文獻又一次証明亞哈是屬于主前九世紀的人物。

綜合以上所述,我們可以肯定以色列王亞哈(Ahab)是真實可信的聖經人物。主前 853年可以定為分水嶺,聖經記載的 853BC 之后的事跡,我們都可以在經外文獻或考古資料中得到印証﹔853BC 之前的事跡又怎樣呢?

4。撒母耳、掃羅、大衛和所羅門的事跡都是發生在 853BC 之前。按聖經的記載,他們出現在歷史舞台上的時期應該是:

所羅門:971/970 - 931/930 BC(40年)

大衛  :1010 - 970 BC(40年)

掃羅  :1042 - 1010 BC (32年)

撒母耳:1062 - 1042 BC  (20年)

(掃羅和撒母耳的日期比較不肯定)

853BC 之前,考古學提供了什么有關以色列或迦南的資料呢?有的。

一、1887年在距開羅以南約兩百英里的土堆發現了主前十四世紀的亞瑪拉(Amarna)泥版。當時在亞門諾裴斯三、四世(Amenhotep III, IV)統治下的埃及,留下許多由外國統治者和埃及及附庸國用亞喀得楔形文字寫成的泥版,這種巴比倫的楔形文字是國際文件的官方語言。部分亞瑪拉泥版是迦南族長寫給埃及的信,內中投訴在迦南互相殘殺的戰事及侵略事件,其中一封是耶路撒冷的副總督講述哈皮魯人(Habiru,有學者認為他們是聖經中的希伯來人)成功侵略了數個迦南城邦,顯示了主前十四世紀前期是埃及處于政治沒落的時期。這些文件對我們查考約書亞記和士師記,希伯來人占領迦南地的實況提供很寶貴的資料。

二、從馬尼他石柱(Meneptah,1224 - 1215BC)知道這位法老在位第五年(即1220年),擊退了海民(sea people)和呂彼亞人(Tehennu)之后,將自己的丰功偉績寫成一系列的詩歌,刻在一塊黑色的花崗石碑的后面,這石碑早在一百五十年前已由亞門諾斐斯三世(Amenhotep III)建立。石碑上提到的海民是來自愛琴海岸,后來定居在迦南沿岸的非利士人。碑文也第一次提到以色列人。

除了以上的資料,何以我們就不能在埃及、亞述。。的經外文獻和巴勒斯坦的考古資料找到有關以色列和迦南在主前十三世紀到十世紀的資料呢?為什么這段時期的考古資料如此缺乏呢?請聽我慢慢地分析。

A。埃及:

出埃及前(根據早年派的日期,1446BC),埃及的經濟和政治勢力牢牢地控制著巴勒斯坦和周邊的地區。出埃及后,埃及在第十八王朝的法老亞門諾裴斯三世(Amenhotep III 1410 - 1371BC)掌權下,國勢開始從巔峰逐漸走下坡。他在位的后期和當他兒子亞門諾裴斯四世(Amenhotep IV 或 易克那敦 Akhenaton 1380 - 1363BC)在位的這段時間,埃及對巴勒斯坦的興趣有很明顯的下降。從亞瑪拉泥版的資料顯示,許多迦南地和敘利亞的城邦不是想掙脫埃及的掌控,就是埋怨埃及何以不把他們從敵人的手中解救出來。這是約書亞率領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南征北伐的時期。

亞門諾裴斯四世之后有法老突太克明 Tutankhamun 和 Ay (1377 - 1345BC),埃及的勢力不見好轉。要到 夏迥合 Horemheb,我們才看到埃及重新抬頭,但軍力真正復興則是在第十九王朝(1318 - 1222BC),特別是在蘭塞二世在位的時候。馬尼他石柱(Meneptah,1224 - 1215BC,或說 1234 - 1222BC)記載的正是法老馬尼他在外的輝煌戰績。

埃及跟地中海東部(Levant)諸國家的爭戰在第二十王朝蘭塞三世在位時宣告結束。非利士人在迦南定居之前,曾進攻埃及。蘭塞三世在一場損失慘重的海戰中擊退他們,時約 1175BC。以后要到第二十一王朝末期,那位和所羅門王同期的法老 Siamun (約 970 - 960BC),我們才再看到埃及在巴勒斯坦的動靜。

換句話說,從十三世紀后期到十世紀中期,我們從埃及文獻里難以找到巴勒斯坦方面的記錄,就算有,恐怕都已經在埃及尼羅河三角洲被拆毀。這段時期正是士師執政,撒母耳、掃羅、大衛和所羅門王出現在歷史舞台上,難怪他們的名字不見經傳了。

B。米所波大米亞(Mesopotamia):

上文我已經說過,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9 - 824BC)在853BC 跟以色列王亞哈和亞蘭的便哈達在亞蘭奧朗提斯河(Orontes River)的卡迦(Kharkar) 爆發全面戰爭,以色列及亞蘭的軍兵被亞述人全面擊潰。亞述王將這功績寫在他的紀年表上。

853BC之前,亞述軍隊從沒有跟以色列接觸過。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的前四次戰役,都沒有越過敘利亞北部。他的父親亞述拿西帕二世(Ausurnasirpal II 884 - 859BC),他的殘暴是亞述的歷史前所未有的,也只揮軍過了亞蘭的奧朗提斯河(Orontes River)和黎巴嫩山區,來到地中海(約 877 - 867BC),“洗他的武器”。腓尼基城市如推羅(Tyre)有給亞述王進貢,但在紀年表上沒有記上他們的名字。在他之前的另三位君王, 亞述但二世(Assurdan II),亞大得尼拉力二世(Adad-nirari II)和 杜庫提寧努他二世(Tukulti-Ninurta II 935 - 884BC)也只踏足在 Balikh River 和 Middle Euphrates,從來沒有到過敘利亞和迦南。所以,他們的年表完全沒有提到那里的地方和君王的名字。935BC 之前,往后推到杜庫提寧努他一世(Tukulti-Ninurta I 1245 - 1208BC)的年代,他的勢力只及幼發拉底河的迦基米施(Cachemish),有將近兩百年的時間,几乎沒有任何一個亞述王曾到過敘利亞,除了 提格拉毗列色一世(Tiglath-pileser I 1115 - 1076BC)到過腓尼基的亞瓦底(Arvad),Simyra ,并從比布羅斯(Biblos)和西頓(Sidon)等城邑得到進貢之外。Assur-bel-kala (1074 - 1056BC)也和他不相上下。兩者的年表都沒有記下這些地方的君王,除了迦基米施(Carchemish) 的 Ini-Tesub II , Malatya 的 Allumari 和敘利亞北部的几個王之外。所以,從1200 - 1050BC,沒有一份亞述的經外文獻有提到巴勒斯坦,約但河外,猶大/以色列,甚至腓尼基等地方名,就算腓尼基也不過是一丁點罷了。 從 1050 - 935BC,也就是 Assur-bel-kala 和之前那些沒有什么名聲的亞述王當政的時候,我們更別想在他們的年表找到什么撒母耳、掃羅、大衛和所羅門的名字了。

至于巴比倫,他們的君王在這段時期都沒有涉足几百里外地中海東岸的國家(Levant),他們只是和鄰近的亞述,以攔(Elam)有交戰,對于大衛和所羅門,根本就一無所知。

C。地中海東岸的國家(Levant):

如果埃及和亞述這些大國在這段時期都沒有涉足 Levant南部的地方,你以為這里的“小國”會嗎?強盛一時的赫人帝國(Hittites)在主前 1200年后國勢也開始衰微,過去他們的勢力曾擴張至敘利亞和巴勒斯坦,但在亞述帝國興起后,我們已經看不到他們在巴勒斯坦有什么作為了。從新赫人王國(Neo-Hittites kingdoms)如迦基米施(Carchemish),Malatya,Gurgum,Patinu 和哈馬(Hamath)的文件顯示,這些小城邦都“自掃門前雪”,不會過問腓尼基和迦南地方的事。除了上文提到但土堆(Tell-Dan)的碑文外,直到現在,考古學家還沒有發現主前九世紀之前有關巴勒斯坦地區的經外文獻。至于腓尼基 (Phoenicia),我們也沒有看到 1000BC 之前的任何文獻,連他們那些在 Byblos 作王的個人石碑文,也都是從 1000BC 才有記錄。從推羅(Tyre)和西頓(Sidon)出土的文獻,記錄的也是几世紀后的事跡。所以,這些地方的經外文獻找不到撒母耳、掃羅、大衛和所羅門的名字是不足為奇的。

D。以色列/猶大(Israel/Judah)

在自己的地方可以找到有關撒母耳、掃羅、大衛和所羅門的碑文嗎?答案的關鍵在于:一、碑文幸存的可能性﹔二、有關當局采取的政策。

一、按考古學家的看法,碑文在巴勒斯坦地區幸存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一般上,皇帝的碑文只出現在宮殿、聖殿和一些官方建筑上,而且集中在耶路撒冷和撒瑪利亞。從主前十世紀開始,這些地方已經因屢次的重建和拆毀,被破壞得面目全非。譬如,所羅門王的石碑可能被后來的君王拆掉再用﹔巴比倫在586BC摧毀整個聖殿和聖城﹔所羅巴伯在回歸后將聖殿重建﹔最要命的還是大希律用几十年時間興建的聖殿,几乎把鐵器時代初期(1200BC)留下的痕跡毀滅淨盡﹔然后是羅馬軍隊焚毀聖城﹔穆斯林。。十字軍。。世界上還有哪一個城市遭受這樣的摧殘擄掠?在過去一百三十年里,考古學家在這里被允許的挖掘只占總面積的一小部分,所以我們一點也不驚訝,在這個土地上還找不到有關撒母耳、掃羅、大衛和所羅門的碑文。

二、有關豎立石碑的政策,據我們所知,律法沒有禁止豎立紀念石碑,譬如 1880年在西羅亞池入口約20尺外的石牆上發現了碑文,記載的是主前八世紀(約 701BC)希西家命令工程師修筑水道,將基訓池的水引入耶路撒冷的挖掘工程(王下二十:20, 代下三十二:30)。但不管是在大衛/所羅門的昌盛時代,還是宗教敗壞的撒瑪利亞地方,考古學家都很少挖掘到殘存的碑文,就算有,也不過是小小的碎片。

5。難道主前十三世紀到十世紀這段時間就沒有留下什么蛛絲馬跡,讓我們可以推斷聖經的記載不是憑空虛構的嗎?答案是,有的。

A。撒母耳(Samuel)/掃羅(Saul):

懷疑派的學者認為《撒母耳記上》第八章 11 - 18節有關以色列人要求立王,而撒母耳竟然能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些王怎樣管轄他們,是捏造的。為什么呢?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以色列實行君王制之后,后期的人添加的,撒母耳在當時是不可能知道的事。 他們這樣說就大錯特錯了!

其實,當時以色列鄰近的地中海東岸的小城邦都采用君王制, 很多都是獨裁式的君王,按自己的意思利用人民和他們的財產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們不但貪得無厭,并且為了興建奢華的宮殿和軍事設施,向人們征收重稅。譬如,烏加列(Ugarit)就有征兵“為他(王)趕車、跟馬,奔走在車前﹔又派他們作千夫長、五十夫長。。”(撒上八:11 - 12)。在那里,也記錄了有女人為王洗衣和作香膏﹔在馬利(Mari)的皇宮,几個世紀前就有400名“做飯烤餅”的婦人(撒上八:13)。記錄如王“取你們最好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賜給他的臣仆。。”(撒上八:14)在烏加列的文件上比比皆是(出自主前 1175年,比撒母耳/掃羅早130年)。總之,以色列人可以從迦南、烏加列、馬利、Alalakh 這些周圍的城邦看到在王的管轄下人民所受的痛苦。我們何必將這些記錄歸功給南北國分裂,或被擄之后的作者?

考古學家的挖掘也給我們提供一點資料。示羅(Shiloh),就是現在的 Khirbet Seilun ,有兩個挖掘工程,一是丹麥人負責,另一是以色列人負責。由于這里是個多岩石土丘,再加上羅馬和拜占庭時代在這里廣泛地重建,所以挖掘非常艱難。不過,從北面的挖掘中,我們還可以清楚看到,這里在鐵器 I 時代(主前十二和十一世紀,1150 - 1050BC)是個非常繁榮的地方,然后突然被毀。雖然會幕和約柜的所在地還不能確定,但1050BC 的被毀跟非利士人/亞捫人在掃羅時代曾搗毀這個地方的記載不謀而合。

還有便雅憫的基比亞(Gibeah)的挖掘,這是掃羅的大本營,也同樣提供了很多考古資料,可以印証聖經的記載是真確無誤的。我在這里不多說了 。

B。大衛(David)

上文略略提過大衛的名字的確有出現在碑文上,如但土丘的兩塊碎片和摩押王 Mesha 石碑。除了碑文,學者最忽略的是,主前 1200 - 900年是一個非常獨特的時段。1200 / 1080BC 是埃及和赫人帝國國勢衰微的時候,870 / 850BC 則是新亞述帝國開始擴張的時候,夾在這兩起事件的時段不是空白的歷史。在敘利亞,在小亞細亞的東南都興起了迷你王國(mini-empires),共有四個,就是小亞細亞東南的 Tarhuntassa 或 Tabal迷你王國,在敘利亞北部的迦基米設(Carchemish)迷你王國,大馬色南部的亞蘭 - 瑣巴(Aram-Zobah)迷你王國(撒下八:3 就曾提及瑣巴王哈大底謝往伯拉河去,要奪回他的國權,大衛就攻打他,又打敗了來幫助他的亞蘭人。)最后是在巴勒斯坦地由大衛和所羅門王所建立的迷你王國。前面三個迷你王國都不是虛構的,譬如亞述的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在 837BC 就夸耀說他收到 Tabal王國的二十四個小王的禮物。所以,我們可以推斷大衛和所羅門的王國也不是虛構的。

也有懷疑派的專家學者認為,那些所謂大衛的詩篇,里頭的詞匯只能在馬加比時期才找到,所以他們就把《詩篇》的寫作挪后八百年。大衛的詩篇是假的嗎?大家暫時可以參考《石頭還在呼喊》第十七條的解答,我將會在《撒母耳記下》的課程里更詳細地解釋。

6讓我總結一下:

一、根據現有的資料顯示,我們可以把 853 BC 定為分水嶺,意思是:聖經記載的 853BC 之后的事跡,我們都可以在經外文獻或考古資料中得到印証,它們是真實可靠的。

二、853BC 之前,也就是從主前十三世紀后期到十世紀中期,我們從埃及、米所波大米亞、地中海東岸的國家,甚至以色列/猶大地方都難以找到撒母耳、掃羅、大衛和所羅門王的名字。我已詳細地解釋這段時期的考古資料何以如此缺乏。

三、雖然主前十三世紀至十世紀這段時期的資料缺乏,但我們還是可以從一些蛛絲馬跡,作出智慧地推斷,証明撒母耳、掃羅、大衛和所羅門絕對不是憑空虛構的人物。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