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的家譜

有人問我:

嗨,您好!想請教您一些問題:

1。可拉與撒母耳之間的關系?

根據撒母耳記上一章 1 節:

「以法蓮山地的拉瑪瑣非有一個以法蓮人,名叫以利加拿,是蘇弗的玄孫,托戶的曾孫,以利戶的孫子,耶羅罕的兒子。」

撒上一孟蘇弗 -> 托戶 -> 以利戶 -> 耶羅罕 -> 以利加拿 -> 撒母耳

對照歷代志上六章34節至35節上:

「撒母耳是以利加拿的兒子,以利加拿是耶羅罕的兒子,耶羅罕是以列的兒子,以列是陀亞的兒子,陀亞是蘇弗的兒子,」

代下三六孟蘇弗 -> 陀亞 -> 以列 -> 耶羅罕 -> 以利加拿 -> 撒母耳

在民數記十六章33節注1中提到:
 
「可拉的一個后裔是撒母耳,(代上六33∼37,)使他成了偉大的申言者和拿細耳祭司。」

這兩個以利加拿只有父親和高祖父同名,祖父及曾祖父都不同。

此外,一位是以法蓮人,另一位則是利未人。

我查了英文恢復本,結果同上﹔

查了KJV,連撒母耳的名字都不同。

請問,在民十六33中所提到代上六33的撒母耳到底是不是撒母耳記中的撒母耳呢?

您有其它看法嗎?


2。希伯來文我有查了一下,得到的結果如下,還是沒有解決我的問題,所以就想到您嘍!

08050 Sh@muw'el {sehm-oo-ale'}

源于 08085 和 0410 的被動分詞; 陽性專有名詞

欽定本 - Samuel 137, Shemuel 3; 140

撒母耳 = “他的名是上帝”

1) 以利加拿和他的妻子哈拿的兒子. 他是掃羅和大衛時的士師或先知。

2) 亞米忽的兒子, 西緬支派的首領, 被撿選代表西緬支派參與分配迦南地給各支派的工作。名字拼作‘示母利’ ( 民 34:20 )

3) 陀拉的兒子, 以薩迦的孫子. 名字拼作‘示母利’ ( 代上 7:2 )

我的回覆:

利未

 
革順 哥轄(代上六:22,38) 米拉利  
             
    撒上一:1 代上六:22-28 代上六:33-38        
                 
  暗蘭   亞米拿答(22) 以斯哈(38) 希伯倫 烏薛   亞米拿答(22) 和以斯哈(38)同一個人
                 
      可拉(22) 可拉(37)        
                 
      亞惜(22)         亞惜(沒有記錄在33-38節)
                 
      以利加拿(23)         以利加拿(沒有記錄在33-38節)
                 
      以比雅撒(23) 以比雅撒(37)        
                 
      亞惜(23) 亞惜(37)        
                 
      他哈(24) 他哈(37)        
                 
      烏列(24) 西番雅(36)       拼法不同或抄錯
                 
      烏西雅(24) 亞撒利雅(36)       拼法不同或抄錯
                 
      少羅(24) 約珥(36)       拼法不同或抄錯
                 
      以利加拿(25) 以利加拿(36)        
                 
      亞瑪賽(25) 亞希摩(25) 亞瑪賽(35)       文士抄錯其中一個名字
                   
          瑪哈(35)        
                   
        以利加拿(26) 以利加拿(35)        
                   
    蘇弗(1)   瑣菲(26) 蘇弗(35)       拼法不同或抄錯
                   
    托戶(1)   拿答(26) 陀加(34)       拼法不同或抄錯
                   
    以利戶(1)   以利押(27) 以列(34)       拼法不同或抄錯
                   
    耶羅罕(1)   耶羅罕(27) 耶羅罕(34)        
                   
    以利加拿(1)   以利加拿(27) 以利加拿(34)        
                   
    撒母耳(1)   撒母耳(27) 撒母耳(34)        
                 

 

    從這個表,我們可以看到:

1。正如聖經里的其他家譜,有一大堆的名字,所以在傳遞過程中出現抄寫錯誤,或漏掉的可能性非常高。特別是《歷代志》的記載,作者很可能使用兩種不同的資料作編寫的參考,所以我們才會在同一章里(代上六:22-28 和代上六:33-38)有不同的記載,如瑣菲(26) vs 蘇弗(35)。。但整體來說,經過几百和整千年的傳遞抄寫,聖經還能夠提供這樣一個“完整”的家譜,真的令人驚嘆不已。

2。至于撒母耳是“一位是以法蓮人,另一位則是利未人 ”的問題,我在《撒母耳上》第三課已經解釋了:他是住在以法蓮的利未人。

3。至于“在民數記十六章33節注1中提到:「可拉的一個后裔是撒母耳,(代上六33∼37,)使他成了偉大的申言者和拿細耳祭司。」 ”我不知道發問者從哪里抄來的,所以不能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