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一)

第八課 - 讀《列王紀》須知(八)- 以色列周邊列國(七) - 亞捫

經文:代下二十:1-30,二十六:1-8,二十七:1-5

主旨:查考亞捫從主前2000年至羅馬帝國時代的興起至衰亡的過程。
 

1。大家從上一課知道,摩押的考古資料很少,但至少還有摩押石碑﹔今天我們查考亞捫,它的考古資料少嗎?有什么亞捫石碑嗎?比較起來,亞捫的考古資料還蠻多,這是今天我要和大家查考的功課。但不管多還是少,我要再次提醒大家,我在上一課“默想欄”里說的:“我們不用等到有考古資料的印証才相信聖經的記載。Prof Alan Millard (英國利物浦大學的希伯來文和閃文專家)時常提醒他的學生:‘Absence of ev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大意是‘(在考古學的研究里)沒有証據并不等于不存在。’” 聖經歷史也是上帝的話,偶爾一些名字會拼錯,或抄自不同的參考資料,但我們絕對不用懷疑上帝的話:“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歷史書”的作者隨從聖靈的引導編寫歷史,他們沒有掩蓋任何真相,他們也沒有捏造歷史。如果聖經歷史和經外文獻或考古資料有差異,要修正的應該是后者的資料,而不是聖經。聖經是真理,永遠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我舉一個例子:

    有人問我:

嗨,您好!想請教您一些問題:

1。可拉與撒母耳之間的關系?

根據撒母耳記上一章 1 節:

「以法蓮山地的拉瑪瑣非有一個以法蓮人,名叫以利加拿,是蘇弗的玄孫,托戶的曾孫,以利戶的孫子,耶羅罕的兒子。」

撒上一孟蘇弗 -> 托戶 -> 以利戶 -> 耶羅罕 -> 以利加拿 -> 撒母耳

對照歷代志上六章34節至35節上:

「撒母耳是以利加拿的兒子,以利加拿是耶羅罕的兒子,耶羅罕是以列的兒子,以列是陀亞的兒子,陀亞是蘇弗的兒子,」

代下三六孟蘇弗 -> 陀亞 -> 以列 -> 耶羅罕 -> 以利加拿 -> 撒母耳

在民數記十六章33節注1中提到:
 
「可拉的一個后裔是撒母耳,(代上六33∼37,)使他成了偉大的申言者和拿細耳祭司。」

這兩個以利加拿只有父親和高祖父同名,祖父及曾祖父都不同。

此外,一位是以法蓮人,另一位則是利未人。

我查了英文恢復本,結果同上﹔

查了KJV,連撒母耳的名字都不同。

請問,在民十六33中所提到代上六33的撒母耳到底是不是撒母耳記中的撒母耳呢?

您有其它看法嗎?


2。希伯來文我有查了一下,得到的結果如下,還是沒有解決我的問題,所以就想到您嘍!

08050 Sh@muw'el {sehm-oo-ale'}

源于 08085 和 0410 的被動分詞; 陽性專有名詞

欽定本 - Samuel 137, Shemuel 3; 140

撒母耳 = “他的名是上帝”

1) 以利加拿和他的妻子哈拿的兒子. 他是掃羅和戴維時的士師或先知。

2) 亞米忽的兒子, 西緬支派的首領, 被撿選代表西緬支派參與分配迦南地給各支派的工作。名字拼作‘示母利’ ( 民 34:20 )

3) 陀拉的兒子, 以薩迦的孫子. 名字拼作‘示母利’ ( 代上 7:2 )

對于這樣的問題, 我把聖經里有關撒母耳家譜的三段經文并排(撒上一:1,代上六:22-28,代上六:33-38),列成這個表。 大家一看就明白問題的所在。

 

2。《列王紀》里的亞捫(Ammon)  --   代表城市是拉巴(Rabbath),也就是今日約旦王國的首都安曼(Amman)。

我們從《創世記》說起:

創十九:30-38  記載了摩押人(Moabites)和亞捫人(Ammonites)的起源: 他們是羅得與兩個女兒因亂倫而生的孩子。羅得是哈蘭(Haran)的兒子,哈蘭和亞伯拉罕(Abraham)是親兄弟,所以羅得是亞伯拉罕的侄兒。

30羅得(Lot)因為怕住在瑣珥(Zoar),就同他兩個女兒,從瑣珥(Zoar)上去住在山里﹔他和兩個女兒住在一個洞里。
31大女兒對小女兒說:‘我們的父親老了,地上又無人按著世上的常規進到我們這里。
32來!我們可以叫父親喝酒,與他同寢。這樣,我們好從他存留后裔。’
33于是,那夜她們叫父親喝酒,大女兒就進去和她父親同寢。她几時躺下,几時起來,父親都不知道。
34第二天,大女兒對小女兒說:‘我昨夜與父親同寢,今夜我們再叫他喝酒,你可以進去與他同寢。這樣,我們好從父親存留后裔。’
35于是,那夜她們又叫父親喝酒,小女兒起來與她父親同寢。她几時躺下,几時起來,父親都不知道。
36這樣,羅得的兩個女兒都從她父親懷了孕。
37大女兒生了兒子,給他起名叫摩押(Moab),就是現今摩押人的始祖﹔
38小女兒也生了兒子,給他起名叫便亞米(Benammi),就是現今亞捫人(Ammon)的始祖

后來亞捫人在哪里定居呢?請看下圖:

地理學家梁天樞博士在《簡明聖經史地圖解》(橄欖基金會出版,1998)對“亞捫地”的分析如下:

聖經沒有對他們的疆界作直接的說明,除拉巴一個城之外,也未提及有其他的城市,只能從片斷的資料得知,亞捫人士散布在希實本以北,基列以東,巴珊以南,阿拉伯沙漠以西的地區,即是亞捫地,人口主要集中在雅博河的上流地帶,以拉把為首府,即是今日約旦王國的首都。。。(完)

摩西時代的亞捫:

摩西率領以色列人入迦南地之前,上帝吩咐他們不能擾害亞捫人,也不可與亞捫人爭戰:

申二:16-23(不可擾害亞捫人)

16兵丁從民中都滅盡死亡以后,
17耶和華吩咐我說:
18“你今天要從摩押的境界亞珥(Ar)經過,
19走近亞捫人之地,不可擾害他們,也不可與他們爭戰。亞捫人的地,我不賜給你們為業,因我已將那地賜給羅得的子孫為業。
20(那地也算為利乏音人之地 a land of giants,先前,利乏音人 giants 住在那里,亞捫人稱他們為散送冥 Zamzummims。
21那民眾多,身體高大,像亞衲人 Anakims 一樣,但耶和華從亞捫人面前除滅他們,亞捫人就得了他們的地,接著居住。
22正如耶和華從前為住西珥 Seir 的以掃子孫 Esau ,將何利人 Horims 從他們面前除滅,他們得了何利人的地,接著居住一樣,直到今日。
23從迦斐托 Caphtor 出來的迦斐托人 Caphtorims,將先前住在鄉村 Hazerim 直到迦薩 Azzah 的亞衛人 Avims 除滅,接著居住。)

這段經文提供一點額外的資料(20-23節),就是亞捫人先要除滅在那里的利乏音人(giants 或稱散送冥人 Zamzummims),這些利乏音人“身體高大,像亞衲人 Anakims 一樣”(21節)。利乏音人(或以米人)也占有上帝賜給摩押人定居的地方(申二:10-11)。申三:11 說:“利乏音人所剩下的只有巴珊王噩。他的床是鐵的,長九肘,寬四肘,都是以人肘為度。現今豈不是在亞捫人的拉巴嗎?”可見這些巨人身體多高大。

在進入迦南地之前,究竟亞捫人有沒有與以色列人為敵,像摩押王西拔的兒子巴勒與米甸聯手,往幼發拉底河邊去請法師巴蘭回來咒詛以色列人(民二十二:2-二十五:18,三十一:1-53),聖經沒有記載。但在申 二十三:3  “亞捫人或是摩押人不可入耶和華的會﹔他們的子孫雖過十代,也永不可入耶和華的會。”我們可以猜想亞捫人也一定有份參與咒詛的事件。

約書亞時代的亞捫:

進入迦南地后,經過南征北伐,約書亞在分地的時候,分給迦得支派(Gad)的土地里,包括了亞捫人的一半地(看下圖):

書十三:25-28

25他們的境界是雅謝(Jazer)和基列(Gilead)的各城,并亞捫人的一半地,直到拉巴 (Rabbah)前的亞羅珥(Aroer)。
26從希實本(Heshbon)到拉抹米斯巴(Ramath-mizpeh)和比多寧(Betonim),又從瑪哈念(Mahanaim)到底璧(Debir)的境界,
27并谷中的伯亞蘭(Beth-aram)、伯寧拉(Beth-nimrah)、疏割(Succoth)、撒分(Zaphon),就是希實本王西宏(Sihon king of Heshbon)國中的余地,以及約旦河與靠近約旦河的地,直到基尼烈海(Chinnereth)的極邊,都在約旦河東。
28以上是迦得人按著宗族所得為業的諸城,并屬城的村庄。

這一半地是不是指基列地(亞摩利人之基列地 Gilead),聖經沒有清楚地交待。


士師記時代的亞捫:

聖經是在《士師記》第三章第一次提到亞捫人與以色列為敵:

士三:12-14

12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耶和華就使摩押王伊磯倫(Eglon the king of Moab)強盛,攻擊以色列人。
13伊磯倫招聚亞捫人和亞瑪力人(Amalek),去攻打以色列人,占據棕樹城。
14于是,以色列人服事摩押王伊磯倫十八年。

以后在第十和第十一章,亞捫人甚至渡過約但河去攻打猶大和便雅憫:

士十:6-8

6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去事奉諸巴力(Baalim)和亞斯她錄(Ashtaroth),并亞蘭(Syria)的神、西頓(Zidon)的神、摩押(Moab)的神、亞捫人(Ammon)的神、非利士人(Philistines)的神,離棄耶和華,不事奉他。
7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人發作,就把他們交在非利士人和亞捫人的手中。
8從那年起,他們擾害欺壓約旦河那邊、住亞摩利人之基列地(Amorites, which is in Gilead)的以色列人,共有十八年。
9亞捫人又渡過約旦河去攻打猶大和便雅憫,并以法蓮族。以色列人就甚覺窘迫。

士十:17-十一:40  記載了士師耶弗他與亞捫人的爭戰(看下圖)。大家應該還記得那一場家庭悲劇吧:由于耶弗他向耶和華許愿,說:“你若將亞捫人交在我手中,我從亞捫人那里平平安安回來的時候,無論什么人,先從我家門出來迎接我,就必歸你,我也必將他獻上為燔祭。”(士十一:30-31)當耶弗他制服亞捫回家時,“不料,他女兒拿著鼓跳舞出來迎接他,是他獨生的,此外無兒無女。”(士十一:34)。。。。(請參考《士師記》第十三課

撒母耳、掃羅、大衛時代的亞捫:(亞捫王有拿轄 Nahash 和哈嫩 Hanun

《撒母耳記》記載了以下几次以色列人與亞捫人的爭戰:

撒上十一:1-11

1亞捫人的王拿轄(Nahash)上來,對著基列雅比(Jabesh-gilead)安營。雅比眾人對拿轄說:‘你與我們立約,我們就服事你。’
2亞捫人拿轄說:‘你們若由我剜出你們各人的右眼,以此凌辱以色列眾人,我就與你們立約。’
3雅比的長老對他說:‘求你寬容我們七日,等我們打發人往以色列的全境去,若沒有人救我們,我們就出來歸順你。’
4使者到了掃羅住的基比亞,將這話說給百姓聽,百姓就都放聲而哭。
5掃羅正從田間趕牛回來,問說:‘百姓為什么哭呢?’眾人將雅比人的話告訴他。
6掃羅聽見這話,就被神的靈大大感動,甚是發怒。
7他將一對牛切成塊子,托付使者傳送以色列的全境說:‘凡不出來跟隨掃羅和撒母耳的,也必這樣切開他的牛。’于是,耶和華使百姓懼怕,他們就都出來如同一人。
8掃羅在比色數點他們:以色列人有三十萬,猶大人有三萬。
9眾人對那使者說:‘你們要回復基列雅比人說:明日太陽近午的時候,你們必得解救。’使者回去告訴雅比人,他們就歡喜了。
10于是,雅比人對亞捫人說:‘明日我們出來歸順你們,你們可以隨意待我們。’
11第二日,掃羅將百姓分為三隊,在晨更的時候入了亞捫人的營,擊殺他們直到太陽近午,剩下的人都逃散,沒有二人同在一處的。

撒上十四:47-48

47掃羅執掌以色列的國權,常常攻擊他四圍的一切仇敵,就是摩押人、亞捫人、以東人和瑣巴諸王,并非利士人。他無論往何處去,都打敗仇敵。
48掃羅奮勇攻擊亞瑪力人,救了以色列人脫離搶掠他們之人的手。

撒下八:1-14

1此后,大衛攻打非利士人,把他們治服,從他們手下奪取了京城的權柄(注:原文作"母城的嚼環")。
2又攻打摩押人,使他們躺臥在地上,用繩量一量,量二繩的殺了,量一繩的存留。摩押人就歸服大衛,給他進貢。
3瑣巴王利合的兒子哈大底謝往大河去,要奪回他的國權。大衛就攻打他,
4擒拿了他的馬兵一千七百,步兵二萬﹔將拉戰車的馬砍斷蹄筋,但留下一百輛車的馬。
5大馬士革的亞蘭人來幫助瑣巴王哈大底謝,大衛就殺了亞蘭人二萬二千。
6于是,大衛在大馬士革的亞蘭地設立防營,亞蘭人就歸服他,給他進貢。大衛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7他奪了哈大底謝臣仆所拿的金盾牌,帶到耶路撒冷。
8大衛王又從屬哈大底謝的比他和比羅他城中奪取了許多的銅。
9哈馬王陀以聽見大衛殺敗哈大底謝的全軍,
10就打發他兒子約蘭去見大衛王,問他的安,為他祝福,因為他殺敗了哈大底謝。(原來陀以與哈大底謝常常爭戰。)約蘭帶了金銀銅的器皿來,
11大衛王將這些器皿,和他治服各國所得來的金銀都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
12就是從亞蘭,摩押,亞捫,非利士,亞瑪力人所得來的,以及從瑣巴王利合的兒子哈大底謝所掠之物。
13大衛在鹽谷擊殺了亞蘭(注:或作"以東",見詩篇60篇詩題)一萬八千人回來,就得了大名。
14又在以東全地設立防營,以東人就都歸服大衛。大衛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撒下十:1-十一:1

1此后,亞捫人的王死了,他兒子哈嫩(Hanun)接續他作王。
2大衛說:‘我要照哈嫩的父親拿轄(Nahash)厚待我的恩典厚待哈嫩。’于是大衛差遣臣仆,為他喪父安慰他。大衛的臣仆到了亞捫人的境內,
3但亞捫人的首領對他們的主哈嫩說:‘大衛差人來安慰你,你想他是尊敬你父親嗎?他差臣仆來不是詳察窺探,要傾覆這城嗎?’
4哈嫩便將大衛臣仆的胡須剃去一半,又割斷他們下半截的衣服,使他們露出下體,打發他們回去。
5有人告訴大衛,他就差人去迎接他們﹔(因為他們甚覺羞恥,)告訴他們說:‘可以住在耶利哥,等到胡須長起再回來。’
6亞捫人知道大衛憎惡他們,就打發人去,招募伯利合的亞蘭人(Syrians of Beth-rehob)和瑣巴的亞蘭人 (Syrians of Zoba),步兵二萬,與瑪迦王(Maacah)的人一千,陀伯人(Ish-tob)一萬二千。
7大衛聽見了,就差派約押統帶勇猛的全軍出去。
8亞捫人出來在城門前擺陣﹔瑣巴與利合的亞蘭人(Syrians of Zoba, and of Rehob),陀伯人(Ish-tob)并瑪迦人(Maacah),另在郊野擺陣。
9約押(Joab)看見敵人在他前后擺陣,就從以色列軍中挑選精兵,使他們對著亞蘭人(Syrians)擺陣。
10其余的兵交與他兄弟亞比篩(Abishai),對著亞捫人擺陣。
11約押對亞比篩說:‘亞蘭人若強過我,你就來幫助我﹔亞捫人若強過你,我就去幫助你。
12我們都當剛強,為本國的民和神的城邑作大丈夫。愿耶和華憑痘的意旨而行。’
13于是,約押和跟隨他的人前進攻打亞蘭人,亞蘭人在約押面前逃跑。
14亞捫人見亞蘭人逃跑,他們也在亞比篩面前逃跑進城。約押就離開亞捫人那里,回耶路撒冷去了。
15亞蘭人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又聚集。
16哈大底謝(Hadarezer)差遣人,將大河那邊的亞蘭人調來。他們到了希蘭(Helam),哈大底謝的將軍朔法(Shobach)率領他們。
17有人告訴大衛,他就聚集以色列眾人,過約旦河,來到希蘭。亞蘭人迎著大衛擺陣,與他打仗。
18亞蘭人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大衛殺了亞蘭七百輛戰車的人,四萬馬兵,又殺了亞蘭的將軍朔法。
19屬哈大底謝的諸王,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與以色列人和好,歸服他們。于是,亞蘭人不敢再幫助亞捫人了
1過了一年,到列王出戰的時候,大衛又差派約押率領臣仆和以色列眾人出戰。他們就打敗亞捫人,圍攻拉巴(Rabbah)。大衛仍住在耶路撒冷。 (在圍城之際,大衛就犯了奸淫與借刀殺人之罪。。在撒下第十一章)

撒下十二:26-31

26約押攻取亞捫人的京城拉巴(Rabbah)。
27約押打發使者去見大衛,說:‘我攻打拉巴,取其水城。
28現在你要聚集其余的軍兵來,安營圍攻這城。恐怕我取了這城,人就以我的名叫這城。’
29于是大衛聚集眾軍,往拉巴去攻城,就取了這城。
30奪了亞捫人之王所帶的金冠冕(注:"王"或作"瑪勒堪"瑪勒堪即米勒公,又名摩洛,亞捫族之神名),其上的金子,重一他連得,又嵌著寶石。人將這冠冕帶在大衛頭上。大衛從城里奪了許多財物,
31將城里的人,拉出來放在鋸下,或鐵耙下,或鐵斧下,或叫他經過磚窯(注:或作"強他們用鋸,或用打糧食的鐵器,或用鐵斧做工,或使在磚窯里服役")。大衛待亞捫各城的居民都是如此。其后,大衛和眾軍都回耶路撒冷去了。

《撒下》還記錄了兩個有關亞捫人的小插曲:就像我在上一課所說的,“最諷刺的是,在眾人皆醉和離棄耶和華的時候,唯有一女子獨醒并歸向耶和華,她就是摩押女子路得(Ruth)。”現在,當亞捫人與以色列為敵的時候,卻有一個亞捫族的拉巴人拿轄的兒子朔比 (Shobi)和洗勒(Zelek),出來幫助上帝的仆人大衛。

撒下十七:27-29

27大衛到了瑪哈念(Mahanaim),亞捫族的拉巴人拿轄的兒子朔比(Shobi the son of Nahash of Rabbah of the children of Ammon),羅底巴人亞米利的兒子瑪吉,基列的羅基琳人巴西萊,
28帶著被,褥,盆,碗,瓦器,小麥,大麥,麥面,炒谷,豆子,紅豆,炒豆,
29蜂蜜,奶油,綿羊,奶餅供給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吃。他們說:‘民在曠野,必飢渴困乏了。’

 撒下二十三:24-37

24三十個勇士里有約押的兄弟亞撒黑,伯利恆人朵多的兒子伊勒哈難。。
37亞捫人洗勒(Zelek the Ammonite),比錄人拿哈萊(是給洗魯雅的兒子約押拿兵器的)。。

王國分裂后的亞捫

王國分裂之前,我們從王上十四:21 知道所羅門王在登基之前,他娶了一個亞捫女子拿瑪(Naamah)為妻(或妾),她生了一個兒子羅波安(Rehoboam),就是那位在所羅門死后作南國猶大的王。 這些外邦的妻妾誘惑所羅門的心,使他離棄耶和華,敬拜亞捫人可憎的神米勒公。。

王上十四:21

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作猶大王。他登基的時候年四十一歲,在耶路撒冷,就是耶和華從以色列眾支派中所選擇立他名的城,作王十七年。羅波安的母親名叫拿瑪,是亞捫人

王上十一:2-7

2。。因為她們必誘惑你們的心去隨從她們的神。所羅門卻戀愛這些女子。
3所羅門有妃七百,都是公主﹔還有嬪三百。這些妃嬪誘惑他的心。
4所羅門年老的時候,他的妃嬪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神,不效法他父親大衛誠誠實實地順服耶和華他的神。
5因為所羅門隨從西頓人的女神亞斯她錄和亞捫人可憎的神米勒公(Milcom)
6所羅門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效法他父親大衛專心順從耶和華。
7所羅門為摩押可憎的神基抹和亞捫人可憎的神摩洛(Molech),在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建筑邱壇。

代下二十章記載了亞捫人聯合摩押人和米烏尼人來攻擊猶大王約沙法(Jehoshaphat, 871/870-849/848BC)。約沙法尋求耶和華的幫助,眾人在敵人面前唱歌贊美上帝,耶和華就派伏兵擊殺那來攻擊猶大人的亞捫人、摩押人,和以東人,使他們彼此互相殘殺。

代下二十:1-30

1此后,摩押人和亞捫人,又有米烏尼人,一同來攻擊約沙法。
2有人來報告約沙法說:"從海外亞蘭(注:"亞蘭"又作"以東")那邊,有大軍來攻擊你,如今他們在哈洗遜他瑪,就是隱基底。"
3約沙法便懼怕,定意尋求耶和華,在猶大全地宣告禁食。
4于是猶大人聚會,求耶和華幫助,猶大各城都有人出來尋求耶和華。


20次日清早,眾人起來往提哥亞的曠野去。出去的時候,約沙法站著說:"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哪,要聽我說!信耶和華你們的神,就必立穩﹔信他的先知,就必亨通。"
21約沙法既與民商議了,就設立歌唱的人頌贊耶和華,使他們穿上聖潔的禮服,走在軍前贊美耶和華說:"當稱謝耶和華,因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22眾人方唱歌贊美的時候,耶和華就派伏兵擊殺那來攻擊猶大人的亞捫人、摩押人和西珥山人,他們就被打敗了。
23因為亞捫人和摩押人起來擊殺住西珥山的人,將他們滅盡﹔滅盡住西珥山的人之后,他們又彼此自相擊殺。
24猶大人來到曠野的望樓,向那大軍觀看,見尸橫遍地,沒有一個逃脫的。

代下二十六章記載了在猶大王烏西雅(Uzziah,776/775-736/735BC)時候,亞捫人給烏西雅進貢。

代下二十六:1-8

1猶大眾民立亞瑪謝的兒子烏西雅(注:又名"亞撒利雅")接續他父作王,那時他年十六歲。
2(亞瑪謝與他列祖同睡之后,烏西雅收回以祿仍歸猶大,又重新修理。)
3烏西雅登基的時候年十六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五十二年。他母親名叫耶可利雅,是耶路撒冷人。
4烏西雅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效法他父亞瑪謝一切所行的。
5通曉神默示撒迦利亞在世的時候,烏西雅定意尋求神﹔他尋求,耶和華神就使他亨通。
6他出去攻擊非利士人,拆毀了迦特城、雅比尼城和亞實突城﹔在非利士人中,在亞實突境內,又建筑了些城。
7上帝幫助他攻擊非利士人和住在姑珥巴力的阿拉伯人,并米烏尼人。
8亞捫人給烏西雅進貢,他的名聲傳到埃及,因他甚是強盛。

代下二十七章也記載了約坦(Jotham,750-735/730BC)作猶大王的時候,他與亞捫人的王打仗勝了他們,亞捫人向他進貢很多銀子和農作物。

代下二十七:1-5

1約坦(Jotham,750-735/730BC)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十六年。他母親名叫耶路沙,是撒督的女兒。
2約坦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效法他父烏西雅一切所行的,只是不入耶和華的殿。百姓還行邪僻的事。
3約坦建立耶和華殿的上門。在俄斐勒城上多有建造,
4又在猶大山地建造城邑,在樹林中建筑營寨和高樓。
5約坦與亞捫人的王打仗,勝了他們,當年他們進貢銀一百他連得,小麥一萬歌珥,大麥一萬歌珥。第二年、第三年也是這樣。
 

來到猶大王約雅敬(Jehoiakim,609-598BC)時候,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率領迦勒底軍、亞蘭軍、摩押軍和亞捫人的軍來攻擊約雅敬,毀滅猶大。

王下二十四:1-4

1約雅敬年間,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上到猶大,約雅敬服事他三年,然后背叛他。
2耶和華使迦勒底軍、亞蘭軍、摩押軍和亞捫人的軍來攻擊約雅敬,毀滅猶大,正如耶和華借他仆人眾先知所說的。
3這禍臨到猶大人,誠然是耶和華所命的,要將他們從自己面前趕出,是因瑪拿西所犯的一切罪,
4又因他流無辜人的血,充滿了耶路撒冷。耶和華決不肯赦免。

波斯帝國時代和以后的亞捫

猶大耶路撒冷淪陷后,在外約旦的亞捫已名存實亡了,但也有學者從發掘的考古資料,說沒有証據顯示亞捫在巴比倫和波斯的征服后,亞捫人有離開該地區 的跡象,特別是首都拉巴。根據《Ancient Ammon》(edited by Burton MacDonald and Randall W Younker, 1999)一書,他們從三方面作出這樣的結論:

一、從 Hisban 挖掘出來的主前六世紀陶片(ostraca)和從 Tall al-`Umayri 出土的圖章(seal impressions),它們上面所刻的文字都是亞捫獨特的字體(Ammonite national script),雖然有轉化為亞蘭文字體(Aramaic cursive script)的跡象。

二、出土的負有管理 Milkom'ur's (米勒公)職務的“行政樓”仍然運作,雖然有圖章顯示當時有一名稱為 Shuba 的官員在那里為波斯行省收稅。

三、過去因為考古學家們如 Prof Nelson Glueck (革錄,1900-1971)在外約旦沒有發現在約旦西岸出土的波斯時代的陶器,所以推論那地區已經沒有人煙。但后來學者研究從 Hisban 和 Tall al-`Umayri 出土的陶器(pottery),它們都不是波斯典型的 sausage jars 和 mortaria ﹔當地的陶匠仍然繼續制造鐵器 II 時代的陶器(complete with wheel burnishing),從主前六世紀延續至主前四世紀,沒有跡象顯示有文化的斷層。

波斯帝國沒落后,由主前334年,亞歷山大大帝出兵,解除波斯對希臘各城的控制權,向波斯發動戰爭,開始了希臘的統治。他逝世后(323BC),他所侵占得來的領土被眾將瓜分。埃及受多利買統治達三個世紀之久﹔馬其頓被分配給安提帕特(Antipater)的時候,巴比倫尼亞受管于西流基王朝﹔其他兩地,色雷斯(Thrace)和呂弗家(Phrygia)則分別為利斯馬古(Lysimachus)和安提古諾(Antigonus)所統治。后來 再被分割,最后出現了埃及(Ptolemaic kingdom,多利買或托勒密 305 BC to 30 BC)、敘利亞(Seleucid Empire 西流基,312-64BC)和馬其頓(Macedon)三個朝代。

埃及王多利買二世 Ptolemy II Philadelphus (285 BC-247 BC) 將亞捫首都拉巴依自己的綽號命名為Philadelphia。他將其建設成為一個宏大強盛的城市,并在城中重修了衛城(Amman Citadel)。城市橫跨雅博河一條支流安曼河的兩岸,因此此城擁有“水城”的稱號。當代約旦國家的首都安曼大致位于古代拉巴城址之上。Philadelphia 的名字沿用至拜占庭和羅馬時代。在耶穌時代,這個城市與其他九個城市組成“低加坡里”(Decapolis,可五:20),是一個從主前一世紀延續到主后二世紀的希臘聯盟,外邦人和猶太人混雜的地區。

主前223年當安提阿古三世在敘利亞(Seleucid Empire 西流基,312-64BC)繼承王位時,埃及與敘利亞的關系開始惡化,并有多次爭戰,各有輸贏,猶大夾在當中,局面非常混亂。來到西流基四世(187-175BC)和安提阿古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175-164BC )在位時,他們推行的希臘化政策,特別是后者,甚至希望根除猶太主義,遂在主前168-167年派兵到耶路撒冷,褻瀆聖殿,禁止守安息日,逼猶太人參與異教崇拜,吃不潔之物。。革命之火燃起,猶大馬加比(Judas Maccabaeus)率領猶太人的部隊與敘利亞人爭戰。。有說當時僅存的亞捫人竭力抵制猶太權力的復興。

西流基人與多利買人之間的沖突使得講阿拉伯語的納巴泰人(Nabataeans)得以在東南部建立起一個王國,但公元前 64-63年又被羅馬人征服。

最后一次聽到亞捫的名字是在殉道者游斯丁(Justin Martyr,100-165AD)的著作《與特來弗對話錄》(Dialogue with Trypho), 他肯定那時還有不少的亞捫人。

伊斯蘭教興起后,亞捫就在歷史上消失了,但拉巴(Rabbath 或 Philadelphia)在穆斯林 Umayyad Caliphate (伍麥葉王朝 661-750 C.E.)統治下,Philadelphia 被改名為“安曼”(Amman),成為當時省長(provincial governors)治理的所在地。其中一個省長在衛城(Amman Citadel)建造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palace)(看下文有關亞捫的考古資料)。

 

亞捫人的神

聖經第一次提到亞捫人的神是在士十:6:

士十:6  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去事奉諸巴力和亞斯她錄,并亞蘭的神、西頓的神、摩押的神、亞捫人的神、非利士人的神,離棄耶和華,不事奉他。

所羅門王離棄耶和華,敬拜外邦神,其中之一就是亞捫人的神:

王上十一:5,7  因為所羅門隨從西頓人的女神亞斯她錄和亞捫人可憎的神米勒公。。。所羅門為摩押可憎的神基抹和亞捫人可憎的神摩洛(Molech),在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建筑邱壇。

王上十一:33 因為他離棄我,敬拜西頓人的女神亞斯她錄、摩押的神基抹和亞捫人的神米勒公(Milcom),沒有遵從我的道,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守我的律例典章,像他父親大衛一樣。

亞捫人的神是誰呢?它是米勒公((Milcom,Milkom),又叫摩洛(Molech)

我在《列王紀上(一)(第一至十一章)- 從倍受恩寵至觸怒上帝之所羅門王》第二十九課曾提到亞捫人的神:

在1961年發現的亞捫城堡碑文 Amman Citadel Inscription (下圖,主前九世紀),米勒公(Milcom)的名字清楚地記錄下來。

      
Amman Citadel Inscription    十八世紀的摩洛神像

利十八:21 不可使你的兒女經火歸與洛,也不可褻瀆你神的名。我是耶和華。

利二十:2-5 你還要曉諭以色列人說:凡以色列人,或是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把自己的兒女獻給摩洛的,總要治死他。本地人要用石頭把他打死。我也要向那人變臉,把他從民中剪除,因為他把兒女獻給摩洛,玷污我的聖所,褻瀆我的聖名。那人把兒女獻給摩洛,本地人若佯為不見,不把他治死,我就要向這人和他的家變臉,把他和一切隨他與摩洛行邪淫的人都從民中剪除。

王下二十三:10 又污穢欣嫩子谷的陀斐特,不許人在那里使兒女經火獻給摩洛

耶三十二:35 他們在欣嫩子谷建筑巴力的邱壇,好使自己的兒女經火歸摩洛,他們行這可憎的事,使猶大陷在罪里。這并不是我所吩咐的,也不是我心所起的意。

與摩押的神相比,亞捫人的神更為“可憎”(王上十一:5,7節)。

考古挖掘出來的亞捫資料:

我在開頭已經說了,“亞捫的考古資料還蠻多。。”在《Ancient Ammon》(edited by Burton MacDonald and Randall W Younker, 1999)一書中,作者就列出了20處屬于青銅器晚期 IIB/鐵器時期 IA (LB IIB/Iron IA,1300/1200BC 至 1200/1150BC),其中有 Amman Citadel(安曼城堡,Crystal Bennett 1975-1978)﹔Tall al-`Umayri (Younker 1993)﹔Sahab(Ibrahim 1992)﹔Hesban(Ibach 1987)等。除了這些,還有許多屬于青銅器晚期的墳墓也被挖掘。。在這一課,我只提一兩處的考古資料供大家參考。


一些在亞捫的考古發掘地點

一、Amman Citadel(安曼城堡,現在的 Jabal al-Qal'a,看下圖)

(Amman Citadel 安曼城堡平面圖)
面積四十畝,分三層﹔除了北邊,環繞城堡有懸崖峭壁旱谷(precipitous wadis)﹔南邊的 Sayl Amman 河水,流向雅博河(Jabbok river),傾瀉入約但河谷。

This small statue of an Ammonite king was excavated on the Amman Citadel. An inscription on the statue's pedestal identifies the figure as “Yarah-azar, son of Zakir, son of Shanib.” The king’s grandfather, Shanib, is probably the Ammonite king “Sanipu” listed on an inscription of the Assyrian emperor Tiglath-pileser III (744每727 B.C.E.).

 現在的 Amman Citadel(安曼城堡)


撒下十二:26-31 記載了在大衛時代,“約押攻取亞捫人的京城拉巴(Rabbah)。約押打發使者去見大衛,說:‘我攻打拉巴,取其水城。”1969年的挖掘中,在 上層平台(upper terrace)的北端,考古學者發現一處城牆圍住的地方,有六尺高的隧道(tunnel),石床被鑿穿,經過梯級,直達一個大型地下洞室(20英尺寬,55英尺長,23英尺高),其中一部分處于城牆之外。這個地下洞室類似在米吉多(Megiddo)和其他鐵器時期的以色列城市所發現的地下水系統 ,是供給全城人口的水源。約押攻取的水城, 應該就是這個地下水庫。由于處于拉巴的城牆北端,是防守最脆弱的一方,所以約押才進攻得逞。

1961年,考古學家在城堡里發發現了主前九世紀中葉的一石板,7.5寸 X 10寸,刻有亞捫文字的奉獻題詞,以記念一間廟宇的建筑﹔在第一行刻有亞捫人的神“米勒公”(Milcom)的名字。
 

1961年發現的主前九世紀中葉 Amman Citadel Inscription Amman Citadel Inscription is a fragment of a much longer inscription beautifully carved in white fine-grained limestone


主前七世紀,亞捫被亞述征服,成為一個附庸國。亞述對亞捫的影響可從許多發掘的主前七和六世紀的雕像看得出來,其中有亞述的愛神和戰神 Astarte(看下圖)。在安曼城堡的 下層平台(lower terrace),就有類似亞述宮廷式的大型建筑出土,其庭院的面積達 33尺 X 50尺,周圍是許多房子,地板都鋪上一層優質的白石膏。


亞述的愛神和戰神 Astarte

二、 Tall al-`Umayri  --  Baalyasha 圖章

582BC 拉巴落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605-562BC)手中。拉巴的陷落也可以歸咎于亞捫的身上,因為聖經說耶路撒冷淪陷后,尼布甲尼撒立了基大利(Gedaliah)作猶大國剩下的民的省長,但他被自己的人暗殺。(王下二十五:22-25)

22至于猶大國剩下的民,就是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所剩下的,巴比倫王立了沙番的孫子、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作他們的省長。
23眾軍長和屬他們的人聽見巴比倫王立了基大利作省長,于是軍長尼探雅的兒子以實瑪利、加利亞的兒子約哈難、尼陀法人單戶篾的兒子西萊雅、瑪迦人的兒子雅撒尼亞和屬他們的人,都到米斯巴見基大利。
24基大利向他們和屬他們的人起誓說:‘你們不必懼怕迦勒底臣仆,只管住在這地,服事巴比倫王,就可以得福。’
25七月間,宗室以利沙瑪的孫子、尼探雅的兒子以實瑪利,帶著十個人來,殺了基大利和同他在米斯巴的猶大人與迦勒底人。

根據耶利米書的記載(耶四十:11-14),這是因為亞捫人的王巴利斯(Baalis the king of the Ammonites)煽動尼探雅的兒子以實瑪利來暗殺基大利的緣故,所以才會招致巴比倫王的報復,上來攻擊拉巴,亞捫就名存實亡,雖然拉巴城還在。

11在摩押地和亞捫人中,在以東地和各國的一切猶大人,聽見巴比倫王留下些猶大人,并立沙番的孫子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管理他們。
12這一切猶大人,就從所趕到的各處回來,到猶大地的米斯巴基大利那里,又積蓄了許多的酒并夏天的果子。
13加利亞的兒子約哈難和在田野的一切軍長,來到米斯巴見基大利,
14對他說:‘亞捫人的王巴利斯(Baalis the king of the Ammonites)打發尼探雅的兒子以實瑪利來要你的命,你知道嗎?’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卻不信他們的話。


1984年在 Tall al-`Umayri 的挖掘,發現一個主前六世紀的圖章(seal impressions,看下圖),上面刻著“belonging to Milkom'or ,servant of Baalyasha.” Baalyasha 指的是亞捫人的王巴利斯(Baalis)。圖章上還有一個代表皇室的標志  --  四翼的聖甲虫(four-winged scarab)。

        
第一行: [[]vyl[b[l]] ([l]bôlysû[‘]) “[Belonging to] Ba‘ali[‘]”

第二行: ûlm (ml/k) “King of”

第三行: ÷[m[÷]b (b[n’m]n) “B[nei Ammo]n.”

三、Tell Siran 的銅制瓶子

1972年,考古學家在 Tell Siran (在安曼的西北几里處)挖掘出一個四寸高的銅制瓶子(看下圖)。

瓶上刻有亞捫文字的全部 92個字母,說:“the works of Amminadab, the king of Ammonites, son of His.s.al'el , king of the Ammonites, son of Amminadab, king of the Ammonites.”瓶子屬于主前七世紀后期至六世紀前期,所以這里的 Amminadab 和他的祖父都不可能是 687BC(?) 在亞述王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的碑文上所提的 Amminadab。這里的 Amminadab 應該是 Amminadab III,他的祖父是 Amminadab II , 亞述王碑文上的是 Amminadab I。

3。預言中的亞捫:

亞捫和摩押都是亞伯拉罕的侄兒羅得的孩子。偏偏他們的后裔都與以色列為敵,我在上一課的“預言中的摩押”說:

以色列人出埃及、進迦南之前,上帝特別眷顧摩押/亞捫,不許以色列擾害他們,與他們爭戰,摩押人不但不“領情”,反而以后離棄耶和華,跪拜可憎之神基抹,世世代代與以色列人為敵。上帝的忿怒怎么會不傾倒在他們的身上呢?預言書上到處可以找到上帝咒詛他們的話。(完)

這些話都一樣應用在亞捫人身上。(奇怪的是,在《以賽亞書》所謂 book of nations,就是第十三至二十三章,上帝給以色列周邊列國的預言里,亞捫卻不在其中。)

耶四十九:1-6

1論亞捫人,耶和華如此說:“以色列沒有兒子嗎?沒有后嗣嗎?瑪勒堪為何得迦得之地為業呢?屬他的民為何住其中的城邑呢?”
2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使人聽見打仗的喊聲,是攻擊亞捫人拉巴的喊聲。拉巴要成為亂堆,屬他的鄉村(注:原文作"女子")要被火焚燒。先前得以色列地為業的,此時,以色列倒要得他們的地為業。”這是耶和華說的。
3“希實本哪,你要哀號!因為愛地變為荒場。拉巴的居民哪(注:"居民"原文作"女子"),要呼喊,以麻布束腰﹔要哭號,在籬笆中跑來跑去,因瑪勒堪和屬他的祭司、首領要一同被擄去。
4背道的民哪(注:"民"原文作"女子"),你們為何因有山谷,就是水流的山谷夸張呢?為何倚靠財寶說:‘誰能來到我們這里呢?'”
5主萬軍之耶和華說:“我要使恐嚇從四圍的人中臨到你們,你們必被趕出,各人一直前往,沒有人收聚逃民。
6后來我還要使被擄的亞捫人歸回。”這是耶和華說的。

結二十五:1-10

1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2“人子啊,你要面向亞捫人說預言攻擊他們,
3說:‘你們當聽主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如此說:我的聖所被褻瀆,以色列地變荒涼,猶大家被擄掠,那時,你便因這些事說:阿哈!
4所以我必將你的地交給東方人為業,他們必在你的地上安營居住,吃你的果子,喝你的奶。
5我必使拉巴為駱駝場,使亞捫人的地為羊群躺臥之處。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6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拍手頓足,以滿心的恨惡,向以色列地歡喜,
7所以我伸手攻擊你,將你交給列國作為擄物。我必從萬民中剪除你,使你從萬國中敗亡。我必除滅你,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8主耶和華如此說:‘因摩押和西珥人說:看哪!猶大家與列國無異。
9所以我要破開摩押邊界上的城邑,就是摩押人看為本國之榮耀的伯耶西末、巴力免、基列亭,
10好使東方人來攻擊亞捫人。我必將亞捫人之地交給他們為業,使亞捫人在列國中不再被記念。。。’”

摩一:13-15

13耶和華如此說:“亞捫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們的刑罰﹔因為他們剖開基列的孕婦,擴張自己的境界。
14我卻要在爭戰喊的日子,旋風狂暴的時候,點火在拉巴的城內,燒滅其中的宮殿。
15他們的王和首領必一同被擄去。”這是耶和華說的。

番二:8-9

8“我聽見摩押人的毀謗和亞捫人的辱罵,就是毀謗我的百姓,自夸自大,侵犯他們的境界。”
9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摩押必像所多瑪,亞捫人必像蛾摩拉,都變為刺草、鹽坑、永遠荒廢之地。我百姓所剩下的必擄掠他們﹔我國中所余剩的必得著他們的地。”
10這事臨到他們是因他們驕傲,自夸自大,毀謗萬軍之耶和華的百姓。
11耶和華必向他們顯可畏之威﹔因他必叫世上的諸神瘦弱,列國海島的居民各在自己的地方敬拜他。

下一課我要和大家查考以色列另一個周邊國家 -- 以東。

默想:

詩八十三:3-12 把以色列周邊列國怎樣與以色列為敵描寫地淋漓盡致:

3他們同謀奸詐,要害你的百姓﹔彼此商議,要害你所隱藏的人。
4他們說:“來吧,我們將他們剪滅,使他們不再成國﹔使以色列的名不再被人記念。
5他們同心商議,彼此結盟,要抵擋你,
6就是住帳棚的以東人和以實瑪利人,摩押和夏甲人,
7迦巴勒、亞捫和亞瑪力、非利士并推羅的居民。
8亞述也與他們連合﹔他們作羅得子孫(注:就是摩押和亞捫)的幫手。
9求你待他們如待米甸,如在基順河待西西拉和耶賓一樣。
10他們在隱多珥滅亡,成了地上的糞土。
11求你叫他們的首領象俄立和西伊伯,叫他們的王子都像西巴和撒慕拿。
12他們說:“我們要得神的住處,作為自己的產業。”

但他們都一個一個地傾倒了!埃及傾倒了!亞述傾倒了!巴比倫傾倒了!亞蘭傾倒了!摩押傾倒了!亞捫傾倒了!

使他們知道:惟獨你名為耶和華的,是全地以上的至高者。”(詩八十三:18)

請問弟兄姐妹:凡是與今日以色列為敵的,他們的下場也是一樣嗎?_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