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一)

第七課 - 讀《列王紀》須知(七)- 以色列周邊列國(六) - 摩押

經文:王下三:4-27

主旨:查考摩押從主前2000年至波斯時代的興起至衰亡的過程。

1。 從前面几課,我們已經看到經外文獻和考古挖掘所得的資料都印証了聖經里所記述的有關埃及、亞述,巴比倫和亞蘭的資料是正確無誤。對于以色列周邊列國中的摩押、亞捫和以東,經外文獻和考古資料都比較缺乏,所以一些新考古派的學者就懷疑聖經所記載有關他們的資料是否確實可信。如果埃及、亞述、巴比倫等的資料是確實可靠,我們有什么理由懷疑摩押、亞捫。。的資料是不正確,甚至捏造的呢?

2。《列王紀》的摩押(Moab,代表城市是底本 Dibon)

創世記里的摩押:

創十九:30-38  記載了摩押人(Moabites)和亞捫人(Ammonites)的起源: 他們是羅得與兩個女兒因亂倫而生的孩子。羅得是哈蘭(Haran)的兒子,哈蘭和亞伯拉罕(Abraham)是親兄弟,所以羅得是亞伯拉罕的侄兒。

30羅得(Lot)因為怕住在瑣珥(Zoar),就同他兩個女兒,從瑣珥(Zoar)上去住在山里﹔他和兩個女兒住在一個洞里。
31大女兒對小女兒說:‘我們的父親老了,地上又無人按著世上的常規進到我們這里。
32來!我們可以叫父親喝酒,與他同寢。這樣,我們好從他存留后裔。’
33于是,那夜她們叫父親喝酒,大女兒就進去和她父親同寢。她几時躺下,几時起來,父親都不知道。
34第二天,大女兒對小女兒說:‘我昨夜與父親同寢,今夜我們再叫他喝酒,你可以進去與他同寢。這樣,我們好從父親存留后裔。’
35于是,那夜她們又叫父親喝酒,小女兒起來與她父親同寢。她几時躺下,几時起來,父親都不知道。
36這樣,羅得的兩個女兒都從她父親懷了孕。
37大女兒生了兒子,給他起名叫摩押(Moab),就是現今摩押人的始祖
38小女兒也生了兒子,給他起名叫便亞米(Benammi),就是現今亞捫人(Ammon)的始祖

后來摩押人在哪里定居呢?

創三十六:35  戶珊(Husham)死了,比達(Bedad)的兒子哈達(Hadad)接續他作王。這哈達就是在摩押地殺敗米甸人(Midian)的,他的京城名叫亞未得 ( Avith)。(注:這些都是以東王)

這是“摩押地”的第一次出現,但我們對它的地理位置還是一無所知,要等到以色列人出埃及,入曠野,進迦南的過程中,從《出埃及記》、《民數記》和《申命記》,才對“摩押地”和“摩押平原”的所在有更深的認識。

我先把地理學家梁天樞博士對“摩押地”的分析放在這里供大家參考:(看圖)

。。摩押最初的領土大約是南從撒烈湊一直到基列山的南麓,東北方輿亞們相鄰,東方則為沙漠地帶,西方則是死海,全境可分為三區,主要的一區是自撒烈溪至亞嫩河之間,是摩押人長期保有之地,第二區是亞嫩河以北,希實本以南,死海以東的地區,第三區是與耶利哥隔約但河相對的摩押平原(死海東北方上的一小塊平原,與耶利哥相對,包括伯耶施末和亞伯什亭在內),這后面的兩區先被亞摩利人 (筆者注:民二十一::26 “這希實本是亞摩利王西宏的京城,西宏曾與摩押的先王爭戰,從他手中奪取了全地,直到亞嫩河。”),后則被以色列的流便支派占領,有時則被摩押所收復。故按地理的自然疆界或是廣義的說,摩押地是此三區之統稱,一般按地理區域分時,是指第一和第二兩區,如果是指摩押國時,則多數時期是指亞嫩河以南之地區。

。。摩押地實際上是一片整塊的台地,高出地中海約900公尺,雨量雖不及基列的充足,但是地形遠比基列平整,極宜于畜牧和農業的發展,所以被流便(支派)視為人見人愛的美地,君王大道自南向北穿過,也給他們帶來了財富和軍事上的利益,區內早期就有希實本、米底巴、比悉、巴力勉、底本、亞羅珥、基列亭、吉現哈列設等重要的城邑。(完)


羅得從他兩個女兒生摩押和亞捫。
他們離開瑣珥,去約但河東建了摩押和亞捫兩國

摩西/約書亞時代的摩押:(摩押王西拔的兒子巴勒 Balak the son of Zippor,民二十二:4)

出十五:15  “那時,以東的族長驚惶,摩押的英雄被戰兢抓住,迦南的居民心都消化了。” --  當摩西率領以色列人過紅海時,摩押人、亞捫人等已經在約但河東岸扎根了。

經過四十年的曠野漂流,摩西率領以色列出埃及的第二代人,“他們從何珥山(Mount Hor)起行,往紅海那條路走,要繞過以東地(Edom)。。。以色列人起行,安營在阿伯 (Oboth)。又從阿伯起行,安營在以耶亞巴琳(Ije-abarim),與摩押(Moab)相對的曠野,向日出之地。從那里起行,安營在撒烈谷(Zared)。從那里起行,安營在亞嫩河 (Arnon)那邊﹔這亞嫩河是在曠野,從亞摩利(Amorites)的境界流出來的。原來亞嫩河是摩押的邊界,在摩押和亞摩利人搭界的地方。”(民二十一:4,10-13)


從何珥山到摩押平原

從這段經文,摩押的位置就被確定了(看下圖):


迦南地的自然區域(點擊放大 X800

因為摩押/亞捫人和以色列人的血緣關系,所以當以色列大軍壓境,要進入摩押平原的途中,上帝特別吩咐摩西不可擾害摩押/亞捫人,也不可與他們爭戰。大家不妨重溫這段經文:

申二:1-8(不可擾害以掃子孫的以東)

1此后,我們轉回,從紅海的路往曠野去,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我的﹔我們在西珥山繞行了許多日子。
2耶和華對我說:
3“你們繞行這山的日子夠了,要轉向北去。
4你吩咐百姓說:你們弟兄以掃的子孫住在西珥,你們要經過他們的境界,他們必懼怕你們,所以你們要分外謹慎。
5不可與他們爭戰,他們的地,連腳掌可踏之處,我都不給你們,因我已將西珥山賜給以掃為業。
6你們要用錢向他們買糧吃,也要用錢向他們買水喝。”
7因為耶和華你的上帝,在你手里所辦的一切事上,已賜福與你。你走這大曠野,他都知道了。這四十年,耶和華你的上帝常與你同在,故此你一無所缺。
8于是,我們離了我們弟兄以掃子孫所住的西珥,從亞拉巴的路,經過以拉他、以旬迦別,轉向摩押曠野的路去。

申二:9-15(不可擾害摩押人)

9耶和華吩咐我說:“不可擾害摩押人,也不可與他們爭戰。他們的地,我不賜給你為業,因我已將亞珥賜給羅得的子孫為業。”
10(先前,有以米人住在那里,民數眾多,身體高大,像亞衲人一樣。
11這以米人像亞衲人,也算為利乏音人,摩押人稱他們為以米人。
12先前,何利人也住在西珥,但以掃的子孫將他們除滅,得了他們的地,接著居住,就如以色列在耶和華賜給他為業之地所行的一樣。)
13“現在,起來過撒烈溪!”于是,我們過了撒烈溪。
14自從離開加低斯巴尼亞,到過了撒烈溪的時候,共有三十八年,等那世代的兵丁都從營中滅盡,正如耶和華向他們所起的誓。
15耶和華的手也攻擊他們,將他們從營中除滅,直到滅盡。

申二:16-23(不可擾害亞捫人)

16兵丁從民中都滅盡死亡以后,
17耶和華吩咐我說:
18“你今天要從摩押的境界亞珥經過,
19走近亞捫人之地,不可擾害他們,也不可與他們爭戰。亞捫人的地,我不賜給你們為業,因我已將那地賜給羅得的子孫為業。”
20(那地也算為利乏音人之地,先前,利乏音人住在那里,亞捫人稱他們為散送冥。
21那民眾多,身體高大,像亞衲人一樣,但耶和華從亞捫人面前除滅他們,亞捫人就得了他們的地,接著居住。
22正如耶和華從前為住西珥的以掃子孫,將何利人從他們面前除滅,他們得了何利人的地,接著居住一樣,直到今日。
23從迦斐托出來的迦斐托人,將先前住在鄉村直到迦薩的亞衛人除滅,接著居住。)

申二:24-37(擊殺亞摩利人希實本王西宏,民二十一:31-35)

24你們起來前往,過亞嫩谷(Arnon),我已將亞摩利人(Amorite)希實本王(Heshbon)西宏(Sihon)和他的地交在你手中,你要與他爭戰,得他的地為業。
25從今日起,我要使天下萬民聽見你的名聲都驚恐、懼怕,且因你發顫傷慟。
26我從基底莫的曠野,差遣使者去見希實本王西宏,用和睦的話說:
27‘求你容我從你的地經過,只走大道,不偏左右。
28你可以賣糧給我吃,也可以賣水給我喝。只要容我步行過去,
29就如住西珥的以掃子孫,和住亞珥的摩押人待我一樣,等我過了約旦河,好進入耶和華我們上帝所賜給我們的地。'
30但希實本王西宏不容我們從他那里經過,因為耶和華你的上帝使他心中剛硬,性情頑梗,為要將他交在你手中,像今日一樣。
31耶和華對我說:“從此起首,我要將西宏和他的地交給你,你要得他的地為業。”
32那時,西宏和他的眾民出來攻擊我們,在雅雜與我們交戰。
33耶和華我們的上帝將他交給我們,我們就把他和他的兒子,并他的眾民都擊殺了。
34我們奪了他的一切城邑,將有人煙的各城,連女人帶孩子,盡都毀滅,沒有留下一個。
35惟有牲畜和所奪的各城,并其中的財物,都取為自己的掠物。
36從亞嫩谷邊的亞羅珥和谷中的城,直到基列,耶和華我們的上帝都交給我們了,沒有一座城高得使我們不能攻取的。
37惟有亞捫人之地,凡靠近雅博河的地,并山地的城邑,與耶和華我們上帝所禁止我們去的地方,都沒有挨近。

申三:1-11(擊殺巴珊王噩,民二十一:31-35)

1以后,我們轉回向巴珊(Bashan)去。巴珊王噩(Og)和他的眾民都出來,在以得來與我們交戰。
2耶和華對我說:“不要怕他!因我已將他和他的眾民,并他的地都交在你手中,你要待他像從前待住希實本的亞摩利王西宏一樣。”
3于是,耶和華我們的上帝也將巴珊王噩和他的眾民都交在我們手中,我們殺了他們,沒有留下一個。
4那時,我們奪了他所有的城,共有六十座,沒有一座城不被我們所奪。這為亞珥歌伯(Argob)的全境,就是巴珊地噩王的國。
5這些城都有堅固的高牆,有門有閂﹔此外還有許多無城牆的鄉村。
6我們將這些都毀滅了,像從前待希實本王西宏(Sihon king of Heshbon)一樣,把有人煙的各城,連女人帶孩子,盡都毀滅。
7惟有一切牲畜和城中的財物,都取為自己的掠物。
8那時,我們從約旦河東兩個亞摩利王(Amorites)的手,將亞嫩谷(Arnon)直到黑門山(Hermon)之地奪過來。
9(這黑門山,西頓人 Sidonians 稱為西連 Sirion,亞摩利人 Amorites 稱為示尼珥 Shenir。)
10就是奪了平原的各城,基列全地  Gilead、巴珊全地,直到撒迦 Salchah 和以得來 Edrei,都是巴珊王噩國內的城邑。
11(利乏音人 giants 所剩下的只有巴珊王噩。他的床是鐵的,長九肘,寬四肘,都是以人肘為度。現今豈不是在亞捫人 Ammon 的拉巴 Rabbath 嗎?)

于是,以色列人來到摩押平原上,對著耶利哥安營。摩押人聽到以色列人向亞摩利王西宏和噩所行的滅絕的一切事,就大大懼怕。當時的摩押王西拔的兒子巴勒就與米甸聯手,往幼發拉底河邊去請法師巴蘭回來咒詛以色列人。《民數記》用了近五章講述巴蘭的事件(民二十二:2-二十五:18,三十一:1-53 第十四十五課)。巴蘭雖然咒詛以色列不成,但他卻教摩押王巴勒怎樣誘惑以色列民,就是在什亭與外邦人的女子行淫和拜祭偶像。因這起事件,耶和華懲罰以色列人,他不單命令摩西將百姓中的首領全部擊殺,還有瘟疫在會眾當中蔓延開來,并且還吩咐摩西殺戮米甸人。 (根據 Iain Provan, V Philips Long 和 Tremper Longman III 合著的《A Biblical History of Israel》,published by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3﹔考古學者在1967年約旦 Tell Deir Alla 找到約主前八世紀用亞蘭文書寫的 ink wall inscription,記載了有關巴蘭的故事。)

這是聖經第一次記載摩押人與以色列人的爭戰。

由于流便、迦得和瑪拿西兩個半支派“。。的牲畜極其眾多,他們看見雅謝地和基列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民三十二:1)他們選擇約但河東之地為業。所以在后來分地的時候,摩西說:

申三:12-17(也看書十三:8-33)

12那時,我們得了這地。從亞嫩谷邊的亞羅珥起,我將基列山地的一半,并其中的城邑,都給了流便人和迦得人。
13其余的基列地和巴珊全地,就是噩王的國,我給了瑪拿西半支派。亞珥歌伯全地乃是巴珊全地,這叫作利乏音人之地。
14瑪拿西的子孫睚珥占了亞珥歌伯全境,直到基述人和瑪迦人的交界,就按自己的名稱這巴珊地為哈倭特睚珥,直到今日。
15我又將基列給了瑪吉。
16從基列到亞嫩谷,以谷中為界,直到亞捫人交界的雅博河,我給了流便人和迦得人,
17又將亞拉巴和靠近約旦河之地,從基尼烈直到亞拉巴海,就是鹽海,并陷筏{山根東邊之地,都給了他們。

從下圖可見,本來屬于摩押,在亞嫩河以北至希實本以南的地方,現在歸給流便支派。

《士師記》時代至大衛時代的摩押:

從《士師記》開始,一直到撒母耳/掃羅/大衛時代,摩押便沒有停止過與以色列對敵。請看以下的經文:

士三:12-30

12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耶和華就使摩押王伊磯倫(Eglon)強盛,攻擊以色列人。
13伊磯倫招聚亞捫人和亞瑪力人,去攻打以色列人,占據棕樹城。
14于是,以色列人服事摩押王伊磯倫十八年。
15以色列人呼求耶和華的時候,耶和華就為他們興起一位拯救者,就是便雅憫人基拉的兒子以笏(Ehud),他是左手便利的。以色列人托他送禮物給摩押王伊磯倫。
16以笏打了一把兩刃的劍,長一肘,帶在右腿上衣服里面。
17他將禮物獻給摩押王伊磯倫,原來伊磯倫極其肥胖。
18以笏獻完禮物,便將抬禮物的人打發走了。
19自己卻從靠近吉甲鑿石之地回來說:“王啊,我有一件機密事奏告你。”王說:“回避吧!”于是左右侍立的人都退去了。
20以笏來到王面前,王獨自一人坐在涼樓上。以笏說:“我奉上帝的命報告你一件事。”王就從座位上站起來。
21以笏便伸左手,從右腿上拔出劍來,刺入王的肚腹,
22連劍把都刺進去了。劍被肥肉夾住,他沒有從王的肚腹拔出來,且穿通了后身。
23以笏就出到游廊,將樓門盡都關鎖。
24以笏出來之后,王的仆人到了,看見樓門關鎖,就說:“他必是在樓上大解。”
25他們等煩了,見仍不開樓門,就拿鑰匙開了。不料,他們的主人已死,倒在地上。
26他們耽延的時候,以笏就逃跑了,經過鑿石之地,逃到西伊拉。
27到了,就在以法蓮山地吹角。以色列人隨著他下了山地,他在前頭引路,
28對他們說:"你們隨我來,因為耶和華已經把你們的仇敵摩押人交在你們手中。"于是,他們跟著他下去,把守約旦河的渡口,不容摩押一人過去。
29那時,擊殺了摩押人約有一萬,都是強壯的勇士,沒有一人逃脫。
30這樣,摩押就被以色列人制伏了。國中太平八十年。

撒上十四:47  掃羅執掌以色列的國權,常常攻擊他四圍的一切仇敵,就是摩押人、亞捫人、以東人和瑣巴諸王,并非利士人。他無論往何處去,都打敗仇敵。

撒下八:2,12  (大衛)又攻打摩押人,使他們躺臥在地上,用繩量一量,量二繩的殺了,量一繩的存留。摩押人就歸服大衛,給他進貢。。就是從亞蘭,摩押,亞捫,非利士,亞瑪力人所得來的,以及從瑣巴王利合的兒子哈大底謝所掠之物。

撒下二十三:20  有甲薛勇士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行過大能的事:他殺了摩押人亞利伊勒的兩個兒子﹔又在下雪的時候下坑里去,殺了一個獅子﹔

大衛把摩押制服后,我們在《列王紀》前十一章(所羅門做王的時候),完全沒有看到摩押的一點動靜。

值得一提的是,士十:6 第一次提到摩押的神。

士十:6  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去事奉諸巴力和亞斯她錄,并亞蘭的神、西頓的神、摩押的神、亞捫人的神、非利士人的神,離棄耶和華,不事奉他。

誰是摩押的神?王上十一:33 “因為他離棄我,敬拜西頓人的女神亞斯她錄、摩押的神基抹和亞捫人的神米勒公,沒有遵從我的道,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守我的律例典章,像他父親大衛一樣。”從這一節經文,我們知道摩押的神是基抹(Chemosh)。摩押人的先祖是羅得,他是亞伯拉罕的侄兒,他在逃離所多瑪時所經歷的從天上降下的“硫磺與火”(創十九:24),看來他的后裔都已經忘得一干二淨。他們已經離棄真神耶和華,去跪拜假神。在以色列人進駐摩押平原的途中,上帝怎樣吩咐摩西“不可擾害摩押人,也不可與他們爭戰。”他們對上帝的寬容不是一無所知,就是視若無睹,所以他們才會在后來的世代與以色列人為敵。在下文談到“摩押王 King Mesha 的石碑”和一些考古挖掘所提供的資料時,我再跟大家查考“摩押的神”。

最諷刺的是,在眾人皆醉和離棄耶和華的時候,唯有一女子獨醒并歸向耶和華,她就是摩押女子路得(Ruth)。她對婆婆拿俄米(Naomi)說:“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你在哪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愿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得一:16-17)難怪這個外邦女子被上帝揀選,成為以色列之王大衛的祖輩。

所羅門王時代的摩押:

所羅門王離棄耶和華之前,他娶了許多外邦女子,包括了摩押女子,并且為他們的神建筑邱壇:

王上十一:1  所羅門王在法老的女兒之外,又寵愛許多外邦女子,就是摩押女子、亞捫女子、以東女子、西頓女子、赫人女子。

王上十一:7  所羅門為摩押可憎的神基抹和亞捫人可憎的神摩洛,在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建筑邱壇。

 

王國分裂后的摩押:

所羅門王死后,《列王紀》第一次提到“摩押”是在王下一:1 ,以色列王亞哈(Ahab,874-853BC)陣亡后:

王下一:1,三:5  亞哈死后,摩押背叛以色列。

繼位的是亞哈謝(Ahaziah I,853-852),然后是約蘭(J(eh)oram I,852-841BC) ﹔與他們同時期的猶大王是約沙法(Jehoshaphat,870-848BC)。

代下二十:1-30  先記載摩押人聯合亞捫人和米烏尼人一同來攻擊約沙法(Jehoshaphat,870-848BC),然后王下三:4-27記載了以色列王約蘭(J(eh)oram I,852-841BC)聯同猶大王約沙法與摩押王的爭戰。我只把王下三:4-27 放在這里:

4摩押王米沙(Mesha king of Moab)牧養許多羊,每年將十萬羊羔的毛和十萬公綿羊的毛給以色列王進貢。
5亞哈死后,摩押王背叛以色列王。
6那時約蘭王(J(eh)oram I,852-841BC)出撒瑪利亞(Samaria),數點以色列眾人。
7前行的時候,差人去見猶大王約沙法(Jehoshaphat,870-848BC)說:“摩押王背叛我,你肯同我去攻打摩押嗎?”他說:“我肯上去。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與你的民一樣,我的馬與你的馬一樣。”
8約蘭說:“我們從哪條路上去呢?”回答說:“從以東曠野(the wilderness of Edom)的路上去。”
9于是,以色列王和猶大王,并以東王,都一同去繞行七日的路程,軍隊和所帶的牲畜沒有水喝。
10以色列王說:“哀哉!耶和華招聚我們這三王,乃要交在摩押人的手里。”
11約沙法說:“這里不是有耶和華的先知嗎?我們可以托他求問耶和華。”以色列王的一個臣子回答說:“這里有沙法的兒子以利沙,就是從前服事以利亞的(注:原文作"倒水在以利亞手上的")。”
12約沙法說:“他必有耶和華的話。”于是,以色列王和約沙法并以東王,都下去見他。
13以利沙對以色列王說:“我與你何干?去問你父親的先知和你母親的先知吧!”以色列王對他說:“不要這樣說,耶和華招聚我們這三王,乃要交在摩押人的手里。”
14以利沙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的萬軍耶和華起誓,我若不看猶大王約沙法的情面,必不理你,不顧你。
15現在你們給我找一個彈琴的來。”彈琴的時候,耶和華的靈(注:原文作"手")就降在以利沙身上。
16他便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在這谷中滿處挖溝。'
17因為耶和華如此說:‘你們雖不見風,不見雨,這谷必滿了水,使你們和牲畜有水喝。'
18在耶和華眼中這還算為小事,他也必將摩押人交在你們手中。
19你們必攻破一切堅城美邑,砍伐各種佳樹,塞住一切水泉,用石頭糟踏一切美田。”
20次日早晨,約在獻祭的時候,有水從以東而來,遍地就滿了水。
21摩押眾人聽見這三王上來要與他們爭戰,凡能頂盔貫甲的,無論老少,盡都聚集,站在邊界上。
22次日早晨,日光照在水上。摩押人起來,看見對面水紅如血,
23就說:“這是血啊!必是三王互相擊殺,俱都滅亡。摩押人哪,我們現在去搶奪財物吧!”
24摩押人到了以色列營,以色列人就起來攻打他們,以致他們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以色列人往前追殺摩押人,直殺入摩押的境內,
25拆毀摩押的城邑。各人抛石填滿一切美田,塞住一切水泉,砍伐各種佳樹,只剩下吉珥哈列設(Kir-haraseth)的石牆,甩石的兵在四圍攻打那城。
26摩押王見陣勢甚大,難以對敵,就率領七百拿刀的兵,要沖過陣去到以東王那里,卻是不能,
27便將那應當接續他作王的長子,在城上獻為燔祭。以色列人遭遇耶和華的大怒(注:或作"招人痛恨"),于是三王離開摩押王,各回本國去了。

感謝主,這一場爭戰在經外文獻里有記錄,上帝的話絕對不是虛假的。

1868年考古學家在死海附近的 Dibon 發現了主前九世紀摩押王 King Mesha 的石碑(看下圖)。碑上刻有三十四行字,記載了摩押王在戰場上擊敗了以色列王的事跡。石碑上提到以色列王暗利(Omri,886/885-875/874BC),“他的兒子”(亞哈 Ahab 875/874-853BC,但沒有提名),以及“暗利的家”(House of Omri,等于以色列)。 碑文是:“以色列的王暗利。。壓迫摩押多年是因為基抹(Chemosh,摩押神)向他的疆土動怒。而他兒子繼承時也說:我要壓迫摩押。”在當時,石碑上提及王朝的創立者是很時髦的一回事,而暗利正是這樣的一個創立者(王上十六:21)。因為約蘭王(Jehoram)的登基是在主前 852年,所以摩押王米沙的背叛不可能遲過 850BC,他的鞏固政權應當是接下來的十年內(850-840BC)。所以,這塊石碑的豎立不會遲過840/835BC。


摩押石碑 Moabite Stone

Prof Alan Millard 在《聖經考古大發現》(Discoveries from Bible Times)(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對摩押石碑有詳盡的解釋:

    綿羊  --  成千上萬的綿羊!國王巳經差派他的書記出去核實所抵達的綿羊數目是否正確,現在綿羊的總數達到了100,OOO只。除了綿羊之外,還有另外100,000只公羊的羊毛。以色列國王非常高興,因為這些都是臣服于他的摩押國王進貢給他的。

    摩押人自然憎惡這種苛捐雜稅,他們憎惡以色列人的控制。終于,起來反抗的時候到了。

    使摩押處于這種臣服地位的人是暗利(Omri,886/885-875/874BC),即建造了撒瑪利亞這一新首都的以色列國王。他的兒子亞哈繼續控制著摩押,但是在他統治的末期,亞哈與其他國王聯手攻擊亞哈述,這場戰爭沒有明確的結果,之后不久,亞哈王在與大馬士革王作戰時被殺害,接續他作王的兒子也從窗戶上掉下去摔死了。

    這正是摩押獨立的理想時機,于是,摩押王米沙(Mesha)起來反叛。以色列王約蘭(J(eh)oram I,852-841BC) ,即亞哈的第二個兒子,發動戰役對這次反叛進行鎮壓。雖然他的軍隊抵達了摩押首都,但沒有攻取它,而是撤退了,摩押獲得了自由。

    《聖經》和亞述的記錄給我們提供了這一信息,而且還有更多信息來自摩押。

    摩押王米沙擺脫了以色列的統治,努力收回部分失去的摩押土地,并且重建了一些摩押城鎮。這些作為讓他非常自豪,因此他把自己的故事刻在一塊厚石板上,然后把這塊石碑立在老家底本(Dibon)的宮內。

    就像其他許多古代國王的銘文一樣,這塊石碑以介紹國王為開始:“我叫米沙,是……的兒子,是摩押國王,是底本人。”整個敘述几乎全部以第一人稱進行著:“我爭戰,我殺戮仇敵,我攻取城池,我建造…”

    但是國王并不認為他是完全靠著自己的能力得勝。他解釋說,石碑所在的丘壇是他為基抹(Chemosh)、即摩押民族所拜的神建造的。米沙王尊崇他的神,因為他拯救我脫離了列王,并且讓我戰勝了眾仇敵。”

    他說,以前以色列統治摩押是基抹惱怒摩押的結果。但如今,基抹告訴他要與以色列爭戰,并且重建摩押。基抹還特別告訴米沙要從以色列手中奪取尼波(Nebo)。于是,米沙晚上出發,奮戰了整個上午,攻取了尼波城,并且殺戮了7,000以色列人。他把尼波當作貢物獻給了基抹,把其中屬于以色列神耶和華的器皿都帶走,獻給了基抹。他還征服了其他地方,將俘獲的以色列人當成苦工,幫他建造在底本的宮殿。

    這一石碑上的銘文用腓尼基文字寫成,腓尼基文字也用于希伯來語。石碑上的語言與《士師記》、《撒母耳記》和《列王紀》非常相似,其中的思想也與古代以色列人相似。

    在以色列人的思想中,當他們的神惱怒他們時,仇敵(如非利士人)就會攻擊并統治他們﹔然后,神會興起領袖(士師、掃羅和大衛)來拯救和釋放他們。

    就像米沙一樣,以色列王也把俘獲的仇敵當作苦工,建造自己的宮殿和房屋。就像米沙將尼波獻給基抹一樣,約書亞也將耶利哥分別為聖歸給耶和華,其中的一切也就都屬于耶和華。

    米沙銘文為現代的解釋者們帶來了一些問題。我們讀古代銘文,將兩件從不同觀點寫成和敘述的事進行對比,這一點非常常見。令歷史學家傷腦筋的是,米沙的話語含糊不清,他并沒有說出得勝時期的以色列王是誰:“米沙占領了馬德巴(Madeba)和以色列,在他的有生之年及他兒子年過半百的日子里,在那里居住40年。”暗利作王12年(大約公元前884-公元前873年),他兒子亞哈作王22年(大約公元前873-公元前853年)  --  他們兩人作王的時間總數遠少于40年。我們是應該把“40年”理解成一個“圓整數”呢,還是理解成一個“世代”?“兒子”和“半”這兩個單詞是否就簡單地意昧著“后裔”和“部分”?

    事實上,這40年開始于暗利統治時期的某段時間,結束于約蘭統治時期(大約公元前852-公元前841年)。約蘭沒有再次攻取摩押,所以米沙很可能在那之后不久就立了這塊石碑。

    米沙的石碑如今被稱作“摩押石碑”,放于巴黎羅浮宮。最初,它高達1.15米,底部寬達68厘米﹔被發現時,它几乎是完整的,但如今成了一堆破舊的黑色玄武岩碎片。它的故事例証了許多古代石碑會遭遇的危險。

    1868年,一位德國宣教士在底本廢墟里看到了這塊石碑,之后的人們很可能把它當作建筑材料。第二年,一位在耶路撒冷的法國學者請一個阿拉伯人把石牌上的文字一行行抄寫下來。這些文字使他意識到這塊石碑的重要性。緊接著,他請人用紙為整塊石碑作了雕版印圖,并且開始設法購買這塊石碑。

    對當地人而言,它只不過是一塊石頭而已。因為石碑上的文字對他們毫無意義。他們以為石碑里面一定藏著寶藏,于是將其放在火上加熱,然后再潑冷水。照著他們所想要的,石碑破碎了。但是里面沒有隱藏的寶藏。

    這位法國的學者克萊蒙﹒加諾(Clermont Ganneau)決定將所有他能夠收集起來的碎片都收集起來,并從村民手中購買。雖然他只收回其中的 3/5,但根據紙印圖,他能恢復失去的部分,從而讀出了米沙得勝的故事。

    “摩押石碑”是人們所知道的唯一從以色列、猶大、以東、摩押或亞捫幸存下來的石碑。如果還有其他石碑  -- 這是很可能的事情,它們要么仍然是隱藏的,要么已經被毀壞,就如米沙的石碑几乎被毀壞一樣。(完)

從王下三:26-27 的記載:

26摩押王見陣勢甚大,難以對敵,就率領七百拿刀的兵,要沖過陣去到以東王那里,卻是不能,
27便將那應當接續他作王的長子,在城上獻為燔祭。以色列人遭遇耶和華的大怒(注:或作"招人痛恨"),于是三王離開摩押王,各回本國去了。

摩押王米沙(Mesha)把兒子作為燔祭,獻給摩押的神基抹(Chemosh),以為這樣可以平息基抹的忿怒,來換取勝利。他這樣做等于如迦南人叫兒女經火歸于摩洛(Molech,亞捫人的神,王上十一:7),是耶和華最憎惡的事(申十八:10,王下十六:3,二十一:6,代下三十三:6)所以聖經稱“基抹”和“摩洛”為摩押可憎的神和亞捫人可憎的神。(王上十一:7,王下二十三:13)

這場戰役之后,我們在《列王紀》就沒有再看到摩押的事,除了以下兩個小節:

王下十三:20  以利沙死了,人將他葬埋。到了新年,有一群摩押人犯境。。

王下二十四:2  “耶和華使迦勒底軍、亞蘭軍、摩押軍和亞捫人的軍來攻擊約雅敬(Jehoiakim,609-598BC),毀滅猶大,正如耶和華借他仆人眾先知所說的。”  --  這是發生在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在巴比倫做王的時候,當時的摩押,也像亞蘭一樣,已經是名存實亡了。

來到波斯帝國的某個時期,摩押的名字就消失在歷史記錄里。阿拉伯人占有了他們的地方,連尼四:7 也說:“參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亞捫人、亞實突人聽見修造耶路撒冷城牆,著手進行堵塞破裂的地方,就甚發怒。”不是“摩押人”和“亞捫人”,是“阿拉伯人”和“亞捫人”!聖經的記載不會錯的。

 

除了摩押石碑,考古挖掘還提供什么摩押的資料?

不多,但還是有的。


摩押的一處廢墟 Khirbat al-Mudayna

在 1996-1999, 2001年,由 P. M. Mich le Daviau and Paul-Eug ne Dion 率領的考古隊,挖掘約但河東岸的一處廢墟 Khirbat al-Mudayna,找到屬于摩押人的一座神廟(temple),據說這還是第一次發掘到摩押的神廟。


Khirbat al-Mudayna 土堆

The mound of Khirbat al-Mudayna overlooks the Wadi ath-Thamad in central Jordan─an area that was part of Biblical Moab. Here, excavators have uncovered the remains of a walled Iron Age city that is shedding new light on Israel’s mysterious eastern neighbors.The most exciting find lies just inside the two-story gate uncovered to the south, where excavators have found a temple─the first Moabite sanctuary ever discovered─complete with altars and several cult objects, including striking female figurines like that shown in the inset.

土堆上挖掘出一處屬于鐵器時代有圍牆的城鎮(約810-790 BC),在兩層高的城門內,找到了第一個摩押的小神廟,內有祭壇、雕像、祭拜器物、動物的骨頭等。

 

城門平面圖 小神廟 Temple 小神廟平面圖 Temple
洗濯壇 神廟內的小女雕像 figurine
 
Iron Age stone relief unearthed in Jordan near modern Kerak (the Biblical Kir-haraseth)
Shihan stele 上可能是摩押的神基抹(Chemosh)?

 

3。預言中的摩押:

以色列人出埃及、進迦南之前,上帝特別眷顧摩押/亞捫,不許以色列擾害他們,與他們爭戰,摩押人不但不“領情”,反而以后離棄耶和華,跪拜可憎之神基抹,世世代代與以色列人為敵。上帝的忿怒怎么會不傾倒在他們的身上呢?預言書上到處可以找到上帝咒詛他們的話。

賽十五:1-9

1論摩押的默示:一夜之間,摩押的亞珥變為荒廢,歸于無有﹔一夜之間,摩押的基珥變為荒廢,歸于無有。
2他們上巴益,又往底本,到高處去哭泣。摩押人因尼波和米底巴哀號,各人頭上光禿,胡須剃淨。
3他們在街市上都腰束麻布,在房頂上和寬闊處俱各哀號,眼淚汪汪。
4希實本和以利亞利悲哀的聲音達到雅雜,所以摩押帶兵器的高聲喊嚷,人心戰兢。
5我心為摩押悲哀,她的貴晼]注:或作"逃民")逃到瑣珥,到伊基拉、施利施亞。他們上魯希坡隨走隨哭﹔在何羅念的路上,因毀滅舉起哀聲。
6因為寧林的水成為干涸,青草枯干,嫩草滅沒,青綠之物一無所有。
7因此,摩押人所得的財物和所積蓄的都要運過柳樹河。
8哀聲遍聞摩押的四境﹔哀號的聲音達到以基蓮﹔哀號的聲音達到比珥以琳。
9底們的水充滿了血﹔我還要加增底們的災難,叫獅子來追上摩押逃脫的民和那地上所余剩的人。

耶四十八:1-47

1論摩押,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尼波有禍了!因變為荒場。基列亭蒙羞被攻取﹔米斯迦蒙羞被毀壞。
2摩押不再被稱贊。有人在希實本設計謀害她說:‘來吧!我們將她剪除,不再成國。'瑪得緬哪,你也必默默無聲,刀劍必追趕你。
3從何羅念有喊荒涼大毀滅的哀聲。
4摩押毀滅了!她的孩童(注:或作"家僮")發哀聲,使人聽見。
5人上魯希坡隨走隨哭,因為在何羅念的下坡,聽見毀滅的哀聲。
6你們要奔逃,自救性命,獨自居住,好象曠野的杜松。
7你因倚靠自己所做的和自己的財寶,必被攻取。基抹和屬他的祭司、首領也要一同被擄去。
8行毀滅的必來到各城,并無一城得免。山谷必至敗落,平原必被毀壞,正如耶和華所說的。
9要將翅膀給摩押,使她可以飛去。她的城邑必至荒涼,無人居住。
10懶惰為耶和華行事的,必受咒詛﹔禁止刀劍不經血的必受咒詛!
11摩押自幼年以來常享安逸,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里,也未曾被擄去。因此,她的原味尚存,香氣未變。”

12-25節從略
 

26“你們要使摩押沉醉,因她向耶和華夸大。她要在自己所吐之中打滾,又要被人嗤笑。
27摩押啊,你不曾嗤笑以色列嗎?她豈是在賊中查出來的呢?你每逢提到她便搖頭。
28摩押的居民哪,要離開城邑,住在山崖里,象鴿子在深淵口上搭窩。
29我們聽說摩押人驕傲,是極其驕傲﹔聽說她自高自傲,并且狂妄,居心自大。”

30耶和華說:“我知道她的忿怒是虛空的﹔她夸大的話一無所成。
31因此,我要為摩押哀號,為摩押全地呼喊。人必為吉珥哈列設人嘆息。
32西比瑪的葡萄樹啊,我為你哀哭,甚于雅謝人哀哭。你的枝子蔓延過海,直長到雅謝海。那行毀滅的,已經臨到你夏天的果子和你所摘的葡萄。
33肥田和摩押地的歡喜快樂都被奪去,我使酒榨的酒絕流,無人 酒歡呼﹔那歡呼卻變為仇敵的喊(注:原文作"那歡呼卻不是歡呼")。
34希實本人發的哀聲達到以利亞利,直達到雅雜,從瑣珥達到何羅念,直到伊基拉施利施亞,因為寧林的水必然干涸。”
35耶和華說:“我必在摩押地使那在邱壇獻祭的,和那向他的神燒香的都斷絕了。
36我心腹為摩押哀鳴如簫,我心腸為吉珥哈列設人也是如此,因摩押人所得的財物都滅沒了。
37各人頭上光禿,胡須剪短,手有划傷,腰束麻布。
38在摩押的各房頂上和街市上,處處有人哀哭。因我打碎摩押,好象打碎無人喜悅的器皿。”這是耶和華說的。

39-47節從略

摩二:1-3

1耶和華如此說:“摩押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罰﹔因為她將以東王的骸骨焚燒成灰。
2我卻要降火在摩押,燒滅加略的宮殿。摩押必在哄嚷、喊、吹角之中死亡。
3我必剪除摩押中的審判者,將其中的一切首領和他一同殺戮。”這是耶和華說的。

番二:8-9

8“我聽見摩押人的毀謗和亞捫人的辱罵,就是毀謗我的百姓,自夸自大,侵犯他們的境界。”
9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摩押必象所多瑪,亞捫人必象蛾摩拉,都變為刺草、鹽坑、永遠荒廢之地。我百姓所剩下的必擄掠他們﹔我國中所余剩的必得著他們的地。”
10這事臨到他們是因他們驕傲,自夸自大,毀謗萬軍之耶和華的百姓。
11耶和華必向他們顯可畏之威﹔因他必叫世上的諸神瘦弱,列國海島的居民各在自己的地方敬拜他。

這一課太長了。我在下一課才和大家查考以色列另一個周邊國家  --  亞捫。



默想:

正如我在開頭說的,“對于以色列周邊列國中的摩押、亞捫和以東,經外文獻和考古資料都比較缺乏,所以一些新考古派的學者就懷疑聖經所記載有關他們的資料是否確實可信。”查考了這一課后,大家一定注意到,摩押的考古資料少之又少。雖然摩押的名字在主前2000年的亞伯拉罕時代已經出現在《創世記》,后來以色列人出埃及、入迦南、士師時代、掃羅和大衛時代。。。摩押的名字也一再出現,但從外約但來的考古資料,除了 850-840/830BC 的摩押石碑,就似乎什么都沒有。

難怪連著名的考古學家 Prof Nelson Glueck (革錄,1900-1971)在 1930s 也曾經懷疑從 Early Bronze IV 時期(主前3000年后期)至 Late Bronze IIB 時期(1300BC),外約但是無人居住的地方。Prof Glueck 在后來的研究則得出不同的結論,“Glueck's own later work found more LB remains in the North, and subsequent survey and excavation shows no MB-LB gap North of the Arnon.”(引自 The Anchor Bible Dictionary 6:643)

我們不用等到有考古資料的印証才相信聖經的記載。

Prof Alan Millard (英國利物浦大學的希伯來文和閃文專家)時常提醒他的學生:“Absence of ev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大意是“(在考古學的研究里)沒有証據并不等于不存在。”

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