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一)

第四課 - 讀《列王紀》須知(四)- 以色列周邊列國(三) - 亞述帝國(二)

經文:王下十五:19-20,29,十六:7-10,十七:3-6,24-28,十八:13-十九:37

主旨:查考亞述帝國從 3000BC 至 612BC 的興起到滅亡的整個過程。

1。《列王紀》里的亞述帝國:(部分資料取自 Historical Atlas of Ancient Mesopotamia,by Norman Bancroft Hunt,Thalamus Publishing,2004﹔梁天樞著《簡明聖經史地圖解》,橄欖基金會,1998﹔《舊約背景》,作者:哈爾遜,種籽出版社,1994)﹔ 《聖經考古大發現》(Discoveries from Bible Times ,by Prof Alan Millard, 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四月)

上一課我們已經看了從 5000BC 至 1200BC 兩河流域(米所波大米)的古代文明。來到 1300-1200BC,談到赫人帝國(Hittites)的滅亡和加瑟人(Kassites)、以欄人(Elamites)、邁坦尼人(Mitanni)的爭霸時,我們已經看到亞述人在兩河之間的政治舞台出現,從他們與這些人的交鋒,我們已經看到他們的野心不小,不可等閑視之。現在我們繼續查考。。。

亞述帝國的興起

從 3000BC 說起:

亞述不是突然間在米所波大米冒出來的。像烏魯克(Uruk)、吾爾(Ur)、Lagash、基士(Kish)等城邦,有說亞述(Ashur)也是在3000BC 就已出現的一個小城邦。亞述之名源于亞述爾(Ashur),這是當地居民的神。到建城時,就以神名稱城。從他們的統治者的官職“伊沙庫”(Ishhaku)來判斷,他們似乎是巴比倫(Babylonians)的藩屬(vassal state),因為這是一個祭司-王子(priest-prince) 或總督(governor)之類的官職,而不是“王”。他的職責是掌管宗教、公共建筑、召集長老會議。。

亞述爾(Ashur)的居民最初是印歐語系的胡利安人(Hurrians),后來閃族語系的阿喀得人(Akkadians)進入,他們和原居民融合,形成亞述人。其語言為阿喀得語之亞述方言,文字則是楔形文字。

1800BC-1420BC

約 1800BC,亞述最初出現的領袖 Ishmai-Dagan 和他的兒子 Shamshi-Adad I (雖然還說不上是王朝)把四座大城聯合,它們是亞述爾(Ashur)、尼尼微(Nineveh)、埃爾比勒(Arbela or Arbil)、卡拉奇(Kalath,現在的Nimrud),成為后來亞述帝國文明的核心。他們也開始建立了地方行政組織。古巴比倫時代的罕模拉比(Hammurabi,1792-1750BC)就曾在信中提到亞述爾(Ashur)和尼尼微(Nineveh),還說他擊敗了 Ishmai-Dagan 和 Shamshi-Adad 的兒子﹔當時的亞述只是巴比倫的一個省份。

就算到了十七世紀BC,甚至在十五世紀BC,亞述還是一個省級的地方。1472BC 亞述被兼并入邁坦尼國(Mitanni,1500-1290BC)里,在亞述的許多朝臣都有邁坦尼人(胡利安人 Hurrians)的名字。當埃及勢力進入敘利亞和兩河流域的時候,亞述還是受外來勢力的控制,埃及法老杜得模西士三世(Thutmose III,1504-1450BC)把亞述列為進貢國(tributary nation)。

直到 1420BC,我們才在皇室碑文上看到亞述是一個獨立國家,他們的王和埃及、巴比倫、邁坦尼、敘利亞的王同等。1365BC 亞述王 Ashur-Uballit 跟埃及法老交換禮物,平起平坐。

1420BC-1100BC

在亞述王 Ashur-Uballit(1365-1329BC)做王的初期,亞述和巴比倫的關系還友好,亞述王 Ashur-Uballit 的女兒還嫁給巴比倫王。可是后來由于加瑟人(Kassites)Nazibugash 背叛巴比倫,把 Ashur-Uballit 女兒的兒子殺死,沖突就開始發生。亞述王 Ashur-Uballit 覺得自己有能力干涉“加瑟人的巴比倫”(Kassite Babylon)的內政,他就把 Nazibugash 廢黜,另立 Kurigalzu II 為王。Kurigalzu II 對亞述王的效忠是短暫的,在他做王的后期(1345-1323BC),他公然反抗亞述王,導致亞述王 Enlil-Nirari (1329-1319BC)把巴比倫北部割據為己有。以后繼位的亞述王 Adad-Nirari(1307-1274BC)和 Shalmaneser I (1274-1245BC)更占有了巴比倫其他部分﹔再把勢力向西擴張,達到敘利亞北部和米所波大米西部。Shalmaneser I 在尼尼微(Nineveh)建立皇室居所。繼位的 Tukulti-Ninurta I(1244-1207BC) 再把疆土向北和西北擴張,但卻因下屬不滿他的擴張政策,把他暗殺,由 Ashurnadinapli (1207-1203BC)繼位。

“加瑟人的巴比倫”(Kassite Babylon)乘機反擊亞述,但在 1180BC,亞述王 Ashur-Dan 和孫子 Ashur-Resh-Ishi(1133-1115BC)發動另一場戰役,巴比倫王 Nebuchadnezzar I 的軍隊潰敗,加瑟人的巴比倫正式滅亡。亞述王 Tiglath-Pileser I (1115-1077BC)登上王位,成為亞述帝國偉大的君王之一,帶領亞述打贏了不少戰役。大部分學者以 1100BC 作為亞述帝國時代的開始。


點擊放大(1600X)
(圖一) 亞述帝國版圖(主前1420-609年)(According to Norman Bancroft Hunt)


(圖二) 亞述帝國版圖(主前1350-650年)(According to 梁天樞博士)

在繼續查考之前,你可能會問我:你何以如此清楚地知道每個亞述王的名字和他們做王的年代?

我在上一課說,華得--白蘭度棱角(Weld-Blundell prism)保留了古代蘇默王朝的帝系表(Sumerian King-List),此表可能是在烏珥第三王朝時記錄下來,表內按時間的次序,提供了洪水前八位君王的名字和洪水后十一個城市,134個王的名字,每個王的統治時期從400年至1500年不等。。亞述人也有他們的帝系表(Assyrian King-List)。一般人都知道亞述帝國是靠殘暴的武力征服建立起來的,但亞述人也是非常注重歷史的記錄,他們可說是人類最早的歷史家。主后1849-51年,英國考古學家萊爾德(Austen Henry Layard)在尼尼微發掘出一個龐大的圖書館,稱 為亞述巴尼帕(668-627BC)圖書館(Library of Ashurbanipal),出土的泥版文書多達兩萬余塊,是有關文學、天文、地理、歷史、數學、巫朮等資料,其中的王朝世襲表、史事札記、宮廷敕令,為后人了解亞述帝國乃至整個亞述-巴比倫文明提供了鑰匙。原來亞述宮廷里有一種特殊的職業階層,叫“眾神的書吏”,他們因熟悉一般人很難理解和掌握的楔形文字的符號、語法規則和書寫技巧,所以享有極高的社會地位。書吏除了負責擬寫國王旨意、制定軍政法令。。他們還記錄國家發生的一切大小事,所以我們今天才對亞述歷史有相當完整的記錄。不但如此,亞述浮雕還采用一系列詳實的畫面表現戰事情境,融歷史記錄、歌功頌德和審美于一處,對我們了解亞述的史事有極大的幫助。

現在回到亞述的帝系表(Assyrian King-List)。從亞述的三個城市亞述爾(Ashur), Dur-Sharrukin 和尼尼微(Nineveh),考古學家分別獲得不完整的帝系表,加上兩個殘片,資料顯示這些帝系表有相同的出處,是根據亞述的紀年系統編寫的。原來亞述不用年名,而用“名年官”的人名紀年。每個“新年節”用拈鬮的方法,皇帝選出一位名年官(亞述語 limmu,源于動詞“輪換”),他的名字加上名年官職即為這一年的稱呼,如“名年官:某某”。(耶魯大學巴比倫收藏館有一個3厘米見方的小泥塊,四面刻有楔文,銘文表明它是用于拈鬮選名年官的鬮 Prof Alan Millard,The Eponyms of the Assyrian Empire 910─612 BC)


The Limmu list (British Museum, London)

在亞述的帝系表(Assyrian King-List)里:

從 Enlil-nasir II(1420-1415 BC)到 Ninurta-apal-Ekur(1182-1180 BC),學者對帝系表還有爭議﹔

但從 Ashur-Dan I(1179-1133 BC)開始到帝系表所列出的最后一個王 Shalmaneser V(撒縵以色五世,727-722 BC),帝系表可說非常可靠。

以后從 Sargon II(撒珥根二世,722-705 BC)到 Esarhaddon(以撒哈頓,681-669 BC),大致上學者也同意他們的年代。

但亞述帝國的最后几年,有的說 Ashurbanipal 死在 631 BC,不是 627 BC﹔ Ashur-etil-ilani 在 631-627BC 做王,Sin-shar-ishkun 繼位直到 612 BC, 當尼尼微被米底亞(Medes)和巴比倫(Babylonians)擄掠的時候,他死在那里。亞述將軍 Ashur-uballit II (612-609 BC)在埃及的扶持下在哈蘭(Haran)苟延殘喘,609BC 被巴比倫 Nabopolassar 滅。

還記得中國的“夏商周斷代工程”嗎?這是一個以自然科學與人文社會科學相結合的方法來研究中國歷史上夏、商、周三個歷史時期的年代學的研究項目。研究結果在2000年十一月正式公布:《夏商周年表》定夏代約開始于公元前 2070年,夏商分界大約在公元前 1600年,商周分界(武王伐紂  -  牧野之戰)定為公元前 1046年。依據武王伐紂之年和懿王的元年的確立,建立了商王武定以來的年表和西周諸王年表。研究報告說,他們如此肯定,理由之一是在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武王在這一天的天亮之前對朝歌城發動總攻擊,當時有武王的史官猛回頭看了一眼南邊天空中的天文景象,記錄下了當時的情況,當時天空中出現了一顆哈雷彗星。天文學家推算這星出現在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

亞述的“名年官”紀年表也曾記錄了類似的天文現象,如 763BC 六月十五日的日食,這日子與現代天文學所推測的完全符合,從而也肯定了 Shalmaneser IV(撒縵以色四世,783-773 BC)的年代。

還有,在亞述爾出土的 Synchronic King List,把同期的亞述王和巴比倫王并列對照,共四排,從亞述王 Erisu (約 1800BC,son of Ilu-shuma)和同期的巴比倫王 Sumulail (the first ruler of the First dynasty of the Sealand) 直到七世紀BC 中葉的亞述王亞述巴尼帕(Assurbanipal,668-631BC)和巴比倫王 Kandalanu。 亞述王共82位﹔巴比倫王共98位。這也幫助我們對帝系表的了解。

我們繼續查考:
 

1100BC-609BC

上文我們已經說過,在亞述王 Tukulti-Ninurta I(1244-1207BC)、Tiglath-Pileser I (提革拉﹒毗列色一世,1115-1077BC)等人的帶領下,戰勝了邁坦尼、加瑟和巴比倫﹔亞述不斷的把疆土向外擴張,進入敘利亞 (亞蘭人,Aramaean)、亞美尼亞(Armenia),不過帝國還不算穩定。

亞述納西拔二世(Ashurnasirpal II,884-859BC)

到了 Ashurnasirpal II(亞述納西拔二世,884-859BC)時代,他把都城從亞述爾(Ashur)遷到卡拉赫(Kalhu)(也就是尼姆魯得 Nimrud),將城獻給戰神 Ninurta,并從擄掠的敵城遷移人來。從卡拉赫,他發動十一次戰役(看圖三),給北面的烏拉爾圖王國(Urartu)沉重的打擊,奠定了“新亞述帝國”的基礎。 Ashurnasirpal II 騎兵所到之處,叫敵人聞風喪膽,不是因為他戰無不勝,乃是以極度凶殘為特色。 他對不肯投降而在戰爭中失敗的國家,報復極其殘酷,實行殺光、燒光、搶光的“三光政策”。破城之后,亞述士兵敲碎城里人的頭顱,割斷他們的喉管,火燒房屋,搶走他們的財產,擄走他們的妻子和兒女。


亞述納西拔二世(Ashurnasirpal II)884-859BC


(圖三)Ashurnasirpal II(884-859BC)時的亞述

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858-824 BC)

繼位的 Shalmaneser III(撒縵以色三世,858-824 BC),名字雖然沒有出現在《列王紀》,卻是第一位在考古資料里與《列王紀》里的以色列王交手的亞述王。我在《撒母耳、掃羅、大衛 - 憑空虛構的人物嗎?》說:

。。以色列王亞哈(Ahab)的名字也在亞述的楔形文字記錄中有提及。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9 - 824BC)將亞述勢力伸展至敘利亞和巴勒斯坦。亞哈和亞蘭的便哈達便在這危機中,聯合起來對付這共同的敵人。(王上二十:1-34)主前 853年,雙方在亞蘭奧朗提斯河(Orontes River)的卡迦(Kharkar) 爆發全面戰爭,以色列及亞蘭的軍兵被亞述人全面擊潰。撒縵以色三世在他的碑文(Monolith Inscription,圖四)上夸張記載這次偉大的勝利。紀年表上記載率領敵軍的是哈大底謝(Hadadezer ,即便哈達)和以色列人亞哈。這是經外文獻又一次証明亞哈是屬于主前九世紀的人物。

。。綜合以上所述,我們可以肯定以色列王亞哈(Ahab)是真實可信的聖經人物。主前 853年可以定為分水嶺,聖經記載的 853BC 之后的事跡,我們都可以在經外文獻或考古資料中得到印証﹔853BC 之前的事跡又怎樣呢? 。。。(完)

亞述人作戰時的殘暴情況可從碑文上看見:

我在城門的對面立了柱子,并將背叛首領的皮剝下來,鋪在柱像的外壁和內壁,有些則釘在柱像的鐵砧上,其他則貼在柱像周圍的火刑柱上。。

1845年AD 亨利﹒雷亞德在亞述古城卡拉赫(Kalhu)(也就是尼姆魯得 Nimrud) 的廢墟里,發現了一塊拋光的黑色方尖柱碑(Black Obelisk),其上有雕刻和銘文,記載了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9 - 824BC)從作王第一年到第三十一年在戰場上所取得的勝利。柱碑上第二排圖片是最激動人心的。在第一個方框里,一個人跪下來,親吻亞述王腳下的塵土。這位奉承者后面緊跟著十三個扛貢物的男人。圖片上面的符號寫道:“我收到了華母利(Humri)的兒子亞蛙(Yaua)所送的貢物:銀子、金子、一個金碗、一個金燒杯、金高腳杯、金水灌、鉛、一根王杖、一支標槍。”這里的“亞蛙”(Yaua)就是以色列王耶戶(Jehu)的亞述文寫法,“華母利”(Humri)就是以色列首府設在撒瑪利亞的暗利(Omri)。(王下九章)根據其他有關撒縵以色三世的記載,耶戶給他進貢是在撒縵以色三世作王的第十六年,也就是主前841年。(看圖五 )


(圖四)(左上角) 撒縵以色三世的碑文(Monolith Inscription)
(右邊)黑色方尖柱碑(Black Obelisk)
 


 

黑色方尖柱碑(Black Obelisk)
 

(上圖)耶戶跪拜撒縵以色三世
(下圖 )跟隨耶戶進貢的以色列人

圖五

很奇怪,在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858-824 BC)之后,亞述好像安靜了下來,接下來的几個王 Shamshi-Adad V(824-811BC),亞達尼拉利三世 (Adad-nirari III,811-783),Shalmaneser IV(783-773BC),Ashur-dan III(773-755BC),Ashur-nirari V(755-745BC)都沒有太大的作為。有學者推測可能是先知約拿(Jonah,可能在耶羅波安二世王朝時 790-749 BC 作先知)在這期間在亞述尼尼微傳講福音,全國悔改的緣故。

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745-727BC)

總之,這期間的亞述國勢下滑, 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745-727BC)在一場政變后登上王位。我們對他的出身不很清楚,有說他是皇室的一員,有說他是宮廷官員的一名棄嬰。即位后,他把名字 Pul 改為“Tukulti-Apil-Esharra”(I am supported by the son of the god Esharra),學者簡化為“Tiglath-Pileser”(提革拉﹒毗列色)。不管怎樣,他是一位在行政管理和軍事行動都有卓越的成就。他編練大軍,重行東征西討,繼續向外擴張,整個敘利亞、巴勒斯坦、亞美尼亞、巴比倫、米所波大米南部。。盡都落入亞述的手中。 他的軍隊擁有當時最強大的攻城武器。一種叫投石機,是亞述軍隊特有的攻城器械,它像一個巨大的木框,里面裝有特制的轉盤,上面絞著用馬鬃河橡樹皮編成的繩索。只要用力一拉,就能射出巨大的石彈和燃燒著的油桶。還有一種攻城錘,是由青銅鑄成的,攻城時用來撞擊城牆。


在戰車上的提革拉﹒毗列色三世

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745-727BC)還對亞述帝國的地方行政作了基本的改革。他把帝國分成許多省,各省每年向中央進貢,作為公共建設、戰爭和軍事擴張計划開銷之用。他就是王下十五:19-20,29﹔十六:7-10 所提及的普勒(Pul)。在代上五:26 說:“故此,以色列的上帝激動亞述王普勒(Pul)亞述王提革拉毗尼色(Tilgath-pilneser)的心,他們就把流便人、迦得人、瑪拿西半支派的人擄到哈臘、哈博、哈拉與哥散河邊,直到今日還在那里。”這里的“”,其實應該翻譯為“even”(就是)。普勒(Pul)就是提革拉﹒毗列色(Tilgath-pilneser III)。王下十五:17-20,29,十六:7-10 說:

17猶大王亞撒利雅三十九年,迦底的兒子米拿現登基,在撒瑪利亞作以色列王十年。
18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終身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19亞述王普勒來攻擊以色列國,米拿現給他一千他連得銀子,請普勒幫助他堅定國位。
20米拿現向以色列一切大富戶索要銀子,使他們各出五十舍客勒,就給了亞述王。于是亞述王回去,不在國中停留。

29以色列王比加年間,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來奪了以云、亞伯伯瑪迦、亞挪、基低斯、夏瑣、基列、加利利和拿弗他利全地,將這些地方的居民都擄到亞述去了。

7亞哈斯差遣使者去見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說:“我是你的仆人、你的兒子。現在亞蘭王和以色列王攻擊我,求你來救我脫離他們的手。”
8亞哈斯將耶和華殿里和王宮府庫里所有的金銀都送給亞述王為禮物。
9亞述王應允了他,就上去攻打大馬色,將城攻取,殺了利汛,把居民擄到吉珥。
10亞哈斯王上大馬色去迎接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在大馬色看見一座壇,就照壇的規模樣式做法畫了圖樣,送到祭司烏利亞那里。

撒縵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727-722BC)

撒縵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727-722BC)是聖經提及的下一位亞述王,在王下十七:3-6 說:

3亞述王撒縵以色上來攻擊何細亞,何細亞就服事他,給他進貢。
4何細亞背叛,差人去見埃及王梭,不照往年所行的與亞述王進貢。亞述王知道了,就把他鎖禁,囚在監里。
5亞述王上來攻擊以色列遍地,上到撒瑪利亞,圍困三年。
6何細亞第九年,亞述王攻取了撒瑪利亞,將以色列人擄到亞述,把他們安置在哈臘與歌散的哈博河邊,并瑪代人的城邑。

圍困撒瑪利亞的那位亞述王是撒縵以色五世,但他在圍城時逝世﹔后來摧毀撒瑪利亞的工作由撒珥根二世完成,他將以色列人擄到亞述,把他們安置在哈臘與歌散的哈博河邊,并瑪代人的城邑。

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

撒縵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727-722BC)是一個比較軟弱的王,因為他推行不受歡迎的征稅政策,才給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制造了一個造反的機會。撒珥根二世即位后,大半生就是到處爭戰,平定各地的動亂,包括北面再度興起的烏拉爾圖王國(Urartu)。 717-707BC,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在 Khorsabad(也就是 Dur-Sharrukin)建立新都城來取代尼姆魯得(Nimrud),但他死后,兒子西拿基立(Sennacherib,704-681)又將都城遷移至尼尼微(Nineveh),更把帝國的版圖擴大至伊朗(Iran)。 比羅達巴拉但(Berodach-baladan or Merodach-baladan,721-710BC,703BC)趁著亞述內部動亂,在巴比倫奪取王權。720BC,撒珥根二世率軍進入巴比倫平亂,但被擊敗, 十年后才把比羅達巴拉但趕逐,城破之日,燒殺齊來,血流成河,尸積如山,神廟宮殿化為灰燼。撒珥根二世想把新都城 Khorsabad 建得規模宏大,但心愿未成就命喪沙場。705BC 在與波斯(Persia)的一場戰役中身亡。撒珥根二世也是王下十七:24-28 所說的那位亞述王:

24亞述王從巴比倫、古他、亞瓦、哈馬,和西法瓦音遷移人來,安置在撒瑪利亞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他們就得了撒瑪利亞,住在其中。
25他們才住那里的時候,不敬畏耶和華,所以耶和華叫獅子進入他們中間,咬死了些人。
26有人告訴亞述王說:“你所遷移安置在撒瑪利亞各城的那些民,不知道那地之神的規矩,所以那神叫獅子進入他們中間,咬死他們。”
27亞述王就吩咐說:“叫所擄來的祭司回去一個,使他住在那里,將那地之神的規矩指教那些民。”
28于是有一個從撒瑪利亞擄去的祭司回來,住在伯特利,指教他們怎樣敬畏耶和華。
 

右邊的是撒珥根二世

 lamassus from the palace of Sargon II at Khorsabad(1850年拍攝)

 Khorsabad 王宮前的人頭翼牛像
Human-headed winged bull(lamassu)

撒珥根二世在新都城 Khorsabad(也就是 Dur-Sharrukin)所建的宏偉宮殿復原圖

    

西拿基立(Sennacherib,705-681BC)

當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東征西討的時候,兒子西拿基立(Sennacherib,705-681BC)留下來治理朝政。撒珥根二世在戰場身亡后,西拿基立就把都城從  Khorsabad 搬回尼尼微(Nineveh)。從 703BC,他就與來自得到迦勒底(Chaldeans), 亞蘭(Aramaeans)和以欄(Elamites)協助的巴比倫王比羅達巴拉但爭戰。聖經說的“巴比倫王巴拉但 (Baladan)的兒子比羅達巴拉但(Berodach-baladan or Merodach-baladan,721-710BC,703BC)聽見希西家病而痊愈,就送書信和禮物給希西家,希西家把他寶庫的金子、銀子、香料、貴重的膏油和他武庫的一切軍器,并他所有的財寶,都給使者們看。”大概就是這個時候(王下二十:12-13) ,目的是想與希西家聯手對抗亞述王西拿基立。
 

James Fergussion 畫的尼尼微城的復原圖
1853年

西拿基立時代的尼尼微
城牆長7里半,共15個城門(被挖掘的只有五個)


比羅達巴拉但(Merodach-baladan)派遣使者見希西家,
受到熱情的款待
 

700BC,比羅達巴拉但(Merodach-baladan,721-710BC,703BC)被亞述軍趕逐至以欄(Elam),并死在那里。但接下來的几年,西拿基立還是面對巴比倫和以欄的纏繞,要到 689BC,巴比倫才再度被毀。

這時候的猶大國也難逃厄運。701BC,猶大王希西家(728/715-686BC)在埃及和巴比倫的撐腰下對抗亞述(王下十八:7)。西拿基立率軍南下攻擊猶大的許多堅固城,將城攻取。王下十八:13-17記述了在拉吉(Lachish)的圍城戰:

王下十八:13-17 說:

13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取。
14猶大王希西家差人往拉吉去見亞述王說:“我有罪了!求你離開我,凡你罰我的,我必承當。”于是,亞述王罰猶大王希西家銀子三百他連得,金子三十他連得。
15希西家就把耶和華殿里和王宮府庫里所有的銀子都給了他。
16那時,猶大王希西家將耶和華殿門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來,給了亞述王。
17亞述王從拉吉差遣他珥探、拉伯撒利和拉伯沙基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里去。他們上到耶路撒冷,就站在上池的水溝旁,在漂布地的大路上。。。

但耶路撒冷沒有被攻取,王下十九:35-36 說:

35當夜,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起來一看,都是死尸了。
36亞述王西拿基立就拔營回去,住在尼尼微。

 

西拿基立王在尼尼微宮殿的牆壁上雕刻了在拉吉(Lachish)的圍城戰役前后的場面
當“炮彈”降落時,城里的居民都在逃離

亞述軍攻城的“坦克”(沖城器 a wheeled battering ram)和弓箭手 拉吉城廢墟上還清清楚楚地看到當年
亞述軍建造的攻城坡道(siege ramp)

    

在尼尼微廢墟出土的六面泰勒棱柱(Taylor's prism)
記載了西拿基立王進攻耶路撒冷這一事件
其中一段:耶路撒冷“就像籠中只鳥”

 

聖經還說:

37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廟里叩拜,他兒子亞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殺了他,就逃到亞拉臘地。他兒子以撒哈頓接續他作王。

681BC,西拿基立被兩個兒子暗殺,另一個兒子以撒哈頓(Esarhaddon,681每669 BC)繼位。他是《列王紀》最后提到的那位亞述王(王下十九:37)。

以撒哈頓(Esarhaddon,681-669 BC)

以撒哈頓(Esarhaddon,681-669 BC)即位后做了兩件“好事”:一、重建了被撒珥根二世和西拿基立所毀和褻瀆的巴比倫﹔二、發糧救濟飽受戰亂的飢民,在充滿野蠻記載的亞述歷史上,他算是一位相當文明的君王。從 674BC,他發兵與埃及法老爭戰,671BC 攻取孟斐斯(Memphis),自稱埃及的王,但不久埃及又反叛,669BC 在往埃及的路上突然身亡。兒子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8-626BC?)繼位,在以斯拉書 (Ezra)四章10節,他被稱為“亞斯那巴”(Asnapper)。

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

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時代在亞述史上可稱得上多姿多彩。他更像一個學者,而不是政治家,對文學充滿熱情和迷戀。在軍事上,當然他也像過去的亞述王,為了維護帝國統治,發動一系列對外戰爭。662BC 他遠征埃及,將底比斯(Thebes)夷為平地。664BC 攻占巴比倫城,平定了那里的叛亂。639BC 一度并吞了埃及。最后十年,亞述才趨于平靜,不過國勢也開始日趨衰落。。。

最令人津津樂道的還是上文提到的在尼尼微發掘的亞述巴尼拔的圖書館Library of Ashurbanipal)。在兩萬至三萬的尼版中,五千塊保存得非常好,德國學者 Carl Bezold 在 1889-1899AD 把它們翻譯,共1500份完整文件。這個圖書館可能是在原有的西拿基立圖書館上擴建,但亞述巴尼拔是第一位把藏書按目錄編排的人。他從各地收集或抄寫文件資料,甚至自己也書寫,丰富了圖書館的資源。


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獵獅圖

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的死卻留下了權力斗爭:他們是 Ashur-etil-ilani,兄弟 Sin-Shar-Ishkun,將軍 Sin-Shum-Lishar 和巴比倫的新王 Nabopolassar(630-605BC)。

Nabopolassar 知道單靠自己的勢力不足與亞述對抗,所以采用外交手腕,聯合周邊的國家計划對付亞述的宗教中心亞述爾(Ashur)和行政中心尼尼微(Nineveh )。埃及為了自身利益和維持地區的勢力均衡,他們站在亞述的一邊。616BC,Nabopolassar 在哈蘭(Harran 又稱 Carrhae)以南擊敗亞述軍,但因埃及軍的介入,他們就從那里撤退。翌年,Nabopolassar 率軍攻打亞述爾(Ashur),但面對強大的亞述/埃及聯軍,他們不得不退兵。

一股新興的勢力抬頭,加入了沖突,他們是來自伊朗(Iran)的印歐體系的米底亞人(Medes),他們在 Umakishtar(或 Cyaxares)的率領下,在 614BC 圍攻亞述爾(Ashur)(可能是與巴比倫聯手),取得勝利。Nabopolassar 與 Umakishtar 簽訂友好條約,鞏固了巴比倫和米底亞人的關系。從 Nabopolassar 的兒子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 與 Umakishtar 兒子 Astyages 的女兒 Amytis 結婚(雖然 Astyages 還年幼,沒有達到結婚的年齡),可見當時兩國的親密關系。

612BC 五月,巴比倫和米底亞聯軍圍攻尼尼微,三個月后,由于他們筑壩攔,河水涌入沖破一道圍牆,尼尼微陷落。Sin-Shar-Ishkun(621-612BC)自殺身亡,城被燒毀,人被屠殺或被放逐。

雖然亞述爾(Ashur)和尼尼微(Nineveh)雙雙淪陷,亞述新王 Ashur-uballit II(612-609BC)在哈蘭(Harran)建立“流亡政府”,他得到埃及法老 Necho I(尼哥一世)的支持。三年后(609BC),哈蘭被廢棄,亞述帝國“壽終正寢”,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新巴比倫帝國(Neo-Babylonia)或稱迦勒底(Chaldea)正式上場了!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預言中的亞述
 

當亞述帝國的國勢如日中天的時候,有誰會想到有一天它會在歷史的長河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但先知那鴻知道。

在亞述滅亡之前(612BC),上帝給先知那鴻默示,指出尼尼微罪惡滿盈,將要受上帝所滅。

他說:

鴻一:8-14

8但他必以漲溢的洪水淹沒尼尼微,又驅逐仇敵進入黑暗。
9尼尼微人哪,設何謀攻擊耶和華呢?他必將你們滅絕淨盡,災難不再興起。
10你們像叢雜的荊棘,像喝醉了的人,又如枯干的碎秸全然燒滅。
11有一人從你那里出來,圖謀邪惡,設惡計攻擊耶和華。
12耶和華如此說:“尼尼微雖然勢力充足,人數繁多,也被剪除,歸于無有。猶大啊,我雖然使你受苦,卻不再使你受苦。
13現在我必從你頸項上折斷他的軛,扭開他的繩索。”
14耶和華已經出令,指著尼尼微說:“你名下的人必不留后。我必從你神的廟中,除滅雕刻的偶象和鑄造的偶象,我必因你鄙陋,使你歸于墳墓。”

鴻二:3-8,10

3他勇士的盾牌是紅的,精兵都穿朱紅衣服。在他預備爭戰的日子,戰車上的鋼鐵閃爍如火,柏木把的槍也掄起來了。
4車輛在街上(注:或作"城外")急行,在寬闊處奔來奔去,形狀如火把,飛跑如閃電。
5尼尼微王招聚他的貴冑﹔他們步行絆跌,速上城牆,預備擋牌。
6河閘開放,宮殿沖沒。
7王后蒙羞,被人擄去﹔宮女捶胸,哀鳴如鴿。此乃命定之事。
8尼尼微自古以來充滿人民,如同聚水的池子。現在居民卻都逃跑,雖有人呼喊說:“站住!站住!”卻無人回顧。

10尼尼微現在空虛荒涼,人心消化,雙膝相碰,腰都疼痛,臉都變色。
 

鴻三:5-19

5萬軍之耶和華說:“我與你為敵。我必揭起你的衣襟,蒙在你臉上,使列國看見你的赤體,使列邦觀看你的丑陋。
6我必將可憎污穢之物?在你身上,辱沒你,為眾目所觀。
7凡看見你的,都必逃跑離開你,說:‘尼尼微荒涼了!有誰為你悲傷呢?'我何處尋得安慰你的人呢?”
8你豈比挪亞們強呢?挪亞們坐落在眾河之間,周圍有水,海作他的濠溝(注:"海"指"尼羅河"),又作他的城牆。
9古實和埃及是他無窮的力量,弗人和路比族是他的幫手。
10但他被遷移,被擄去﹔他的嬰孩在各市口上也被摔死。人為他的尊貴人拈鬮﹔他所有的大人都被鏈子鎖著。
11你也必喝醉,必被埋藏,并因仇敵的緣故尋求避難所。
12你一切保障,必像無花果樹上初熟的無花果,若一搖撼,就落在想吃之人的口中。
13你地上的人民,如同婦女﹔你國中的關口向仇敵敞開﹔你的門閂被火焚燒。
14你要打水預備受困,要堅固你的保障, 土和泥,修補磚窯。
15在那里火必燒滅你,刀必殺戮你,吞滅你如同蝻子。任你加增人數多如蝻子、多如蝗虫吧!
16你增添商賈,多過天上的星﹔蝻子吃盡而去。
17你的首領多如蝗虫﹔你的軍長仿佛成群的螞蚱,天涼的時候齊落在籬笆上,日頭一出便都飛去,人不知道落在何處。
18亞述王啊,你的牧人睡覺,你的貴冑安歇﹔你的人民散在山間,無人招聚。
19你的損傷無法醫治,你的傷痕極其重大﹔凡聽你信息的必都因此向你拍掌。你所行的惡,誰沒有時常遭遇呢?

還記得以前我在《撒母耳下》課程談到電視紀錄片《大國崛起》嗎?過去五百年來,九個大國,先后興起,風云激蕩,英雄輩出。

總編導任學安說:

。。五百年的時間里,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德國、日本、俄羅斯、美國,這九個世界性大國先后成為不同時代的主角,創造了屬于自己的輝煌。它們多以經濟貿易起家,也以思想文化影響世界﹔它們以軍事力量維系霸主地位,也因為戰爭而備受重創。五百年后,較早的一代大國已相對衰落,但其多數仍屬強國,具有較強的政治經濟實力,其中几個仍對世界有很強的影響力。。。(完)

現在我們在報章雜志時常看到學者預測,說中國在未來几年、十年或几十年。。將會進入太平盛世,成為第十個“大國”。

《亞洲周刊》(二十三卷四十六期,2009-11-22)就引用了香港作家陳冠中的政治寓言小說《盛世──中國,2013年》和美國未來學家約翰﹒奈斯比特的《中國大趨勢》,預測中國未來的潮流。《盛世》寫二零一三年中國進入盛世,國人滿懷幸福感,雖然小說主角看到盛世的曖昧一面。奈斯比特認為中國沒有以民主的名義使自己陷入政黨爭斗局面,而是以一黨體制實現現代化,發展出一種獨特的縱向民主,形成穩定關鍵,到二零五零年中國將成為世界中心。

陳冠中和約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都不是上帝差來的先知。前者不過是一個作家﹔后者只是一個管理大師之類的未來學家。究竟中國的未來是怎樣的,我們還是拭目以待,不要妄加揣測。

重要的是:“國位是靠公義堅立”(箴十六:12)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德國、日本、俄羅斯、美國。。是如此,中國也不例外。再大再強的國,如亞述,如果萬軍之耶和華說:“我與你為敵!”(鴻三:5)它的王,它的兵馬。。都不能站在耶和華面前。

耶和華立王廢王,“若王行耶和華看為正的事,國運亨通﹔若王行耶和華看為惡的事,國破家亡。”道理就是那么簡單!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