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一)

第三課 - 讀《列王紀》須知(三)- 以色列周邊列國(二) - 亞述帝國(一)

經文:王下十五:19-20,29,十六:7-10,十七:3-6,24-28,十八:13-十九:37

主旨:查考兩河流域(米所波大米)自主前5000年來的古代文明。

1。《列王紀》里的亞述帝國:(部分資料取自 Historical Atlas of Ancient Mesopotamia,by Norman Bancroft Hunt,Thalamus Publishing,2004﹔梁天樞著《簡明聖經史地圖解》,橄欖基金會,1998﹔《舊約背景》,作者:哈爾遜,種籽出版社,1994)

在還沒有談到亞述帝國之前,我們先看兩河流域(米所波大米)的古代文明。

我們從主前5000年說起:

聖經用“三言兩語”就交待了兩河流域的幾個城市是怎樣出現的:(創十:6-12)

6含(Ham)的兒子是古實(Cush)、麥西(Mizraim)(《新譯本》作埃及)、弗(Phut)、迦南(Canaan)。
7古實(Cush)的兒子是西巴(Seba)、哈腓拉(Havilah)、撒弗他(Sabtah)、拉瑪(Raamah)、撒弗提迦(Sabtecha)。拉瑪的兒子是示巴(Sheba)、底但(Dedan)。
8古實(Cush)又生寧錄(Nimrod),他為世上英雄之首。
9他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所以俗語說:‘像寧錄(Nimrod)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
10他國的起頭是巴別(Babel)、以力(Erech)、亞甲(Accad)、甲尼(Calneh),都在示拿(Shinar)地。
11他從那地出來往亞述(Asshur)去,建造尼尼微(Nineveh)、利河伯(Rehoboth)、迦拉(Calah),
12和尼尼微(Nineveh)、迦拉(Calah)中間的利鮮(Resen),這就是那大城。

(請大家參考《如何解讀創世記十章的列國表》一文。)

我們惟有從經外文獻和考古挖掘找尋這方面的資料。

5200BC-3500BC

艾烏比(Al Ubaid)階段(5200BC-3500BC)

在吾珥(Ur)西北四哩的一個名叫艾烏比(Al Ubaid)的小丘中,出現了兩河流域最划分明白的黃銅時代的文化。這文化顯示它是屬于從扎格羅斯山脈(Zagros Mountains)向南進入幼發拉底三角洲最早的居民。(看圖一)他們的進入是由于從巴比倫平原流下來的大量沖擊泥改變了波斯灣海岸線的形狀,使艾烏比等接近海岸的地方,現在變得較為遠離海岸﹔下米所波大米成為肥沃文化的平原,吸引了一系列的文化輸入這地區,形成近東歷史文化的基礎。

艾督(Eridu)- 號稱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城市也在這時被建立(5000BC)。

烏魯克(Uruk)階段(3700BC-3500BC)

這是繼艾烏比接踵而至的文化。烏魯克就是創世記十章10節的“以力”(Erech,現在伊拉克的 Warka)。在這里發現了巴比倫最早期古廟塔(ziggurat)存在的証據。(看圖二)在這里出土的一些泥板,上面粗糙的象形文字是用尖筆刻寫﹔后來才發展,簡化為相等的線,及至三角形尖筆面世,這些線性文字便以楔形的圖象出現,這種文字稱為楔形文字(cuneiform)。烏魯克還以石柱印章出名,這些印章原先是用以表明貨物或財產的擁有權,但在烏魯克后期卻漸漸取代了艾烏比時期的裝飾封漆,這印章是刻有特定圖案的石柱,當它滾過像濕泥的柔軟表面時,便留下清晰可見的圖案。 在主前3000年后,吉加墨(Gilgamesh)做王時(2600BC),由于不斷與基士(Kish)和烏珥(Ur)爭戰,烏魯克的地位和影響就大大削減,最終被吾珥取代。


(圖一)艾烏比(Al Ubaid)階段(5200BC-3500BC)/烏魯克(Uruk)階段(3700BC-3500BC)
點擊放大(1600X)

  
(圖二)烏魯克(Uruk)廢墟和古廟塔 Ziggurat

3500BC-2000BC  蘇默(Sumerian)文化的發展

3500BC  蘇默人(或蘇美爾人)進入南米所波大米平原。他們是非閃族,非印歐族的混血兒,黑皮膚、黑卷發、滿面胡子,自稱“黑頭人”。他們智慧高超,才能出眾,相信是從東部山區到達示拿的肥沃平原。在他們的行列中,還包括了非閃族的以攔人(Elamite),他們可能是比較蘇默人更早在米所波大米東南生活的民族之一。

3100BC  蘇默人創造了楔形文字(cuneiform)。(圖三)


(圖三)楔形文字
點擊放大800X

3000BC  巴比倫(Babylon)和尼尼微(Nineveh)城建立。

早期蘇默王朝(2900BC-2400BC)

米所波大米平原上艾烏比時期的小村落發展或合并為城邦(city states)。每個城邦控制著周圍的土地,把自己獻給某個守護神。他的神廟在社群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祭司是他的仆人,受托負起照料這片土地的責任。蘇默人將城邦制度再擴大,把他們的神祗組成了眾神殿,并得全國認同。當大城邦如烏魯克(Uruk)、吾爾(Ur)、Lagash、基士(Kish)的宗教領袖對神祗彼此認同的時候,政治結盟就成為可能。漸漸地,權力從集體領導的長老轉移到具風采的個人身上,特別是在緊急的情況下,君王的職權就產生,并演變成為城市保護神的代表,這是神權統治的開始。 (圖四)


(圖四)早期的蘇默王朝城邦

早期的蘇默王朝,包括了烏魯克、基士、馬里(Mari)、拉吉殊(Lagash)、烏珥等主要王朝。按吉加墨史詩(Epic of Gilgamesh)的說法(注:這是巴比倫王朝中最為著名的文學作品,被保存在亞述巴尼帕 Ashurbanipal 圖書館出土的十二塊泥板上 669-627BC ,與另一創世史詩 Enuma elish 齊名,它來自較早期的蘇默神話及傳說),在掩蓋蘇默的災難性洪水以后,基士、烏魯克、烏珥便恢復了君主制度,他們的王都記錄在古代蘇默王朝的帝系表。

注:1923年蘭頓教授 Prof Langdon 將華得--白蘭度 Weld-Blundell prism 棱角的內容印行,里面保留了古代蘇默王朝的帝系表,此表可能是在烏珥第三王朝時記錄下來,表內按時間的次序,提供了洪水前八位君王的名字,并且大大夸張了他們在艾督 Eridu、百狄巴 Bad-Tabira、拉勒Larak、悉帕 Sippar、洗窩帕 Shuruppak 等城市的統治時期 (如在艾督的兩王在位共64800年,在百狄巴的三王在位共108000年,在拉勒一王在位28800年。。)巴勞索斯 Berossus 是在主前三世紀期間,在巴比倫為馬爾杜克神 Marduk 供職的祭司,他將這帝系增加至十位,并將他們個別的統治時期增長了一倍多。巴勞索斯用以描寫這十位太古君王的原則,可能也同樣用以描寫從亞當至挪亞的十位族長。帝系表還提供了洪水后十一個城市,134個王的名字,每個王的統治時期從400年至1500年不等﹔吉加墨王后的記錄才開始與考古資料吻合。


Weld-Blundell prism
(The Sumerian King-List)
四面之一,高20釐米,寬9釐米


幾行楔行文字

 

在早期的蘇默王朝中,吾珥(Ur)從2750BC開始脫穎而出,吾珥第一王朝的 Mesannepadda (2560-25BC)和接續他的 Aannepadda 采取擴張政策,基士、Lagash、烏魯克。。都敗在他們的手中。但由于亞喀得(Akkad)的興起,吾珥要等到第三王朝的吾珥南模(Ur-Nammu 2113-2095BC)才大放光芒。

亞喀得(Akkad)的興起(2350BC-2100BC)

不久,蘇默人開始面對從示拿平原以北閃族居民亞喀得人(Akkadian)的挑戰。他們的領袖撒珥根(Sargon,2335-2279BC)出身低微,可能是一個私生子,像摩西一樣,在嬰孩時被放置在一個蘆葦的箱內,在幼發拉底河漂流。根據蘇默的傳說,他是被“灌溉者” 艾加(Akki the irrigator)拯救及養育的。撒珥根小心組織自己的勢力,統一了蘇默王朝的十二個城邦(city-states),建立亞加德城(Agade),帝國包括了北部的亞喀得(Akkad)和南部的蘇默(Sumer),再從東方的以攔(Elam)擴展至敘利亞和地中海。(圖 五,六)


(圖五)亞喀得帝國(Akkad)
點擊放大1600X


(圖六)撒珥根(Sargon,2335-2279BC)

古迪人的入侵(Gutian period,2230-2109BC) --  他們是從扎格羅斯山脈(Zagros Mountains)而來的野蠻部族,推翻了亞喀得帝國,逼使最后的王 Shar-kali-sharra (2217-2193BC)藏躲在都城亞加德(Agade),此城不久也被古迪人攻陷。古迪人不善于治理,米所波大米陷于無政府狀態,替吾珥第三王朝(2113-1991BC)的吾珥南模(Ur-Nammu)的蘇默文化戲劇性復興鋪路。

吾珥第三王朝(2113-1991BC)- 蘇默文化的復興

吾珥南模(Ur-Nammu)(圖七)是吾珥第三王朝的創立者,接續他的是兒子書支(Shulgi,2094-2047BC)。他們在位期間,推動了蘇默文化和國風上的文藝復興,修茸了很多在蘇默及亞喀得的廟宇,更特別厚待古蘇默的艾督城,不論在商業、貿易、農業及制造業各方面,沒有一個時期能超越這個時代的成就。 吾珥南模是史上第一位把法律編成典籍的人(雖然很簡單),比巴比倫的罕模拉比(Hammurabi,1792-1750BC)所編訂的法典還早。吾珥是當時行政的集中地,亞伯拉罕就是活在那個時代里。


(圖七)吾珥南模(Ur-Nammu)向守護神Shamash 獻祭

書支(Shulgi,2094-2047BC)死后,繼承者亞米森(Amar-Sin)統治下,蘇默帝國開始感覺到從北部及東部而來的亞摩利人(Amorite)侵略的威脅。 亞摩利人約活在主前3000-2000BC 的巴勒斯坦和敘利亞,但他們有一段時間,卻與其他西方的閃族人向東遷往新月沃土帶附近,來到日后成為亞摩利人首都馬里(Mari)等北部地區,后來甚至占領亞喀得。約主前1960年,東面山區的以欄人(Elamite)也入侵,成為蘇默帝國的真正威脅。

蘇默又回到過去獨立城邦的各自為政,較為強大的勢力,如基士、以力、巴比倫、拉沙(Larsa)、以鮮(Isin)、拉吉殊等便陷入連綿不斷的戰爭中。其中拉沙(Larsa)和以鮮(Isin)兩雄爭霸,從2025BC 持續至1763BC,最終被巴比倫的罕模拉比(Hammurabi,1792-1750BC)所擊敗。蘇默帝國就退下歷史的舞台。

古巴比倫帝國(1900BC-1595BC)

“巴比倫”(Babylon)這個名字很遲(在亞喀得最后一個王 Shar-kali-sharra 2217-2193BC 時)才出現在蘇默的文獻里。“巴比倫”(Babylon)是翻譯自希臘文的 Babil (or Bab-ili),“上帝之門”,這又是閃語翻譯自蘇默的名字 Ka-dimirra,詞源似乎與巴比倫主神馬爾杜克 Marduk (Bel-Merodach)的殿有關。在吾珥第三王朝時,巴比倫不過是由大祭司(Ensi)治理的一個小城。1900BC,當 Sumu-Abum 在巴比倫建立王朝時,它才開始顯得重要。但要到第六個王罕模拉比(Hammurabi,1780-1750BC)時,巴比倫才成為帝國的神聖中心。1100BC,亞述的提革拉﹒毗列色(Tiglath-Pileser)來到這里表示自己統治米所波大米的合法化。在新巴比倫帝國時期,這里也是帝國的政治中心,直到539BC。 (圖八)


(圖八)罕模拉比(Hammurabi,1792-1750BC)之前的古巴比倫
點擊放大 1600X

在罕模拉比(Hammurabi,1792-1750BC)做王之前,巴比倫所管轄的地區只不過方圓50哩﹔在他退下王位時,巴比倫統管的區域,從波斯灣至尼尼微,整個幼發拉底河區域直到扎格羅斯山區(Zagros Mountains)。罕模拉比不單是個卓越的軍事領袖,他的清晰思維,具遠見的管治,為百姓謀求福利,并編訂了一套成文的法律,包括了民事、商業、社會、道德生活各方面,是古代法律體系的不朽功業。其他如文學作品、宗教文獻、教育、數學、天文、醫朮、巫朮。。都有驚人的發展。(圖九 ,十)


(圖九)罕模拉比(Hammurabi,1792-1750BC)時期的古巴比倫


(圖十)八尺高黑色閃長岩石碑上刻有罕模拉比法典(282法律條文)

赫人侵入(The Hittites Invasions,1600BC-1200BC)

主前2000年尾,一個屬于印歐系的族群遷徙進小亞細亞(安納托利亞 Anatolia),當時正值印伊系的胡利安人(Hurrians 或何利人 Horites ) 進侵米所波大米上部。何利人向西再分散,并且進入古代的迦南地,他們的足跡遍及整個近東地區。亞伯拉罕時代,他們已在迦南立足。何利人約在主前1300年,才被強大的赫人帝國并吞。

1750BC,赫人以 Hattusas(現在土耳其的波赫撤蓋 Boghazkoy,在安卡拉之東130哩)為都城,從那里向東深入,占領了敘利亞,然后繼續挺進,在1595BC 劫掠了巴比倫,終止了古巴比倫帝國的統治。

但赫人的興趣只在經濟上,他們全盤采納了巴比倫的宗教,文化、法律(比罕模拉比法典的條文較人道寬大,殘害人肢體的刑罰是不獲准執行)和管理制度。從1600-1200BC,他們的勢力范圍擴大至敘利亞和巴勒斯坦,為了爭奪卡迭什(Kadesh)與埃及打了一場漫長的戰役,嚴重消耗了赫人和埃及雙方的資源。

溫克勒(Winckler)在1906年在土耳其的波赫撤蓋 Boghazkoy 發現了約一萬塊泥版文獻,其中包括了赫人帝國的皇室檔案文件,提供了大量有關赫族文化、法律、貿易等資料,讓我們查考《創世記》,對希伯來人先祖在迦南地過游牧生涯時的風俗習慣有更深的認識。他們也是將馬和戰車引進近東地帶的民族。

因為赫人的勢力范圍太廣,以致他們無法控制,不久帝國就發生內亂,國力漸衰,何利人在那區域的勢力越來越強盛,促成了邁坦尼(Mitanni)帝國在米所波大米的建立。邁坦尼人在以色列族長時期,控制瑪代(Media)至地中海地區之間的一片大地,他們的存在使赫人、亞述和埃及的勢力均衡。 (圖十一)


(圖十一)赫人帝國(Hittites)
點擊放大1600X

加瑟人(Kassites)、以欄人(Elamites)、邁坦尼人(Mitanni)的爭霸(1570BC-1157BC):

伴隨著赫人侵入巴比倫的有游牧部落的戰士加瑟人(Kassites),他們是由馬里(Mari)王 Agum II Kakrime(1595-1545BC)率領下,占領了赫人無法有效控制的巴比倫地區。加瑟人以經商貿易出名,又懂得靈活利用外交手腕處理與鄰國的關系,所以從主前十五至十三世紀,他們享有一段米所波大米歷史上難得一見的和平時光,有人還稱之為蘇默文化藝朮的復興時期。 (圖十二)


(圖十二) 加瑟人(Kassites)、以欄人(Elamites)、邁坦尼人(Mitanni)的爭霸(1570BC-1157BC)
點擊放大 1600X

從1380BC開始,加瑟人想向外擴張,借著與亞述王 Puzur-AshurIII,Ashur-Uballit 和埃及法老 Akhenaton 等的簽訂和平盟約或婚姻結盟,把勢力范圍擴大,這對貿易經商固然有利,但卻引起一些內部團體對亞述干涉內政的不滿。加瑟人與亞述人之間發生了一系列的爭戰。同一時候,從伊朗西南部來的以欄人(Elamites)也乘機侵入加瑟地區,他們與亞述之間也有爭戰。 以欄的勢力經過亞述王 Nebuchadnezzar I(1124-1103BC)的几次無情的攻擊后,就逐漸敗落。

我們對邁坦尼國(Mitanni,1500-1290BC)認識不多,考古資料很少,只知道它是胡利安人(Hurrians)侵入米所波大米后所建立的。埃及法老杜得模西士三世(Thutmose III,1504-1450BC)向外擴張,1460BC 進入米所波大米時,不但沒有與邁坦尼人爭戰,反而與他們聯手對抗赫人。以后的法老杜得模西士四世(Thutmose IV,1425-1417BC) 和亞門諾裴斯三世(Amenhotep III,1417-1379BC)都娶了邁坦尼王的女兒。邁坦尼王 Tushratta 雖然也和法老亞門諾裴斯四世(Amenhotep IV 或 Akhenaten,1379-1362BC)結盟,但在赫人強大軍隊的攻擊下,法老卻不守約,沒有出手援助邁坦尼。赫人軍隊奪取邁坦尼都城 Wassukkani。1365BC,當亞述在 Ashur-Uballit I 的治理下,為了確保其在米所波大米地區的政治和經濟地位,邁坦尼就成了亞述和赫人之間權力游戲的一顆棋子。 到了1290BC,邁坦尼就被亞述王 Adad-Nirari I 和Shalmaneser I 完全并吞。1285BC 埃及與赫人在 Kadesh 經過最后一場戰役后,埃及就從敘利亞撤退,留下赫人與亞述在米所波大米爭霸。原本與赫人聯手對抗亞述的加瑟人(Kassites),突然倒戈,占領了巴比倫。 1225BC,亞述王 Tukulti Ninurta(1244-1208BC)揮軍直入加瑟人的巴比倫,擄掠并燒毀城牆。1158BC,以欄王 Shutruck-Nahhunte 也侵入巴比倫,翌年,加瑟勢力一撅不振,宣告瓦解,讓亞述王 Ashur Dan I(1178-1173BC)和他的繼承者控制了整個地區。赫人帝國也銷聲匿跡。

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Tiglath-Pileser,1115-1077BC)毫不費力地率兵越過幼發拉底河占領了巴比倫,開始了亞述帝國的統治。

亞述帝國的興起(1420BC-609BC)

我要留待下一課再和大家分享。

默想:

還記得我在上一課的感言嗎?“現在教會講台上已經很少人‘講解歷史’,要做聽眾都難,就更不用說查考歷史,作一個‘讀者’了。”其實,讀史還容易,寫史才真難! 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英籍華裔作家張戎(Jung Chang)和她的丈夫史學家喬﹒哈利戴(Jon Halliday)共同撰寫了一本關于毛澤東的書,名《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Mao:The Unknown Story,出版社:香港開放出版社,2006年9月初版)。這當然不是什么“正史”,我只是借題發揮罷了。《維基百科網站》說:“。。耗時約10年完成。全書五十八章,中文版700頁,數據來源占82頁。張戎夫婦為完成此書,訪問過數百名毛的親友、與毛共事、交往的中外知情人、見証者及各國政要,包括六名總統、六名總理、四名外交部長、十三名前各國共產黨領袖。這些人物中,有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美國前總統福特、英國前首相希思、達賴喇嘛、斯大林與赫魯曉夫的翻譯、張學良、蔣經國、陳立夫等。訪問毛身邊工作過的人員,達十八人以上。毛的主要同事和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也几乎都訪問過。同時,深入俄羅斯、阿爾巴尼亞、東德、美國、英國、梵蒂岡等二十八個檔案館,取得許多聞所未聞的史料。該書英文版在出版后短期內即躍居英國、澳洲等國非小說類排行榜榜首,全球銷售量達一千二百萬冊。。”

我想這是極夸大的說法。難怪《維基百科網站》附帶說:“此條目的中立性有爭議。內容、語調可能帶有明顯的個人觀點或地方色彩。(2007年10月20日)”又說:“此條目需要補充更多來源。(2008年8月30日)”

歷來有關中國領袖或政治事件的書籍,“寫史”的人很難獲得完整的資料,他們提供的只是源自“一方”片面和主觀的資料,所以寫毛澤東的,不是把他捧上天,就是說他是魔鬼。。寫六X天X門事件的,就算現在(2009年五月)有了趙XX三十小時錄音出版的回憶錄,我們還是不知道“真相”,因為“另一方”長期封鎖有關信息,說“以免造成思想和政局上的混亂。”

台灣龍應台也“寫史”了!但她寫《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出版社:天下雜志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八月)就聰明的多。

   

她在十一月八日新加坡的講座上強調說,她一開始就決定不要寫成一本學朮(歷史)著作,而要有一種文學的魅力,要有像蜻蜓一樣輕的翅膀,可以飛起來。。。其實這本書講述的是1949年國民政府遷移到台灣至今的六十年歷史,但就算她訪問了台灣中南部鄉下的台籍國軍和台籍日兵、總統、副總統、國防部長、各級公務員。。收集史料。。閉關寫作400天。。她寫的還是“半截歷史的戰爭”(引自新加坡《聯合早報》2009年十一月六日副刊,作者懷鷹《讀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作者懷鷹還說:“重現歷史現場是有一定的困難的,隔了那么長的歲月,很多事、很多人,包括人的回憶和史料,距離真實也許還有一段距離。史料不一定可靠,人的記憶尤其是,戰爭的傷痕經過時間的磨合,已慢慢的脫離原來的軌道。。我不是說龍應台在編造歷史,而是要對所謂的史料進行確實的考証。。”

如果“寫史”的這么難還原真相,《列王紀》的作者呈現的是否只是“半截歷史”,甚至如一些二十世紀中葉興起的“新考古學派”(又名“極小化派”Minimalist)所說的“編造歷史”呢?請大家在課堂上討論。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