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一)

第二十五課 - 以色列王暗利和亞哈登場

(南國:亞撒 Asa 912/911-871/870BC ﹔北國:拿答 Nadab 911/910-910/909BC,巴沙 Baasha 910/909-887/886BC,以拉 Elah 887/886-886/885BC,心利 Zimri 886/885BC,暗利 Omri 886/885-875/874BC,亞哈 Ahab 875/874-853BC)

經文:王上十六:21 - 34

主旨: 以世人的眼光來看,暗利是一個雄才大略的王,為了與西頓/推羅建立更密切的貿易聯系,他給兒子亞哈娶了西頓王的女兒耶洗別為妻。這真是聰明人被聰明所誤,彌天大錯由此鑄下。在上帝的生命冊上,他的“丰功偉績”一個也不算數。

1。几天前(2010年四月)讀了《聯合早報》副刊的一篇文章《再多一下下》(作者:新加坡梁文福》后,真叫我感慨萬千。引發話題的是新加坡教育部長黃永宏醫生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談到教育部將探討調整母語(華文)成績在小六(小學六年級)會考總分的比重,讓天分不同的學生有更多空間和時間追求自己的興趣,加強個別的優勢,不至于因為母語成績較弱而受影響(《聯合早報》2010年4月21日報道)。

他還說:“中學生報讀初級學院是靠個人最佳的6科成績(L1R5,英文+其他五科項目),母語不是必須的,而初院升上大學情況也一樣。相比之下,母語作為小六會考四個科目之一(英文、華文、數學、科學,各占25%),所占比重明顯較大。在為學生打造一個更具包容性的教育體系這個大原則下,黃永宏認為有必要重新思考小六會考目前的計分比例是否還合理。。。。與‘O’(中學)、‘A’(初級學院)水准相比,母語成績在小六會考的比重很大,教育部現在要衡量的是,如果學生其他科目成績都很優異,卻因為母語比重太大而妨礙了他接下來的教育,這是否妥當?。。。現在母語成績的比重太大,學生跨不過去的時候,就會難過消極。我們不想再為學生設跨欄,我們要為他們提供學習母語的跳板,那些跳得過去的將獲得獎勵,跨不過的將不會受到懲罰。”當記者追問部長小六會考將來會不會類似“O”水准,不強制計算母語分數,部長表示一切還在探討階段。如果真的要修改小六會考的母語比重,教育部還需進行廣泛的意見搜集工作。目前在籍小學生無需擔心,教育部不會半途改變課程框架。。。對母語教育的展望,希望能制定出一個可滿足不同需求的‘中庸’政策。有一組家長希望孩子能修讀高級華文,甚至到中國念大學,教育部會全力支持他們﹔另一組家長覺得孩子在語言方面沒有天分,所以不希望孩子花太多時間學習兩種語言﹔還有一組家長可能認為,孩子雖然有能力學好雙語,但在體育、戲劇或音樂有發展的潛質,他們希望能騰出時間讓孩子往自己的強處發展,這些要求我們希望都能滿足。。。為了探討不同的母語水平測試方式,教育部最近展開的新一輪母語教育檢討工作,包括參考國際上不同的華文測試框架,例如中國漢語水平考試、國際中學會考等。。。”(注:新加坡教育制度:小學六年,中學四年‘O’水准,初級學院兩年‘A’水准,大學。。) (完)

這個報道“震驚”許多華文教育工作者。新加坡向來以英文作為各族的共同語,這是眾所皆知的,但為了確保各族學生不會失去自己的母語和母族文化認同感和自尊,因此也特別強調母語的學習。但英語即然是工作的語言,父母當然要孩子著重英文,所以無形中英語在華族家庭中節節勝利,華語卻節節敗退,以致在2009年華族小一新生當中,竟然有多達60%在家里是講英語的。換言之,他們的“母語”是英語,華語變成了“外語”。很多來自華族家庭的學生不能應付華文科目,他們形成了一股強大 壓力,要求政府降低華文水平。所以這些年來,華文的水平一降再降,升學標准一改再改,升初級學院和理工學院,華文不再是必及格科目﹔升大學,華文副修也不算分。現在才會有重新思考小六會考目前母語所占的比重是否合理的問題。華文教育工作者憂心如焚,覺得如果教育部再將小六會考母語成績比重調低的話,可能就再也沒有什么沖力來讓華族學生提高學華文的興趣了。

《再多一下下》的作者梁文福是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兼任助理教授。他把每一堂華文課當作“最后一刻”﹔當他對學生說這可能是他們“今生”最后一堂中文課時,他們也“仿佛別有一種珍惜的神情”。
  


 

這個《聖經課程》的讀者大部分來自中國、台灣、香港和北美地區。新加坡的讀者很少,我一點也不驚訝。有報章報道說,有個人在圖書館特地選了一本有插圖的華文故事書給身邊的一個四歲小孩,誰知他一聽到是華文書,馬上童言無忌地喊說:“華文書,我不要,我討厭華文書。”難怪到這里查考中文《聖經課程》的新加坡人不多!

梁文福把每一堂華文課當作“最后一刻”﹔我自己也時常把每一堂聖經課,每一天的靈修,每一次的講道當作是“最后一刻”,因為我不知道上帝會不會給我“另一次”。當你看到這里的時候,也許是你最后一次瀏覽這個網頁﹔你離開之后,盼望你繼續查考聖經,在“主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彼后三:18)

2。王上十六:21 - 28  “21那時,以色列民分為兩半:一半隨從基納(Ginath)的兒子提比尼(Tibni),要立他作王﹔一半隨從暗利(Omri)。22但隨從暗利的民,勝過隨從基納的兒子提比尼的民。提比尼死了,暗利就作了王。23猶大王亞撒(Asa)三十一年,暗利登基作以色列王共十二年,在得撒(Tirzah)作王六年。24暗利用二他連得(talents)銀子,向撒瑪(Shemer)買了撒瑪利亞山(the hill Samaria),在山上造城,就按著山的原主撒瑪的名,給所造的城起名叫撒瑪利亞(Samaria)。25暗利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惡更甚。26因他行了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以虛無的神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27暗利其余的事和他所顯出的勇力,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28暗利與他列祖同睡,葬在撒瑪利亞。他兒子亞哈(Ahab)接續他作王。”

北國以色列第六個王(第三個王朝  --  暗利王朝)  --  暗利 (Omri 886/885-875/874BC),在位十二年。

“猶大王亞撒(Asa)三十一年,暗利登基作以色列王共十二年,在得撒(Tirzah)作王六年。”  --  這里特別強調暗利在得撒作王六年,然后下文告訴我們,他遷都至撒瑪利亞。

“暗利用二他連得(talents)銀子,向撒瑪(Shemer)買了撒瑪利亞山(the hill Samaria),在山上造城,就按著山的原主撒瑪的名,給所造的城起名叫撒瑪利亞(Samaria)。”  --  我在上一課的默想欄曾告訴大家,一個王動用許多人力財力 (一他連得約 30公斤,二他連得是 60公斤的銀子),敢遷都至新的地方,他肯定不是一個泛泛之輩,必定也是一個有魄力、毅力和才干的人。在他之前的几個王都以得撒(Tirzah)作為京城,為什么暗利要遷都至撒瑪利亞呢? 在沒有作為都城之前,聖經只有在王上十三:32 提到撒瑪利亞這個地方。當時有個無名神人預言,說“因為他奉耶和華的命指著伯特利的壇,和撒瑪利亞各城有邱壇之殿所說的話,必定應驗。”神人指的是,猶大王約書亞要拆毀伯特利和撒瑪利亞的丘壇之殿(王上十三:2)。撒瑪利亞是一個什么地方?根據地理學家梁天樞博士的《簡明聖經史地圖解》(橄欖基金會出版,1998年),他說:

撒瑪利亞(城、山):(看圖)撒瑪利亞城(Samaria)今日是名叫 Sebastiyeh 的一個廢墟,位于示劍西北約12公里,得撒之西約16公里,古城是以色列王暗利于88O BC所建,作為他的新都。城雄踞于撒瑪山之山頭之上,山高90米,隆起于廣闊的山谷之中,毗鄰巴勒斯坦中部高原,山雖不高,但足以瞭望遠處,又能設防自衛,從該城出發,南可達示劍,北到米吉多,西可抵地中海岸富庶的平原,因此占據了這個守望台,無疑是控制了巴勒斯坦中部一帶,由南到北及往西海岸地區的行軍和經商路線,確實是一個建都極佳之處。在1908、1931和1967年間,曾三度發掘,許多青銅前期與鐵器早期的社區遺址相繼出土,共有六個建筑期,第一期顯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城,宮中有寬大的庭院和水池,裝飾華麗,象牙刻工精湛,殆出自腓尼基巧匠之手,衛城西至東長178公尺,北至南寬51公尺,基址包括暗利和亞哈的皇宮。722BC毀于亞述人之手,并將人民擄去,又把巴比倫人等移來代替以色列人,此后該城又數度易主,歷經亞述、波斯、巴比倫、希臘等帝國,成為他們的殖民地和軍事行政中心,331BC被亞歷山大大帝攻占,將城希臘化,撒瑪利亞人因此叛亂,但立被鎮壓,為了懲罰他們,就把居民逐往示劍等地,又移來六千馬其頓人居住,成了一個希臘的殖民地,不久撒瑪利亞完全被希臘化,因不斷的希臘化,在108BC招致被哈斯摩尼王朝 (Hasmonean dynasty)所夷平,此后有一段時間成為無人居住的荒城。66BC羅馬的龐貝重建此城,3O BC大希律再予擴建,并更名為 Sebastiyeh,主前25年,希律王建造了一所聖殿,奉獻給羅馬帝國的奧古斯都大帝。在衛城中設計有長廊式的街道、戲院、競技場與長達4公里的護城牆,但是在66年,猶太的第一次革命中被毀。到四世紀時,成為主教牧區中心,五世紀時建有禮拜堂和修道院各一間,614年城被波斯人所毀,十字軍時代,牧區再被建立,同時在村的東邊再筑一新的禮拜堂,1300年禮拜堂可能是由于地震之故 再度被毀。今日在這個古城的附近,除了一個阿拉伯人的村落之外,便是一列列的石柱和廢墟。新約時代主耶穌和腓利相繼到此布道。(完)
 

我們不要把撒瑪利亞(城、地)與撒瑪利亞(人)相混淆。在同一本書里,梁博士說:

撒瑪利亞(人):主前722年,亞述王消滅了北國以色列,几將全部的以色列人都擄到亞述去,又把亞述和它屬國的人移來,不久余下的以色列人就和移來的人混合,這就產生了撒瑪利亞人。猶大人回歸后,認為他們與外族通婚是不聖潔的。而且撒瑪利亞人只奉行摩西五經,又在基利心山 (Mt. Gerizim)上建有聖殿,信仰上大有差別,特別是他們阻礙重建聖殿的工作,所以兩者的仇恨就日 漸加深。在331BC他們被自撒瑪利亞城逐出后,就來到示劍之東的拿布路斯城(Nablus),在新約時代撒瑪利亞人和猶太人是不相往來的,至今日雖然在法律上是平等的,但仍被猶太人所歧視,這個民族目前只剩下寥寥二百余人,而且也毫無生氣,十分保守,又不與其它的民族通婚,由于血統太過接近,有些小孩生下來就是白痴。在他們小小的會堂中,仍保有摩西五經 (Samaritan Pentateuch)的手抄本,可能已有一千年左右的歷史,被他們視為珍寶。


Samaritan Pentateuch

“暗利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惡更甚。因他行了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以虛無的神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  --  除了提起暗利遷都至撒瑪利亞,《列王紀》的作者對暗利在位期間所作的其他事完全沒有興趣,所以只字不提。其實,從暗利王朝開始,我們看到以色列以 maµt Bit-HÉumri (the land of the House of Omri)的名出現在亞述帝國的文件上。在暗利短短的十二年執政期間,以色列恢復了作為巴勒斯坦地區的一個重要的貿易國地位,這是因為暗利的遷都,使得以色列跟西頓/推羅有更好的貿易聯系。不但如此,暗利還特意安排兒子亞哈(Ahab) 娶西頓王(Zidonians)謁巴力(King Ittobaal of Tyre,又名 Ethbaal)的女兒耶洗別(Jezebel)為妻,使兩國的關系更為密切。當然這樣做,導致日后的亞哈因敬拜巴力,把北國以色列推到萬劫不復的地步。 還有,王下三:4-5 提到“摩押王米沙牧養許多羊,每年將十萬羊羔的毛和十萬公綿羊的毛給以色列王進貢。亞哈死后,摩押王背叛以色列王。”使摩押處于這種臣服地位的不是亞哈,而是暗利﹔他的兒子亞哈繼續控制著摩押,但是在他統治的末期,由于亞哈與其他國王聯手攻擊亞述,這場戰爭沒有明確的結果,之后不久,亞哈在與大馬色王作戰時被殺,接續他作王的兒子亞哈謝(Ahaziah I 853-852BC)也從窗戶上掉下去摔死。摩押是乘這個時機起來反叛,亞哈的另一個兒子約蘭(J(eh)oram I 852-841BC)率兵進行鎮壓,摩押石碑記錄了這起事件。(請參考《撒母耳記上》第一課

總之,以世人的眼光來看,暗利是一個雄才大略的王,但在上帝的生命冊上,他的“丰功偉績”一個也不算數﹔在上帝的眼中,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惡更甚。因他行了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以虛無的神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

“暗利其余的事和他所顯出的勇力,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暗利與他列祖同睡,葬在撒瑪利亞。他兒子亞哈(Ahab)接續他作王。”  --  以前的以色列王都是葬在得撒(Tirzah),這是第一次提到王葬在撒瑪利亞。有學者如 Norma Franklin 根據過去哈佛大學在 1908年和1910年 考古學家 Reisner and Fisher 的挖掘記錄,認為在那里找到暗利,甚至亞哈的墓穴。但也有考古學家如 David Ussishkin 不以為然。接續暗利作王的是他的兒子亞哈。
 

Norma Franklin has identified the tombs of Omri and probably his son Ahab beneath the Iron Age palace. Entrance tunnels to the tombs were dug into the rock scarp on the side of the podium.

 

3。王上十六:29 - 34  “29猶大王亞撒(Asa)三十八年,暗利(Omri)的兒子亞哈(Ahab)登基作了以色列王。暗利的兒子亞哈在撒瑪利亞(Samaria)作以色列王二十二年。30暗利的兒子亞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31犯了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所犯的罪。他還以為輕,又娶了西頓王(Zidonians)謁巴力(Ethbaal)的女兒耶洗別(Jezebel)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Baal)。32在撒瑪利亞建造巴力的廟,在廟里為巴力筑壇。33亞哈又做亞舍拉(grove),他所行的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更甚。34亞哈在位的時候,有伯特利人(Bethelite)希伊勒(Hiel)重修耶利哥城(Jericho),立根基的時候,喪了長子亞比蘭(Abiram)﹔安門的時候,喪了幼子西割(Segub),正如耶和華借嫩(Nun)的兒子約書亞(Joshua)所說的話。”

北國以色列第七個王(第三個王朝  --  暗利王朝)  --  亞哈 (Ahab 875/874-853BC),在位二十二年。
 

“猶大王亞撒(Asa)三十八年,暗利(Omri)的兒子亞哈(Ahab)登基作了以色列王。暗利的兒子亞哈在撒瑪利亞(Samaria)作以色列王二十二年。”  --  聖經用了最長的篇幅記錄亞哈在位時的事跡。是不是因為他是一個賢明的君王,或有什么丰功偉業垂千秋呢?不是。留名是不錯的,因為他的名字的確出現在經外文獻。 他的巴力先知們和先知以利亞在迦密山上的交鋒也是眾所皆知的。但聖經不是給我們留下他的“善行”,而是他的“惡行”。聖經說:“暗利的兒子亞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31犯了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所犯的罪。他還以為輕。。。(又因他娶了西頓王的女兒耶洗別)去事奉敬拜巴力(Baal)。在撒瑪利亞建造巴力的廟,在廟里為巴力筑壇。亞哈又做亞舍拉(grove),他所行的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更甚。”他的妻子耶洗別更是惡名昭彰,在《啟示錄》里,主耶穌竟然用她的名字作為“假先知”,“邪教”和“邪惡”的代名詞。“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仆人,引誘他們行奸淫,吃祭偶象之物。”(啟二:20)

王國分裂后才不過 50多年,一個個王把以色列引到萬丈深谷,靈性一落千丈,再也不能翻身。

“亞哈在位的時候,有伯特利人(Bethelite)希伊勒(Hiel)重修耶利哥城(Jericho),立根基的時候,喪了長子亞比蘭(Abiram)﹔安門的時候,喪了幼子西割(Segub),正如耶和華借嫩(Nun)的兒子約書亞(Joshua)所說的話。”  --  這是一段小插曲。當耶利哥城陷落后,在書六:26  “當時,約書亞叫眾人起誓說:‘有興起重修這耶利哥城的人,當在耶和華面前受咒詛:他立根基的時候,必喪長子﹔安門的時候,必喪幼子。’”現在這個咒詛果然應驗了。我們還要在王下二:19-22 看到先知以利沙行神跡把耶利哥城惡劣的水治好。

亞哈和耶洗別的“惡事”要在以后几章慢慢地展開。下一課,先知以利亞將要登場,我們再見。


默想:

暗利王應該屬于高智商的人,才能夠在短短十二年里建立許多“丰功偉業”。但做人不是聰明就夠的。

報章上時常報道很多新聞,有很多聰明人做蠢事,高智商者欠缺道德判斷力,最后甚至引發悲劇嗎?像這樣令人傷感的事屢見不鮮。由此可見,若想避免做出錯誤決定,光有一顆聰明的腦袋是不夠的。

這也推翻了某些人的觀念,他們以為可以借由良好教育來解決社會弊病。這些人的推論是:“只要教導人們‘某件事’的危險性,他們就不會去做,而他們所不喜歡,不想要的的后果也就不會產生了。”

但自身經驗和聖經教導所告訴我們卻不是如此。事實上,有史以來最聰明的一個人,就是所羅門,竟然還是抉擇錯誤的頭號人物。

古以色列王國的所羅門王,同時也是箴言大部分書卷的作者,他曾寫道:“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箴四:23)以及“智慧存在聰明人心中”(箴十四:33)。然而他雖明了一個人的心與智慧的關系,卻違背上帝的心意去娶外邦女子為妻,而這些妃嬪就“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神。”(王上十一:4)。因此上帝說:“我必將你的國奪回。”(王上十一:11)

暗利為了與西頓/推羅建立更密切的貿易聯系,他給兒子亞哈娶了西頓王的女兒耶洗別為妻。這真是聰明人被聰明所誤,彌天大錯由此鑄下。

若想做出正確的抉擇,所需要的只是一顆完全獻給上帝的心。(《靈命日糧》2006年,7月10日)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