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一)

第二十四課 - 以色列王拿答、巴沙、以拉、心利相繼作王

(南國:亞撒 Asa 912/911-871/870BC ﹔北國:拿答 Nadab 911/910-910/909BC,巴沙 Baasha 910/909-887/886BC,以拉 Elah 887/886-886/885BC,心利 Zimri 886/885BC,暗利 Omri 886/885-875/874BC,亞哈 Ahab 875/874-853BC)

經文:王上十五:25 - 十六:20

主旨:以色列王拿答、巴沙、以拉、心利相繼作王﹔上帝給他們的判語是:“他(們)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1。箴二十八:2  “邦國因有罪過,君王就多更換。因有聰明知識的人,國必長存。”古埃及帝國就曾經在古王國時期((第三 - 六王朝,約主前2649-2150年)與中王國時期(第十一 - 十四王朝,約主前2040-1640年)之間,稱為第一中間期(第七 - 九王朝,約主前2150-2040年),當時統一王國分裂為彼此敵對的地方王國,文獻記載說這一時期“70日70王”,也就是說國王像走馬燈一樣,換了又換。不只古代這樣,近代如東南亞的泰國, 也是一樣。軍人發動政變的頻率很高,平均大約每二年半發生一次軍人政變,如:

1976年10月6日 軍事政變,陸軍元帥巴博和他儂政變成功,300人被殺數百人被捕。

1977年3月26日 軍事政變,沙拉爾將軍主謀,政變失敗,沙拉爾被處死。

1977年10月   軍事政變,海軍上將沙鄂,江薩將軍任總理,共產黨被削弱。

1991年2月   軍事政變,軍方素金達將軍,“國家和平維持大會”奪回軍事政權。

2006年9月   軍事政變,陸軍總司令頌提發動政變,在坦克包圍了政府大樓后,他信在紐約宣布曼谷進入緊急狀態。。

難怪有人說,泰國現代史簡直就是一部軍人政變史。

現在回頭看北國以色列,在南國猶大王亞撒(Asa 912/911-871/870BC)在位期間,他們竟然有六個王相繼出現,就是拿答(Nadab 911/910-910/909BC),巴沙(Baasha 910/909-887/886BC),以拉(Elah 887/886-886/885BC),心利(Zimri 886/885BC),暗利(Omri 886/885-875/874BC),亞哈(Ahab 875/874-853BC) 。若不是邦國有罪,還有什么理由會搞到君王更換如此多次?

2。王上十五:25 - 31  “25猶大王亞撒第二年,耶羅波安(Jeroboam)的兒子拿答(Nadab)登基作以色列王,共二年。26拿答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他父親所行的,犯他父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27以薩迦人(Issachar)亞希雅(Ahijah)的兒子巴沙(Baasha)背叛拿答,在非利士(Philistines)的基比頓(Gibbethon)殺了他。那時拿答和以色列眾人正圍困基比頓。28在猶大王亞撒第三年巴沙殺了他,篡了他的位。29巴沙一作王,就殺了耶羅波安的全家。凡有氣息的,沒有留下一個,都滅盡了,正應驗耶和華借他仆人示羅人(Shilonite)亞希雅(Ahijah)所說的話。30這是因為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惹動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31拿答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

北國以色列第二個王  --  拿答(拿答 Nadab 911/910-910/909BC),在位二年。

究竟北國以色列有什么罪,以致君王要多更換?就以耶羅波安(Jeroboam)的兒子拿答(Nadab)登基作以色列王為例,他只作了兩年就被巴沙殺了篡位。聖經說:“拿答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他父親所行的,犯他父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以后這句話(或較為精簡的“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就成為上帝對每一個以色列王,也是上帝對以北國色列整個群體的判語。

“行他父親所行的,犯他父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  我再囉嗦地問大家:他的父親耶羅波安行了什么,叫以色列人陷在罪里?他登基后,為了防范以色列人一年三次到耶路撒冷朝聖,“耶羅波安王就籌划定妥,鑄造了兩個金牛犢,對眾民說:‘以色列人哪,你們上耶路撒冷去實在是難,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他就把牛犢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為他們往但去拜那牛犢。耶羅波安在邱壇那里建殿,將那不屬利未人的凡民立為祭司。耶羅波安定八月十五日為節期,像在猶大的節期一樣,自己上壇獻祭。他在伯特利也這樣向他所鑄的牛犢獻祭,又將立為邱壇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為以色列人立作節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壇燒香。”(王上十二:28-33)(請看第十五課

“以薩迦人(Issachar)亞希雅(Ahijah)的兒子巴沙(Baasha)背叛拿答,在非利士(Philistines)的基比頓(Gibbethon)殺了他。那時拿答和以色列眾人正圍困基比頓。在猶大王亞撒第三年巴沙殺了他,篡了他的位。”  --  除了上面那句判語,聖經對拿答在位的兩年做了什么一句不提,就說他是怎樣被殺。當他與非利士人在基比頓爭戰的時候,以薩迦人(Issachar)亞希雅(Ahijah)的兒子巴沙(Baasha)就背叛他,把他殺了,篡了他的位。巴沙大概是拿答得一名將士。基比頓在哪里?請看圖。它位于米斯巴以西約35公里,地勢險要。至從聖經說大衛和所羅門“統管諸國,從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邊界。所羅門在世的日子,這些國都進貢服事他。”(王上4:21)這是第一次再提非利士與以色列人爭戰,以后他們還要在代下十七:11、二十一:16、二十六:6-7、二十八:18 出現,然后就從歷史舞台消失。

“巴沙一作王,就殺了耶羅波安的全家。凡有氣息的,沒有留下一個,都滅盡了,正應驗耶和華借他仆人示羅人(Shilonite)亞希雅(Ahijah)所說的話。這是因為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惹動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拿答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  --  先知亞希雅說了什么話?王上十四:7-11 “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我從民中將你(耶羅波安)高舉,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將國從大衛家奪回賜給你,你卻不效法我仆人大衛,遵守我的誡命,一心順從我,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你竟行惡,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為自己立了別神,鑄了偶象,惹我發怒,將我丟在背后。因此,我必使災禍臨到耶羅波安的家,將屬耶羅波安的男丁,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從以色列中剪除,必除盡耶羅波安的家,如人除盡糞土一般。凡屬耶羅波安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這是耶和華說的。”先知說的話,現在應驗了。

3。王上十五:32 - 十六:7  “32亞撒(Asa)和以色列王巴沙(Baasha)在世的日子常常爭戰。33猶大王亞撒第三年,亞希雅(Ahijah)的兒子巴沙在得撒(Tirzah)登基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共二十四年。34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耶羅波安 (Jeroboam)所行的道,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1耶和華的話臨到哈拿尼(Hanani)的兒子耶戶(Jehu),責備巴沙說:2‘我既從塵埃中提拔你,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你竟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使我民以色列陷在罪里,惹我發怒。3我必除盡你和你的家,使你的家像尼八 (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的家一樣。4凡屬巴沙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5巴沙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勇力,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6巴沙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得撒。他兒子以拉 (Elah)接續他作王。7耶和華的話臨到哈拿尼的兒子先知耶戶,責備巴沙和他的家,因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一切事,以他手所做的惹耶和華發怒,像耶羅波安的家一樣,又因他殺了耶羅波安的全家。”

北國以色列第三個王  --  巴沙(Baasha 910/909-887/886BC),在位二十四年。

“亞撒和以色列王巴沙在世的日子常常爭戰。”  --  我們在上一課查考猶大王亞撒的時候,已經談到他和巴沙的爭戰,所以這里不再重復。

“猶大王亞撒第三年,亞希雅的兒子巴沙在得撒登基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共二十四年。”  --  巴沙在位二十四年,所以不算是短命王。作王這么久,他有什么政績可炫耀的呢?沒有,聖經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反而以上帝的一句判語“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總結他一生所做的。

“耶和華的話臨到哈拿尼的兒子耶戶,責備巴沙說:‘我既從塵埃中提拔你,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你竟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使我民以色列陷在罪里,惹我發怒。我必除盡你和你的家,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的家一樣。凡屬巴沙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  --  “惹我發怒”的原文是 (provoke me to anger),字根是 (kā‘as ,provoked,激怒某人),這個字在舊約聖經出現了約 55次,第一次是在申四:25 “你們在那地住久了,生子生孫,就雕刻偶象,仿佛什么形象,敗壞自己,行耶和華你上帝眼中看為惡的事,惹他發怒。”在《從倍受恩寵至觸怒上帝之所羅門王,第三十課 - 耶和華向所羅門發怒》,我談到耶和華“發怒”,那里的發怒有分等級(用不同的希伯來字),但這里的“惹我發怒”沒分等級, 因為重點是在“激”或“惹”的動作,不在“怒”程度的深淺,只是說因巴沙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就是拜偶像,使以色列陷在罪里,激怒耶和華。結果怎樣?“我必除盡你和你的家,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的家一樣。凡屬巴沙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現在我問大家,因一個人的犯罪,為什么竟牽連全家,死得如此悲慘?___________

“巴沙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得撒。他兒子以拉 (Elah)接續他作王。” --  對于一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人,在位越久,累積的惡越多,刑罰也越重。倒不如一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人,就算是短命王,在主面前交賬的時候,肯定會有賞賜。巴沙死后,葬在得撒(我在上一課說這是當時的都城)。他兒子以拉 (Elah,887/886-886/885BC)接續他作王。

4。王上十六:8 - 20  “8猶大王亞撒(Asa)二十六年,巴沙(Baasha)的兒子以拉(Elah)在得撒(Tirzah)登基作以色列王,共二年。9有管理他一半戰車的臣子心利(Zimri)背叛他。當他在得撒家宰亞雜(Arza)家里喝醉的時候,10心利就進去殺了他,篡了他的位。這是猶大王亞撒二十七年的事。11心利一坐王位,就殺了巴沙的全家,連他的親屬、朋友也沒有留下一個男丁。12心利這樣滅絕巴沙的全家,正如耶和華借先知耶戶(Jehu)責備巴沙的話。13這是因巴沙和他兒子以拉的一切罪,就是他們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以虛無的神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14以拉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15猶大王亞撒二十七年,心利在得撒作王七日。那時民正安營圍攻非利士(Philistines)的基比頓(Gibbethon)。16民在營中聽說心利背叛,又殺了王,故此以色列眾人當日在營中立元帥暗利(Omri)作以色列王。17暗利率領以色列眾人從基比頓上去,圍困得撒。18心利見城破失,就進了王宮的衛所,放火焚燒宮殿,自焚而死。19這是因他犯罪,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耶羅波安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20心利其余的事,和他背叛的情形,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
 

北國以色第四個王  --  以拉 (Elah,887/886-886/885BC),在位二年。

聖經也是只字不提以拉在位兩年做了什么,只說他被“管理他一半戰車的臣子心利(Zimri)背叛他。當他在得撒家宰亞雜(Arza)家里喝醉的時候,心利就進去殺了他,篡了他的位。”

北國以色第五個王  --  心利 (Zimri 886/885BC),在位七日。

心利在位七日做了什么?就是殺人。“心利一坐王位,就殺了巴沙的全家,連他的親屬、朋友也沒有留下一個男丁。心利這樣滅絕巴沙的全家,正如耶和華借先知耶戶(Jehu)責備巴沙的話。(王上十六:1-4)”

“猶大王亞撒二十七年,心利在得撒作王七日。那時民正安營圍攻非利士(Philistines)的基比頓(Gibbethon)。民在營中聽說心利背叛,又殺了王,故此以色列眾人當日在營中立元帥暗利(Omri)作以色列王。暗利率領以色列眾人從基比頓上去,圍困得撒。心利見城破失,就進了王宮的衛所,放火焚燒宮殿,自焚而死。”  --  心利只在位七日,還沒有做穩王位,當時他的軍兵正在圍攻非利士人的基比頓,看來上次拿答和以色列眾人圍困基比頓的那場戰役(王上十五:27),打倒現在還沒結束。在營中發生一場軍事政變,軍民推舉元帥暗利作王,他率軍離開基比頓,圍困在都城得撒的心利。心利無路可逃,就放火焚燒宮殿,自焚而死。

上帝給他的判語跟以前的几個以色列王一樣,“這是因他犯罪,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耶羅波安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從王朝的觀點來看,我們已經查考了北國以色列的兩個王朝:

一、耶羅波安和拿答屬於耶羅波安王朝;

二、巴沙、以拉和心利屬於巴沙王朝;

下一課,我們要看第三個王朝的出現,就是暗利王朝(Omrides),這個王朝把都城從得撒移到撒瑪利亞。暗利王朝包括了暗利(Omri 886/885-875/874BC)、亞哈(Ahab 875/874-853BC)、亞哈謝(Ahaziah I 853-852BC)和約蘭(J(eh)oram I 852-841BC)四個王。
 


默想:

這里考一考大家,請問:中國歷代王朝中,帝王最多的是哪一朝?

《現代漢語詞典》(商務印書館,2008年)的附錄中,記載了商朝(公元前1600?-1300)共30個皇帝(從商湯到紂王),其中盤庚(第十九個王)把都城遷至殷(今河南省安陽市)。好好地定居在原來的都城,為什么勞師動眾遷都呢?從盤庚遷都至殷,我們可以學到一個功課,遷都不是一件易事,除非王有魄力、毅力和才干。《中華上下五千年》(王輝編,時代文藝出版社,2003年)記載了這起搬遷的事:

盤庚遷殷

 

    商朝從建國到滅亡,長達五百多年。最后的二百七十多年定都于殷(今河南省安陽市),所以商朝又叫殷朝,有時候也稱為殷商或者商殷。

    商朝定都于殷是從盤庚開始,盤庚是商湯的第九代孫子,商朝的第十九個王。商朝曾經屢次遷都,盤庚定都于殷,不再遷徒,反映了這時候農業的重要性已經超過了畜牧業,人們要求定居下來。

    盤庚決定遷殷,是經歷了一番斗爭的。原來在太甲以后,商朝歷代的君主和奴隸主貴族們,生活都很腐化。他們迷信鬼神,又特別喜歡喝酒。他們是十足的寄生虫,自己不勞動,一切事情都驅使奴隸去做。在奴隸和奴隸主之間,階級矛盾十分尖銳,奴隸們大批逃亡。在王室貴族當中,爭奪王位越演越劇烈,有的人說應當兄終弟及,有的人說應當父死子繼。叔侄之間,兄弟之間,常常展開你死我活的斗爭,把國家搞得個亂七八糟。

    階級矛盾和奴隸主內部的矛盾削弱了商朝,生產荒廢了,一些小國和少數民族不再受商朝的節制,加上水澇、干旱等等自然災害,使得商朝這個奴隸制國家簡直維持不下去了。

    正在這個時候,商朝的第十八個王陽甲死了,陽甲的弟弟盤庚做了王。盤庚是個有心計的人,他善于觀察形勢,覺得國家不能再照老樣子維持下去了,應當想出一個行之有效的辦法來緩和這些矛盾,挽救商朝的衰亡。他想出來的辦法就是把都城遷到殷,開墾荒地,長期定居下來。

    第一,殷地的土地比較肥沃,自然災害比較少些輕些,在這里建設都城有利于發展農業生產。第二,遷都以后,一切都得從頭做起,奴隸主貴族不能過分享受,這樣階級矛盾就可以緩和一些。第三,遷都可以避開危險的反叛勢力﹔都城比較安全,統治就可以穩定些。

    可是遷都的決定招致了許多人的反對,反對的人主要是奴隸主貴族。他們害怕到了新的地方不能照舊享樂。盤庚是個辦事十分堅決的人,他決不因為有人反對就改變主意。他把奴隸主貴族召集起來,對他們發表了兩篇訓誥。第一篇訓誥是勸說,告訴大家搬家到殷去的好處。他說:“我要遵照先王關心臣民的樣子,關心你們,保佑你們,帶著你去尋求安樂的地方。你們如果不與我同心,先王的在天之靈便要責罰你們,降下不祥來了。”第二篇訓誥是威脅,用強硬的口氣,警告大家一定要老老實實地服從遷都命令,否則就要進行嚴厲的制裁。

    盤庚用了軟硬兼施的手段,終于把首都遷到了殷。可是斗爭并沒有結束。老百姓到了一個新地方,生活不習慣,吵嚷著要遷回老家。奴隸主貴族就乘機起哄,煽動大家要求搬回老家去。盤庚又發表了一篇訓誥,用強硬的語氣制止住了奴隸主貴族的反對。過了几年,局面才安定下來。奴隸們在這里被迫沒日沒夜地勞動,把殷建設成了一個十分繁榮的都市。從此,商朝的都城就固定在殷城,政治上比較穩定,社會經濟和文化也就有了更大的發展。

    那時候,銅的冶煉技朮大大提高,青銅器的制作范圍也更加擴大了。殷城附近就有了一個很大的青銅器作坊,有上千個奴隸在作坊里勞動。奴隸們用銅、錫、鉛三種金屬做原料,冶煉鑄造了成千上萬件斧、鉞(yue)、戈、矛、刀、鏃(zu)等武器﹔鼎、爵(jue)、觚(gu)、壺、盤、盂等飲食器皿、斧、錛(ben)、鑿、鑽、鏟等工具。許多青銅器造型十分優美,花紋圖案十分精巧,達到了高超的藝朮水平,形成了后來著稱于世的青銅器文化。有一個很著名的司母戊大方鼎,高133厘米,長110厘米,寬78厘米,重875公斤,已經被考古學家從殷墟遺址中發掘了出來,完整地保存在中國歷史博物館里。這是世界上到現在為止發掘到的最大青銅器。從商代的青銅器也可以看出,我國燦爛的古代文化,是以奴隸為主體的勞動群眾創造出來的。

    在殷墟遺址中,還發掘到大批烏龜的腹甲和牛的肩胛骨,上面刻著許多文字。這種文字和現在的不同,是我國已經發現的最古的文字,叫做甲骨文,一共有三千多個單字,大多已經被考古學家認出來了。原來殷朝的王室貴族很迷信,做什么事情都要先采用龜甲和牛骨進行占卜。刻在龜甲和牛骨上的,大都是占卜的原因和結果,以及后來是否應驗等等的話,這些卜辭記載著殷朝的許多大事,為我們研究殷商的歷史提供了可靠的資料。

    盤庚遷都,又一度復興了商朝,使得殷商這個奴隸制國家,在我國文化發展史上放出了燦爛奪目的光彩,成了當時世界上的文明大國。(完)

由此可見,暗利(Omri)把都城從得撒移到撒瑪利亞,他肯定不是一個泛泛之輩,必定也是一個有魄力、毅力和才干的人。上帝又給了他什么判語呢?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