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一)

第二十課 - 猶大國王亞比央與耶羅波安爭戰

(南國:亞比央 Abijam 915/914-912/911BC ﹔北國:耶羅波安 Jeroboam 931/930-911/910BC)

經文:王上十五:1 - 8,代下十三:1 - 22

主旨: 猶大國王亞比央與以色列王耶羅波安爭戰,在寡不敵眾和前后被夾攻的危急關頭,他們向上帝呼求,上帝將以色列人交在猶大人手里,亞比央和他的軍兵大大殺戮以色列人。
 

1。 上一課,《列王紀》的先知作者給猶大王羅波安的蓋棺論定是:羅波安在位的前三年遵行大衛和所羅門的道,辦事精明﹔國勢強盛后,他就離棄耶和華的律法,不立定心意尋求耶和華,上帝用埃及法老示撒擊打他﹔當他在耶和華面前自卑后,上帝怒氣就轉消了,不將他滅盡,并且在猶大中間也有善益的事。作者沒說但我們都知道的是:羅波安一生最大的敗筆,就是他沒有盡最大的努力維持猶大和以色列十個支派的團結。他很沒有智慧,聽信身邊和自己一同長大的那般“公子哥兒”的建議,激怒了以色列十個支派的人。加上他們的王耶羅波安,為了防止以色列人一年三次到耶羅撒冷朝聖,鑄造金牛犢安放在伯特利和但城,又私立凡民為祭司,令立節期。。這些措施叫百姓陷在罪里。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因羅波安的愚蠢,加上耶羅波安挖了一個大坑,北國以色列就這樣泥足深陷,再也不能歸回正道。

還記得北國以色列與南國猶大分裂之時,羅波安率領十八萬大軍要與以色列家爭戰嗎?(王上十二:21)上帝立刻差遣先知示瑪雅對羅波安說:“你們不可上去與你們的弟兄以色列人爭戰。各歸各家去吧!因為這事出于我。”(王上十二:24)當時羅波安馬上下令退軍。但接下來,我們看到的卻是“羅波安與耶羅波安時常爭戰”(王上十四:30,代下十二:15),“羅波安在世的日子常與耶羅波安爭戰”(王上十五:6),“亞比央常與耶羅波安爭戰”(王上十五:7,代下十三:2),“亞撒(猶大王)和以色列王巴沙在世的日子常常爭戰”(王上十五:16,32)。。 南北兩國本是同根生,現在卻彼此相斗。那是將近三千年前的事,但這樣的斗爭還不斷的在歷史舞台上重演。。這要到什么時候才會止息?

自從始祖犯罪,兩兄弟該隱和亞伯彼此相爭,這樣的斗爭永遠也不會止息。。。以實瑪利和以撒,以掃和雅各,猶大和約瑟之子以法蓮/瑪拿西之間的斗爭都給后代種下 仇恨禍根,叫他們之間的爭戰綿綿不絕。從兄弟鬩牆之爭,擴展為國與國之間,族群與族群之間,黨派與黨派之間,宗教與宗教之間的斗爭,人命傷亡何止千千萬萬。遠的不說,看2010年3月29日,兩名車臣“黑寡婦”炸彈客的行徑,造成莫斯科地鐵內近百名無辜人民,其中一名“人彈”年僅17歲。車臣叛軍領袖烏馬羅夫聲稱是他下令對莫斯科地鐵襲擊,目的是報復俄羅斯總理在北高加索的政策和消滅異教徒。。


2010年3月29日莫斯科地鐵爆炸案

4月4日,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連續發生三起爆炸案,伊朗和埃及大使館是受攻擊的目標,有30人死亡,168人受傷。 這是族群與族群之間的爭斗。同樣屬于伊斯蘭教,卻有分遜尼派、什葉派﹔前者雖屬于少數,卻長期處于統治地位,后者是普通百姓,長期受壓抑。北部庫德族人雖屬于遜尼派,但由于民族問題,他們也一直與中央政府不合。
 

4月4日,巴格達連續發生三起爆炸案 伊拉克的「族 群」分布圖(取自美國奧斯汀德州大學圖書館)。庫德族分布在北邊,他們屬伊斯蘭教的遜尼派,西邊黃色的部份為遜尼派的阿拉伯人,「豎線」的部份為兩族混居 的區域﹔東南邊為什葉派的阿拉伯人,斜線的部份則為什葉派和遜尼派混居的區域。

還有南北韓分裂。。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冤仇。。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之間的爭斗。。西藏問題。。。還有。。

這些永不止息的爭戰,人類還有盼望嗎?

我在《以弗所書》第二十三課問:人的本性是筑牆,還是拆牆?我還說:

。。我想,筑牆保護自己的利益是人的本性﹔

拆牆是因為人喜愛和平嗎?不是!歸根究底,還不是為了自身的利益,如歐洲無需護照自由往來,難道不是為了刺激商業與旅游業的發展嗎?拆牆的背后不也有政治和其他的目的嗎?

聖經說:“你們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虛妄的心行事。他們心地昏昧,與上帝所賜的生命隔絕了,都因自己無知,心里剛硬﹔良心既然喪盡,就放縱私欲,貪行種種的污穢。”(弗四:17-19)這是人的本性,不管筑牆,還是拆牆,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但“我們學了基督,卻不是這樣。”(弗四:20)

“既然借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西一:20)猶太人和外邦人之間隔斷的牆,不是人手所能拆毀,必須借著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寶血才能廢掉冤仇,把兩下歸回一體,與上帝和好,也彼此和好。用這么重價換來的合一,難怪保羅在上文弗四:1-3勸勉以弗所教會的信徒:

應該竭盡所能以和睦聯系,保守教會的合一﹔為達致這樣的合一,他們在教會里行事為人,就要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彼此寬容。(完)

借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  --  只有基督才能帶來永遠的和平,也只有基督才能廢掉國與國之間、族群與族群之間、黨派與黨派之間、宗教與宗教之間、人與人之間的一切冤仇。

有人可能會說我把問題的解決太過簡單化,這不等于以宗教的途徑來解決爭端?這不是適得其反?別人也會說只有“佛”才能帶來永遠的和平,或只有“阿拉”才能帶來和平。我說,宗教的確不能解決爭端,帶來和平。就算所有人都歸入伊斯蘭教,還是有遜尼派、什葉派。。之間的爭戰。就算所有人都歸信基督教,還是有宗派的教義之爭。因為宗教有教宗、教祖,是人墮落的理性所講的活,是“照著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所發展出來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西二:8),這些只會帶來爭端,對成就和平無濟于事。有個哲學家的確這樣說。他叫 Sam Harris,他在 CNN 的一個訪談節目(March 25, 2010)中說:

* Religion distracts us from important issues. (宗教分散了我們對重要問題的注意力)
* Religious difference can't be reconciled. (宗教分歧是不能調解的)
* Science can be used to prove the best way to live a moral life.(科學可以用來証明過道德生活的最佳途徑)

整個訪談的報道如下:

 

(哲學家 Sam Harris 在 CNN 的一段訪談視頻,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

(CNN) -- For the world to tackle truly important problems, people have to stop looking to religion to guide their moral compasses, the philosopher Sam Harris told CNN.

"We should be talking about real problems, like nuclear proliferation and genocide and poverty and the crisis in education," Harris said in a recent interview at the TED Conference in Long Beach, California. TED is a nonprofit group dedicated to "ideas worth spreading."

"These are issues which tremendous swings in human well-being depend on. And it's not at the center of our moral concern."

Religion causes people to fixate on issues of less moral importance, said Harris, a well-known secularist, philosopher and neuroscientist who is the author of the books "The End of Faith" and "Letter to a Christian Nation."

"Religion has convinced us that there's something else entirely other than concerns about suffering. There's concerns about what God wants, there's concerns about what's going to happen in the afterlife," he said.

"And, therefore, we talk about things like gay marriage as if it's the greatest problem of the 21st century. We even have a liberal president who ostensibly is against gay marriage because his faith tells him it's an abomination.

"It's completely insane."

Watch Harris' talk at the TED Conference

Harris also said people should not be afraid to declare that certain acts are right and others are wrong. A person who would spill battery acid on a girl for trying to learn to read, for instance, he said, is objectively wrong by scientific standards.

"It's not our job to not judge it and say, 'Well, to each his own. Everyone has to work out their own strategy for human fulfillment.' That's just not true," he said.

"There's people who are wrong about human fulfillment."

Harris placed no faith in the idea that Muslims and Christians will be able to put their differences aside and cooperate on global issues.

"There's no way to reconcile Islam with Christianity," he said. "This difference of opinion admits of compromise as much as a coin toss does."

但他只說對了一半。他不明白的是:

基督不是基督教﹔基督的道理不是理學和虛空的妄言,基督的道理是上帝啟示的真理,基督不是空口說白話,他是在十字架上為人付出寶血來換取永遠的和平。“因他使我們和睦(注:原文作"因他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借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借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上帝和好了。。”(弗二:14-16)這話是可信的。

2。王上十五:1 - 8  “1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王(Jeroboam)十八年,亞比央(Abijam)登基作猶大王。2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年。他母親名叫瑪迦(Maachah),是押沙龍(Abishalom)的女兒。3亞比央行他父親在他以前所行的一切惡,他的心不像他祖大衛的心誠誠實實地順服耶和華他的上帝。4然而耶和華他的上帝因大衛的緣故,仍使他在耶路撒冷有燈光,叫他兒子接續他作王,堅立耶路撒冷。5因為大衛除了赫人(Hittite)烏利亞(Uriah)那件事,都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一生沒有違背耶和華一切所吩咐的。6羅波安(Rehoboam)在世的日子常與耶羅波安(Jeroboam)爭戰。7亞比央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猶大 列王紀上。亞比央常與耶羅波安爭戰。8亞比央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的城里。他兒子亞撒(Asa)接續他作王。”

代下十三:1 - 2  “1耶羅波安王十八年,亞比雅(Abijah)登基作猶大王,2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年。他母親名叫米該亞(注:又作"瑪迦"),是基比亞人(Gibeah)烏列(Uriel)的女兒。”

“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王(Jeroboam)十八年,亞比央(Abijam,代下作亞比雅 Abijah)登基作猶大王。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年。他母親名叫瑪迦(Maachah),是押沙龍(Abishalom)的女兒。”  --  根據李保羅博士,亞比央在位的年數是 912-910BC﹔根據 Prof Kitchen,他在位的年數是 915/914-912/911BC。他登基的時候,以色列王耶羅波安還在位(主前 929-908 或 931/930-911/910)。從上一課我們已經知道,在羅波安的眾妻妾中,羅波安“卻愛押沙龍的女兒瑪迦(Maachah),比愛別的妻妾更甚。羅波安立瑪迦的兒子亞比雅(Abijah)作太子,在他弟兄中為首,因為想要立他接續作王。”(代下十一:21-22)羅波安死后,亞比央繼位是理所當然的事。 順便一提,王上十五:2 說亞比央的母親瑪迦是押沙龍(Abishalom)的女兒﹔代下十三:2 卻說瑪迦(或米該亞)是基比亞人(Gibeah)烏列(Uriel)的女兒。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這里的押沙龍(Abishalom)應該是大衛的兒子押沙龍(Absalom,撒下十三:1)。押沙龍生女兒她瑪(撒下十四:27),她瑪跟基比亞人烏列生了瑪迦。所以,所謂“押沙龍的女兒”應該是指他的孫女。

請參考以下《以色列列王表》:

“亞比央行他父親在他以前所行的一切惡,他的心不像他祖大衛的心誠誠實實地順服耶和華他的上帝。然而耶和華他的上帝因大衛的緣故,仍使他在耶路撒冷有燈光,叫他兒子接續他作王,堅立耶路撒冷。因為大衛除了赫人(Hittite)烏利亞(Uriah)那件事,都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一生沒有違背耶和華一切所吩咐的。”  --  《列王紀》的作者沒有浪費一點筆墨在亞比央的身上,就直接點出他行父親(羅波安)所行的一切惡。什么惡?就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犯罪觸動他的憤恨,比他們列祖更甚。因為他們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筑壇,立柱像和木偶。國中也有孌童。猶大人效法耶和華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趕出的外邦人,行一切可憎惡的事。”(王上十四:22-24)“惡”的反面是“善”,是“正”,是“義”。上帝要作王的行出他眼中看為“正”的事。“正”的標准在哪里?就是“像他祖大衛的心誠誠實實地順服耶和華他的上帝。”(王上十五:3)大衛的“正”是上帝的“正”嗎?不是。在大衛的生命里曾被一件事污穢了,就是“赫人(Hittite)烏利亞(Uriah)那件事”(撒下十一章)。但他誠心悔改,上帝赦免他的罪,上帝也紀念他與大衛所立的約(撒下七:8-17),所以給大衛在耶路撒冷的寶座繼續有“燈光”。

“羅波安(Rehoboam)在世的日子常與耶羅波安(Jeroboam)爭戰。亞比央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猶大列王紀上。亞比央常與耶羅波安爭戰。亞比央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的城里。他兒子亞撒(Asa)接續他作王。”  --  接續亞比央作猶大王的是他的兒子亞撒(912/911-871/870BC),他是第一位領導宗教改革的猶大王。《列王紀》沒有記載亞比央與耶羅波安的爭戰,《歷代志下》填補了這片空白。

3。代下十三:2 - 22  “。。亞比雅(Abijah)常與耶羅波安(Jeroboam)爭戰。3有一次,亞比雅率領挑選的兵四十萬擺陣,都是勇敢的戰士﹔耶羅波安也挑選大能的勇士八十萬,對亞比雅擺陣。4亞比雅站在以法蓮山地(mount Ephraim)中的洗瑪臉山(Zemaraim)上說:‘耶羅波安和以色列眾人哪,要聽我說!5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曾立鹽約(注:"鹽"即"不廢壞"的意思),將以色列國永遠賜給大衛和他的子孫,你們不知道嗎?6無奈大衛兒子所羅門的臣仆、尼八(Nebat)兒子耶羅波安起來背叛他的主人。7有些無賴的匪徒(the children of Belial)聚集跟從他,逞強攻擊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Rehoboam)﹔那時,羅波安還幼弱,不能抵擋他們。8現在你們有意抗拒大衛子孫手下所治耶和華的國,你們的人也甚多,你們那里又有耶羅波安為你們所造當作神的金牛犢。9你們不是驅逐耶和華的祭司亞倫的后裔和利未人嗎?不是照著外邦人的惡俗為自己立祭司嗎?無論何人牽一只公牛犢、七只公綿羊,將自己分別出來,就可作虛無之神的祭司。10至于我們,耶和華是我們的上帝!我們并沒有離棄他。我們有事奉耶和華的祭司,都是亞倫(Aaron)的后裔,并有利未人各盡其職。11每日早晚向耶和華獻燔祭,燒美香,又在精金的桌子上擺陳設餅﹔又有金燈台和燈盞,每晚點起,因為我們遵守耶和華我們上帝的命,惟有你們離棄了他。12率領我們的是上帝,我們這里也有上帝的祭司拿號向你們吹出大聲。以色列人哪!不要與耶和華你們列祖的上帝爭戰,因你們必不能亨通。’13耶羅波安卻在猶大人的后頭設伏兵。這樣,以色列人在猶大人的前頭,伏兵在猶大人的后頭。14猶大人回頭觀看,見前后都有敵兵,就呼求耶和華,祭司也吹號。15于是猶大人喊﹔猶大人喊的時候,上帝就使耶羅波安和以色列眾人敗在亞比雅與猶大人面前。16以色列人在猶大人面前逃跑,上帝將他們交在猶大人手里。17亞比雅和他的軍兵大大殺戮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仆倒死亡的精兵有五十萬。18那時,以色列人被制伏了,猶大人得勝,是因倚靠耶和華他們列祖的上帝。19亞比雅追趕耶羅波安,攻取了他的几座城,就是伯特利(Bethel)和屬伯特利的鎮市,耶沙拿(Jeshanah)和屬耶沙拿的鎮市,以法拉音(Ephrain)(注:或作"以弗倫")和屬以法拉音的鎮市。20亞比雅在世的時候,耶羅波安不能再強盛,耶和華攻擊他,他就死了。21亞比雅卻漸漸強盛,娶妻妾十四個,生了二十二個兒子,十六個女兒。22亞比雅其余的事和他的言行,都寫在先知易多(Iddo)的傳上。”

對於這場爭戰,大家先要搞清楚以下几點:

一、勝敗不是看誰的邪惡比較少(lesser evil)來決定。

二、勝敗不是取決於人有一套秘方  --  “呼求耶和華,祭司也吹號”。

三、勝敗不是取決于人是否有口才,可以贏得上帝的歡心。

四、勝敗不是看軍力的多寡。

現在我們看亞比央(或亞比雅)與耶羅波安之間的爭戰。

一、地點:“亞比雅站在以法蓮山地(mount Ephraim)中的洗瑪臉山(Zemaraim)上說。。”  --  洗瑪臉山在哪里?請看圖。它位于伯特利西南約三公里處的一個小山。

二、軍力:“亞比雅率領挑選的兵四十萬擺陣,都是勇敢的戰士﹔耶羅波安也挑選大能的勇士八十萬。。”

三、山上激昂的演講,把耶羅波安/以色列國與亞比央/猶大國相比:

A。耶羅波安和以色列眾人:以色列國是建立在一群無賴的匪徒,金牛犢所代表的虛無的神和私立凡人為祭司的基礎上。

B。亞比央和猶大眾人:猶大國是建立在上帝與大衛和他的子孫所立的鹽約(不廢壞)上﹔他們事奉的是耶和華上帝,也遵守他的命令﹔率領他們的是上帝,也有上帝的祭司吹號﹔整個祭祀制度都是上帝所設立的,他們沒有離棄。

四、結果:耶羅波安在猶大軍背后設伏兵,前后夾攻他們﹔在緊急關頭,猶大人向上帝呼求,上帝將以色列人交在猶大人手里。“亞比雅和他的軍兵大大殺戮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仆倒死亡的精兵有五十萬。。亞比雅追趕耶羅波安,攻取了他的几座城,就是伯特利(Bethel)。。耶沙拿(Jeshanah)。。以法拉音(Ephrain)。。”從此,耶羅波安一蹶不振,“耶和華攻擊他,他就死了”(可能病死或死在沙場)

究竟勝敗的關鍵在哪里?

很簡單,猶大國是建立在上帝與大衛和他的子孫所立的鹽約(不廢壞)上﹔上帝紀念這個約,“你壽數滿足,與你列祖同睡的時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他的國。他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但我的慈愛仍不離開他,象離開在你面前所廢棄的掃羅一樣。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撒下七:12-16)所以,上帝不會叫大衛在耶路撒冷的寶座失去“光”。這是何以一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猶大王亞比央能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仍然打了一場勝仗。

“亞比雅卻漸漸強盛,娶妻妾十四個,生了二十二個兒子,十六個女兒。亞比雅其余的事和他的言行,都寫在先知易多(Iddo)的傳上。”  --  有其父必有其子,所羅門、羅波安、亞比央(或亞比雅)都妻妾一籮籮。上文已經說過,接續亞比央作猶大王的是他的兒子亞撒(912/911-871/870BC),他是第一位領導宗教改革的猶大王。

 

默想:

“猶大人回頭觀看,見前后都有敵兵,就呼求耶和華,祭司也吹號。”(代下十三:14)

清史專家閻崇年說,讀歷史最怕“死讀書,讀死書,讀書死”,學必須和“悟”相結合,所謂以歷史為鑒,首先就應該領悟出歷史教訓,然后能好好利用,加以行動。

所以,我們千萬不要誤解這節經文,以為在危難或有需要時,大聲呼求上帝,贊美上帝,挾著一套什么“三部曲”的法寶,上帝就一定要出手,行神跡奇事,幫助和拯救你。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