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一)

第十三課 - 北方支派反叛

(南國:羅波安 Rehoboam 931/930-915/914BC ﹔北國:耶羅波安 Jeroboam 931/930-911/910BC)

經文:王上十二:1 - 20,代下十:1- 19

主旨:所羅門王死后,羅波安繼位,他說了一句不合宜的話,造成王國分裂,使他成為千古罪人。

 

1。王上十二:1 - 5  “1羅波安(Rehoboam)往示劍(Shechem)去,因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劍,要立他作王。2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先前躲避所羅門王,逃往埃及,住在那里(他聽見這事)。3以色列人打發人去請他來,他就和以色列會眾都來見羅波安,對他說:4‘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做苦工,現在求你使我們做的苦工、負的重軛輕松些,我們就事奉你。’5羅波安對他們說:‘你們暫且去,第三日再來見我。’民就去了。”

代下十:1 - 5  “1羅波安往示劍去,因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劍,要立他作王。2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先前躲避所羅門王,逃往埃及,住在那里。他聽見這事,就從埃及回來。3以色列人打發人去請他。他就和以色列眾人來見羅波安,對他說:4‘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做苦工。現在求你使我們做的苦工、負的重軛輕松些,我們就事奉你。’5羅波安對他們說:‘第三日再來見我吧!’民就去了。”
 

“羅波安(Rehoboam)往示劍(Shechem)去,因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劍,要立他作王。”  --  還記得羅波安是誰嗎?我在《列王紀上(一)(第一至十一章)- 從倍受恩寵至觸怒上帝之所羅門王》第三十三課解釋王上十一:42-43 說:

“所羅門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共四十年。所羅門與他列祖同睡,葬在他父親大衛的城里。他兒子羅波安(Rehoboam)接續他作王。”(王上十一:42-43)  --  。。所羅門王在位四十年,從主前 970 至 930年。死后就葬在父親大衛的城里。所羅門王有多少個兒子,我們不知道。至于羅波安的背景,我們從王上十四:21 (還有代下十二:13)略知一二,那里說:“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作猶大王。他登基的時候年四十一歲,在耶路撒冷,就是耶和華從以色列眾支派中所選擇立他名的城,作王十七年。羅波安的母親名叫拿瑪(Naamah),是亞捫人(Ammonitess)。”代下十三:4-7 說:“亞比雅(Abijah)站在以法蓮山地(mount Ephraim)中的洗瑪臉山(Zemaraim)上說。。有些無賴的匪徒聚集跟從他,逞強攻擊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那時,羅波安還幼弱,不能抵擋他們。”這里猶大王亞比雅(Abijah)說“羅波安還幼弱”是不正確的,因為他登基時已經是四十一歲。

所羅門在位才四十年,羅波安登基時卻是四十一歲,可見所羅門是在登基前或登基年就已經與亞捫人拿瑪(Naamah)結婚并生下了羅波安。羅波安是長子嗎?聖經沒有說,但長子繼承王位似乎是當時不成文的條規。摩西律法挲,要將產業多加一分給長子(申二十一:17) ﹔但更重要的是,上帝應許大衛,“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續你的位。。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撒下七:12,16),所以接替作王的應該是與大衛家有血緣關系的人。若要再向前推溯,上帝給大衛的應許是他在《創世記》透過雅各的口早已預言的:“8猶大啊,你弟兄們必贊美你﹔你手必掐住仇敵的頸項﹔你父親的兒子們必向你下拜。9猶大是個小獅子﹔我兒啊,你抓了食便上去。你屈下身去,臥如公獅,蹲如母獅,誰敢惹你?10圭必不離猶大,杖必不離他兩腳之間,直等細羅(注:就是"賜平安者")來到,萬民都必歸順。”(創四十九:8-10)所以王必出自猶大支派,大衛的家。

“。。因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劍,要立他作王。”  --  示劍(Shechem)在哪里?請看圖一。它位于耶路撒冷以北約48公里,撒瑪利亞東南約9公里,今日 Nabulus 城之東約2公里,在以法蓮山地。約書亞在臨終前,召集以色列眾支派在這里向他們說話,并與他們立約(書二十四章)。現在以色列人(所有支派)都到了示劍,要立羅波安作王。

“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先前躲避所羅門王,逃往埃及,住在那里(他聽見這事)。”  --  大家還記得耶羅波安(Jeroboam)嗎?他是以法蓮(Ephrathite)支派的洗利達人(Zereda),他母親是寡婦,名叫洗魯阿(Zeruah)。王上十一:26-40 說上帝興起他舉手攻擊所羅門王:

。。所羅門重建米羅,修補他父親大衛城的破口﹔耶羅波安這個人原是個有才干的人。所羅門見這個年輕人作事殷勤,就派他管理約瑟家的所有奴工。 有一次,耶羅波安從耶路撒冷出來,在路上遇到先知亞希雅(Ahijah)。亞希雅將自己穿的那件新衣撕成十二片,對耶羅波安說:‘你可以拿十片。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我必將國從所羅門手里奪回,將十個支派賜給你。(我因仆人大衛和我在以色列眾支派中所選擇的耶路撒冷城的緣故,仍給所羅門留一個支派。)因為他離棄我,敬拜西頓人(Zidonians)的女神亞斯她錄(Ashtoreth)、摩押(Moabites)的神基抹(Chemosh)和亞捫人(Ammon)的神米勒公(Milcom),沒有遵從我的道,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守我的律例典章, 像他父親大衛一樣。但我不從他手里將全國奪回﹔使他終身為君,是因我所揀選的仆人大衛謹守我的誡命律例。我必從他兒子的手里將國奪回,以十個支派賜給你,還留一個支派給他的兒子,使我仆人大衛在我所選擇立我名的耶路撒冷城里,在我面前長有燈光。我必揀選你,使你照心里一切所愿的,作王治理以色列。你若聽從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謹守我的律例誡命,像我仆人大衛所行的,我就與你同在,為你立堅固的家,像我為大衛所立的一樣,將以色列人賜給你。我必因所羅門所行的,使大衛后裔受患難,但不至于永遠。」’所羅門因此想要殺耶羅波安,耶羅波安卻起身逃往埃及,到了埃及王示撒(Shishak)那里,就住在埃及(Egypt),直到所羅門死了。

現在他聽見所羅門王死了,知道時候到了,可以回去以色列。

“以色列人打發人去請他來,他就和以色列會眾都來見羅波安,對他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做苦工,現在求你使我們做的苦工、負的重軛輕松些,我們就事奉你。’羅波安對他們說:‘你們暫且去,第三日再來見我。’民就去了。”  --  耶羅波安曾經從先知亞希雅接過上帝的“聖諭”,知道上帝要將十個支派賜給他,但他不知道在什么時候。作為管理約瑟家的所有奴工,他深知工人的苦。過去在所羅門王建造聖殿和皇宮的時候,他是從國中所剩下不屬以色列人的亞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就是以色列人不能滅絕的)的后裔作服苦的奴仆,沒有使以色列人作奴仆(王上九:20-22)。但既然后來所羅門王在別的地方還大興土木,我們可以推測在工人缺少的情況下,他必然會征召以色列其他支派(猶大支派除外)的人作苦工,如重建米羅。這些苦工派耶羅波安作他們的代表來見羅波安,開出條件,“求你使我們做的苦工、負的重軛輕松些,我們就事奉你。”這大概是以色列歷史上第一起“勞資糾紛和談判”。

羅波安還沒正式登基,就要受到考驗,他能勝任這個職位嗎?

2。王上十二:6 - 15  “6羅波安(Rehoboam)之父所羅門在世的日子,有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羅波安王和他們商議說:‘你們給我出個什么主意,我好回復這民。’7老年人對他說:‘現在王若服事這民如仆人,用好話回答他們,他們就永遠作王的仆人。’8王卻不用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與他一同長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議,9說:‘這民對我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求你使我們輕松些。」你們給我出個什么主意,我好回復他們。’10那同他長大的少年人說:‘這民對王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求你使我們輕松些。」王要對他們如此說:「我的小拇指頭比我父親的腰還粗。11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12耶羅波安和眾百姓遵著羅波安王所說‘你們第三日再來見我’的那話,第三日他們果然來了。13王用嚴厲的話回答百姓,不用老年人給他所出的主意,14照著少年人所出的主意對民說:‘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15王不肯依從百姓,這事乃出于耶和華,為要應驗他借示羅人亞希雅對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說的話。”

代下十:6 - 15  “6羅波安之父所羅門在世的日子,有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羅波安王和他們商議說:‘你們給我出個什么主意,我好回復這民。’7老年人對他說:‘王若恩待這民,使他們喜悅,用好話回復他們,他們就永遠作王的仆人。’8王卻不用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與他一同長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議,9說:‘這民對我說: 「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求你使我們輕松些。」你們給我出個什么主意,我好回復他們。’10那同他長大的少年人說:‘這民對王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求你使我們輕松些。 」王要對他們如此說:「我的小拇指比我父親的腰還粗。11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12耶羅波安和眾百姓遵著羅波安王所說‘你們第三日再來見我’的那話,第三日他們果然來了。13羅波安王用嚴厲的話回復他們,不用老年人所出的主意,14照著少年人所出的主意,對他們說:‘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15王不肯依從百姓,這事乃出于上帝,為要應驗耶和華借示羅人亞希雅(Ahijah)對尼八(Nebat)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所說的話。”

區區十節經文,卻在以色列的歷史上起著何等關鍵的作用!因著羅波安在這關鍵時刻說了一句不合宜的話,大衛/所羅門王用了几十年辛辛苦苦建立的王國,就那樣一分為二!夫妻吵架,一句負氣的話而導致分手,時有所聞。因牧師長執的一句話而導致教會分裂的也不是沒有的事。。羅波安說了一句不合宜的話使他成為千古罪人。

我們從這段經文可以學習兩個重要的功課:

一、當耶羅波安代表以色列的苦工,懇求羅波安使他們做的苦工、負的重軛輕松些的時候,羅波安很有智慧的叫他們三日后再來見他,這樣他就可以先征求身邊“智囊團”的意見才答復他們。羅波安身邊有兩個“智囊團”:

A。一個是過去侍立在他父親所羅門王面前的老年人。老年人建議說:“現在王若服事這民如仆人,用好話回答他們,他們就永遠作王的仆人。”代下十:7 作:“王若恩待這民,使他們喜悅,用好話回復他們,他們就永遠作王的仆人。”

B。一個是那些與他一同長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少年人建議說:“。。我的小拇指比我父親的腰還粗。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

羅波安不用老年人出的主意,他接受了少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回復了耶羅波安和那些苦工。

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何以他拒絕了老人給他出的主意。但從編者的敘述,讀者很容易就明白老人出的主意比少年人的智慧得多。俗語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不是說所有老年人說的話我們一定要聽,也有老人倚老賣老,頑固不化,愚昧至極。但這里的老人不是等閑人,他們是侍立在所羅門王面前的臣子,所羅門王自己是智慧人,身邊的人不可能是愚昧人,必然有治國處事的實際經驗,懂得“以德服人者,中心悅而誠服也”的道理(孟子﹒公孫丑章句上),想“用蠍子鞭責打人”,也就是以力服人,肯定會失敗。反觀那些少年人,他們是和太子羅波安一同長大,陪太子讀書游玩的人,完全沒有從政處事的經驗,所謂“富歲子弟多賴,凶歲子弟多暴。非天之降才爾殊也,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也。”(孟子﹒告子章句上)意思是:丰收年成,少年子弟多半懶惰﹔災荒年成,少年子弟多半橫暴。不是天生資質不同,而是由于外部環境使他們的心有所陷溺而變成這樣子的。在宮廷中與太子一同長大的少年人,只會以力服人,哪里懂得仁義之道呢?

羅波安不聽老年人的話,結果王國分裂為二,使他成為千古罪人。

二、“王不肯依從百姓,這事乃出于耶和華,為要應驗他借示羅人亞希雅(Ahijah)對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說的話。”(王上十二:15)  --  從過去的查考聖經,我們看到歷史書的編者在聖靈的光照下,深深地明白歷史事件不是偶發的,不是人操縱支配的,一切都是出于耶和華。用一個神學詞匯來表達,就是上帝的主權至上。所以我們在聖經看到“耶和華使法老的心剛硬,不肯容他們去。”(出十:27)“耶和華叫百姓在埃及人面前蒙恩,并且摩西在埃及地、法老臣仆,和百姓的眼中看為極大。”(出十一:3)“耶和華使法老的心剛硬,不容以色列人出離他的地。”(出十一:10)。。等等經文。這是何以加爾文和歸正神學如此強調上帝的主權。 在殷保羅著的《慕迪神學手冊》,他這樣說:

神至高主權的教義,是整個加爾文思想系統的基礎。「加爾文斷言,神的主權是至高無上的。他擁有絕對的及不容爭辯的權柄,在一切受造物之上,沒有一事或一物不隸屬在他的主權之下。他不單是創造者,也是維持者(upholder)﹔從時間的起始到終結,他更是萬事萬物的鋪排者(disposer)。」。加爾文認為神的照管可從三方面顯明:(I)神維系整個受造本體 -- 若沒有他,一切就要瓦解﹔(II)神每天將生命和能力賜給萬物,好叫萬物能討神喜悅 -- 若沒有他,無一物能有生命及得以存活。(III)神引導萬物,直到所命定的終局。加爾文進一步教導,縱然神維系和引尋整個世界及每一個人,但他的護佑,是特別集中在他要彰顯自己神聖旨意的教會中。雖然如此,加爾文卻也認為,神聖的主權并沒有廢棄人的責任。神給人有理智,有意志,人就要為他的決定負責任。另一方面,人的責任卻不能廢去神的主權。神并不是單單等待人的決定,然后才行動﹔相反,神勝過人的行動和決定,以完成他的目標。簡單來說,神不會受任何環境所控制。一切都出于他的旨意﹔因此,神可以決定一切人、事、物的結果。

“王不肯依從百姓,這事乃出于耶和華”是否表示人沒有自由意志呢?在加爾文的神學里,他說:神在他永恆的揀選中預定一些人蒙救恩,也預定其他人滅亡,這是神的主權,反映在他提出的五項要點(Five Points of Calvinism):人的全然敗壞(total depravity)﹔上帝無條件的揀選(unconditional election)﹔有限的贖罪(limited atonement)﹔不能抗拒的恩典(Irresistable grace)及聖徒蒙保守(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這五項觀念是按邏輯排列,而且互相關連。人若是全然的敗壞,他就不能主動地回應神﹔神必須透過無條件的揀選,呼召人得救。為了這些人,他以基督之死和聖靈的呼召,來保証他們得救﹔他并且保守他們,得到所應許的永生。他這樣的說法似乎把人的自由意志完全否定(其實不是)。

但亞米紐斯(Jacobus Arminius,1560至1609年)的觀點則不同,他說:神根據他的預知,有條件地揀選人得著救恩﹔神的恩典可被抗拒﹔基督的教贖是普世性的﹔人有自由意志,人借著先前恩典(prevenient grace),可以救恩上與神合作﹔信徒有可能失去救恩。所以神的主權與人的自由意志并沒有沖突。

加爾文的說法正確,還是亞米紐斯的說法正確?這是一個大題目,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解釋。大家可以在《袖珍神學詞典》欄,輸入“主權”(沒有引號),就可以從許多有關詞條里(特別是唐崇榮牧師的《預定論》)找到答案。

我在《疑難解答》欄也不自量力地解釋有關上帝的旨意和人的自由意志的問題。(第148題

我在這里也順便推荐李建安博士著《歸正神學精要  --  神主權之神學》(1997年,探索者福音機構發行),里頭對神的主權之課題有非常精辟的講解。

3。王上十二:16 - 20  “16以色列眾民見王不依從他們,就對王說:‘我們與大衛有什么分兒呢?與耶西(Jesse)的兒子并沒有關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衛家啊,自己顧自己吧!’于是,以色列人都回自己家里去了。17惟獨住猶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羅波安仍作他們的王。18羅波安王差遣掌管服苦之人的亞多蘭(Hadoram)往以色列人那里去,以色列人就用石頭打死他。羅波安王急忙上車,逃回耶路撒冷去了。19這樣,以色列人背叛大衛家,直到今日。20以色列眾人聽見耶羅波安回來了,就打發人去請他到會眾面前,立他作以色列眾人的王。除了猶大支派以外,沒有順從大衛家的。”

代下十:16 - 19  “16以色列眾民見王不依從他們,就對王說:‘我們與大衛有什么分兒呢?與耶西(Jesse)的兒子并沒有關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衛家啊,自己顧自己吧!’于是,以色列眾人都回自己家里去了,17惟獨住在猶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羅波安仍作他們的王。18羅波安王差遣掌管服苦之人的哈多蘭(Hadoram)往以色列人那里去,以色列人就用石頭打死他。羅波安王急忙上車,逃回耶路撒冷去了。19這樣,以色列人背叛大衛家,直到今日。”


“以色列眾民見王不依從他們,就對王說:‘我們與大衛有什么分兒呢?與耶西(Jesse)的兒子并沒有關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衛家啊,自己顧自己吧!’于是,以色列人都回自己家里去了。”  --  不管背后有沒有耶羅波安慫恿,其實在那種場合,只要有一個人帶頭高喊這種煽情的話,群眾的心就會被煽動造反,這是支配和調節群眾行為的不二法門。這也是為什么我反對基督徒參加什么抗議大會或游行的原因,不管在什么名堂下,因為一來我們不知道背后有沒有人操縱,二來群眾很容易被激情的話煽動而受擺布,成為別人的工具。再說,以色列的其他十個支派一向和猶大之間常是“兄弟 牆”,在過去查考其他歷史書的時候,我已經一再提醒大家,以色列支派的聯盟是非常松散的。

我在《疑難解答》第 118題,解答何以“在《撒母耳記上》十一章8節提及有以色列人和猶太人, 當時未分南北國, 為何會分以色列人和猶太人, 不都是全部猶太人嗎?”我說:

 。。。撒上十一:8 “掃羅在比色數點他們:以色列人有三十萬,猶大人有三萬。” (還有撒上十五:4,十七:52)-- 以色列和猶大分家不是突然發生的事。我在《約書亞記》課程第二十三課(書二十二:1-34)這樣解釋:“。。今天所查考的,讓我們看到以色列各支派之間的聯系是非常松散,只要領袖如摩西和約書亞不在,他們的聯盟隨時都會四分五裂。接下來的第二十三和二十四章,約書亞在他的遺言和訓誨里,更進一步讓我們看到他對此事的隱憂。。。真相大白,一場几乎要爆發的大戰終于平息。但這件事卻充分暴露了以色列支派所組成的聯盟是何等的脆弱,若不是約書亞的智慧行事,領導,和善于用人,這個聯盟隨時有可能分離破碎。約書亞死后,士師記里的‘各人任意而行’正好印証了他們之間的脆弱關系。”

在分地的時候(第二十課,書十七:14 - 18),我已經指出,分地的一個原則是按支派的地位高低。我說:“雅各的十二個孩子按大小是:流便、西緬、利未、猶大、但、拿弗他利、迦得、亞設、以薩迦、西布倫、約瑟、便雅憫。利未支派被上帝揀選做祭司,所以沒有分得產業。由于雅各祝福約瑟的兩個兒子,以法蓮和瑪拿西,把他們當作是自己的兒子,在地位上代替了流便和西緬。流便是因為污穢了父親床,和他的妾辟拉同寢(創三十五:22),失去了長子的名分。(代上五:1)長子的名分就歸給約瑟,也就是他的兩個兒子,以法蓮和瑪拿西,其中,次子以法蓮又比長子瑪拿西的地位高,創四十八:20)。西緬則因為妹妹底拿在示劍受辱,動刀劍,暴烈殘忍而被咒詛,也失去了次子的地位(創四十九:5 - 7)。猶大雖沒有長子的地位,君王卻是從他而出(代上五:2)所以,在分地的時候,猶大、以法蓮和瑪拿西半支派首先獲得分地權,然后才輪到其它的七個支派。” 猶大和以色列(以法蓮和瑪拿西)一路來都想爭做龍頭老大,經過三百多年士師時代的各自為政,來到掃羅時代,他們的分家已經很明顯了。當大衛在希伯倫作猶大王七年后,以色列(以法蓮和瑪拿西)才歸向他,就是一個明証。(撒下五:1 - 5 )。。。(完)

在《撒母耳記下》第七課,談到押尼珥和伊施波設死后,以色列眾支派的長老來到希伯倫,他們膏大衛為以色列王的時候,我說:

掃羅去世后,我們看到支持伊施波設的主要是便雅憫支派(撒下三:19,四:2)﹔大衛在希伯倫登基作王,支持他的只有猶大支派(撒上三十:26,撒下二:4)。現在押尼珥和伊施波設相繼去世,猶大支派之外的其他支派已經群龍無首,他們的歸向大衛是唯一的選擇,不然的話,他們要面對迦南周邊的許多敵人,如非利士人、亞蘭人、以東人。。(完)

現在因為羅波安說了一句不合宜的話,以色列群眾就再也忍不下去,高聲喊道:“我們與大衛有什么分兒呢?與耶西(Jesse)的兒子并沒有關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衛家啊,自己顧自己吧!”他們就真的回自己家里去了。誰留下來呢?

“惟獨住猶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羅波安仍作他們的王。”  --  只有猶大支派,也包括便雅憫支派,支持羅波安作他們的王。

“羅波安王差遣掌管服苦之人的亞多蘭(Hadoram)往以色列人那里去,以色列人就用石頭打死他。羅波安王急忙上車,逃回耶路撒冷去了。這樣,以色列人背叛大衛家,直到今日。”  --  撒下二十:24 “亞多蘭掌管服苦的人﹔亞希律的兒子約沙法作史官。。”亞多蘭是大衛的“內閣”成員之一,負責掌管勞工事務。在所羅門做王時,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他的“內閣”成員,但從這一節經文,亞多蘭一定還留任。羅波安派他去調解這次勞工糾紛,等于是送羊到虎口,以色列人用石頭打死他。羅波安也急忙上車,從示劍逃回耶路撒冷去。聖經用了一句話:“這樣,以色列人背叛大衛家,直到今日。”說明大衛/所羅門的王國從此分裂為二,正如先知亞希雅(Ahijah)所預言的。(王上十一:31)

分裂后的南北兩國要怎樣鞏固自己的勢力,他們的王怎樣治理國政,他們行耶和華言中看為正的事,還是行耶和華言中看為惡的事?我們下一課再談。

 

默想:

箴二十五:11,15 “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里。。。柔和的舌頭能折斷骨頭。”

箴十五:1  “回答柔和,使怒消退。”

羅波安說話既不合宜,也回答得不柔和,結果王國在他手中一分為二。

請大家三思而后說話!

“。。只要隨事說造就人好話﹔叫聽見的人得益處。”(弗四:29)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