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一)(第一至十一章)- 從倍受恩寵至觸怒上帝之所羅門王

第十二課 - 亞比亞他被廢、約押和示每的死

經文:王上二:26 - 46

主旨:所羅門一上任,就除去了三個“政敵”,聖經告訴我們這樣就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

1。今天我們要看到三個站錯邊的人的悲哀下場,他們是祭司亞比亞他,元帥約押和示每。

2。王上二:26 - 27  “26王對祭司亞比亞他(Abiathar)說:‘你回亞拿突(Anathoth)歸自己的田地去吧!你本是該死的,但因你在我父親大衛面前抬過主耶和華的約柜,又與我父親同受一切苦難,所以我今日不將你殺死。’27所羅門就革除亞比亞他,不許他作耶和華的祭司。這樣,便應驗耶和華在示羅論以利家(Eli)所說的話。”

就好像亞多尼雅一樣,祭司亞比亞他并不在大衛的“有仇報仇”的名單上。 亞多尼雅是大衛的四子,我們可以理解何以大衛不提他的名。元帥約押和祭司亞比亞都參與亞多尼雅的篡位陰謀,為什么只有約押被大衛點名,而亞比亞他卻不在名單上呢?

第八課《亞多尼雅謀篡王位》,我說:

。。至于祭司亞比亞他,他的動機比較難猜。在撒下八章之前,他是大衛身邊的祭司,但在撒下八:17,撒督突然冒出頭來,和亞比亞他一同擔任祭司長的職位。現在他是不是擔心會在所羅門登基后失寵而投向亞多尼雅一邊,我們不知道。

現在我們再回頭查考一下亞比亞他是怎樣冒出頭來。

撒上二十二:20-23  “亞希突的兒子亞希米勒有一個兒子,名叫亞比亞他,逃到大衛那里。亞比亞他將掃羅殺耶和華祭司的事告訴大衛。大衛對亞比亞他說:‘那日我見以東人多益在那里,就知道他必告訴掃羅。你父的全家喪命,都是因我的緣故。你可以住在我這里,不要懼怕,因為尋索你命的,就是尋索我的命。你在我這里可得保全。’”  --  掃羅追殺大衛,從以東人多益口中,知道大衛曾到挪伯祭司亞希米勒那里(撒上二十一,二十二章),亞希米勒為他求問耶和華,并給他食物和殺非利士人歌利亞的刀。過后,掃羅就殺了祭司城挪伯的所有祭司、男女、孩童等人。但亞希米勒的一個兒子,就是亞比亞他,逃脫來到大衛的藏身處。當大衛要求問耶和華的時候,就叫亞比亞他拿出以弗得來,可見亞比亞他是大衛身邊的祭司,很得大衛的重用。

撒下八:17  “亞希突的兒子撒督和亞比亞他的兒子亞希米勒作祭司長。。。”  --  大衛登基作以色列王后,在他的“內閣”里,我們突然看到撒督和亞希米勒兩人同作祭司長。之前,聖經沒有告訴我們撒督是誰,也沒有解釋何以大衛揀選撒督和亞希米勒一同作祭司長。

撒下十五:24 - 29  “撒督和抬上帝約柜的利未人也一同來了,將上帝的約柜放下。亞比亞他上來,等著眾民從城里出來過去。王對撒督說:‘你將上帝的約柜抬回城去。我若在耶和華眼前蒙恩,他必使我回來,再見約柜和他的居所。倘若他說:「我不喜悅你」,看哪!我在這里,愿他憑自己的意旨待我。’王又對祭司撒督說:‘你不是先見嗎?你可以安然回城。你兒子亞希瑪斯和亞比亞他的兒子約拿單,都可以與你同去。我在曠野的渡口那里,等你們報信給我。’于是,撒督和亞比亞他將上帝的約柜抬回耶路撒冷,他們就住在那里。”  --  當押沙龍陰謀造反,大衛逃離耶路撒冷的時候,撒督和亞比亞他都站在大衛一邊,兩人對大衛都很忠心。從撒下八:17 和撒下十五的記載,撒督的名字都在亞比亞他之前,亞比亞他似乎已經失寵。

撒下二十:25  “示法作書記﹔撒督和亞比亞他作祭司長。。”  --  押沙龍造反失敗后,在大衛的“內閣”里,撒督和亞比亞他仍然一同作祭司長。

王上一:7  “亞多尼雅與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和祭司亞比亞他商議,二人就順從他,幫助他。”  --  亞多尼雅陰謀篡位,約押和亞比亞他都站在他的一邊。

現在我要問大家:亞比亞他從開始的追隨大衛,到后來的投向要篡位的亞多尼雅,動機何在?是一山不能藏兩虎(撒督和亞比亞他)嗎?是他知道自己在大衛王和要繼承王位的所羅門面前失寵,孤注一擲投向亞多尼雅嗎?有可能。

有話說:“忿怒為殘忍,怒氣為狂瀾,惟有嫉妒,誰能敵得住呢?”(箴二十七:4)亞比亞他是因為嫉妒撒督的被寵而投向亞多尼雅一邊嗎?

用一句話來總結亞比亞他的一生,就是“善始惡終”- 有好的開始,卻作惡失敗告終。

為什么大衛沒有把他列在“有仇報仇”的名單上?所羅門王給了我們答案:“你本是該死的,但因你在我父親大衛面前抬過主耶和華的約柜,又與我父親同受一切苦難,所以我今日不將你殺死。”(王上二:26)因為亞比亞他是祭司長,是聖職人員,所羅門給他網開一面,不殺他,只革除他的職位,叫他回家去。

“這樣,便應驗耶和華在示羅論以利家(Eli)所說的話。”  --  亞比亞他的被革職,是應驗了一個預言,記錄在撒上二:27-36。我在《撒母耳記上》第五課詳細說明了這個預言的來龍去脈。我說:

。。聖經沒有把以利的譜系清楚地列出,所以我們不知道他是怎樣成為祭司的。按民三:1 - 4,我們知道亞倫(Aaron)的兩個兒子以利亞撒(Eleazar)和以他瑪(Ithamar)在他的面前任祭司的職分。民二十:28 和民二十七:19 - 21 亞倫死后,祭司的聖袍則落在以利亞撒的身上。民二十五:11 - 13,以色列人在毗珥行淫亂的事件中,因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Phinehas)以耶和華的忌邪為心,上帝應許他和他的后裔永遠當祭司的職任。書二十二:13,30 我們看到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迦南后,非尼哈是他們的祭司。在士師時代,我們不知道誰在會幕當祭司,直到《撒母耳記上》,才看到以利(Eli)和他的兩個兒子在示羅任祭司的職責。按代上六:4 - 10 和49 - 53節,以利亞撒的譜系里沒有以利的名字,所以按猶太人的傳說,以利的祖先應當是亞倫的兒子以他瑪(Ithamar)(見約瑟夫的《猶太古史》)。何以在士師時代,祭司的職分落在以他瑪的子孫身上,則不得而知。撒上二:27 - 36 神人預言以利一家遭禍,祭司的職任將從他的后裔被奪去,這預言在所羅門時代果然得到應驗(王上二:26 - 27),所羅門登基后不久,就把祭司亞比亞他(Abiathar)革除,因為他支持亞多尼雅(Adonijah)謀篡王位。從神人預言到應驗這段時間,我們看到在《撒上》和《撒下》兩書里,有出自以利亞撒后裔的撒督(Zadok)和出自以他瑪后裔的亞比亞他(Abiathar),兩人并列作大衛的祭司(撒下八:17,十五:29,二十:25)。撒督的譜系可以推溯到以利亞撒(代上六:4 - 10,49 - 53),但亞比亞他的譜系則不完整,他的名字出現在撒上二十二:20,二十三:9和三十:7,是祭司亞希米勒(Ahimelech)的兒子(撒上二十一:1)﹔亞希米勒又是亞希突(Ahitub)的兒子(撒上二十二:9)﹔亞希突和以迦博(Ichabod)都是非利哈的兒子(撒上十四:3)﹔非利哈則祭司以利的兒子。祭司亞比亞他被革除后,祭司的職任就落在撒督和他的后裔,繼續到舊約的其余時代。我把撒督和亞比亞他的譜系列成下表方便大家參考:

 

亞倫(Aaron)

以利亞撒(Eleazar)

以他瑪(Ithamar)

非尼哈(Phinehas)

|

|

|

|

|

|

|

|

以利(Eli)

|

何弗尼(Hophni)

非尼哈(Phinehas)

|

 

亞希突(Ahitub)

以迦博(Ichabod)

|

 

亞希亞(Ahijah)

亞希米勒(Ahimelech)

 

撒督(Zadok)

   

亞比亞他(Abiathar)(被所羅門革除祭司職位)

 

|

 

|

 

舊約其余時代

 

從亞比亞他身上,我們可以學到什么功課:

有好的開始固然重要,有好的結束更是重要。保羅在提后四:7 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這叫作“善始善終”。我在《提摩太后書》第十二課說:

“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 在徒二十:24,保羅曾用這個隱喻對以弗所的長老們說:“只要行完我的路程”。當時路還沒有跑盡,如今卻已來到盡頭。我跑過馬拉松賽,開頭總是人頭攢動,大家爭先恐后,但跑了四分之一路程后,大家撞擊那道“無形的牆”(wall,這是跑步的朮語)時,平時訓練不足的就開始慢下來,若不堅持下去,還會放棄。這時只有那些訓練有素,有耐力,認定目標的人才會繼續。最后的沖刺是最難的,自己就曾經在最后的四分之一路程停下來,再也跑不動了!跑天路跟跑馬拉松賽完全一樣:開頭很有勁,半路就氣喘如牛,來到最后的四分之一關頭,放棄的大有人在,多少人能堅持到底跑完了?

“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英文是I have kept the faith,這也是啟十四:12 的用字:“。。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的真道。”誰能守住所信的道呢?是那些有忍耐的信徒(啟十四:12,十三:10),他們在患難逼迫來臨的時候,不向強權妥協,不向魔鬼低頭,不與世俗同流合污。。。寧死也不屈服,要至死忠心。這樣的人才配得說“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在教會的事奉過程里,我們時常都有一個好的開始,滿腔熱情要為主做很多工作。但面對教會人事糾紛,事工的發展困難重重,從家庭配偶孩子而來的壓力。。很容易叫人在事奉中感到灰心、失望、情緒低落。滕近輝牧師在一次訪談中特別提到傳道人生活和事奉中的三種張力和壓力:(節錄自《今日華人教會》2002年四月)

一、傳道人要早早注意夫婦之間的張力,保持高度警覺性。溫柔的交通絕對需要,追求諒解與同心。。。

二、消除同工之間的張力,最主要的方法,是定時的交通:分享感受,共同擬定事奉計划,祈禱,清楚安排各人的責任范圍,又培養互相鼓勵、欣賞、合作的心態。

三、不求近功,安于主的托付,長線的目標,尋求事奉中真價值的所在,學習祈禱與信心的功課,這些是消解對工作不滿的途徑。。。

這些事奉中的張力和壓力,如果我們不懂得加以化解,再加上來自教會部分會友的無情壓榨,我們很容易因“耗盡”(burn out)而崩潰,事奉不是半途而廢,就是變得萎靡不振。那時“當跑的路。。跑不盡,所信的道。。守不住。”也就算不得什么“善始善終”了。

我請大家特別注意第二項,同工之間的張力。如果教會來了一個“撒督”型的同工,恩賜、表現。。樣樣都比自己強,似乎更得主任牧師和教會領袖的欣賞,有可能是內定的接班人,你會是“亞比亞他”,嫉妒“撒督”,像可拉、大坍、亞比蘭“在營中嫉妒摩西和耶和華的聖者亞倫”,投向“亞多尼雅”,變得“善始惡終”嗎?(詩一百零六:16,民十六章)

3。王上二:28 - 35  “28約押(Joab)雖然沒有歸從押沙龍(Absalom),卻歸從了亞多尼雅(Adonijah)。他聽見這風聲,就逃到耶和華的帳幕,抓住祭壇的角。29有人告訴所羅門王說:‘約押逃到耶和華的帳幕,現今在祭壇的旁邊。’所羅門就差遣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說:‘你去將他殺死。’30比拿雅來到耶和華的帳幕,對約押說:‘王吩咐說:「你出來吧!」’他說:‘我不出去,我要死在這里。’比拿雅就去回復王,說約押如此如此回答我。31王說:‘你可以照著他的話行,殺死他,將他葬埋,好叫約押流無辜人血的罪不歸我和我的父家了。32耶和華必使約押流人血的罪歸到他自己的頭上,因為他用刀殺了兩個比他又義又好的人,就是以色列元帥尼珥(Ner)的兒子押尼珥(Abner)和猶大元帥益帖(Jether)的兒子亞瑪撒(Amasa),我父親大衛卻不知道。33故此,流這二人血的罪必歸到約押和他后裔的頭上,直到永遠﹔惟有大衛和他的后裔,并他的家與國,必從耶和華那里得平安,直到永遠。’34于是,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上去,將約押殺死,葬在曠野約押自己的墳墓里(注:"墳墓"原文作"房屋")。35王就立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作元帥,代替約押,又使祭司撒督(Zadok)代替亞比亞他(Abiathar)。”

元帥約押是在大衛“有仇報仇”的名單上。現在我們先回頭看他是怎樣冒出頭來?

約押是誰?他是大衛的外甥,看下圖:
 

拿轄(繼父)

---------------

妻子(母親)

---------------

耶西(父親)

|

 

|

 

|

亞比該(同父異母的姐妹)

 

洗魯雅(同父異母的姐妹)

 

大衛

|  

|

   
|

--------

---------------

-------

 
| | | |  

亞瑪撒(大衛的外甥)
(撒下十七:25)

亞撒黑(大衛之外甥)

亞比篩(大衛之外甥)
(代上二:16 - 17)

約押(大衛之 外甥)

 

在撒下三章,我們看到約押是個心狠手辣的人。為了報掃羅的元帥押尼珥(押尼珥和掃羅是堂兄弟的關系)殺自己兄弟亞撒黑的仇,在大衛不知情下,約押在希伯倫城門的瓮洞殺了押尼珥。大衛高興嗎?不!他吩咐約押和跟隨他的眾人說:“你們當撕裂衣服,腰束麻布,在押尼珥棺前哀哭。”(撒下三:31)他還為押尼珥舉哀,在其墓旁放聲而哭。我在《撒母耳記下》第二課說過,這不是貓哭老鼠假慈悲,上演一場政治秀,只為了博得人心。上帝既然稱大衛為“合神心意”的王(撒上十三:14),我們就不應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大衛當作是個工于心計,玩弄權朮的政客。大衛還說:“流尼珥的兒子押尼珥的血,這罪在耶和華面前必永不歸我和我的國。愿流他血的罪歸到約押頭上和他父的全家﹔又愿約押家不斷有患漏症的,長大麻風的,架拐而行的,被刀殺死的,缺乏飲食的。”(撒下三:28-29)約押流了無辜人的血,大衛當時能做的就是咒詛約押,把他交給上帝,讓上帝照著惡人所行的惡報應約押,因為自己還沒有能力對約押采取任何行動。

撒下八:16  “洗魯雅的兒子約押作元帥。。”  --  約押成為大衛“內閣”成員之一。

在撒下十一章,當大衛犯奸淫罪,殺夫奪人妻的時候,由于大衛不能單獨行事,約押無緣無故被牽涉,變為同謀犯,這也意味著大衛有把柄落在約押的手中。

在撒下十四章,我們又看到約押的另一面。我在《撒母耳記下》第二十一課,說:

他“知道王心里想念押沙龍”(撒下十四:1),就自作主張,安排一個婦人勸大衛讓押沙龍回來。約押不錯是足智多謀,而且能看透王的心,但這種人在宮廷的權力斗爭環境里很難生存。《三國演義》里的楊修也是這樣的人。。楊修這種看透曹操之心的人,曹操怎能讓他留在身邊,果然,不到半年工夫,曹操就殺了楊修,罪名是“露泄言教,交關諸侯”,也就是說,泄漏國家機密罪、結黨營私罪和妖言惑眾罪。約押不是楊修,大衛也不是曹操,但約押這種“恃才放曠”,自作主張,看透王心,再加上手中握有大衛的把柄,就算“明君”和“合神心意”的大衛也會覺得他是身上的一根刺。。。

以后約押變得更加肆無忌憚。首先,在撒下十八:12-15 他違命將叛變的押沙龍殺死﹔在撒下二十:8-10 ,他心狠手辣地去除亞瑪撒(大衛的另一外甥),殺他的手法就像殺掃羅的元帥押尼珥一樣(撒下三:26-27),因為亞瑪撒是有可能占有“元帥”位置的“勁敵”(撒下十九:13)。

在《列王紀上》之前,我們最后看到約押,是在撒下二十四章。那時撒但激動大衛數點百姓,約押就像魏征一樣,直言進諫,作了“諫官”的角色,勸大衛不要因驕傲而數點。只可惜在盛名之下的大衛一時得意忘形,驕傲恣肆起來,不聽約押的勸諫。這是約押做的唯一好事。

王上一:7  “亞多尼雅與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和祭司亞比亞他商議,二人就順從他,幫助他。”  --  亞多尼雅篡位,約押選擇投向他的一邊。
 

總結約押的一生,他是大衛身上的一根刺。大衛生前不能拔掉它,就只好在遺訓里吩咐所羅門“。。你知道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向我所行的,就是殺了以色列的兩個元帥:尼珥(Ner)的兒子押尼珥(Abner)和益帖(Jether)的兒子亞瑪撒(Amasa)。他在太平之時流這二人的血,如在爭戰之時一樣,將這血染了腰間束的帶和腳上穿的鞋。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頭安然下陰間。”(王上二:5-6)

為什么約押選擇站在亞多尼雅一邊,與大衛/所羅門為敵?他既然能夠看透大衛王的心,我想他一定知道大衛王駕崩后,所羅門王絕不會輕易饒恕他。還有,對約押來說,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就好像“撒督”之對于“亞比亞他”,約押知道自己的元帥地位在所羅門王朝里一定被比拿雅取代。約押站錯邊,他付出了生命作代價。

“你可以照著他的話行,殺死他,將他葬埋,好叫約押流無辜人血的罪不歸我和我的父家了。耶和華必使約押流人血的罪歸到他自己的頭上,因為他用刀殺了兩個比他又義又好的人,就是以色列元帥尼珥(Ner)的兒子押尼珥(Abner)和猶大元帥益帖(Jether)的兒子亞瑪撒(Amasa),我父親大衛卻不知道。故此,流這二人血的罪必歸到約押和他后裔的頭上,直到永遠﹔惟有大衛和他的后裔,并他的家與國,必從耶和華那里得平安,直到永遠。”  --  心狠手辣,流無辜人血的罪,這樣的人在上帝的國里無份。在教會的事奉中也是一樣,一個人再有恩賜,上帝也不喜歡不擇手段的人。。。。我留給大家在課堂上討論。

“王就立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作元帥,代替約押,又使祭司撒督(Zadok)代替亞比亞他(Abiathar)。”  --  不出所料,撒督和比拿雅分別代替了亞比亞他和約押,成爲所羅門王的“内閣”成員。

4。王上二:36 - 46  “36王差遣人將示每(Shimei)召來,對他說:‘你要在耶路撒冷建造房屋居住,不可出來往別處去。37你當確實地知道,你何日出來過汲淪溪(Kidron),何日必死!你的罪(注:原文作"血")必歸到自己的頭上。’38示每對王說:‘這話甚好!我主我王怎樣說,仆人必怎樣行。’于是示每多日住在耶路撒冷。39過了三年,示每的兩個仆人逃到迦特王(Gath)瑪迦(Maachah)的兒子亞吉(Achish)那里去。有人告訴示每說:‘你的仆人在迦特。’40示每起來,備上驢,往迦特到亞吉那里去找他的仆人,就從迦特帶他仆人回來。41有人告訴所羅門說:‘示每出耶路撒冷往迦特去,回來了。’42王就差遣人將示每召了來,對他說:‘我豈不是叫你指著耶和華起誓,并且警戒你說:「你當確實地知道,你哪日出來往別處去,那日必死」嗎?你也對我說:「這話甚好,我必聽從。」43現在你為何不遵守你指著耶和華起的誓和我所吩咐你的命令呢?’44王又對示每說:‘你向我父親大衛所行的一切惡事,你自己心里也知道,所以耶和華必使你的罪惡歸到自己的頭上。45惟有所羅門王必得福,并且大衛的國位必在耶和華面前堅定,直到永遠。’46于是,王吩咐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他就去殺死示每。這樣,便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

示每是誰?

在撒下十六:5-14節,因押沙龍陰謀造反,當大衛逃離耶路撒冷的時候,示每(掃羅族基拉的兒子)出來,“他一面走一面咒罵,又拿石頭砍大衛王和王的臣仆﹔眾民和勇士都在王的左右。示每咒罵說:‘你這流人血的壞人哪,去吧,去吧!你流掃羅全家的血,接續他作王,耶和華把這罪歸在你身上,將這國交給你兒子押沙龍。現在你自取其禍,因為你是流人血的人。’。。。示每在大衛對面山坡,一面行走一面咒罵,又拿石頭砍他,拿土揚他。”

在撒下十九:18-23節,押沙龍叛變失敗,大衛返回耶路撒冷,要過約但河的時候,“基拉的兒子示每就俯伏在王面前,對王說:‘我主我王出耶路撒冷的時候,仆人行悖逆的事。現在求我主不要因此加罪與仆人,不要記念,也不要放在心上。仆人明知自己有罪,所以約瑟全家之中,今日我首先下來迎接我主我王。’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說:‘示每既咒罵耶和華的受膏者,不應當治死他嗎?’大衛說:‘洗魯雅的兒子,我與你們有何關涉,使你們今日與我反對呢?今日在以色列中豈可治死人呢?我豈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的王嗎?’于是王對示每說:‘你必不死。’王就向他起誓。”

示每可說是一個看風使舵的小人。大衛落難的時候,他落井下石﹔大衛當權的時候,他就諂媚奉承。若不是寬宏大量,示每早就被治死。但大衛還向他起誓,說:“你必不死”,這樣大衛身邊的人,如亞比篩,就不敢私自把他殺死。

為什么大衛在給所羅門的遺訓中,特別點名示每,要所羅門“。。現在你不要以他為無罪,你是聰明人,必知道怎樣待他,使他白頭見殺,流血下到陰間”?(王上二:9)理由很簡單:孟子說:“小人之使為國家,災害并至。雖有善者,亦無如之何矣!”意思是:“讓小人去處理國家大事,結果是天災人禍一齊降臨。這時雖有賢能的人,卻也沒有辦法挽救了。”示每雖然不是什麽治理國事的大官,但他畢竟是掃羅一族的人,可以煽動以色列支派對抗所羅門王。如果所羅門王讓示每這個小人活命,示每遲早會調轉槍頭刺向所羅門。與其留下他成為日后的禍患,不如早點送他到陰間。

“王差遣人將示每(Shimei)召來,對他說:‘你要在耶路撒冷建造房屋居住,不可出來往別處去。你當確實地知道,你何日出來過汲淪溪(Kidron),何日必死!你的罪必歸到自己的頭上。’”  --  這是所羅門的聰明。小人不守約,所以讓示每簽下“死亡之約”,然后等他失腳,自尋死路,走向黃泉,眾人也不會責難所羅門。

“王又對示每說:‘你向我父親大衛所行的一切惡事,你自己心里也知道,所以耶和華必使你的罪惡歸到自己的頭上。惟有所羅門王必得福,并且大衛的國位必在耶和華面前堅定,直到永遠。’”  --  這是示每的正式罪狀。

這樣,便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  --  所羅門一上任,就除去了三個“政敵”,聖經告訴我們 這樣就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換句話說,他們的存在會威脅到所羅門的王位,所以所羅門必須采取殺一儆百的辦法,處決他們,使國家安定起來。

國位堅定后,所羅門要怎樣與鄰國交往呢?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子貢問政。

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

曰:“去兵。”

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

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 《論語﹒顏淵》

譯文:

子貢問怎樣治理政事。

孔子說:“備足糧食,充實軍備,取信于民。”

子貢說:“如果迫不得已一定要去掉一方面,在這三方面中先去掉哪一方面?”

孔子說:“去掉軍備。”

子貢說:“如果必不得已還要去掉一個方面,在這兩方面中先去掉哪一方面?”

孔子說:“去掉糧食。自古以來誰都難免于死,但失去人民的信任,國家就站不住了。”

所羅門作王,他要怎樣治理國家呢?他把什么放在最優先處理呢?

有什么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