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一)(第一至十一章)- 從倍受恩寵至觸怒上帝之所羅門王

第十一課 - 亞多尼雅的死

經文:王上二:13 - 25

主旨:亞多尼雅篡位失敗后,因著自己的愚蠢,“在太歲頭上動土”,被所羅門王治死。

1。 在所羅門登基之前,我們沒有聽到所羅門說過一句話﹔說話的都是晚年的大衛或是其他的人,如拔示巴、拿單、亞多尼雅等。所羅門登基之后,他的第一句話是針對亞多尼雅說的:“他若作忠義的人,連一根頭發也不至落在地上﹔他若行惡,必要死亡。”(王上一:52)他的第二句話是:“你回家去吧!”(王上一:53) 一個自稱還是“幼童,不知道應當怎樣出入”的人(王上三:7),能對一個要篡奪自己王位的人如此寬宏大量,放他一條生路,雖然附帶了條件,也算是史無前例吧。今天我們要查考的這段經文,它所描繪的又是一個怎樣的所羅門王呢?

2。王上二:13 - 25 

13哈及(Haggith)的兒子亞多尼雅(Adonijah)去見所羅門的母親拔示巴(Bath-sheba),

拔示巴問他說:‘你來是為平安嗎?’

(亞多尼雅)回答說:‘是為平安。’

14(亞多尼雅)又說:‘我有話對你說。’

拔示巴說:‘你說吧。’

15亞多尼雅說:‘你知道國原是歸我的,以色列眾人也都仰望我作王。不料,國反歸了我兄弟,因他得國是出乎耶和華。16現在,我有一件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辭。’

拔示巴說:‘你說吧!’

17他(亞多尼雅)說:‘求你請所羅門王將書念(Shunammite)的女子亞比煞(Abishag)賜我為妻,因他必不推辭你。’

18拔示巴說:‘好,我必為你對王提說。’

19于是,拔示巴去見所羅門王,要為亞多尼雅提說。王起來迎接,向她下拜,就坐在位上,吩咐人為王母設一座位,她便坐在王的右邊。

20拔示巴說:‘我有一件小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辭。’

王說:‘請母親說,我必不推辭。’

21拔示巴說:‘求你將書念的女子亞比煞賜給你哥哥亞多尼雅為妻。’

22所羅門王對他母親說:‘為何單替他求書念的女子亞比煞呢?也可以為他求國吧!他是我的哥哥,他有祭司亞比亞他(Abiathar)和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為輔佐。’

23所羅門王就指著耶和華起誓說:‘亞多尼雅這話是自己送命,不然,愿上帝重重地降罰與我。24耶和華堅立我,使我坐在父親大衛的位上,照著所應許的話為我建立家室。現在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亞多尼雅今日必被治死。’

25于是,所羅門王差遣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將亞多尼雅殺死。

=======================================

這段經文記載了兩段對話:13-18節是亞多尼雅到宮來與所羅門的母親拔示巴的對話﹔19-25節是拔示巴去見所羅門王,兩人之間的對話。

在查考這兩段對話的經文時,我們就看到一些讀經的難處。聖經在記述這兩段對話的時候,是平鋪直述,如“拔示巴說”、“王說”、“亞多尼雅說”。。 我們不是在舞台上看他們的表演,我們讀到的只是白紙上的黑字。他(她)們怎樣說,大聲說,小聲說,生氣地說。。。他們說話時表達的身體要素,如說話的語氣、語調 、聲量、語速,面部表情、手勢、眼神。。我們都不知道。這樣單單從字句的意思,我們很容易誤解雙方所要傳達的信息。譬如,在13-18節,亞多尼雅來見拔示巴,先提到“國原是歸我的,以色列眾人也都仰望我作王。不料,國反歸了我兄弟,因他得國是出乎耶和華。。”后求她請所羅門王將書念的女子亞比煞賜給亞多尼雅為妻 ,我們要怎樣理解他說話的意思?作為四子,在長子暗嫩和三子押沙龍死后,按嫡長子繼承制,亞多尼雅的確是下一個承繼王位的人,以色列眾人也可能把這視為當然,他也承認所羅門得國是出乎耶和華,所以他也不再與所羅門爭 權。至于他求拔示巴請所羅門王將書念的女子亞比煞賜給他為妻,他的意圖可能是很簡單,就是想娶一個美女為妻。不過,有的人,包括所羅門王在內,聽了之后卻認為亞多尼雅并沒有放棄作王的奢望,他求所羅門賜亞比煞給他為妻是表示自己有得王位的權利。究竟他的意圖是單純的,還是邪惡,我們實在難分辨。

我再舉一個例子。王上十九:9 “他在那里進了一個洞,就住在洞中。耶和華的話臨到他說:‘以利亞啊,你在這里做什么?’”先知以利亞在迦密山大勝巴力的先知后,又行了神跡降雨結束了旱災,但他卻因耶洗別的一句話,逃命到西奈山躲藏起來。他住在一個洞里,耶和華的這句話就臨到他:“以利亞啊,你在這里做什么?”平平淡淡的一句話,你可聽得出上帝當時說話的心情和語氣嗎?這是文字不能表達的,我們惟有靠聖靈的感動才能體會。

我這樣說,大家可不要以為在聖經別處也是如此。 譬如,施洗約翰為主耶穌作見証,聖經說:“(他)喊著說。。”(約一:15)這是毫無畏懼的見証。迦南諸族對以色列人走干地過紅海和戰勝亞摩利王西宏和噩的反應只用了一個婦人的區區几句話就表達了出來:“。。因你們的緣故我們都驚慌了。這地的一切居民在你們面前心都消化了,因為我們聽見你們出埃及的時候,耶和華怎樣在你們前面使紅海的水干了,并且你們怎樣待約旦河東的兩個亞摩利王西宏和噩,將他們盡行毀滅。我們一聽見這些事,心就消化了。因你們的緣故,并無一人有膽氣。。。”(書二:9-11)

總之,我們讀經真的要很仔細。我很佩服一個姐妹的讀經,她問我:“約翰福音二十:17 主耶穌說他還沒有升上去見父,可他對那個十字架上悔改的強盜說:你今天就與我在樂園里了。樂園就是三層天,也就是神寶座的所在地,主耶穌既然已經到了三層天,怎么又沒有升上去?沒見到父呢?”她讀得很仔細。

有一次我在唐崇榮牧師的講經大會,聽他解說音樂家如巴哈和韓德爾是多么仔細地讀聖經,以至能夠用音樂准確地表達經文的意思。他舉了一個例子:太二十六:21-25 主耶穌和門徒同度逾越節的那個晚上,“正吃的時候,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他們就甚憂愁,一個一個地問他說:‘,是我嗎?’耶穌回答說:‘同我蘸手在盤子里的,就是他要賣我。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但賣人子的人有禍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賣耶穌的猶大問他說:‘拉比,是我嗎?’耶穌說:‘你說的是。’”當巴哈用音符(馬太受難曲?)來表達猶大的問耶穌“拉比,是我嗎?”那里的音調有一個明顯的轉折,讓人可以感受到猶大的心虛,并注意到他只視耶穌為“拉比”,一個老師,而不是如其他門徒的用“主”。

現在我們回到正文。

3。王上二:13 - 18  “13哈及(Haggith)的兒子亞多尼雅(Adonijah)去見所羅門的母親拔示巴(Bath-sheba),拔示巴問他說:‘你來是為平安嗎?’回答說:‘是為平安。’14又說:‘我有話對你說。拔示巴說:‘你說吧。’15亞多尼雅說:‘你知道國原是歸我的,以色列眾人也都仰望我作王。不料,國反歸了我兄弟,因他得國是出乎耶和華。16現在,我有一件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辭。’拔示巴說:‘你說吧!’17他說:‘求你請所羅門王將書念(Shunammite)的女子亞比煞(Abishag)賜我為妻,因他必不推辭你。’18拔示巴說:‘好,我必為你對王提說。’”

亞多尼雅篡位失敗,所羅門王放他一條生路,叫他回家去,不過附帶一個條件:“他若作忠義的人,連一根頭發也不至落在地上﹔他若行惡,必要死亡。”(王上一:52)現在亞多尼雅回來見拔示巴,求她請所羅門王將書念的女子亞比煞賜他為妻。他是真心誠意來求,還是有邪惡的陰謀?王上一:4 清楚交待說大衛沒有與亞比煞親近,但她也算是大衛的妃嬪,既然是妃嬪,大衛王死后,她就順理成章歸于所羅門王。現在亞多尼雅求所羅門王將亞比煞賜他為妻,就顯得他在挑戰所羅門王的王位。不然的話,亞多尼雅就一定愚蠢之至,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4。王上二:19 - 25  “19于是,拔示巴去見所羅門王,要為亞多尼雅提說。王起來迎接,向她下拜,就坐在位上,吩咐人為王母設一座位,她便坐在王的右邊。20拔示巴說:‘我有一件小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辭。’王說:‘請母親說,我必不推辭。’21拔示巴說:‘求你將書念的女子亞比煞賜給你哥哥亞多尼雅為妻。’22所羅門王對他母親說:‘為何單替他求書念的女子亞比煞呢?也可以為他求國吧!他是我的哥哥,他有祭司亞比亞他(Abiathar)和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為輔佐。’23所羅門王就指著耶和華起誓說:‘亞多尼雅這話是自己送命,不然,愿上帝重重地降罰與我。24耶和華堅立我,使我坐在父親大衛的位上,照著所應許的話為我建立家室。現在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亞多尼雅今日必被治死。’25于是,所羅門王差遣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將亞多尼雅殺死。”

“所羅門王對他母親說:‘為何單替他求書念的女子亞比煞呢?也可以為他求國吧!他是我的哥哥,他有祭司亞比亞他(Abiathar)和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為輔佐。’”  --  所羅門王怎樣理解亞多尼雅的要求 ?亞多尼雅暴露了他的野心,既然可以求本屬于所羅門王的妃嬪亞比煞,他也可以求本屬于所羅門王的國。究竟所羅門有沒有誤解亞多尼雅的意思,我們很難判斷。但作為剛登基的皇帝,這樣懷疑曾想篡奪自己王位的人,實在無可非議。歷史上有哪一個皇帝會寬宏大量,讓政敵有重整勢力的機會,回頭再來挑戰自己的王位?亞多尼雅的被治死,實在是自己的愚蠢所導致,不能夠怪所羅門。有人說亞多尼雅是所羅門的哥哥,雖然只是同父異母,難道所羅門不應該 顧念親情,再放他一條生路嗎?

還記得那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曹植嗎?在曹操死后,他的哥哥曹丕逼迫漢獻帝禪位,改國號魏,自立為皇帝,為魏文帝(公元220-226年在位)。之前,兄弟兩人為了爭權奪位,鬧個不休。曹植富于才學,早年曾被曹操寵愛,一度還想把他立為太子。但曹丕憑著足智多謀,勝過不拘小節的文學家曹植。曹丕登位后,雖然地位和權力都已鞏固,他忌恨弟弟曹植的念頭沒有改變,還是想方設法迫害曹植,要置他于死地才罷休。其實曹植并未犯下什么大罪,只是有人告發他經常喝酒罵人,他竟把曹丕派出的使者扣押起來﹔他也沒有招兵買馬,陰謀反叛的跡象和征兆。曹丕找不到借口定他的罪,殺他又怕眾不服,所以曹丕才想出個“七步成詩”的辦法,治罪其弟。封建時代這種兄弟之間的爭權奪利自相殘殺現象是社會制度的必然結果,在那權力即一切的社會制度里,不擇手段的爭奪權力其實是很正常的。所羅門王與亞多尼雅之間的爭 斗也不例外,我們千萬不要用近代的眼光來批判几千年前皇室的權力斗爭。

我們要從亞多尼雅的死學習什么功課?

我在前几課說過,篡位者的結局很少有善終的﹔在中國歷史上,沒有篡位者失敗后,還能存活的。但亞多尼雅篡位失敗后,他不是一定要死。在大衛給所羅門的遺訓里,亞多尼雅不在“有仇報仇”的名單上。所羅門王也的確放他一條生路,叫他回家。亞多尼雅的死是自己的愚蠢所導致。現在我要問大家:基督徒在所做的事工上失敗后,要怎樣收拾殘局?“篡位”失敗后,除了“死”之外,還有什么回頭的路?

我在《以弗所書》第三十二課提到一個牧師哈嘉德(Ted Haggard),他是位于美國科羅拉多州(Colorado Springs)新生命教會(New Life Church)的創辦人和主任牧師,也是全美福音派聯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的主席。


牧師哈嘉德(Ted Haggard)

在2006年尾,他竟然被揭發隱藏多年侵淫在同性戀的丑聞。有一個男性工作者公開爆出他和牧師有三年每月一次的商業“性交易”,后者在性行為中還吸食毒品(methamphetamine and poppers)。Ted Haggard牧師后來承認自己犯了性不道德的罪,并發表公開信說 “There is a part of my life that is so repulsive and dark that I’ve been warring against it all of my adult life.”(在生命中有非常可憎和黑暗的一部分,是他成年后一直存在的斗爭。) 又說:“Then, because of pride, I began deceiving those I love the most because I didn’t want to hurt or disappoint them.”(人站的越高,就越容易受到驕傲的試探,為了保持一個正人君子的面目,就只好撒謊欺騙。)像這樣的“大牧師”,失敗之后,他要怎樣收拾殘局,他有沒有回頭之路?

今年初(2009年),美國 HBO 放映了電視記錄片《審判哈嘉德》(The Trials of Ted Haggard),講述這個昔日基督教領袖、今日被放逐與棄絕的“first class loser”(“頭等失敗者”──哈氏自嘲語)從爆發丑聞到今天的境況。


(“流放”中的哈嘉德與妻子)

基甸弟兄在他的博客《哼小調的哈比人》,以“一個墮落的基督教領袖的慘境與悲哀“為題,談論這部記錄片:

。。。拍片人佩洛西(Alexandra Pelosi,當今美國眾議院女議長的女兒)。。佩女士。。在2005年拍攝了《上帝的朋友》的紀錄片,探索福音派信仰與政治的關系(并非為了歌頌福音派或宗教右翼、更不是為了傳教)。她采訪到不少福音派基督教的領袖,而其中就數哈嘉德這位牧養超大教會的名牧、魅力型福音派領袖對她最開放、最友好,她也因此跟哈嘉德和他的家人熟識。那時的哈牧師可謂是春風得意、意氣風發,談起連小布什都得敬他這位“三千萬美國福音派基督徒的代表和領袖” 几分的時候更是豪情滿懷、牛氣沖天。然而僅僅一年以后(2006年),一名男ji在媒體爆料,揭發哈嘉德曾經嫖他并與他有同性-性關-系(該ji者一夜成名,紅透媒體)。哈氏先是抵賴(只承認“有按摩”),最后在丟盡臉面的恥辱中被終止牧師職位和教會領袖的職分,“從恩典中墜落”。(2009年最新的新聞又報道哈氏還曾經性侵在他的教會做志愿者的男孩子──說明男ji事件并非偶然失足、跌倒。)佩女士在震驚之余,仍然繼續保持跟哈氏和他一家的聯系,在他們被趕出哈氏一手創辦的教會甚至科羅拉多州的顛沛“流放”中跟蹤他們的生活和遭遇,拍下一些零散的鏡頭,最終剪輯成為這部片子的主要內容。

在沒有看這部片子以前,我對哈氏丑聞的看法也是“很容易想象”的。就是說,如果你問一些基督徒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我的意見跟典型的“標准答案”不會有多少不同。也許我會說我會為他的悔改禱告、他的墮落讓基督徒警醒等等“屬靈”與“神學正確”的話。但內心深處,我的感受可能更復雜。一方面,我對如此駭人的虛偽感到惡心──作為“道德多數”的招牌人物,講道特別有煽動性和震撼力(而且以此自豪)的哈氏平時在講道的時候可沒有少講基督徒的性道德和誠實的話題,而且是那種顯得特別真誠、特別感人的“權能布道”。而且宗教右翼的“文化戰爭”,最主要的“石蕊試紙”就是反同性戀,對很多基督徒來說,同性淫亂似乎是比異性淫亂或者歧視他人、仇恨他人、不寬容等“小罪”大得多的“大罪”。哈氏的丑聞,可以說是宗教虛偽的極致(我在電視片里看到他那張堆著笑容的臉,實在有一種惡心的感覺和強烈的反感),我們甚至忍不住要引用聖經里面關于罪人“妄為當得的報應”和“那絆倒人的有禍了”的經文來說明上帝的懲罰全然公正──也就是說,哈氏是自食其果、罪有應得。另一方面,我也為哈氏丑聞所暴露的人性的黑暗和人心之難測而震驚和恐懼。哈氏這樣的名牧與教會領袖,對很多基督徒來說,也是明星,想必在基督徒里面也有很多“粉絲”吧。他也許天天教導別人、給性方面有問題的人心理輔導,可誰知道他心里面如此可怕的掙扎與黑暗呢?這樣的“高處不勝寒”真的讓人不寒而栗。

但是看了這部片子,我覺得這部紀錄片令人反思的,比這些更多、更深。片子主要反映“墮落在教會與恩典之外”的哈氏的淒涼、悲慘、絕望的慘況。哈氏是學聖經出身(本科畢業),很年輕就創辦教會、當牧師,除了當牧師他別無一技之長。如今他絕對不可能再做基督教的事情,而要跟“常人”一樣到“ 世俗”社會去掙錢養家糊口,甚至挨家挨戶賣保險而受盡冷眼,其窘迫、困難可想而知。他們一家居無定所,四處漂泊流浪打游擊,而且經濟上陷入貧困潦倒的境地。而他自己覺得最傷心的,還不是這些,而是被自己的教會、被自己以前的“粉絲”棄絕的痛苦(想起春晚台詞“從前人吃粉絲,如今粉絲吃人”來了)。片子里開頭他還能擠出他那張招牌笑臉講一些“我理解教會,他們這樣處罰我是應該的”之類的高調的話,我們也看到他的教會的那些姐妹為他傷痛流淚的鏡頭。但到了后面,隨著自己和家人境況的日益惡化,隨著教會一些嚴厲的紀律的實施,他開始有一些怨恨甚至苦毒出來。他說“教會對我說‘去下地獄吧’。教會選擇不饒恕我,而是流放我”。片子里也確實有教會領袖和普通信徒公開說哈嘉德應該自覺消失、不再出現在人們的視野里面。哈氏在回答“你以前為什么要撒謊、隱瞞”的時候說: “我是害怕。我覺得自己是三千萬基督徒的代言人、一萬四千人的大教會的名牧。我如果承認自己的失敗會傷害教會的事業,也會讓自己遭到教會的棄絕。但現在你看,我害怕的事情確實發生了,而且更糟。”在講述這些的時候,這部片子的基調并不是幸災樂禍,反而明顯顯出對哈氏和他的家人的同情。

對犯罪跌倒的基督徒,教會當然也需要紀律。而且像哈氏這樣的有性變-態問題的人,將他與教會隔離,對教會會眾和他自己都是一種保護(正因為這個原因人們對天主教會袒護性侵兒童的神職人員的做法特別憤慨)。這本身跟愛心并不矛盾。但是如果僅僅看這部片子的描述(我不能確定這部片子是基本真實還是有偏見和不公允的地方),教會對這件事情的處理確實不乏公義而缺少恩典,而且也可能因為哈氏的問題有同性戀性質而有雙重標准。(一些美國教會對牧師、領袖“異性戀”出軌的處理似乎比對哈氏的處理要寬容。另外,美國媒體曾經報道說哈氏經過屬靈心理醫治,同性戀“毛病”已經完全“治愈”,引發美國上下一片嘲諷,成為搞笑脫口秀的諷刺話題和大眾的笑柄。但哈氏在這部片子里說他沒說過這樣的話,是教會領袖向媒體如此宣布的。他承認他現在心里仍然有同性戀的掙扎。)哈氏說“如今教會不愿意再跟我有任何關系。我跟他們要做的(business)無關。──但是聖經怎么說呢?耶穌降世,豈不是為了拯救罪人嗎?教會的 business,豈不是拯救像我這樣的罪人嗎?”撇開哈氏可能有的怨毒不說,我覺得這話應該令“福音派”基督徒感到扎心。“罪有應得”說起來是“公義 ”,但實際上也只能稱得上是“禍音”。而罪人“因信稱義”,本來就是不配得到的恩典,上帝的恩典絕對不受人的罪是“大”還是“小”(其實在上帝眼里罪就是罪,無所謂大小)、或者一個人是否曾經有名有錢或有權有勢的限制──這才是“福音”。今天的“福音派”,也許花太多的時間忙于定罪他人、“憤世嫉俗”,而忘了使“福音”成為真正的“福音”的──恩典。也許我們太忙于“反同性戀”以表明自己的立場和路線是站在上帝(或者“正統基督教”)的一邊,而忘了我們自己也有“異性戀”方面的掙扎或跌倒。。。當然,公義和恩典,永遠是難以“平衡”的兩端。我承認我這些感受也可能是對其他基督徒的苛求,而且我自己也有很多困惑,這部片子,帶給我自己的,也許更多的是問題而不是答案。

片子里的哈嘉德盡管似乎不是沒有苦毒,但他說自己知道今天仍然堅信上帝的恩典。他說如果沒有信仰,他早就自殺了。片子里最令我難忘的鏡頭,是哈嘉德流落在亞利桑那州在沙漠礦野里讀聖經,讀詩篇里面那些在落難中向上帝掏心掏肺地求告的詩句(我在亞利桑那住過,知道那里沙漠礦野隨處可見)。

我對他的那張臉的厭惡突然消失,心里面卻生出一種深深的同情、悲傷和感動。在他們東搬西運的車子上,哈嘉德跟妻子一起讀聖經、一起禱告。他和妻子都說,聖經一天不讀都不行,是聖經,也只有聖經,讓他們可能渡過被人棄絕、痛苦不堪的一個個漫漫長夜。哈氏說“我寧愿像現在這樣破碎不堪、惡名加身,也不再愿意像以前那樣人格分裂、內心充滿可怕的掙扎了。”而且他說盡管自己徹底失敗而且假冒偽善,但聖經上的教導仍然是正確的。當佩氏問他“如果你有自由可以選擇做一個同性戀者、還是一個福音派基督徒,你會選哪一個”的時候,他沒有說“我就是我,我的性傾向不是我自己選擇的”之類的“政治正確”的話,而是說“我還是我,我的信仰是福音派基督徒的信仰”。

在這部整體色調偏于抑郁、灰色、暗淡的片子里面,除了聖經(片子里有几處聖經“大黑書”的特寫鏡頭),也許唯一帶給人正面感受的,是哈氏妻子對他的愛心。哈妻承認自己以前完全被蒙在鼓里,對老公內心的黑暗與掙扎完全無知。但當事情暴露以后,當他們的“粉絲”、朋友都選擇跟她老公划清界限的時候,哈妻選擇了不離不棄,繼續陪老公走完漫長痛苦的人生道路。她淡淡地說:“我只是愛他,他值得我愛,只因為他是一個人。我不愿意在他犯錯誤的時候落石下井。對我來說,聖經教導我要愛罪人、饒恕傷害自己的人甚至自己的仇敵,我只是照著聖經上教導的去做”。我相信在不信上帝和聖經的人看來,哈妻這樣“毫無原則”的愛可能跟縱容自己的老婆紅杏出牆的男人一樣可笑或者可鄙,但當我看到哈妻跟老公在“流放”路上吭哧吭哧地把裝著他們的家當的大紙箱抬下租的U-haul卡車的時候,我卻眼睛發熱、几乎流淚。

拍這部片子的佩女士顯然也被哈妻感動了。而且她說以前自己作為一個挂名的基督徒,對聖經、對信仰從來沒有過認真的了解和關心。哈氏夫婦在慘景中對聖經、對信仰的信賴,以及他們的經歷中的被棄絕與蒙恩典的吊詭,讓她開始認真思考聖經和基督教信仰。在接受《今日基督教》采訪的時候,她說:“有些人看了這部片子可能會對教會產生反感(anti-church),但這部片子會讓人真正地對聖經產生好感(pro-Bible),從某種角度來說它會讓人更親近上帝(pro-God),因為你在聖經里能讀到關于這些(饒恕、愛、寬容等)的話,你會贊嘆‘哇’。”

我能 “阿門”佩女士的看法。在一個墮落的基督教領袖的慘境和悲哀之中,我仍然能從這部片子里看到超絕的希望和上帝的大愛,這本身,不就是一種恩典嗎?(完)

現在我再問:基督徒在所做的事工上失敗后,要怎樣收拾殘局?“篡位”失敗后,除了“死”之外,還有什么回頭的路?牧師哈嘉德(Ted Haggard)是不是在犯罪跌倒之后要被流放,淒淒慘慘地過余生?

絕對不是。當基督教領袖犯罪作惡,跌入萬丈深淵的時候,他是不用“。。自殺的。”(哈嘉德語)“大牧師”以利亞也有事奉的陰暗期,雖然不是“哈嘉德式”的失敗,但他竟然在大勝巴力先知和降雨行神跡后,被耶洗別一句恐嚇的話,嚇得屁滾尿流,逃命到西奈山,坐在那里求死(王上十九:1-4)。當基督徒犯罪的時候,撒但一定進來說:“你有罪了!”,意思是:“你該死,你現在可能不能得赦免了。”這是撒但的聲音,是它惡意的控告,目的就是盼望你不要再回到上帝的面前。它制造一種“上帝恨惡罪人”的觀念,使你懼怕回到上帝的面前,說你應當受上帝的審判,要把你丟棄。所以很多基督徒犯罪之后不敢回到教會,以為自己從恩典中墜落,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

我們千萬不要上了它的當。基督徒也好,領袖也好,犯罪跌倒之后,要真心誠意地認罪悔改,“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在“曠野流放”一段時間會有的,也是好的,教會可以在一段日子后重新接納他。亞多尼雅失敗后不是一定要死的。

默想:

唐崇榮牧師在神學講座《聖靈、良心、或撒但的聲音》這樣說:

「你有罪了!」怎么知道這句話不是撒但說的、也不是良心說的,而是上帝說的呢?當聖靈講這句話的時候,是以慈愛的母親對孩子那樣的心情講的:「你有病了,你知道你的身體現在不健康嗎?」因為我們原是蒙他救贖并領受聖靈的印記。就如同母親生下孩子一樣,聖靈也重生了我們﹔我們接受新的生命以后,他就成為保惠師在我們里面。

我們還會犯罪嗎?還會。聖徒有軟弱嗎?有。雖然我們信主了,但還是軟弱的人,還可能犯罪。不過聖徒犯罪和非基督徒犯罪不同,非基督徒犯罪是常例,是繼續不斷傲慢地、自夸地玩弄罪惡。聖徒犯罪是因為軟弱、失敗,當我們破例犯罪以后,我們心中痛苦、悔不當初,只盼望主快快赦免。所以聖靈看見上帝的兒女犯罪以后就擔憂。

保羅說:「你不要使聖靈擔憂,他原是你們得贖的印記,你不要叫他擔憂。」(參:弗四:30)一個孩子不犯罪不是怕父母,乃是不要父母因他犯罪以后憂傷,這是好孩子。「你犯罪,我打死你!」因為怕被打死,所以不犯罪的不是好孩子,說這種恐嚇的話的也不是好母親。「你如果犯罪,我會很傷心」,這才是好母親說的話。所以聖靈說:「你有罪了!」動機是善意的。

「上帝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林前十四:33)這句話如果解釋成:「我在靈恩派里已經很平安了,現在你講這些話我就混亂了,所以一定不是上帝的聲音。」那就不對了,因為「上帝不叫人混亂」乃是指以真理鎮定人的心、使人從混亂中間出來的意思。當聖靈說:「你有罪了!」他不是要你失望,因為上帝是使人產生盼望的上帝,特別是對他所拯救的兒女,他不是把將殘的燈火熄滅掉、不是把壓傷的蘆葦折斷,他乃是要復興你。所以當聖靈說:「你有罪了!」他的意思是說:「你是上帝的兒女,你知道你病了嗎?你知道你傷了我的心嗎?你知道你自暴自棄做錯了事嗎?回頭吧!」這是第一點。

第二,他要使你回想基督為你死所付的代價,他所成全的救恩、所運行的能力還能夠把你挽回。

第三,他要叫你回想當初你順服上帝的那個時刻,你是怎樣回到上帝的面前,在他的實血中洗淨的,現在仍要如此。

所以,聖靈的聲音是充滿慈愛的,雖然嚴厲卻不是叫你死,乃是叫你重新得著更丰盛的生命。撒但的聲音在你犯罪之前是盡其誘惑之能事,非常動聽﹔但當你犯罪之后,就反過來板起無情的臉孔對你說些使你絕望的話。良心的聲音則是代表上帝向你說話,但并不完全准確,因為已經受過玷污。(完)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