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上(一)(第一至十一章)- 從倍受恩寵至觸怒上帝之所羅門王

第十課 - 大衛給所羅門的遺訓

經文:王上一:41 - 二:12

主旨:亞多尼雅篡位失敗,所羅門放他一條生路﹔臨終前的大衛給所羅門“最后的最后的演講”。

1。像亞多尼雅謀篡弟弟所羅門的王位,在中國歷史上屢見不鮮。還記得前一課我提到那位“替天行道”式的篡位者唐太宗李世民(599年─649年)嗎?他殺兄篡位,但在即位后,奉行大治天下的治國方針,勵精圖治,任用賢良,虛懷納諫,并且進行了一系列政治、軍事改革,終于成就了社會安定、生產發展的貞觀之治。可是這樣一個賢明的皇帝,在他的十四個兒子里,卻選不出一個像自己有雄才大略、智勇過人的太子來﹔在廢立太子的過程中,還搞得一股血腥味 。原來有望繼承李世民皇位的有三個兒子: 他們是長子李承乾、四子李泰和九子李治。按嫡長子繼承制,李世民在登基的當年就把長子李承乾立為太子。他還為了加強對李承乾的教育,派了許多有學問的人做李承乾的老師。可是李承乾不爭氣,頑劣成行,還搞上同性戀,玩“戰爭”游戲,殺人見血才叫痛快。看到這樣一個不成才的兒子,李世民打算廢了他。四子李泰 乘機想取而代他,李承乾頓起殺心,派人暗殺李泰,但沒成功。于是他想殺入皇宮以武裝政變奪取皇位,李世民識破他的陰謀,把他廢為庶人。四子李泰見李承乾被廢,以為太子之位非他莫屬。李世民本來對他格外寵愛,但朝中的大臣們卻分成兩派,一派支持李泰,一派支持九子李治。后來李世民發現李泰暗中脅迫軟弱的李治退出太子之位的爭奪戰,他就決定立李治為太子﹔為了防止李泰鬧事,派人把他囚禁起來。在643年,十五歲的李治被立為太子。李世民內心深處對這個性情溫和、天賦不高的九子并不甚滿意,但他實在別無選擇,只好為李治日后能勝任皇帝做好准備,如清除了李承乾和李泰的同黨,下令全國兵馬都要服從他,樹立李治的威信。。李世民臨終前,把朝中重臣召來,一再吩咐他們輔佐李治。李治即位時才二十二歲。他在位時沒有什么特別的表現,只是跟隨父親李世民的治國路線。

    比起李世民,大衛王也好不了多少。長子暗嫩首先被三子押沙龍所殺﹔后來押沙龍謀篡王位,也死于刀下。現在四子押多尼雅也招兵買馬,想在所羅門登基前篡奪王位。不同的是,所羅門是上帝所揀選, 是王位的繼承人(代上二十二:5-9),所以誰也不能篡奪他的王位。

    現在所羅門在基訓(Gihon)被膏立為王,亞多尼雅(Adonijah)在附近的隱羅結(En-rogel)設宴,他肯定聽到風聲,知道大勢已去,他要怎樣收拾殘局? 我在前一課說過:“。。篡位者的結局很少有善終的,因為篡位就是謀反,謀反就給了別人推翻他和不服從他的把柄。更重要的是,他們篡奪的王位或政權,若是上帝所命的,就等于抗拒上帝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羅十三:1-2)。。”據我所知,在中國歷史上,沒有篡位者失敗后,還能存活的。亞多尼雅篡位失敗后,他還能存活嗎?

2。王上一:41 - 53 “41亞多尼雅和所請的眾客筵宴方畢,聽見這聲音。約押(Joab)聽見角聲,就說:‘城中為何有這響聲呢?’42他正說話的時候,祭司亞比亞他(Abiathar)的兒子約拿單(Jonathan)來了。亞多尼雅對他說:‘進來吧!你是個忠義的人,必是報好信息。’43約拿單對亞多尼雅說:‘我們的主大衛王誠然立所羅門為王了。44王差遣祭司撒督(Zadok)、先知拿單(Nathan)、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和基利提人(Cherethites)、比利提人(Pelethites)都去使所羅門騎王的騾子。45祭司撒督和先知拿單在基訓(Gihon)已經膏他作王。眾人都從那里歡呼著上來,聲音使城震動,這就是你們所聽見的聲音。46并且所羅門登了國位。47王的臣仆也來為我們的主大衛王祝福說:「愿王的上帝使所羅門的名比王的名更尊榮,使他的國位比王的國位更大。」王就在床上屈身下拜。48王又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是應當稱頌的!因他賜我一人今日坐在我的位上,我也親眼看見了。」’49亞多尼雅的眾客聽見這話就都驚懼,起來四散。50亞多尼雅懼怕所羅門,就起來,去抓住祭壇的角。51有人告訴所羅門說:‘亞多尼雅懼怕所羅門王,現在抓住祭壇的角說:「愿所羅門王今日向我起誓,必不用刀殺仆人。」’52所羅門說:‘他若作忠義的人,連一根頭發也不至落在地上﹔他若行惡,必要死亡。’53于是,所羅門王差遣人,使亞多尼雅從壇上下來,他就來向所羅門王下拜。所羅門對他說:‘你回家去吧!’”

“亞多尼雅和所請的眾客筵宴方畢,聽見這聲音。約押(Joab)聽見角聲,就說:‘城中為何有這響聲呢?’”  --   大衛吩咐祭司撒督和先知拿單使所羅門騎騾子“送他下到基訓”(王上一:33),所羅門被膏立為王后,“眾人都從那里歡呼著上來”(王上一:45)耶路撒冷在高地,所以是下到基訓,返回的時候,當然是上來了。現在眾人擁護著所羅門進入城里,隱羅結(En-rogel)離城約六、七百公尺,亞多尼雅和約押等人當然聽見歡呼聲和角聲。

“祭司亞比亞他(Abiathar)的兒子約拿單(Jonathan)來了。亞多尼雅對他說:‘進來吧!你是個忠義的人,必是報好信息。’約拿單對亞多尼雅說:‘我們的主大衛王誠然立所羅門為王了。王差遣祭司撒督(Zadok)、先知拿單(Nathan)、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和基利提人(Cherethites)、比利提人(Pelethites)都去使所羅門騎王的騾子。祭司撒督和先知拿單在基訓(Gihon)已經膏他作王。眾人都從那里歡呼著上來,聲音使城震動,這就是你們所聽見的聲音。并且所羅門登了國位。王的臣仆也來為我們的主大衛王祝福說:「愿王的上帝使所羅門的名比王的名更尊榮,使他的國位比王的國位更大。」王就在床上屈身下拜。王又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是應當稱頌的!因他賜我一人今日坐在我的位上,我也親眼看見了。」’”  --   大衛為自己找到一個繼承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知道所羅門是上帝所愛和所揀選的。在教會里,不管是作牧師傳道,還是各 種事工的領袖,甚至主日學老師等,你們有為自己找一個接班人嗎?找一個接班人固然重要,扶掖后進也同樣重要。怕別人超越自己,這是人的通病。有的人怕自己被同輩超越,有的人怕后輩走在自己的前頭。這都是因為內心嫉妒,或心胸狹隘要將別人踩下去。其實老師不用怕學生超越自己,父母不用怕子女強過自己,有話說:“一個人的成就體現方式有兩種:一種是體現在自己的身上,另一種是體現在由他栽培的人的身上。”我在《聯合早報》的副刊(2009年2月13日)讀到一篇感人的樂壇故事:1831年,年輕的鋼琴手肖邦(Fryderyk Franciszek Chopin,1810-1849)從波蘭流亡到巴黎。當時,匈牙利鋼琴家李斯特(Liszt Ferenc,1811-1886)已在法國名聲沸揚,而肖邦只是個默默無聞的小人物。然而,李斯特對肖邦極為贊賞,他想出一條妙計讓肖邦一鳴驚人。在李斯特的一場演奏會上,當劇場的燈光熄滅,以便聽眾能聚精會神地聽演奏的時候,坐在鋼琴前的李斯特,悄悄地下台,由肖邦來替代他繼續演奏。聽眾被出神入化的琴聲征服了。演奏完畢,燈亮了,大家才看到台上坐的不是李斯特,而是肖邦,大為驚愕。肖邦一夜成名,大家也為李斯特以寬闊的襟懷推荐新秀的行為所感動。當時李斯特的年紀跟肖邦不相上下,他是以朋友和愛慕者的身份推荐肖邦,他不怕肖邦的光芒蓋過自己。所以,扶掖后進是牧師傳道和教會領袖在事奉時不可忽略的,栽培接班人坐上自己的位子也要一早規划。

唐太宗李世民在十四個兒子里找不到一個令他滿意的王位繼承人。至于大衛的王位,上帝早已為他選定了繼承者所羅門,暗嫩、押沙龍和亞多尼雅都不能篡奪他的王位。

“亞多尼雅的眾客聽見這話就都驚懼,起來四散。亞多尼雅懼怕所羅門,就起來,去抓住祭壇的角。有人告訴所羅門說:‘亞多尼雅懼怕所羅門王,現在抓住祭壇的角說:「愿所羅門王今日向我起誓,必不用刀殺仆人。」’所羅門說:‘他若作忠義的人,連一根頭發也不至落在地上﹔他若行惡,必要死亡。’于是,所羅門王差遣人,使亞多尼雅從壇上下來,他就來向所羅門王下拜。所羅門對他說:‘你回家去吧!’”  --  亞多尼雅知道大勢已去,他要怎樣收拾殘局? 他立刻“抓住祭壇的角。。說:「愿所羅門王今日向我起誓,必不用刀殺仆人。」”這是什么意思?出二十九:12 說:“要取些公牛的血,用指頭抹在壇的四角上,把血都倒在壇腳那里。”祭壇是以色列人犯罪后獻上祭牲,求神赦罪的地方﹔突出的四角大概是用來拴著祭牲,所以祭壇是代表上帝滿有恩慈與憐憫的地方。抓住祭壇的角就表示會得到保護,雖然沒有律法明文的支持,但應當是當時被接納的一種救法。我們在下文也看到約押如此行(王上二:28)。

篡位者的結局很少有善終的,但所羅門卻對亞多尼雅采取非常寬容的態度,有條件性的放他一條生路:“他若作忠義的人,連一根頭發也不至落在地上﹔他若行惡,必要死亡。”(王上一:52)意思是,只要亞多尼雅 安分守己,不再有任何妄想歪行,就可以保住頭顱。所羅門也沒有對亞多尼雅的黨羽,約押和亞比亞他,采取任何行動。我們要在第二章才看到亞多尼雅和他的跟隨者最終的結局。

篡位者失敗后,除了死之外,還有什么回頭的路?__________________

3。王上二:1 - 12  “1大衛的死期臨近了,就囑咐他兒子所羅門說:2‘我現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所以你當剛強,作大丈夫,3遵守耶和華你上帝所吩咐的,照著摩西律法上所寫的行主的道,謹守他的律例、誡命、典章、法度。這樣,你無論做什么事,不拘往何處去,盡都亨通。4耶和華必成就向我所應許的話說:「你的子孫若謹慎自己的行為,盡心盡意、誠誠實實地行在我面前,就不斷人坐以色列的國位。」5你知道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向我所行的,就是殺了以色列的兩個元帥:尼珥(Ner)的兒子押尼珥(Abner)和益帖(Jether)的兒子亞瑪撒(Amasa)。他在太平之時流這二人的血,如在爭戰之時一樣,將這血染了腰間束的帶和腳上穿的鞋。6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頭安然下陰間。7你當恩待基列人(Gileadite)巴西萊(Barzillai)的眾子,使他們常與你同席吃飯,因為我躲避你哥哥押沙龍(Absalom)的時候,他們拿食物來迎接我。8在你這里有巴戶琳(Bahurim)的便雅憫人(Benjamite)基拉(Gera)的兒子示每(Shimei),我往瑪哈念(Mahanaim)去的那日,他用狠毒的言語咒罵我,后來卻下約旦河(Jordan)迎接我,我就指著耶和華向他起誓說:「我必不用刀殺你。」9現在你不要以他為無罪,你是聰明人,必知道怎樣待他,使他白頭見殺,流血下到陰間。’10大衛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城。11大衛作以色列王四十年:在希伯侖(Hebron)作王七年﹔在耶路撒冷(Jerusalem)作王三十三年。12所羅門坐他父親大衛的位,他的國甚是堅固。”

我在開頭的時候說,李世民為了預備太子李承乾繼承王位,他選派了許多德高才茂的人做他的老師。后來又為了預備性情溫和、天賦不高的九子李治能勝任皇帝這一角色,他也花了大量心血。首先清洗了李承乾和李泰的同黨,為李治消除了隱患﹔然后派許多重臣教育他,讓他們有親近未來皇帝的機會﹔又下令全國兵馬都要服從太子調遣,樹立李治的威信﹔又讓李治陪同自己朝見群臣,觀摩政務,培養太子的治國能力﹔最后把自己親著《帝范》十二篇,專門論述治國之道,讓李治研讀 ,可謂用心良苦。

為父的大衛又怎樣預備所羅門繼承王位?還記得我在第四課談到晚年的大衛給孩子所羅門“最后的演講”嗎?在“最后的演講”里,

一、他一再囑咐所羅門“。。給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代上二十二:5)“我兒啊,現今愿耶和華與你同在,使你亨通,照他指著你說的話,建造耶和華你上帝的殿。”(代上二十二:10)“‘你當謹慎,因耶和華揀選你建造殿宇作為聖所。你當剛強去行。’

二、他一再勸勉所羅門要“。。謹守遵行耶和華借摩西吩咐以色列的律例典章。。”(代上二十二:12)﹔“。。認識耶和華你父的上帝,誠心樂意地事奉他。因為他鑒察眾人的心,知道一切心思意念。你若尋求他,他必使你尋見﹔你若離棄他,他必永遠丟棄你!”(代上二十八:9)﹔“。。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耶和華上帝就是我的上帝,與你同在﹔他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直到耶和華殿的工作都完畢了”(代上二十二:12,二十八:20)。這是大衛的肺腑之言,他把自己一生所學和所經歷的濃縮成這几句話來教導所羅門。只要所羅門謹守遵行耶和華借摩西吩咐以色列的律例典章,上帝是信實守約,不單要叫耶和華殿的工作完畢,他也要賜給所羅門聰明智慧,好治理以色列國。

在這一段經文里,臨終前的大衛給所羅門“最后的最后的演講”。大衛說了什么呢?

一、“。。就囑咐他兒子所羅門說:‘我現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所以你當剛強,作大丈夫,遵守耶和華你上帝所吩咐的,照著摩西律法上所寫的行主的道,謹守他的律例、誡命、典章、法度。這樣,你無論做什么事,不拘往何處去,盡都亨通。耶和華必成就向我所應許的話說:「你的子孫若謹慎自己的行為,盡心盡意、誠誠實實地行在我面前,就不斷人坐以色列的國位。」”  --  這樣的教導不就是和上文的一樣嗎?不過大衛在這里提到耶和華與他立約的時候所給他的應許,在撒下七:12-16 說:“。。你壽數滿足,與你列祖同睡的時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他的國。他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但我的慈愛仍不離開他,像離開在你面前所廢棄的掃羅一樣。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大衛要所羅門記住上帝帶有條件的應許,就是他的“子孫若謹慎自己的行為,盡心盡意、誠誠實實地行在我面前,就不斷人坐以色列的國位。”所羅門王有謹慎自己的行為,盡心盡意、誠誠實實地行在上帝面前嗎?他有教導自己的子孫這樣做嗎?_____________

二、大衛吩咐所羅門在他死后所要處理的一些事:

A。有恩報恩:

“你當恩待基列人(Gileadite)巴西萊(Barzillai)的眾子,使他們常與你同席吃飯,因為我躲避你哥哥押沙龍(Absalom)的時候,他們拿食物來迎接我。”  --  這是記載在撒下十七:27-29十九:31-39。

B。有仇報仇:

有恩報恩,大家都沒有異議。但為什么有仇報仇呢?聖經不是教導:“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十二:19-21)大衛王不可以海納百川嗎?我留給大家在課堂上討論。

(1)“你知道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向我所行的,就是殺了以色列的兩個元帥:尼珥(Ner)的兒子押尼珥(Abner)和益帖(Jether)的兒子亞瑪撒(Amasa)。他在太平之時流這二人的血,如在爭戰之時一樣,將這血染了腰間束的帶和腳上穿的鞋。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頭安然下陰間。”  --  還記得約押的身份嗎?他是大衛的侄兒(看《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九課) 。在《撒母耳記下》第二十一課,我說:

大家都知道,約押是大衛軍隊的元帥(撒下八:16),心狠手辣,為了報殺他兄弟亞撒黑的仇,他不擇手段,殺死了掃羅的元帥押尼珥(撒下三:27)。在大衛殺夫奪人妻的事件上,由于大衛不能單獨行事,約押無緣無故被牽涉,變為同謀犯,但這也意味著大衛有把柄落在約押的手中。在大衛心中,他可能希望早日把約押除掉,但時機未成熟,或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除了咒詛約押一家,他也不能做什么(撒下三:28-29)。以后約押變得更加肆無忌憚,甚至違命將押沙龍和亞瑪撒殺死(撒下十八:12-15,二十:8-10),自己也追隨亞多尼雅的謀篡王位(王上一:7)。我們要在王上二:5-6 才看到大衛在臨終之前吩咐所羅門王處死約押。

這節經文(撒下十四:1)讓我們看到約押的另外一面,他“知道王心里想念押沙龍”,就自作主張,安排一個婦人勸大衛讓押沙龍回來。約押不錯是足智多謀,而且能看透王的心,但這種人在宮廷的權力斗爭環境里很難生存。《三國演義》里的楊修也是這樣的人。有一次,曹操去視察新建的相國府,看后在門上寫了個“活”字。楊修便令人將門拆掉重建,說:“門”中“活”,就是“闊”,丞相是嫌門太大了。又有一次,有人送給曹操一盒酥糖。曹操吃了一口,便在盒子上寫了個“合”字交給眾人。眾人不解,楊修卻接過來就吃,并說:不是“人一口”嗎?還有一個“雞肋”的故事是大家所熟悉的:曹操親率大軍進軍漢中,准備和劉備決戰一場。誰知劉備斂眾據險,死守不戰。曹操欲攻不得進,欲守無所據,戰守無策,進退兩難。有一天部下向他請示軍中口令,他隨口說“雞肋”。楊修聽了,立即收拾行裝。大家忙問何故,楊修說:“雞肋這玩藝,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主公是打算回家了。”楊修這種看透曹操之心的人,曹操怎能讓他留在身邊,果然,不到半年工夫,曹操就殺了楊修,罪名是“露泄言教,交關諸侯”,也就是說,泄漏國家機密罪、結黨營私罪和妖言惑眾罪。約押不是楊修,大衛也不是曹操,但約押這種“恃才放曠”,自作主張,看透王心,再加上手中握有大衛的把柄,就算“明君”和“合神心意”的大衛也會覺得他是身上的一根刺。

大衛沒有教所羅門怎樣處置約押,他只說:“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頭安然下陰間。”我們在王上二:28-35 就看到約押的下場。

(2)“在你這里有巴戶琳(Bahurim)的便雅憫人(Benjamite)基拉(Gera)的兒子示每(Shimei),我往瑪哈念(Mahanaim)去的那日,他用狠毒的言語咒罵我,后來卻下約旦河(Jordan)迎接我,我就指著耶和華向他起誓說:「我必不用刀殺你。」現在你不要以他為無罪,你是聰明人,必知道怎樣待他,使他白頭見殺,流血下到陰間。’  --  這是記載在撒下十六:5-14撒下十九:15-23。我們在王上二:36-46 就看到示每的下場。

“大衛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城。大衛作以色列王四十年:在希伯侖(Hebron)作王七年﹔在耶路撒冷(Jerusalem)作王三十三年。所羅門坐他父親大衛的位,他的國甚是堅固。”  --  大衛給所羅門的遺訓大概是他躺在床上時說的。大衛把一切交待清楚后,他便“。。走世人必走的路”(王上二:2),與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城。聖經給大衛的“墓誌銘”是這樣寫的:“大衛按上帝的旨意服事了他那一世的人,就睡了。”(徒十三:36)

在下一課,所羅門王要正式登場了。

默想:

黑格爾說:“我們從歷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訓就是,我們不能從歷史中得到任何教訓。”

在這一課的開頭,我說:“像亞多尼雅謀篡弟弟所羅門的王位,在中國歷史上屢見不鮮。”

明知篡位不得善終,但歷世歷代還是有人躍躍欲試,想用非法的手段奪取君主的地位或政權。你看《三國演義》里的几個野心勃勃的梟雄,不以前車之覆為后車之鑒,篡位失敗,死無葬身之地。(參考資料:易中天的《品三國》)

第一個是董卓。他對待當時的漢少帝劉辯(在位 189年四月-九月)最野蠻,他的做法是廢立,就是撤換皇帝,把劉辯的弟弟陳留王劉協推上王位(漢獻帝,東漢最后一個皇帝)。這樣,董卓就可以把皇帝當成傀儡捏在手里,自己攝政掌權。他的結局是被王允和呂布謀殺,死于非命。

第二個是袁紹。他也想換皇帝,不過他的方式和董卓不同。董卓是廢立,袁紹是另立(不廢這個,另立一個)。他不敢殺去長安趕走董卓,而是打算另外立一個皇帝,候選人是劉虞。但劉虞看出他的陰謀,所以袁紹改變初衷,自己 想當皇帝。他奪取冀州地盤后,據黃河下游四州,領眾數十萬,成為當時中國勢力最強的一方諸侯。換句話說,袁紹割據一方,成立“流亡政府”,自封為大將軍,其實是自立為王。他的結局:在官渡與曹操決戰,大敗,主力七萬多被消滅,慚憤病死。

第三個是袁朮,袁紹的弟弟。他不是廢立,不是另立,而是自立。他一直都在做皇帝夢,不屑與婢女所生的袁紹為伍。他的邏輯是:大漢皇朝已日薄西山,應由他人取代﹔最有資格的是姓袁的,因為袁家是“四世三公”﹔袁家人當中,最有資格的是他袁朮,因為袁紹是庶出,他是嫡出。袁朮稱帝遭到一片反對,他只當了三年半的皇帝,最后死得很慘。

還是曹操最有智慧。他不廢立,不另立,也不自立。曹操說:“廢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他把現任皇帝迎接到自己的根據地,客客氣氣地供奉起來。然后,利用現任皇帝的旗號,以國家的名義號令天下,征討四方。不管你叫他“挾天子以令諸侯”,還是“奉天子以令不臣”,曹操才是真正的政治天才,因為他不以篡位來號召天下,號令諸侯,而是在那個混亂的時代采取了一種成本最低、風險最小、效益最高的政治策略。

所羅門對亞多尼雅說:“你回家去吧!”亞多尼雅回家后,平安嗎?我們下回見。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