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六課

宇宙中的絕對者

(作者:唐崇榮牧師,出版:探索者福音機構,1998年)

第一章  絕對者是否存在?

第二章  上帝會不會說話?

第三章  《聖經》是上帝的話嗎?

 

第一章  絕對者是否存在?

    是否有一位絕對者存在,這可以由人類具有絕對的觀念看出一些端倪。人里面有許多意識,是從絕對的觀念產生出來的,就如追求完全,理想與意義,都是源于對絕對者的向往。如果把這些重要的意念從人類歷史或個體生命中剔除,人與動物之間便沒有什么分別了。

    人雖然有絕對的觀念,但人本身不是絕對者,而是另有一位絕對者存在著。

    可是有些人不相信有絕對者存在著。英國哲學家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曾經說過︰「初習真理的人,很容易進入無神論的景況,但是當人深入研究,這些哲理必催迫他認識上帝。」其實,從更嚴格的角度來看,一個人「相信沒有上帝」是完全沒有根據的,他們不過是在缺乏証據的前提下,采用比較有進攻性的方式來刁難有信仰的人。其實,「相信有上帝」與「相信沒有上帝」都需要信心,但「相信沒有上帝」的人所需要的信心更大。

他們真的是無神論者?

    一個人今天否認上帝的存在,不等于終生都否認上帝的存在,因為絕對者已將認識他的直覺放在人心深處。有人問赫魯雪夫(Khrushchev Nikita Sergeyevich)︰「你真的是無神論者?」

    他回答︰「是!」

    那人再問︰ 「你真的是無神論者?」

    他說︰「上帝知道我是無神論者。」

    毛澤東年老時,曾兩次向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Edgar Snow)提到:「我不久以后,要去見上帝了。」

    斯諾特別留意他說這話時的神情,發現他不是以開玩笑的態度講的。這個反對上帝,并曾大聲高喊「人定勝天」的獨裁者,在生命的某個階段里否認上帝的存在,卻用同一張口,在另一個階段里說:「我要去見上帝了。」

    勃列日涅夫(Brezhnev, Leonid Llich)和卡特(Jimmy Carter)簽署第二期禁止核子武器協定時曾說:「這一次談判不成功,上帝一定不高興。」

    這些人是在開玩笑嗎?我相信沒有一個人未曾思想過上帝這個嚴肅的課題。

    達爾文(Char1es Darwin )也說:「感謝上帝,直到今天我從來沒有淪落成為一個無神論者。」

    列寧(Lenin)逝世時的那個房間,直到今天,里頭陳設的東西沒有搬動過,而在他桌上攤開的是一本《聖經》,這是他死前看的最后一本書。

    這些無神論者,并非終生都保持無神的觀念,這是一件奇怪的事。



你信的神到底是什麼?

    另外有些人相信上帝的存在,是因為有許事情他們不能明白,所以只好承認上帝的存在,因為不明白而相信有上帝,這也是一件奇怪的事。

    可是若追問下去︰「你所信的上帝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上帝?」他就很難作答了。因為相信和認識是兩碼事,其中可能很難有聯系。就如我們都相信香港有位港督,但是相信,知道他存在,與認識他的性格,其間有極大的差異,就連他辦公室里的人與他太太對他的認識都不一樣。所以這種人雖然相信有上帝,但是對上帝的認識卻停留在主觀的猜想,他們或從自己的經歷,或從所看見的世界的情形為依據來推論上帝,因受現象的蒙蔽,其推論與上帝的本體是有距離的。


絕對者的特性?

    我認為人類向往的絕對者,至少具有下列兩個重要的特性︰

    一、這位上帝一定是活的,不是死的。我們很難想像會有一位「死的上帝」存在,因為「死的上帝」與「上帝」這個詞的本意,根本沒有什么關系,死和上帝連在一起,是沒有意義的。所以像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等哲學家說︰「上帝已經死了。」是故意把沒有意義性的名詞,加在有意義的源頭上。他說︰「上帝死了。」只表示他根本不相信意義與上帝有關系。這是一個刻意的侮辱。

    二、這一位活的上帝是說話的上帝,是會向人傳達、啟示、說話的上帝。這個意念所導出的,便是上帝的主動性,上帝不是被動的。把上帝與被動兩個字連在一起,正像把上帝與死連在一起一樣沒 有意義。

 

到底是誰找誰?

    舉一個簡單的比喻:我的鋼筆不見了,是我找鋼筆,不是鋼筆找我。如果我找鋼筆,我是主動的,鋼筆是被動的。又如我的孩子不見了,我找他,但我的孩子也可能找我,雖然兩方面都有意志︰我有意志要找孩子,我的兒子也有意志要找爸爸,但這兩個意志中間,必定有一個是重的,一個是輕的﹔如果這位爸爸有責任感,又比孩子更懂得怎樣愛對方,那么他父親就是在主動的意志里。

    因此,有人說「我找上帝」,這句話本身有一些矛盾性。如果真是人找上帝,是否就表示上帝不關心人,不理睬人呢?他真是被動的等人去找嗎?十七、十八世紀,英國曾有這樣的理論,認為上帝造了萬有,就不管他所造的,只讓被造的世界自生自滅,這稱為自然神論(Deism)。后來到了法國大革命時代,許多當時的哲學家開始接受這個理論。

    但事實上一位存在而不向人啟示,又是被動的上帝,卻是一個很難理解的邏輯。

    基督徒相信《聖經》所描述的,也曾在歷史上向人顯現的基督,正是那位絕對者。他以絕對的身份,把絕對的生活,彰顯在相對性的世界中,所以他曾真實的表白︰「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約十四:9)


第二章  上帝會不會說話?


    「為什么基督徒會相信《聖經》是上帝的話語?」

    當年青人在一起討論這個問題時,基督徒會常常把《聖經》的權威擺出來,問題是非基督徒不相信《聖經》是上帝的話語,所以一把《聖經》拿出來作為一切討論的結論,他們的討論就無法繼續下去了。

    所以我們要思想:「為什么基督徒相信《聖經》是上帝的話語?」

    我們談到相信上帝的存在,相信這一位存在的上帝是活的上帝,又信這一位存而活的上帝是一個講話的上帝:這三者并沒有絲毫違背理性的地方。所以,我們若把這三種信念結合起來,則相信上帝的話會保留在世界上,也不是一件違背理性的事情。

    《聖經》上有一句話宣告這位說話的上帝對自己所說的話負責:『我留意保守我的話,使得成就。」(耶一:12)這句話包含了什么意義呢?它指出我們所信的上帝,是一位說話的上帝,這一位活的上帝、這一位有主權的上帝、這一位主動的上帝,很主動地保守了他的話語。

    把活的上帝、說話的上帝,和保守他的話的上帝連接在一起,有哪一點是違背理性的呢?把這些事情歸納,我們可以確信基督徒對《聖經》的信仰是建立在合理的事情上面。他們有一個結論,就是相信在這世界上一定有上帝的話留存下來。創造人的上帝,豈能緘默不言,把人撇在一邊呢?創造人的上帝賜下生命,難道他自己會沒有生命嗎?創造人的上帝給人有言語的交流、有認知的本能,難道他不能把對他的認知放在人的里面嗎?


他們在自圓其說嗎?

    創造人的上帝,把言語的表達、思想的交流放在人的里面,也把上帝的形像和樣式作為我們被造的原本,所以我們這些照著上帝的形像和樣式被造的人,與上帝之間的交流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所以,上帝就把他要講的話向人講出來,使被造的人可以通過他的話對他有正確的認識,在他的話里面與他有思想的交流,把我們的心意告訴他。這不是不可能的。

    既然《聖經》在這世界上存在,是一個合理的信仰,接下來要討論的問題就是:「我們怎么知道這本《聖經》就是上帝的話語呢?」多數問這問題的人,都會加上一句話:「請你不要用這本《聖經》來証明這本《聖經》是上帝的話。」

    很多人問基督徒:「你相信這本《聖經》是上帝的話?」

    基督徒回答:「是。」

    他們再問:「你怎么知道《聖經》是上帝的話?」

    基督徒就打開《聖經》,指出《提摩太后書》第三章第十六節:『《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

    當然他們會說:「你是在自圓其說。」

    一個自稱是里根(Rona1d Reagan)的人,很可能會被關到精神病院去﹔自稱是唐崇榮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唐崇榮﹔但是,唐崇榮勢必會對人家說他是唐崇榮,除非他是啞巴。

    但是現在有些人否定「《聖經》說《聖經》是上帝的話」,這否定是根據什么呢?自稱是里根的人不一定就是里根,但是,里根一定會跟別人說他是里根。同樣的,稱說就是上帝的話的那本書,未必表示它就是上帝的話,但它仍有可能就是上帝所記載下來的話,為什么沒有可能呢?所以,非基督徒的思想先要作一個平衡:「千萬不要認為自己是絕對的,絕對的否定別人。」


不公正的要求

    非基督徒會有的第二個問題:「《聖經》里面的話我全不相信,請你不要用《聖經》來証明《聖經》是上帝的話,把外面的証據 拿來給我看。」

    這個前提的根本就是他不相信內証的重要性。証明不可能從自己來,從自己來的証明就是不公正,惟有從外面找証明,才是真正的公正。我佩服持這種觀念的人。

    但是,在這里我要再作第二個平衡:「內証的本身難道真的沒有價值嗎?」

    一只獅子,你從外表看他是獅子的形狀,但它里面也有獅子的生命,對不對呢?所以,獅子「吼」一聲就証明了「我是獅子」,這種出于自己的証明也是不能忽略的。如果,一只獅子外面看來像獅子,它的牙齒是獅子的牙齒,它的爪是獅子的爪,但它看到你非但不咬你,反倒照顧你、與你握手、與你研究孔子的理論,你就可以肯定這個動物一定是獅體人身,因為獅子不可能研究孔子。

    至于一只真的獅子,它才不會管你想不想証明它是獅子,因為它已擁有整個獅子的生命。

    我再用第二個比喻來解釋:這里有一張紙,我說這張紙是台幣一百元,這句話對一只狗而言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它會認為有的紙比這個更好看。但你會知道這張紙對你很有意義,至少你可以用它去買飯。

    現在我說:「這是一百元台幣。」你說:「我不相信,請你証明這是台幣一百元。」

    我說:「好,我証明給你看。」

    但是你加上一句話:「請你不要用這張紙來証明這張紙是台幣一百元。」

    這合理嗎?

    所以在這里我要提醒大家一件事:單單內証是不公正的,但是要求絕對不用內証是不可能的。我們對「《聖經》是不是上帝的話語」這個問題的態度也是這樣,你不能沒有內証來思想《聖經》的問題,假如你竭力反對內証,你就是站在更不公正的地位。

    談到這里,我順便談談「証據」這兩個字的哲學問題。老實說,我根本不承認上帝可以被証明出來,因為上帝若可以被証明出來,顯然這個上帝就比証據更小。

    上帝這么大,那有証據可証明呢?



第三章  《聖經》是上帝的話嗎?


    如果《聖經》不是上帝的話,那么,它是誰的話呢?

    你只能有其他兩個假設:鬼話、人話。你不相信《聖經》是上帝的話,你就只好在鬼話或人話當中作選擇了,所以你必然會碰到一些困難。

    《聖經》不是上帝的話,是鬼的話,你說這可能不可能?我們都知道狗嘴長不出象牙,如果一只狗突然冒出兩個象牙來,這只狗馬上就成為世界頭條新聞。既然狗嘴長不出象牙,同樣的,人心里怎么想,他的話就怎么說出來。

    語言是什么?語言就是靈里面的話語。上帝有靈、鬼有靈、人也有靈,有靈的就有話語,話語會把心靈里面最深的意念表達出來。至于表達出來的東西,有可能是有意識的,有可能是無意識的,也有可能是下意識的。

    有的人白天不敢講話,守秘密,晚上睡覺全部自動公開,嘩哩嘩啦地全講出來了﹔白天他用意識、意志保守住他的口,晚上瓶口塞住、瓶底破洞,全講出來了。至于那些下意識的話,有可能你講了出來,但你并不知道自己在講什么,或者是你想了好几天才決定講一些話,但是聽的人不知道你到底在講什么。

    語言的表達絕對和靈里面的意念有關系。所以,你若翻開《聖經》來讀,你就會確定它絕對不是鬼話。鬼的靈絕對不可能說出《聖經》中的話語。這一點我會在后面更詳細的論述。


從買表談起


    假如你說《聖經》是人的話語,按照公正的原則,基督徒也有權利問你:「憑什么你說《聖經》是人的話?」

    或許你會回答:「因為是人寫的嘛,所以是人的話。」

    事情真是這么簡單嗎?現在我問你:「你手上的表從哪里來的?」

    你回答:「買的,在台灣的表店買的。」

    我說:「所以這表一定是台灣制造的。」

    你說:「不!這是德國制造的。」

    我堅持:「不,在台灣買的,一定是台灣制造的。」

    你會不會覺得我有一點強詞奪理?

    同樣的,你說《聖經》是人寫的,所以是人的話,這個結論也下得太快一點了。總統的秘書所寫的字是秘書的字,但是是總統的話。

    若你還堅持《聖經》是人的話,那么,《聖經》里記載如下的字超過一千次:『耶和華如此說』、『上帝說』,這又是什么意思呢?

    你只能說:「這是寫它的人說謊,明明是自己說的,卻偏偏騙說是上帝說的。」

    好!你先假設了他們是說謊的,那么這些說謊的人在傳講上帝話語的時候,明明知道上帝曾說:『你們……不可彼此說謊』(利十九:11)所以,他們自己先產生矛盾,自己先違背了上帝的話。會是這樣的嗎?假如你認為是這樣,你已下了一個很大膽的結論。所以,我認為當你說「《聖經》是人的話語」時,需要一個很大的信心來支持。


令人吃驚的事實


    我相信《聖經》是上帝的話的重要原 因:

第一、《聖經》有非常強烈的統一性。

    《聖經》的統一性是什么?《聖經》從頭到尾,一直在指引出一個非常明確的路線,有一個貫徹始終的主題:這路線,這主題一一超越了《聖經》當中的細節。

    這是非常令人吃驚的事實。你們知道《聖經》這本書到底有多少作者嗎?差不多有四十個人。有的人如摩西,寫了長篇大論﹔有的人如俄巴底亞、猶大,只寫了一點點。這些作者的身分也大不相同,有作君王的如大衛、所羅門﹔還有普通的老百姓,像打漁的彼得、牧羊的阿摩司。作者當中更有一些學有專長的專家,對社會有貢獻的人,如軍事學家約書亞、醫學家路加。所以《聖經》這六十六卷書的作者,身分地位差距非常大。

    最令人吃驚的乃是這四十位身分地位大不相同的人,是處在不同的時代,最早的作者和最遲的作者,時間相差了至少有一千六百年。所以這些作者不可能聚在一起討論:「我們要怎樣寫才不會產生矛盾?」絕不會有這個機會!

    盡管如此,這些作者寫下來的東西,竟有一致的路線、一致的主題,就是上帝對罪人的救贖工作。在基督里面上帝向人顯出的愛,這個偉大的主題,貫徹始終,前后呼應。這種把上帝超歷史的路線、永恆的旨意顯明,就是《聖經》的統一性。

    若把《聖經》的統一性和世上任何一個集眾人之力創造的理論系統作比較,會發現兩者的差異性非常的大。世上沒有一個理論系統,經過四十個人的手,經過一千六百年的時間,還能維持它的初衷沒有偏頗。因此,我們可以從《聖經》的統一性斷言,《聖經》是創造世界的主、超越歷史的主,抓住了在歷史中間的人,幫助人寫下來的。這是合理的信仰。


第二、《聖經》有非常強烈的純潔性。

    有一些人認為,《聖經》根本不「聖」,因為它記載了一些骯骯臟臟的事情。我十七、八歲的時候,一讀《聖經》就生氣,因為每一句話都讓我產生懷疑。

    我問:「如果起初上帝創造天地,那么,起初誰創造上帝?如果地是空虛混沌,為什么他要造空虛混沌的地面?」

    最令我反感的是讀到有關道德的記載,《聖經》怎么可以記載羅得和他自己兩個女兒亂倫?猶大怎么可以和他的媳婦發生關系?大衛有這么多太太,還叫合上帝心意嗎?上帝怎么可以寫這樣的事情?記載這種不正常的事情,哪有「聖」可言?這根本不是「聖經」。我就下一個結論,這不是「聖經」,是「臟經」。

    當我作了傳道人以后,我發現人問我相同的問題。奇怪啊!他們和我以前一樣,會問:「為什么《聖經》記載骯骯臟臟的東西呢?」喔!如今我已找到答案了。

    我相信你們都照過鏡子,我也常照鏡子,我照鏡子看這條領帶配不配這件西裝,這件襯衫清不清潔,頭發梳得亮不亮。但是,假如你同時照兩面鏡子,看這個鏡子,覺得自己很臟,再看那個鏡子,覺得自己一點也不臟,你會怎么想?這里面勢必有一個難題了:愈臟的鏡子,愈把我照得不骯臟,愈把我照得很臟的鏡子,本身愈不臟。我相信你若根據經驗是可以接受這個理論的。

    現在《聖經》就是這樣。你看《聖經》就如同看鏡子。當你照一面很清潔的鏡子,鏡子把你的骯臟顯明出來,你會把鏡子打碎嗎?你當然知道這不是鏡子的問題。而在《聖經》里上帝要告訴人墮落以后人性的敗壞,他很誠實的、很嚴正的,把人墮落以后的毛病記載下來,要你看見你的本相是怎樣的。上帝的原則是只要是人,無論是以色列人,是信他的人,或者是不信他的人,他都要對他們講話。上帝是公正的上帝,他把人一切的毛病都說出來了,上帝不但揭發人當中那些販類的毛病,也把人間最偉大的人物的毛病也寫下來。

    上帝叫摩西頒布十條誡命,其中有一條是『不可殺人』(出二十:13)。摩西自己就曾殺死一個埃及人。如果你是摩西,你要告訴人不可殺人,你心里一定會想:「我曾殺死埃及人,這一件事可不可以不要寫進《聖經》里?免得讓人家說,你叫人家不要殺人,你自己還要殺人!」所以,依人的本性,一定要遮掩那段事實以留芳百世,萬古留芳。

    但是上帝說:「摩西,不行!這不是你的書,是我的書,我要你把殺過人的事實也寫下去。」摩西就寫進去了。你明白嗎?

    這就是《聖經》所以稱作《聖經》的緣故,因為它是上帝的話,上帝的話是不與人開玩笑的。上帝說寫,作者就是要寫,不能討價還價。

    大衛是合上帝心意的王,他尋求上帝的心意,明白上帝的愛又表露上帝的恩典,但是大衛有一件事情很不好,使他的一生蒙上污點,惹上帝憤怒,他借刀殺人,搶人家的太太作自己的小老婆。如果《聖經》是大衛叫人寫的,一定不會把這段史實寫下來,但當時寫經書的人,是受上帝之命而不是受人之命,所以他還是寫下來了。這就是為什么我說《聖經》記載的事情,把上帝的聖潔全表現出來的緣故,聖潔的主,把人的污穢顯明出來。《聖經》把這些事情記載下來是為了表明賜下道德感、責任感的創造者上帝對人的批判,甚至他知道人家因此會攻擊他,他還是要把這個事情點出來。你從這個本質就可以看出《聖經》的聖潔性。


第三、《聖經》有非常強烈的准確性。

    你認為《聖經》講的話是亂講的嗎?我告訴你,它一字一句都極其正確,毫不隨便,連次序都不會隨便顛倒,整本《聖經》的准確性是很清楚的。

    《聖經》里所說的預言都一條一條應驗了。為什么呢?因為上帝說:『我留意保守我的話,使得成就。』從前的先知都有一個本能,他們會藉著上帝的靈,預先看到一些沒有發生的事情,宣告這些事的先知,都是敬畏上帝的。在歷史上,這些預言的應驗是一個不能推翻的事情。

    耶穌還沒有降生在世界上以前,《聖經》已經預言他會生在伯利恆。或許你會說這是碰巧,但是,你會相信《聖經》上那么多預言應驗,全是碰巧的嗎?

    《聖經》不僅預言耶穌生在伯利恆,也預言耶穌死的時候是被葬在有錢人的墳墓里面﹔《聖經》預言,他要被挂在木頭上,也預言他的手、他的腳都要被打、被刺,最希奇的是,《聖經》預言他死的時候一根骨頭都沒有折斷。當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時,與他同釘的兩個強盜的兩腿都被打斷,惟獨耶穌的沒有被打斷﹔而那一天打斷兩個強盜的腿的羅馬兵,連《聖經》怎么預言都不知道,就不知不覺應驗了《聖經》的話,像這一類預言,真是不勝枚舉。

    此外,《聖經》也預言世界局勢的變遷。譬如說,推羅、西頓是古時地中海最大的商港,而《聖經》卻預言它們以后會衰微成只是漁人晒網的地方,這在當時看來怎么可能呢?巴比倫當時是世界最堅固的城牆,單單城的高度差不多有几十公尺,連北京的樓牌也沒有那個高度、寬度,城池之大是沒有任何一個城市可以相比的﹔《聖經》預言,以后會找不到巴比倫,城要被沙土遮蓋,鳥要在那里哭、在那里叫。如今這些事都應驗了。

    因為《聖經》上已經應驗的預言有那么多,所以我們對尚未應驗的預言也存著一種謹慎的態度,我們相信它們在將來必會應驗。

    有人問耶穌,,你第二次再來以前有什么記號?耶穌說:『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地要大大震動,多處必有飢荒瘟疫。』(路二十一:10-11)從十四世紀以來,有很多人開始注意地震,發現它的次數愈來愈多,十九世紀比十七、十八世紀的總數還多,二十世紀的前六十年里面,地震總數已比十九、十八、十七世紀的總數還要多好几倍。我們相信耶穌第二次快要再來了。

    三千五百年前,第一個寫《聖經》的摩西在經中記載:『(孩子)生下來第八日,都要受割禮。』(創十七:12)為什么不是第七天或第九天呢?上帝說:「寫下來,第八天行割禮。」摩西就寫下來,他沒有問為什么。直到一九四0年的時候,一個加拿大的醫生才發現,一個嬰孩自生出來,血里面的凝血素就慢慢加添,到第八天,是數目最高的時候,第九天以后又開始降下去,人的一生里面,沒有比小孩出生第八天的凝血素更強的,在那一天行割禮,血容易凝固,傷口很容易愈合。上帝知道,人不知道,但上帝說:『第八天!』

    現在有很多人因為對上帝某些吩咐不了解,就反對上帝,正如同看不懂愛因斯坦的書就反對愛因斯坦一樣,這是不合理的。《聖經》里有許多話,我們現在看不懂,但將來可能會懂。無論如何,我們應當信上帝是真理的源頭,信上帝話語的准確性。